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一十九节 墨家的忽悠策略(2)
    “何以曰义?”杨毅侃侃而谈,神态轻松,这场石渠阁之会进行到现在?20??他很满意。
    
        至少,大家在听他说话!
    
        这太难得了!
    
        在从前,墨家根本找不到这样的机会!
    
        而台下的一些巨头和许多士大夫大臣,一听到杨毅开始要解释‘义’,立刻就来了精神。
    
        因为他们看过和研究墨家的著作。
    
        他们很清楚,并且知道,墨家的‘义’与‘利’,若是天下纷纷扰扰,或许还有市场。
    
        至于如今?
    
        哼哼!
    
        也就是今上能容得下墨家!
    
        士大夫贵族们,是绝对无法接受墨家的那一套‘义利’之观。
    
        原因很简单。
    
        你的儿子犯法当死,你会处死他吗?
    
        一般的人,恐怕是维护都来不及!
    
        但墨家,却是……
    
        毫不犹豫的处决!
    
        墨家的义利,可不是士大夫贵族理解的义利!
    
        墨家的屁股,也从来没有坐在贵族士大夫地主这边!
    
        假如说,儒家和黄老派,是大地主大贵族豪强的代言人。
    
        法家是中小地主的代言人。
    
        那么,墨家就是自耕农和贫民的代言人!
    
        不用去看别人,看看从墨家分裂出来的农家是个什么尿性,就可以知道,墨家的义利观究竟如何了!
    
        许多人都在心里冷笑着,等待着,看墨家的笑话。
    
        甚至还有人在心里盘算着,若是墨家引起了公愤,那么,自己应该是要落井下石,还是假装雪中送炭,实则捅上一刀?
    
        台上的杨毅,却依然是那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他用着不轻不重的声调,对着话筒,微微说道:“子墨子曰:不义不亲,不义不富,不义不贵,不义不近,圣王之道!”
    
        这句话一出,台下的无数人都是血脉偾张,等着墨家自己把自己坑死!
    
        原因很简单,这句话出自墨翟的《尚贤》。
    
        单看这一句话,问题不大。
    
        但关键是,你将尚贤前后联系起来,看这句话,那问题就是大大的!
    
        为了佐证这一句话,墨翟当年曾经举了桀纣与尧舜的例子来做对比。
    
        放在当时,没有人会去管。
    
        但在今天?
    
        呵呵呵呵……
    
        想当年,先帝的时候,辕固生与黄生君前辩论汤武革命是否正确,尚且都挨了批判,辕固生甚至至今背负着那个包袱。
    
        你墨家何德何能,居然敢于宣扬如此大逆不道的言论?
    
        而且,尤为重要的是,墨家的人做事,总喜欢把事情讲清楚。
    
        而不像儒家那样模棱两可,也不似法家,一切唯上,更不是黄老那样,遇到问题,就谈玄论古。
    
        当年墨翟为了证明‘尚贤’的重要性,可不仅仅拿了桀纣与尧舜来当例子。
    
        还清清楚楚的讲出了行动计划和步骤以及纲领。
    
        怎么不义不亲,如何不义不贵,都说的仔细。
    
        许多人都觉得,要是倘若王公贵族和勋臣们,连这样的墨家都能接受和忍耐。
    
        那么,这个世界,也就不存在什么禁忌的问题了。
    
        可惜……
    
        这些人忘记了……
    
        墨家除了是科学家和实干家外,当年,他们还有一层让天下瞩目的外衣和光环。
    
        战国中后期,墨家的辩手,曾经与儒法黄老杨朱名家,激战在列国朝野。
    
        而且胜多败少!
    
        中国第一个逻辑学的原理,就是墨家先提出来的。
    
        朴素的辩证法,也是墨家的首创!
    
        想当年,即使是相里氏之墨,也可以在秦庭宫廷,与法家和杂家,坐而论道。
    
        至于那相夫氏之墨,号称吊打名家,碾压儒法,如入无人之境!
    
        而且,人们忘记了。
    
        当年的墨家,曾经在言论和舆论控制和管控远比汉室还要严格和强大的秦国繁荣昌盛。
    
        人们更忘记了,当年,墨家全盛时期,其弟子门徒数量,多到根本无法统计,墨者之中的名士,出入列国宫廷,无所阻碍!
    
        那问题来了——墨家是怎么做到的?
    
        可惜,如今,相关的记载,太过稀少,人们无法窥见当年的墨家的手段。
    
        不过不要紧,他们很快就会感受一次,智商上的碾压!
    
        更会清楚的认知到——逻辑在辩论和演讲之中,究竟有多么重要!
    
        杨毅只是轻轻的翻过手里的稿子,虽然上面的内容,他早已经烂熟于心,但他还是慎重的瞄了一眼,然后,才道:“义者和也?利天下者为义,利中国百姓与家庭者为义!”
    
        这句话,自然没有问题。
    
        但,许多人都伸长了脖子,等着杨毅自己跳坑!
    
        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墨家钜子,很快就要踩地雷了!
    
        不是桀纣与尧舜的那个大炸弹,就肯定是直接踩到勋贵们的痛脚!
    
        但杨毅却微微一笑,嘴角甚至露出了些嘲讽。
    
        倘若是六年前的杨毅,他若有这么一个机会,能在天下人面前宣讲墨家经义,他肯定会不顾一切的踩上那些地雷与炸弹。
    
        炸死就炸死了!
    
        但现在不行!
    
        因为,墨家复兴了啊!
    
        为了墨家的复兴,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牺牲的!
    
        更何况,实际上并不需要牺牲什么东西!
    
        他轻轻的问道:“何以别利天下与害天下?”
    
        他微微张开双手,直接答道:“欲伐匈奴,讨夷狄,则必嘉良吏名将,以给爵禄,以给宅田,则天下良吏名将,必如云如雨!是故,当今天子,不修宫室,不享乐,不用奢靡之物,而赐大将良卒,王师于是先胜马邑,再胜高阙!”
    
        “此乃举天下之大利,而用之于天下之大义!”
    
        台下的人,听了这话,却是一个个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墨家太狡猾了……”有人差点气到吐血。
    
        因为,他们发现,杨毅直接绕开了所有的陷阱和地雷,甚至不去阐述自己的学派的理论和思想,反而拿着自己的核心思想和论述,来给当今拍马——虽然说,这个说法,其实严格来看,也属于墨家的理论。
    
        墨家的兴天下之大利和除天下之大害。
    
        根本就不是儒法黄老那样,有着恒定的代指目标的。
    
        这一点,墨翟当年已经说得很清楚,还举过一个例子来演示如何执行这个标准——看情况来决定怎么兴天下之大利,除天下之大害。
    
        假如,国家需要良卒名将,那么整顿军事,就是兴天下之大利。
    
        也就是义之所在。
    
        但问题是——杨毅太赖皮了!
    
        墨家不是应该先将桀纣幽厉与尧舜禹对比一下吗?
    
        至不济也应该谈谈自己的屁股在那一方啊!
    
        有你这么玩的吗?
    
        你就不怕墨翟在九泉之下打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