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二十六节 安排
    杨毅走后,刘彻就收到了一个消息,让他哭笑不得——又有人造反了!21
    
        为什么要说又呢?
    
        因为他即位六年以来,已经遇到了不下五十次武装叛乱。
    
        有农民、有地主、有官员、甚至是贵族。
    
        这些人,有的确实是实在没办法了,不造反,活不下去。
    
        譬如当年章丘百姓的义举。
    
        对这种事情,刘彻的态度一直就是派遣尚书,持节调查,厘定真相!
    
        只要百姓不反他这个天子,他绝对愿意为之主持公道!
    
        然而,这样的例子,终究是少数。
    
        更多的造反者,都是些诸如假酒喝多,脑子糊涂了的二货。
    
        不要小看这样的二货……
    
        在中国历史上,百分之八十的叛乱,是他们掀起的。
    
        虽然,多数情况下,这些人并不能造成任何问题——当地的民兵就足以镇压他们!
    
        但是最近两年,大汉帝国的造反者阵营中,又加入了一个新力量——吴楚地区的巫婆神棍。
    
        由于刘彻从中央空降了大批的精干官员,直接进入当地,破山伐庙,消除人们对于巫神和巫蛊的迷信,同时大量的灭杀血吸虫,建设水利工程,普及了类似桂枝汤和葛根汤这样的廉价有效的抗风寒药剂。
    
        这严重伤害到了当地巫婆神棍的利益。
    
        所以,这些人常常鼓噪着当地的愚妇愚民,进行造反。
    
        虽然,下场一般都是不过三天就被县尉或者游徼带领民兵和衙役镇压。
    
        但这次的事情,却又不一样了。
    
        会稽郡的诸暨县县尉造反了……
    
        这个县尉带着自己的家兵和亲信冲进县衙,杀死了县令,然后扯旗造反。
    
        自称什么天神将军,要建立一个什么神国。
    
        简直就是脑子有病,作死!
    
        所以,他被当地的士大夫和民兵,砍成了肉泥。
    
        所有追随者的脑袋和蛊惑他的神棍巫婆的脑袋,统统被送到了会稽郡的治所吴县。
    
        此事,要不是涉及到造反,会稽郡根本不会上报。
    
        但,这个事情,还是给刘彻敲响了警钟。
    
        巫蛊和邪教这种东西,必须要极力打击!
    
        想想看,连县尉这样的高级官员,都可以被洗脑和忽悠。
    
        那么,若是不能趁现在他们还不成气候,彻底摧毁他们的根基,那么未来,这些家伙肯定会成为子孙后代的祸害。
    
        对于邪教,刘彻的态度一直就是——在厕所抓住他们,就在厕所杀了,在田里抓到他们,就把他们吊死在田间,在市井逮到他们,就把他们凌迟!
    
        因为,邪教就是人类之癌,文明的对抗者。
    
        清理和消灭它们,就是任何一个正常的统治者,必然要做的事情。
    
        抱着这样的想法,刘彻思虑了片刻后,让人将颜异叫了过来。
    
        “朕准备委派卿,持朕之节,巡查楚国、江都国、会稽郡、长沙国等地区……”刘彻对颜异吩咐道:“卿此行,所过县道,皆召集当地县令、县尉以及三老,明示朕之意:凡方士、术士、巫婆、神棍,需皆于官府报备,得到县令以上许可,经由郡国备案后,方可活动,不然即可视为淫祀,淫祀者,杀无赦!”
    
        “卿下去后,务必将朕的意思,清楚并且明白的告诉地方父老以及士大夫!”
    
        巫蛊或者说迷信这种东西,刘彻很清楚,是无法禁绝的。
    
        别说是他,哪怕是后世的天朝,也禁绝不了。
    
        原因很简单,人,总会去寻求精神寄托。
    
        毕竟,刘彻总不能将整个东南的所有宗教和信仰都连根拔起吧?
    
        那不现实,更不可能。
    
        所以,与其让当地的乱局持续下去,不如将当地的巫婆神棍们收编了。
    
        愿意给刘氏当狗的,就赏他一碗饭吃,准许他在当地搞些传统的仪式啊,收点香火钱,但,决不能再让他们在外面蛊惑和忽悠百姓造反或者信什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邪教的玩意了。
    
        而不愿意当狗的神棍巫婆,自然要全部杀光光!
    
        这样一来,就差不多应该可以解决当地的问题了。
    
        毕竟,这个办法,可是天朝的神器之一。
    
        颜异闻言,立刻就是躬身拜道:“诺!臣谨奉诏!”
    
        他很清楚,这可能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上次,他在茂陵,表现很失败,让很多人失望了。
    
        更使得宫廷里,有人传说着他已经失宠的谣言。
    
        这让颜异非常不安。
    
        他是迄今为止,儒生除叔孙通外,爬的最高的人。
    
        倘若他失败了,那么,整个儒家都要崩盘——因为,他将证明,儒生等于腐儒,等于不能做事这个公式。
    
        是以,此番,他必须全力以赴。
    
        “爱卿准备一下,石渠阁之后,就离京吧!”刘彻却是挥挥手道。
    
        这就是诸子百家并存的好处了。
    
        皇帝并不需要依赖某一个思想流派的学者,选择多的很。
    
        而各学派的士子,则必须彼此竞争。
    
        这就给刘彻创造了非常大的利用空间。
    
        假如不是如此,那么,现在很多政策,恐怕就没有办法推行下去了。
    
        打发走颜异,刘彻忽然想起了张汤。
    
        张汤在南阳,算算时间,已经待了四年了。
    
        是时候将他召回长安述职了。
    
        这既是要听张汤亲自报告南阳当地的重工业基地的进展,同时,也要从张汤口里,听到南阳百姓对此的看法。
    
        这很重要!
    
        甚至可以说关系着未来中国重工业的建设和发展方向。
    
        因为,在中国,想搞工业,最大的问题和阻碍,其实不是士大夫官僚或者思想界与舆论界,而是民间——老百姓们的支持,对工业的发展成败,起决定性作用!
    
        除此之外,还要给张汤进一步布置未来四年的建设任务,同时,还要请张汤举荐继任者。
    
        再过四年,张汤在南阳就已经担任了八年郡守了。
    
        完全有资历出任九卿
    
        这样想着,刘彻就吩咐左右:“拟诏,传召南阳郡郡守汤及郡尉成入京述职!”
    
        “诺!”立刻就有人恭身应命。
    
        将此事做完,刘彻就抬脚前往石渠阁的中心,去那里给太皇太后和太后说话。
    
        不过,刘彻刚走,有关张汤即将回京的消息,就在整个兰台尚书郎之中传扬了起来。
    
        对很多人来说,张汤,都是一个传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