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二十一节 崩溃的士大夫(2)
    士大夫和诸子百家的名士,此刻内心,当然是崩溃的。
    
        这就好比20,你在网上下了个动作爱情片,本来正打算撸一发,结果打开一看:麻蛋,这是恐怖片,而且是贞子!
    
        顿时就是强撸灰飞烟灭!
    
        他们内心的感受,也是如此。
    
        本来,眼看着墨家就要踩地雷。
    
        但人家轻轻一跃,跳过了那些地雷,直接软着陆,而且是穿着三点式的比基尼,********,跳进挤满色狼的沙滩。
    
        结果可想而知……
    
        “墨家……”无数人咬牙切齿,他们终于回忆起了那些书上前辈们记载的墨家士子的事迹和故事。
    
        那一个个可怕的墨家辩手,仿佛从书中走来,重新复活。
    
        那些曾经跟子夏、孟子、荀子、商君、申不害、尹文子、公孙龙等等人杰英雄同处一个时代,而且,光芒不亚于这些大能的墨家先贤们,仿佛透过时光的长河,将视线再次投注下来。
    
        “义之所在,摩顶旋踵,赴汤蹈刃,死不旋踵……”董仲舒对他的门人们感慨道:“这就是墨家啊,可怕又可敬的对手!”
    
        与墨家相比,即使是孟子之儒,在气节和骨气上,也是远远不如!
    
        古人说,君子不食嗟来之食。
    
        但真正做到这一点的,其实唯有墨家!
    
        至于儒家……
    
        在这个方面,先天就底气不足。
    
        好在,如今这个对手和敌人,暂时是公羊的盟友。
    
        至少,他们的攻击矛头不会指向公羊!
    
        但未来呢……
    
        董仲舒有些难以把握。
    
        而他的弟子们,却都很好奇。
    
        吕步舒就大着胆子问道:“老师,为何您从来不在课堂之上,分说墨家之事?”
    
        是的,董仲舒从来不在课堂上或者私底下去说墨家的思想,甚至连攻仵都没有过!
    
        这很奇怪!
    
        而且,无论是董仲舒还是胡毋生,他们的学苑和地盘上,绝对找不到任何一本与墨家有关的书籍。
    
        曾经有弟子好奇,想去买一本,结果被董仲舒得知,臭骂了一顿……
    
        本来,这没有什么……
    
        但现在,听了墨家的公开演讲,吕步舒等人觉得,似乎好像,这个一直在传言中是妖魔鬼怪的墨家,并不恐怖啊?
    
        恰恰相反,对方似乎还挺可爱的。
    
        无论是明鬼、尚同、尚贤,听上去都很好啊。
    
        虽然与儒家的表述有出入。
    
        但现在的儒生,可不是以后的儒生,只读圣贤书就可以了。
    
        如今天下的士大夫学者,但凡想要有所作为,都得看看其他学派的书,至少也要了解了解,自己所面对的对手在想什么。
    
        但唯独墨家的书和著作,在儒家各派之中,根本找不到。
    
        而且,也禁止弟子门徒去买来看!
    
        其打击的严厉程度,堪比通缉重犯!
    
        一般,一旦发现有人企图私底下购买乃至于传阅墨家的著作,基本都是清理出宗!
    
        唯有那些地位非常高,身为一派之主,或者出仕为官者,能够避免这个惩罚。
    
        原先,弟子们都觉得无所谓。
    
        墨家嘛……不是玩机械这种奇技淫巧的渣渣,就是跟农夫打成一团的粗鄙之人,没有什么好研究的。
    
        老师们不是说了吗?
    
        墨家是坏蛋!
    
        只要知道这个就可以了!
    
        然而,如今,看上去墨家其实不坏啊!
    
        为什么老师们要禁绝我们去看?
    
        望着吕步舒和弟子们的眼神,董仲舒忽然有些尴尬。
    
        他只好叹了口气,道:“事情,并不是尔等想象的那么简单……”
    
        儒家,怎么敢给弟子门徒们看墨家的著作?
    
        要知道,一本墨子,就至少有十分之一的内容在攻击儒家,尤其是儒家的祖师爷孔子,更是被墨翟黑了个底朝天!
    
        而且,人家黑的有理有据,还有图有真相!
    
        这太危险了!
    
        年轻人要是看了,一个不小心,就会三观不稳,丧失对儒学的信心!
    
        而且,更可怕的是——历史上,不止一次发生过,有儒门高徒,偶然间看了墨家著作,然后,他就反出儒门,跑去投靠墨家了……
    
        论起洗脑和挖墙脚的能力,墨家几乎是bug级别的!
    
        尤其是对儒生,墨家的著作,只会产生两个结果:一,孔子和先贤们变得不再完美,二,背弃师门,投奔墨家。
    
        一直以来,儒家内部各派系,除了荀子学派,其他派系,都只有那些巨头,已经有了足够抵抗能力的人,才敢去看。
    
        至于荀子学派?
    
        那群异类,倒是心志坚定,不怕被打击和撼动……
    
        但,如今看来,不给弟子门徒们一个说法,恐怕,这些好奇宝宝,回去了就会悄悄的去买本墨子回来自己看了。
    
        那样的话,肯定要发生灾难!
    
        与其那样,倒不如跟他们说一点事实——当然是经过筛选后的事实。
    
        董仲舒轻声叹道:“汝等可知,墨翟曾经写有一篇《非儒》?”
    
        弟子们相互看了看,有的懵懂,有的则微微点头。
    
        “墨翟著《非儒》诽谤乃至于污蔑孔子,且语出不逊,狂妄无礼,为师是不想尔等为其所惑,乱心志……”
    
        这个自然是事实!
    
        但问题是,墨翟当年说的究竟是事实?还是道听途说呢?
    
        这就值得商榷了!
    
        反正,当历史走到今天,儒墨之间的恩怨情仇,早已经脱离了学术范畴。
    
        对墨家弟子来说,儒家?
    
        不就是祖师爷鞭笞和不屑的那个诺诺之学派?
    
        一无是处,浑身都是漏洞的货!
    
        而对儒家而言,墨家诽谤和攻击孔子,这等于攻击和否定他们的全部!
    
        两者实际上,不可能和解!
    
        现在的公羊派表面上看上去跟墨家和解了。
    
        但实则,两者都在利用对方。
    
        而且,利用完了以后,都可能一脚踹开对方!
    
        吕步舒等人,本就是非常崇拜和信任董仲舒。
    
        此刻一听老师说墨家居然诽谤和攻击孔子?
    
        这还了得!
    
        心里面原本不多的好感,顿时烟消云散。
    
        不过,这也立刻就带来另外一个问题——既然墨家诽谤和攻击孔子,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跟他们结盟?
    
        难道不应该去干彼娘亲?
    
        忍让和退缩这种事情,谷梁派的娘炮玩玩没关系!
    
        但我公羊之大丈夫,就应该恩怨分明!
    
        于是,董仲舒又陷入了崩溃之中,因为他有些不知道,怎么与自己的学生们解释这种错综复杂的政治关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