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零九节 新法家(2)(求月票)
    “当此大世,吾辈法家,刑名之士,略有表述……”
    
        华元说着,将视线挪到了以晁错为首的法家大臣身上。
    
        在六年以前,华元别说是站在这石渠阁,对着天下公卿,当着天子和两宫太后的面,当着诸子百家巨头的面,说这些话。
    
        他连想都不敢去想。
    
        不是他不够聪明。
    
        纯粹是知识的获取和信息的获取问题而已。
    
        六年之前,书籍以竹简的方式存世。
    
        一般人,别说读书了,连识字的机会都很少。
    
        即使是儒法黄老这样的大学派,即使是公羊谷梁,尹宋学派这样的顶级学派。
    
        除了寥寥数人之外,能够说自己博览百家之书的人,几乎不存在。
    
        大多数人,读的和学习的都是一本或者两本书。
    
        当时,受限于知识和信息的获取难度。
    
        就是连胡毋生、董仲舒这样的顶级学霸,其实能够看的书,也就是那么几本。
    
        这并不是夸张,而是事实!
    
        当年,连论语都是残缺不全的。
    
        诗经和尚书,仅仅掌握在少数的人群之中。
    
        哪像今天,论语论吨卖,诗经、尚书,随处可得。
    
        就连过去的屠龙之术的兵家著作与管仲等大贤的典籍,也是可以从官府购得。
    
        书籍的多样化和多元化,加速了学者和贵族士大夫们思想的开阔速度。
    
        而繁荣的工商业,则将天下的信息,迅速流通。
    
        现在,一个在长安宅着的宅男。
    
        只要他有钱有地位还有权力,那么,他甚至可以得知一个月前发生在遥远的安东和南越的变化。
    
        诸子百家各个派系的兴盛和发展,都受益于此。
    
        当一个人读了很多书,掌握了很多知识,还接触到大量的信息后,他会做什么?
    
        会继续沉迷于前辈的伟业而不可自拔?
    
        春秋战国时期,儒法黄老墨的先贤告诉世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历史上也确曾经出现过一个类似于今日的时期。
    
        那是田氏代齐之时。
    
        为了显示自己代姜氏为齐的正当性和合法性。
    
        齐威王父子,设立稷下学宫,广邀天下贤达。
    
        本意是希望通过在学术上和思想上,论证和证明自己取代姜氏是顺应天命的。
    
        但却在无意之间,催生出了黄老思潮。
    
        今时今日,黄老学的许多典籍和著作,都是在当时诞生的。
    
        甚至直至战国晚期,稷下学宫都还诞生过荀子这样的顶级人才!
    
        而法家和儒家,都曾经分别受到稷下学宫之中发散出来的思潮的影响。
    
        在今天,自然也是如此。
    
        就连数十年来没有丝毫变化的黄老派,在现在这样的环境下,也开始了踏上了新的道路。
    
        儒家内部百花齐放,各种思潮不断涌现。
    
        一直走在时代发展趋势最前沿的法家岂会无动于衷,傻傻的看着其他人变革、演化?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华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等待着掌声停歇,然后,他开口说道:“法家之先,盖出于理官!管仲、子产、郭偃,法家之先也!”
    
        当这句话说出来,整个石渠阁立刻寂静无声。
    
        就连刘彻都有些诧异。
    
        “法家,终于要走到这一步了吗?”刘彻在心中喃喃的道:“这是要与儒家全面开战啊!”
    
        虽然,世人人所共知,法家的渊源,追根溯源,都可以从管子和子产身上找到答案。
    
        这些春秋时期的先贤,为后人做出了变革和变法的榜样。
    
        但,在世人眼里,其实法家跟儒家,是一根藤蔓上的两根枝丫。
    
        因为,最初的法家,是子夏先生在魏国讲学,由子夏先生当时的门徒们开创的。
    
        而,今天,法家借由华元之口,彻底斩断了这点香火情!
    
        儒法,终于分道扬镳!
    
        这其实可以理解。
    
        正如历史上,儒家坐大,立刻就将申韩之说,打入‘乱国政’的范畴。
    
        在法家眼里,儒家这个大表哥,一直很讨厌!
    
        法家的先贤们,也不止一次的表达过对儒家的厌恶和厌弃。
    
        今天的法家大臣和法家学者,难道也会对儒生有什么好感?
    
        要知道,秦昭王时,法家连荀子都不接纳!
    
        今天,他们自然也不可能接纳公羊或者谷梁之儒。
    
        道理其实很简单。
    
        法家和儒家,其实早已经发展成为了背道而驰的两个思想派系。
    
        法家求变,儒家求稳。
    
        法家追求富国强兵,而儒家根本不在乎什么富国强兵,他们只想要他们想要的社会模式。
    
        至于富国强兵,在儒家眼里,虽然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
    
        但也绝非最优先的事情!
    
        这怎么能忍?
    
        这就好比你爱慕某位女孩,但你的同桌一直在说这个女孩的坏话,而且话越说越难听。
    
        你会怎么办?
    
        君子一点的,割袍断义。
    
        稍微激进一点,给他一巴掌!
    
        历史上法家的选择,就是给他一巴掌!
    
        现在,法家依旧选择给他一巴掌!
    
        这才是法家为何在石渠阁之前,忽然背弃公羊的缘故。
    
        大是大非,原则立场,不可以交易!
    
        儒法合流?
    
        到今天为止,其实都只是儒家的一厢情愿罢了。
    
        法家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选项,也不需要这个选项。
    
        为什么要去跟儒家合伙执政呢?
    
        农家和墨家这样的伙伴,在历史上就与法家合作的很愉快嘛。
    
        至于如今,黄老学派和墨家加上农家,足以组成一个毫无瑕疵的执政联盟。
    
        既然如此,为何要去跟儒家一起玩耍?
    
        是以,法家几乎是在听到了石渠阁之会的风声的刹那,就已经决定,跟公羊分手了。
    
        这跟你在夜店泡妞是一个道理。
    
        在夜店里,随便玩玩,无所谓啊,左右不过是娱乐。
    
        但,真要结婚,还是要去找一个正经人家的大家闺秀,能知你懂你疼你的女孩子。
    
        外面的妖孽和奇怪的家伙,自然不会出现在你的选项里。
    
        但,儒家,尤其是公羊派,在此刻却是非常受伤。
    
        本来,法家的忽然背叛,就已经让胡毋生和董仲舒错愕不已。
    
        如今,法家更是公开的斩断了他们与儒家唯一的联系。
    
        这立刻就引发了董仲舒、胡毋生甚至整个儒家派系的怒火!
    
        玩了老娘,提起裤子,你就想不认帐了?还倒打一耙,让老娘给你出开房的钱?
    
        ****妈的申韩的徒子徒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