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二十三节 前进吧!墨家!(2)
    台上,杨毅此刻却忽然提高声调,说道:“故子墨子曰:我有天志,譬?21??轮人之有规,匠人之有矩!轮、匠执其规、矩,以度天下之方圆!中者为是,不中者非!今天下之士君子之书,不可胜载,言语不可尽计,上说诸侯,下说列士,其于仁义,则大相远也。何以知之?曰:我得天下之明法以度之!”
    
        这段话,就像击溃了大坝的洪流一般,瞬间瓦解了原本紧密的反墨家联盟。
    
        曾经阻碍墨家发展和强大障碍——列侯公卿们,瞬间转变了态度。
    
        因为大家发现,这墨家的主张,似乎与大家一直主张的事务,没有什么差别。
    
        而且,墨家思想和其主张,还有利于我们?
    
        麻蛋!以前是谁在我们耳边叨叨墨家必有害于我的?
    
        干汝娘亲!
    
        在曾经,墨家的天志,曾经被人抹黑和妖魔化,与兼爱非攻一般,成为墨家身上最大的原罪。
    
        但如今,这些原罪都被洗白了。
    
        墨家公开解释清楚了,他们主张的兼爱非攻,不是世人理解的兼爱非攻。
    
        兼相爱,交相利,有前提。
    
        这个前提是——我所爱者。
    
        大家想想,也都理解了。
    
        是啊,墨翟和墨家应该没有蠢到,什么都爱的地步!
    
        而且,儒墨矛盾也证明了,墨家,确实并非博爱的圣母。
    
        他们的兼相爱,更多是一种政治主张。
    
        主张的是,爱我所爱,恨我所恨。
    
        我所爱者,百般维护,对我有利的,反哺对方!
    
        还有这天志,人家根本就不是要打着天的幌子,搞反动。
    
        恰恰相反,墨家的主张,很合汉室公卿列侯们的胃口。
    
        尚同尚贤,尊君重臣,明鬼以敬天法祖,天志以名分是非正邪。
    
        说的多好,多详细,而且没有弯弯绕!
    
        这很重要!
    
        因为,现在大部分汉室公卿列侯,不是新兴的军功贵族,大老粗一个,就是纨绔子弟与米虫扎堆。
    
        他们可不想费什么脑细胞去琢磨问题。
    
        而墨家的思想和主张,不需要去思考。
    
        一看就懂,一听就明白。
    
        目标明确,道路畅通。
    
        许多列侯都觉得,可以将自己的儿子,送去墨家,让墨家教育一下。
    
        至少,墨家的墨者,应该不会教出一个傻白甜来!
    
        而杨毅看着这个情况,心里也是大喜。
    
        墨家的思想和理论,当然,不仅仅如此。
    
        事实上,他一直在偷换概念。
    
        不过,他也没有骗人。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所说的,确实是墨家的主张和思想。
    
        但,只是一部分而已。
    
        不过没关系,难道儒法也会将自己的全部主张都公开的公之于众吗?
    
        这搞学派,玩思想,也是讲究挖坑的。
    
        先把人忽悠进来再说。
    
        至少,不能让墨家再这样被人敌视!围攻!乃至于污蔑!
    
        世人,对于墨家的误解,杨毅希望在今日之后,不再存在。
    
        墨家,不是歪门邪道。
    
        也非叛逆,更不是无父无母,不亲爱兄弟同胞的贼子!
    
        墨家就是墨家!
    
        探寻世界奥秘,寻求真理,造福天下,就是墨家的信念和使命。
    
        带着这样的想法,杨毅也有些激动,他面色潮红的道:“明法何知?从义也!义从何来?义从天来!天之义为何?曰善政也!何以知此?因天下有义则治,无义则乱!故子墨子曰:以磨为日月星辰,以昭道之;制为四时春夏秋冬,以纲纪之;雷降雪霜雨露,以长遂五谷丝麻,使民得而财利之;列为山川溪谷,播赋百事,以临司民之善否;为王公侯伯,使之赏贤而罚暴,贼金木鸟兽,从事乎五谷丝麻,以为民衣食之财,自古及今,未尝不有此也!”
    
        这一段话,可以说得上是墨家思想的核心之一了。
    
        也是墨家为什么那么爱钻基层的缘故。
    
        因为,对墨家来说,兼爱,爱我所爱。
    
        那我爱的是什么呢?
    
        必是上天所爱的。
    
        上天爱什么?上天创造这个世界,在星空点缀日月星辰,让世界有春夏秋冬之别,让气候有雷雨霜冻之分,让大地有山谷平原之分,这除了是给人类,还能是给谁?
    
        所以,天,必定是爱民的!
    
        所以,上天才会授命给圣王,让圣王任命贤达的王伯公侯去治理和领导百姓。
    
        这是因为,天爱民啊。
    
        所以,爱民,就是仁义,就是天义。
    
        这就是墨子的天志。
    
        天志,不是要说什么人定胜天——事实上,墨家是最尊崇和敬畏天道以及鬼神的。
    
        更不是要求人们逆来顺受。
    
        墨家的天志,一直就是——上天爱民,所以天子和王公大臣也要爱民。
    
        假如,天子和王公大臣不爱民,那么,上天就必然降下惩罚!
    
        就像它曾经惩罚桀纣幽厉一般。
    
        而假如天子和王公大臣们,爱民并且尊重人民,领导人民,共同发展,那么上天一定会奖赏和赐福他们。
    
        就像它曾经奖赏和赐福了尧舜禹汤一样。
    
        当然了,这些话,杨毅是不会说的。
    
        知道的必然知道,不知道的就蒙在鼓里吧!
    
        顺便说一句,墨家的兼爱非攻,从来都不是涵盖所有人的。
    
        这一点,墨子当年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
    
        墨子一书里,就有着例子。
    
        楚王,当然是爱楚国的人民,而不会去爱越国的人民,因为有责任义务爱越国人民的,只能是越王……
    
        是以,今天,汉军逮着匈奴一顿胖揍。
    
        一直主张兼爱非攻的墨家,全然无感,反而更加有干劲的帮着汉室发明和创造各种武器以及器械。
    
        因为,匈奴人,不是汉人,不是墨家所爱的人啊。
    
        匈奴人的死活,与墨家没有半点干系!
    
        同时,历史上,墨家也是抱着这样的思维,给秦人制造和发明武器装备。
    
        但,儒家和法家还有黄老派的巨头,却都被杨毅给气傻了。
    
        法家还好,因为法家知道,即使墨家强盛起来,那也只是自己的助手和盟友而已。
    
        所以也就气气算了。
    
        黄老派虽然生气,但也只是在心里觉得受到了威胁而已。
    
        但儒家却是真的愤怒了。
    
        因为,自古儒墨就是对立面。
    
        假如墨家洗白了,那么,儒家岂非就成了那个黑的了?
    
        这怎么可以?
    
        但,规则限制,儒家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死对头和仇人,在全世界面前,洗白自己,还收获一大批粉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