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一十一节 新法家(4)【求月票!】
    “而吾中国,面此变局,当以何应对?”
    
        “愚以为,以百工之利,而佐耕战而已!”
    
        这句话一落地,立刻就再次引发了轩然大波。
    
        因为,这是石渠阁之会上,第一个公开讨论和议论工匠和技术问题的人。
    
        而且,将百工的地位,提高到了仅此于耕与战的地步!
    
        要知道,汉室虽然表面上从来不提耕战这两个字。
    
        但实际上执行的却是完完全全的耕战政策。
    
        劝耕百姓,鼓励开垦,甚至将善于耕作的农民提拔为官。
    
        这是耕。
    
        而列侯封君勋臣等军功贵族,从来依靠的都是战功而显贵!
    
        这就是战。
    
        耕战结合,方是强汉!
    
        但,百工的地位,却是一直很尴尬。
    
        虽然汉家大臣们知道工匠的重要,甚至愿意引入工匠中的佼佼者,进入贵族的序列。
    
        如梧候就是以木匠为列侯!
    
        但,汉家数十年,也仅有梧候这么一个特例。
    
        即使是法家,在过去,也一直不敢光明正大的提议将百工视为国家的基础。
    
        只能私底下,悄悄的去做。
    
        譬如,申不害秉政的韩国,就曾经是天下军工业和军事科技最发达的国家。
    
        韩弩天下闻名,韩国制造的刀剑,也是业界典范!
    
        也如法家秉政的秦国,那可怕的秦**事体系之中,包含着数不清的作坊和手工业。
    
        秦人发明创造的许多武器,至今都依然是神话一样的产物!
    
        但,百工的地位,却一直只是附属于耕战体系上的一个器官。
    
        而且,是最不被重视的器官。
    
        但今天,华元的这一番话,却意味着法家,已经开始将百工,视为五脏六腑一样的关键器官!
    
        这个变化,当然立刻就引发了舆论的斐然。
    
        但法家大臣们却是面不改色。
    
        原因很简单。
    
        对法家来说,跟着天子走,永远正确!
    
        如今天子已经开始要在郡国设置鲁班一职,准许工匠为官,还鼓励和提倡工匠提升自我修养和地位。
    
        作为皇帝最得力的助手和最大的‘忠臣’。
    
        法家当然要立刻跟进,以示自己与皇帝是一条心的!
    
        这也是法家最大的一个特点——唯上!
    
        想当年,申不害甚至直接告诫韩昭王要提防和小心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大臣。
    
        因为,大臣皆不可信!
    
        在法家的眼里,真正的天子,就应该操生杀之柄,掌一切之权,口含天宪,动合阴阳!
    
        在历史上,申不害为了让韩昭王实现这一点,甚至第一个发明了特务政治,来帮助韩昭王掌握和控制政坛!
    
        所以,在这一点上,法家改变起来,完全是脸不红,心不跳的。
    
        更何况,法家内部,也早有认知。
    
        特别是晁错去了一趟安东后,所见所闻,让法家的巨头们为之动容。
    
        兼之还有一个张汤在这其中串联和鼓噪。
    
        所以,法家有此变化不奇怪。
    
        真正奇怪的,应该是法家拿什么来实现‘百工佐耕战’这个目标?
    
        刘彻坐直了身子,静待华元的表述。
    
        因为他很清楚,法家从来不会无的放矢!
    
        就像商君,当年讲耕战,就拿出了一整套无懈可击的耕战体系,而且运用至今,哪怕缺了胳膊和大腿,也依然轻松撂倒匈奴!
    
        也如申不害在韩国变法,提出用阴阳之术治国。
    
        也果然拿出了一整套严密的系统,数年之内,使得战国七雄中著名的小受,化身小怪兽,在列强虎视眈眈之下,活了下来,还让秦楚齐赵等强国,都无从下口!
    
        华元却是吸了一口气,微微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何以令百工以佐耕战?无它,以利赏之,以爵酬之,以名赐之,使百工皆名分等级,各各以其技能、功劳,各得其赏、其爵、其名!”
    
        说到此处,整个石渠阁的所有士大夫公卿列侯,都从心里面冒出一个名词——军功勋爵名田宅!
    
        商君当年用此,使得秦奋七世之烈,终于并吞六国,完成大一统的使命!
    
        如今,法家再次提及用相同的策略来实施。
    
        只不过,奖赏的对象,从士兵,变成了工匠。
    
        人人都是面面相觑。
    
        天子还只是要求任用名匠大师为官。
    
        但法家却**裸的提出了,要建立一整套从上而下,等级明确,地位分明的工匠等级体系!
    
        许多人都是怒不可遏!
    
        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已经落入了法家那些老奸巨猾的奸臣的圈套!
    
        原因很简单,看看台上的那个人吧!
    
        他才不过三十岁!
    
        而且,向来无名于世。
    
        你可以攻击他,可以打击他,但在如今的形势下,却无法抹杀掉他现在的这些言论!
    
        而且,即使事情真的闹大了。
    
        法家的那些家伙,也完全把锅全部甩给这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恐怕也早已经抱定了必死之心。
    
        我死道存,我生道亡!
    
        法家的二货,从来就是多如牛毛。
    
        不说历史,就是如今,为了坚持法律,维护秩序而死的法家臣子,堆起来足以绕长安一圈了!
    
        而即使大家伙合起伙来,逼死了这个年轻人。
    
        那又怎样?
    
        他已经将法家的诉求和追求说出来了。
    
        天子听到了!
    
        百官听到了!
    
        世人也都听到了!
    
        然后,法家会一点一滴的,从零开始,将他说的话变成事实!
    
        最终,他成为了商君、吴起一样的烈士。
    
        而其他反对者、围攻者,则是史书上的小丑!
    
        对法家来说,这是一个绝对划算的买卖。
    
        无论是其他人,还是华元本身,都会这么觉得。
    
        但诸子百家,尤其是儒家,却跟吃了苍蝇一般难受。
    
        董仲舒和胡毋生对视一眼。
    
        他们知道,想要阻止法家,只有一个办法——在道理上驳倒他!在理论上击溃他!在思想和学术上封杀他!
    
        除此之外,别无他途,也别无他法!
    
        必须如此,也唯有如此!
    
        这一刻,就连韩诗派、思孟学派、重民学派,甚至鲁儒,大家的意志都统一起来了。
    
        那就是必须狙击法家!
    
        不然,一旦让法家成功,那么,儒家就又要落入被法家垄断话语权的恐怖时代!
    
        当然,这些派系内部各自的想法,也都不同。
    
        有人是誓死也要阻止法家的这一企图。
    
        也有人想着,先把法家打死,然后自己来执行这个计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