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三十节 调、教儒家(1)
    如今,农民在汉室,虽然过的不是很好。』  ㈧㈠ 』 中文网Ww*W.┡8⒈Zw.COM

    但也绝对不差。

    特别是关中的农民,基本上七成以上的农民和底层百姓,可以保持温饱。

    中产阶级的数量,一年比一年多。

    而且受益于对外战争的红利。

    整个关中和北方的农民家庭,有相当数量,开始突破了阶级的限制,依靠军功,成为一个个军功贵族家庭。

    关东农民,虽然生活不如北方,也没有粮食保护政策。

    但,由于盐铁官营,大量新式农具的运用和大量新技术的推广,也让他们受益不少。

    生活比起从前,应该是相对舒服了一些,宽裕了一些,能多养活一些孩子。

    从元德二年开始,汉室就迎来了一波婴儿潮。

    五年间,根据丞相府和大农衙门的统计,天下人口大致增长了接近三成。

    总增幅预计如今应该过了一千万!(在中国历史,大部分王朝都只统计成年男子,但秦汉不同,秦汉不仅仅统计成年男子,更统计四岁以上的幼童,而在成年人口之中,男女全部统计,因为秦汉承认和认可,女性也可以成为户主,并享有财产继承权,甚至贵族女性还拥有离婚的权力)

    最多十五年后,这些新出生的人口,就将扛起这个国家和民族的脊梁。

    对于跟天朝太祖一样,相信人多就是力量的刘彻,一直就认为,百姓应该多生养多生育孩子。

    一个是对民族犯罪,两个太少,三个继续努力,四个及格,五个不错……

    这也是汉室政权长久以来的认知——一夫狭五口而治百田,这才是理想社会。

    而人口的增长,也意味着,包括河套、安东和三越在内的新疆土,未来绝对不愁没有人口去填充和开以及建设。

    百年后,这些地区,就可能会跟今日的汉家郡县一样,彻底成为中国自古以来就不可分割的土地!

    所以,农民的问题,如今虽然谈不上多好,但也不差。

    可以通过慢慢调整和鼓励百姓使用各种新技术和和工具来改善他们的生活,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和社会地位。

    确保基层和底层的英雄豪杰,一定可以通过自己的奋斗,迁跃到更高的阶层。

    而军队问题,现在也不用太担心。

    汉军的士气和战斗力,都已经达到了一个近乎开国以来的巅峰。

    刘彻只需要担心军队里的将官太过于骄傲和自大,防止出现骄兵必败的现象。

    而这一点,可以通过武苑的培训和教育,来改善军队军官的素养和加强忠诚度。

    但这儒生,却一直就是汉室历代统治者的心病。

    打从刘邦开始,儒生就一直不给刘氏省心。

    当年,鲁儒们举兵反抗汉天子的统治,要给项羽披麻戴孝,就活生生的恶心了刘邦和汉室的开国功臣们一把。

    其后,在吕后时期,儒生们又是上跳下蹿,跳的不亦乐乎。

    吕后不耐烦,一巴掌拍下去,拍死了不少。

    但,这也只是暂时吓住了儒生。

    等到吕后一死,这些家伙就卷土重来。

    诸侯大臣反吕联盟之中,不乏有儒生的影子出没。

    太宗之时的新恒平一案,你觉得只是一个新恒平在跳?

    新恒平背后没有人?

    可能吗?

    你难道觉得,一个方士神棍,能玩的出黄龙改元这样的事情?

    要知道,新恒平,当年玩的可是打着汉室是土德这样的事情。

    更有儒生亲自出来站台。

    譬如鲁儒派……

    什么成纪出黄龙……

    看着就跟儒生一直玩的把戏,一模一样,更与其后历史上董仲舒玩的天人感应一脉相承。

    而此事的详细经过,更是被史官明确记载在皇室档案之中。

    当年,刘彻也曾经亲自派使者,前往北平,跟张苍当面询问过当年事情的始末。

    所以刘彻知道,新恒平,本质上,其实就是儒家的鲁儒和某几个派系推到前台的替死鬼。

    他们假借着宗教和神棍,想要反攻倒算!

    幸亏,他们找的是新恒平那样的二货,不然,还真要被他们搞定!

    要知道,黄龙改元,最终目标就是要将汉室的属性从水德改为土德!

    仅仅是这一个目标,就足以让汉室换皮。

    改换王朝属性,就跟后世的政权变色一样。

    所有的相关法律政策和国策,都会跟着王朝属性变色一样变动。

    而或许也是因为在新恒平之事上吃了亏。

    所以,后来董仲舒干脆自己跳出来,玩天人感应,搞谶讳政治,用春秋决狱。

    这无疑是一个历史的大退步。

    几乎抹杀掉了战国以来,法家和墨家以及黄老派的一切努力和血汗。

    将中国的政治,从人治和法治相混合,一脚踹回了宗周和殷商时期的巫神治世。

    只不过,将鬼神变成了儒家的先贤以及春秋之书而已。

    这太荒唐了!

    所以,刘彻一上台,就明确表示和暗示了对儒家的不满。

    这些年来在皇权的压力下,儒家确实在改良和变革。

    但……

    改良的还不够多!变革的还不够快!

    儒家内部,能够让刘彻欣赏和喜欢的东西也还不够多!

    最重要的是,儒家的那个喜欢高谈阔论,但却不爱实事求是的毛病,依然存在,而且根深蒂固。

    这些年来,儒家的改变,刘彻看的清清楚楚。

    他们只是改变了一些皮毛,在一些方向上进行了调整。

    这有毛用?

    儒家还是那个儒家。

    晏子的评价,在今天依然适用于儒生——夫儒者滑稽而不可轨法;倨傲自顺,不可以为下;崇丧遂哀,破产厚葬,不可以为俗;游说乞贷,不可以为国。

    当然,儒生也并非一无是处,全身都是罪。

    那样的话,刘彻早就命令军队,用暴力抹杀,通过行政和法律,彻底毁灭它了——现在,只要刘彻愿意,分分钟可以让儒家这个学派,跟杨朱学派一样,绝迹世界!

    事实是——儒生还是有用的。

    而且有巨大作用。

    最起码,在教育领域,儒家独步百家,傲视群雄。

    现在中国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知识分子,是儒家培养和挖掘出来的。

    而且,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儒家还是一个巨大的孵化器。

    在历史上,墨家、法家和杂家的诞生,都与儒家有直接关系!

    子夏先生,教育了中国第一批法家。

    荀子教育了中国最后的法家集大成者——韩非子!

    墨翟先生,最初曾经是由一个儒生教育出来的……

    杂家的吕不韦,深受孟子思想影响。

    未来,在儒家身上,可能还会诞生更多不同的思想派系。

    就是今天,思孟学派和重民学派,都隐隐有了些后世米帝的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影子。

    公羊学派,更是诸夏民族主义的温床。

    除此之外,儒生还大都是守序的力量。

    他们虽然缺点无数,毛病不少,但不造反,而且愚忠。

    就这一点,刘彻就没办法没理由去对付他们。

    所以,刘彻才会认为,中国最大的问题之中包括了儒生。

    儒生能够教育好,就足以解决很多问题。

    但想要教育好儒生,谈何容易?

    历史上,曾经做过类似努力的雄主霸王,数都数不清楚。

    但结果,都是相同的。

    等这些雄主霸王一去世,没有了镇压者和鞭策者,儒生立刻就固态萌,而且,变本加厉!

    譬如朱元璋和朱棣一死,儒生们立刻就反攻倒算,在成化年间,几乎摧毁了一切朱元璋和朱棣的政策。

    所以,刘彻干脆就从不考虑,让儒生来秉政这个选择。

    让他一直在野!

    这样的好处,很多很多。

    先,儒生在野的话,那,他们就不会腐朽堕落。

    其次,儒生在野的话,那他们就失去了直接影响和干涉国策民生的机会。

    最多只能嗡嗡嗡的在外面鼓噪!

    再者,在野的儒生,一定会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教育领域。

    你看,现在公羊、谷梁和思孟、重民,不就干的很不错嘛!

    他们的弟子门徒越来越多,中国的知识分子,也就越来越多。

    而这些被儒生教育出来的年轻一代,在投身官场后,就开始被法家、黄老派以及墨家各种挖角和影响了。

    现在,汉家官场上,纯粹的儒生和坚定相信自己学派老师的儒生,几乎不存在了。

    这也很正常!

    就是后世,儒家独霸的时候,那些科举出来的进士和举人,假如想做事,那就肯定不能按照理学来做事。

    肯定要求诸于世俗的方法。

    至于如今,嘿嘿,儒生想做事,他们先面对就是黄老派建立起来的秩序和法律,然后要面对就是法家塑造的汉室官僚集团,最后,他们才能想到自己的老师的教育。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年轻人,自然不是被黄老派拉走,就是转为了法家。

    儒家辛辛苦苦教育出来的大量优秀人才,就这样,给他人做了嫁衣。

    当然了,儒家是不会承认这一点。

    那些被挖角的人,也肯定不会承认这一点。

    除了那些真的看清楚了儒家弊端的人,其余人在表面上,还是尊崇儒家的。

    各种外儒内法,儒皮黄老骨,层出不穷。

    但,仅仅是这样,还不够!

    刘彻自信,他活着,可以镇压住儒家,让儒家老老实实,不敢妄想。

    但他死后呢?

    面对着儒生充斥天下,那些儒家思想充盈朝野的继任者,能否把持得住?

    历史,无数次证明过,思想可以改变世界!

    后世欧米,乃至于天朝,充斥的白左圣母思想,充斥那种种荒诞、背离主体民族,损害主体民族的思想,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本能的厌恶。

    但,他们就是大行其道,裹胁和代表人民,擭取权力,凌驾于人民之上,美其名为:政治正确。

    但实则就是为虎作伥,颠倒黑白。

    就连当政者,都被他们吓得三缄其口。

    号称自由的,让人民闭嘴。

    宣扬****的,却在搞毒菜。

    不同的意见,根本无法包容。

    看着很像是不是?

    看看中国历史上的儒家吧!

    他们就是这样!

    说不与民争利的儒生,恰恰是在做着侵害百姓利益的事情。

    大喊着道德和义理的人,实际上男盗女娼。

    任何的不同意见,都被围攻和掩埋。

    一切企图改变世界和游戏规则的人,都被斥为奸佞。

    我才是道德君子,你们都不是!

    闭嘴!我们在讨论孔孟仁恕之道!

    这正常吗?不正常?为什么没有人指出和改变?因为指出和改变的人都死了!

    留下的不是热衷于此的营营苟且之辈,就是随波逐流之人。

    刘彻知道,他或许无法改变所有人。

    但他至少可以让事情变得更好!

    至少可以让世界更积极,而不是更消极。

    所以,他站了起来,提着天子剑,走下台阶,来到观礼台的平台上,俯视着全场,视线从那一个个的儒家巨头身上扫过。

    这些巨头,每一个都是满腹诗书,饱读经典,博览百经,见惯了风雨和世间变化的名宿。

    像是胡毋生,他除了《诗经》《尚书》《论语》以及本业《春秋公羊传》之外,他兼修了《吕氏春秋》《管子》《韩非子》以及《商君书》。

    他在法家思想方面的造诣,即使是法家巨头张恢,也曾经赞叹过,说他若非是儒生,必可成为法家栋梁!

    而董仲舒也不赖。

    这位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儒家巨头,在儒家典籍之外,博览了法家和黄老派的大部分著作。

    事实上,历史上的天人感应以及大一统思想,在很多方面,都有黄老派和法家的思想在其中。

    又如那位韩诗派的创始人韩婴。

    他是荀子的再传弟子,本人兼修了法家和杂家的许多经典。

    但是……

    这些巨头,这些饱读诗书,思想深度,远远越了世界大部分人的贤达。

    却没有将他们思想的积极一面和正确一面,传给他们的弟子门徒。

    除了那些被视为衣钵传人和精英的弟子外,一般的学生,只能学到他们想要让对方知道的东西。

    而且,大都都是基础的东西。

    除此之外,自然是三代之治巴拉巴拉,圣王巴拉巴拉。

    但问题是——学生不是他们。

    读的书少,知识和阅历不够。

    在这样的情况下,相当于是在接受洗脑。

    洗脑洗的多,就必然出现二货和原教旨主义。

    而原教旨主义,最终会摧毁一切!

    ………………

    下一章,试下防盗,提前预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