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一十六节 墨家的表演(1)
    墨家想干什么?
    
        无数人都难以理解。
    
        他们想不清楚,这些墨者,一个个显贵的大人物,未央宫的座上宾,军方将军的贵客。
    
        为什么要舍弃荣华富贵与安逸的生活,反而投身于庶民与平民之中。
    
        虽然,其实,他们只要去翻一翻公开出版的《墨子》以及墨家最新出版的《墨言》这两本书就能知道个大概。
    
        但几乎没有人去做。
    
        而去做了的人,不是转身成为墨家的拥泵,就是恨不得让墨家去死!
    
        而目前来说,想让墨家去死的人,远远超过支持墨家的人。
    
        要不是墨家背后有天子和整个军方撑腰。
    
        他们恐怕已经行动了!
    
        而目前,墨家在整个天下几乎都被妖魔化,也与此脱不了干系。
    
        在关东地区,甚至有民间传说,说墨家的人,与人共妻、共子,甚至还有些更加不堪入目的污蔑。
    
        这也确实让墨家上下很尴尬。
    
        他们目前,除了在关中,靠着天子庇护和军方支持,得以发展外。
    
        出了函谷关向东,几乎就是人人喊打。
    
        墨家,自然早就想改变这个局面了。
    
        石渠阁之会,就是墨家上下认为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为此,墨家不惜跟公羊派暂时性的结盟。
    
        就是为了改善舆论环境。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选择似乎是错误的。
    
        公羊派,面临着大敌。
    
        内有韩诗派带着的小伙伴,外有法家和黄老派的围攻。
    
        这让墨家上下,都有些后悔。
    
        不过……
    
        对于墨者而言,既然已经决定的事情,那么,只要对方不背叛,那么自己宁肯死也不会背弃盟友。
    
        想当年,孟胜受阳城君之命,为之守城,即使是面对千军万马,也不为所动。
    
        最终,一百八十名墨者与孟胜一起殉死!
    
        而那位阳城君,其实不是什么好鸟。
    
        他是楚国政变者之一,同时也是杀死吴起的阴谋者,但即使如此,墨家的弟子们,如他们的誓言所说一般:赴汤蹈刃,死不旋踵!
    
        而近代发生的田横一案,更是给世人留下了最为直观的印象。
    
        田横死后,追随他的墨家门徒数百人,全部从死!
    
        甚至就是那几个奉命去见刘邦的人,在安葬完田横后,也自刎墓前。
    
        其刚烈如此,让人瞠目结舌。
    
        整个中国古代历史上,也只有这么一个墨家。
    
        此刻,杨毅踏着步子,登上演讲台。
    
        与儒法一般,他也穿着墨家传统的服装。
    
        一件非常简单的短褐常服,估计最多不过百余钱……
    
        而头上戴着的,也是如同农夫一样的布巾,那就更便宜了——最多五钱!
    
        不过,跟所有的墨者一样,他们都会随身携带一件他们自认为最珍贵的宝物。
    
        这件宝物,必须是最能与其研究方向或者主张贴近的宝物。
    
        而杨毅身上则佩戴着一件吴钩。
    
        这表明了他的身份。
    
        他是相里氏一脉的传人。
    
        所谓相里氏,是墨翟之后,墨家内部的一个大派系。
    
        与之相对应的有邓陵氏之墨,不过这一派,如今已经消散,变成了游侠,再非墨者。
    
        除此之外,还有相夫氏之墨,这是如今墨家内部的另外一个派系,是治世派,也是行政人员。
    
        相夫氏一脉的墨者,只想通过实际行动和自己的努力,来改变实际,实现兼爱非攻,兴天下之大利的理想。
    
        所以,在实际上而言,墨社是相夫氏一系的地盘。
    
        至于相里氏……
    
        才是墨苑墨者的派系。
    
        这一派,放弃了武力和治世,转而选择研究天文地理,发明创造。
    
        寄希望于用自己发明创造的器械,来改变世界,平息战争,造福百姓。
    
        早在战国中期,相夫氏一系的创始人,相夫勒就带着自己的弟子门徒,西入函谷关,加入了秦国的体制。
    
        这一系强盛的时候,弟子门徒和相关人员,多达数千。
    
        影响力遍及秦国朝野,甚至,其钜子可以自由出入秦宫,乃至于随时随地与秦王会面。
    
        秦王亦尊其为长者,尊崇无比。
    
        不过,在当年,相里氏、相夫氏、邓陵氏,这三派,可是差点打出狗脑子出来了。
    
        庄子就曾经在其著作之中记载:相里勤之弟子,五侯之徒,南方之墨者苦获、已齿、邓陵子之属,俱诵《墨经》而倍谲不同,相谓“别墨“,以坚白同异之辩相訾,以觭偶不仵之辞相应。以巨子为圣人,皆愿为之尸,冀得为其后世,至今不决。
    
        韩非子也曾经记载过当年的盛况:自墨子之死也,有相里氏之墨,有相夫氏之墨,有邓陵氏之墨,故孔墨之后,儒分为八,墨离为三,取舍相反不同,而皆自谓真孔墨。
    
        那场面可比现在的儒家内部之争还要混乱。
    
        彼此之间,相互攻仵,乃至于付诸武力。
    
        但是如今,相里氏和相夫氏,这两个派系的墨者,全都抱团在一起,彼此亲密无间。
    
        相里氏之墨,经常会去墨苑打下手,而相夫氏之墨,也会定期去墨社帮忙。
    
        两者好的跟亲兄弟一般。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自墨苑成立,已有六年,六年的发展和休养生息,整个墨家,现在总共拥有墨者一百五十三位,准墨者两百余,学徒七八百而已。
    
        依然是风一吹,就可能熄灭的凄惨状态。
    
        所以,儒法黄老,都可以从学派之中选人。
    
        但墨家,却没有选择。
    
        整个学派,能够登台演讲的人,寥寥无几。
    
        唯有杨毅这个钜子,可以担当此任。
    
        至于为什么其他人不行?
    
        你觉得一个天天在实验室里做实验的科学家,还是早期科学家的模样,能够见人?
    
        你就不怕吓坏了小朋友?
    
        还是你觉得,一个天天在田间地头,晒的跟非洲黑叔叔一样的相夫氏之墨能够上台?
    
        这演讲,也是要讲颜值的。
    
        颜值不高,听众可能连兴趣都没有,更不会听你说话。
    
        而且,杨毅还有着丰富的演讲经验——这些年来,一直是他带着几个颜值相对正常的墨者和来投的公卿列侯子侄在外宣扬墨家思想。
    
        但,其他学派可不管这些。
    
        当他们看到杨毅登台,顿时就都笑了起来。
    
        “墨家无人啊……”许多人都笑着道:“连钜子都要亲自上场!”
    
        但,杨毅却是对着话筒,一开口,就让全场安静。
    
        ……………………………………
    
        等下还有!
    
        求订阅啊求订阅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