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零六节 撕逼!(2)
    在林荀之后,杨晖缓步走上了演讲台。
    
        他先是看了看整个会场。
    
        天子与两宫太后高居于上首,俯瞰着整个石渠阁。
    
        而诸子百家列侯公卿,环坐四周。
    
        这对于重民学派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是显达于天下,知名于世人的最佳时刻。
    
        在这样一个时刻,杨晖想起了自己的过去。
    
        他是雒阳人,土生土长的雒阳人。
    
        而且,他家与贾谊贾长沙的家,距离不远。
    
        贾谊只比他年长三岁。
    
        换句话说,他跟贾谊是从小光着屁股长大的。
    
        甚至是同一个蒙师教出来的。
    
        随后,贾谊光耀天下,成为了雒阳人的骄傲,也成为世所公认的战国后第一名士。
    
        可惜……
    
        贾谊早亡!
    
        贾谊的死,对整个雒阳的士绅阶级和士大夫都是一个巨大的震撼。
    
        雒阳人私底下曾经满腹抱怨的议论:向使贾生生于长安,安能致有如此?
    
        甚至还有激进者认为,贾谊之所以被整个长安的公卿贵族敌视和攻仵,是因为他是雒阳人。
    
        长安人欺负雒阳人!
    
        这太可恨了!
    
        如今,他在贾谊之后,背负整个雒阳父老的期许和希望,再次登上长安的大舞台。
    
        他望了望未央宫的方向,那个贾谊曾经活跃和发挥他的才智的地方。
    
        杨晖在心中默默的说道:“贾兄,你的未竟之事,就让吾来完成吧!”
    
        然后,他就对着话筒,说出自己的第一句话:“诗云:天生烝民,有物有则,故上帝置人君,以养治之,以监保之,以哺育之,以爱之!”
    
        “自古圣王皆以爱民,重民为己任!”
    
        这一句开场白,直接就切入了主题。
    
        而且,说的非常浅显易懂,更重要是——政治正确!
    
        诗书之言,就汉代就是最正确的圣人语录了。
    
        更何况,汉室历代天子,及至于刘彻,都是拿着‘天生烝民为之置君以养治之’作为法统来源和执政思路。
    
        所谓轻徭薄赋,所谓尊老养老,所谓以孝治天下,都来源于此。
    
        到刘彻手里,更是发展出了汉室的基本国策和指导方针。
    
        齐鲁四王王座被打落,他们身上最大的罪名就是——残民之贼,人人可得而诛之!
    
        在下令捕杀和族灭以及放逐那些齐鲁官僚、士大夫的诏命之中,最显眼的话就是:害朕子民,如害朕躬,朕今以大罚齑之!
    
        这些话,无人敢非议,更不会有人敢分说。
    
        是以,仅仅是这一段话,刘彻就听得微微颔首,非常赞同。
    
        中国的皇帝,最大的优点和最大的缺点,就是权力无限大。
    
        遇到有责任心的帝王还好,碰到那种二哈和懒货,那就麻烦了。
    
        譬如元成这样的傻货。
    
        他们不是没能力,只是没责任心而已。
    
        所以,刘彻一直在试图给皇帝这个头衔和职务,赋予一些责任和义务。
    
        使他之后的所有帝王,都必须担负起这些责任和义务。
    
        这保护诸夏百姓,就是他企图按上去的责任与义务。
    
        权力越大,责任越大嘛。
    
        只有权力,没有义务,王朝肯定会衰亡,国家也必然会覆灭。
    
        重民学派的主张,可谓是跟刘彻在这个方面不谋而合。
    
        杨晖却是接着道:“诗云:柔亦不茹,刚亦不吐。不侮矜寡,不畏强御!岂非君子哉?岂非贤达哉?今之世人,喋喋以仁爱道义,行之以营营苟且,弃圣王之教,用桀纣之道,或者霸凌乡邻,或鱼肉地方!”
    
        “余等皆非之!笞之!”
    
        “仁者何?”
    
        “二人而已,以亲为要,为温良为本,以爱为心!”
    
        “故汤网开三面,泽及鸟兽!”
    
        “故仲尼曰: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诚哉斯言!”
    
        “今吾辈倡以重民,且以上下相亲,邻里相爱,父子相亲,夫妻相爱,自上而下,身体力行!”
    
        “欲爱人,先爱己,欲爱远方之夷狄,不若爱乡邻之孤寡妇孺!”
    
        …………………………
    
        刘彻听着,嘴角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他终于知道,为何绣衣卫要称杨晖为‘公孙龙’了。
    
        这一手睁着眼睛说瞎话太牛逼了!
    
        而且,也很符合刘彻的三观!
    
        只是……
    
        重民学派,真的按照他们说的去做了吗?
    
        这就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据刘彻所知,也不能说他们没做。
    
        在雒阳地方,这些重民学派的学者和拥泵,带头组织百姓,修桥铺路,还设立了专门赡养孤寡的机构。
    
        同时,百姓有什么灾病,也会慷慨解囊,予以资助。
    
        但问题是……
    
        他们基本只会对本土本乡的人这样做。
    
        而对外地来的人,却是……
    
        极尽剥削和欺凌!
    
        这些年来,雒阳因为天下工商业大兴,所以,运输业和工坊业迅速发达。
    
        天下各类商人,也必须通过雒阳,从而与世界联系。
    
        这给了雒阳创造了巨大的财富。
    
        更带来了数之不尽的涌入人口。
    
        以刘彻所知,如今,在雒阳城及其附近的土地上,许多工坊之中,都有着大量的外来人口——主要是从南越还有西南夷以及安东地方购买的各种奴隶。
    
        对于这些人,重民学派,可是丝毫爱不起来。
    
        仅仅是在去年一年,绣衣卫就报告,至少有一千名奴隶,被埋进了乱葬岗。
    
        至于没有埋进去的,那就不知道多少了!
    
        若他们只是如此,那也罢了。
    
        毕竟,不是中国人,刘彻不想操心。
    
        但关键是——你觉得资本家会分什么本国和外国吗?
    
        别开玩笑了!
    
        别说现在,就算在过两千年,资本家也不会分我国与外国。
    
        剥削面前,人人平等!
    
        如今,只是因为他们能找到更廉价的劳动力而已。
    
        即使如此,雒阳的工坊之中,也照样充斥着来自天下各郡国的破产农民和奴婢。
    
        这些人的生活和待遇,可就不比奴隶轻松和舒服多少……
    
        若有一天,廉价的劳动力找不到了。
    
        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将重心移向国内呢?
    
        当然了,刘彻也知道,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资本在追逐利润的过程中,肯定要撕毁一切旧有的公序良俗和世人公认的一切道德,并且将它们标上价钱……
    
        ………………………………
    
        月初了~~~求月票--
    
        另外,卫信弓重壕:要离刺荆轲,求关注呀求关注,才几千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