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三十二节 影响【求月票】
    刘彻的这些言论,自然不可避免的给许多人造成震撼。
    
        儒家各派,更是如鲠在喉。
    
        人人都知道,刘彻说的是什么?
    
        这是汉天子直接斥责和责备,儒家的许多派系,只务虚不务实的行为。
    
        就差指着鼻子骂:一群2B,劳资忍你们很久了!
    
        在中国,君王的意志,就是天地的意志!
    
        特别是一个强势君王,足以倒转乾坤,颠倒阴阳!
    
        大权在握的皇帝,别说是修改政体,更换游戏规则了。
    
        就是把桌子一掀,重立地水风火,别人也只能干瞪眼!
    
        这种指责和斥责的威力是无穷大的。
    
        因为,当皇帝直接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而下面的人却不按照皇帝的意思去做。
    
        那轻则半身不遂,重则灰飞烟灭。
    
        秦始皇可以坑儒,汉高帝也可以在儒生帽子里撒尿。
    
        甚至,就在四五十年前,汉室还有挟书律!
    
        什么叫挟书律?
    
        这是秦始皇制定的一道法律。
    
        其中,最重要的条文就是:敢有私藏书籍者族!
    
        这就是导致了焚书坑儒的法律。
    
        当然了,其实坑的儒生,总数也就几十个。
    
        坑里面最多的反而是方士术士。
    
        但这并不妨碍儒生们一直大喊着:暴秦啊,太可怕了,我们儒生好委屈啊……
    
        这就跟犹太人大喊着:纳粹坏死了,我们好可怜一样。
    
        但,儒生们总是刻意的忽略或者说忘记了。
    
        汉室政权建立之初,也承袭了挟书律。
    
        敢私藏书籍者,发现了抄家灭族!
    
        而且,重点的打击对象,就是儒家!
    
        这道法律还是到了惠帝登基,才被废除!
    
        许多人,都经历过那样的时代!
    
        尤其是公羊派和谷梁派!
    
        为什么会出现公羊和谷梁之分?
    
        也是挟书律造成的影响,因为,春秋原版被焚毁了,留下的是被人记在脑袋里的春秋。
    
        因为各人的理解以及记忆问题,所以,就出现了公羊和谷梁,这两个南辕北辙的派系。
    
        儒家各派,当然都对挟书律,记忆深刻。
    
        当然,没有人愿意回到那个黑暗的年代!
    
        许多人都害怕,天子被惹恼后,颁布新的挟书律,重点打击和禁绝自己学派的书籍。
    
        别说做不到!
    
        杨朱学派的尸体,就摆在那里!
    
        “真的……只能改变了……”董仲舒和胡毋生相对一眼,终于下定决心。
    
        其实,公羊学派也早就做好了变革的准备。
    
        这些年来,公羊能发展壮大,既是因为董仲舒和胡毋生的能力和威望确实很高,也与公羊更接地气有关。
    
        至少,公羊学派的学生,是非常喜欢,并且热衷于谈论对匈奴问题以及夷狄与诸夏的关系的。
    
        现在,稍微在教科书里加些实际议题,不是不可以。
    
        反倒是谷梁学派,一脸的灰败之色。
    
        很简单,比起公羊,谷梁更加的远离实际。
    
        甚至可以说是超脱实际!
    
        谷梁讲的是礼乐教化和仁德之治,这种宽泛的东西。
    
        想要改变过来,真是难!
    
        但再难也得去做!
    
        不然,天子一怒,流血漂橹。
    
        而荀子学派,却是儒家之中最轻松的。
    
        因为,他们本来就是治世派。
    
        本来就没有那么多毛病。
    
        荀子学派,是儒家内部最喜欢实践和实际动手的学派。
    
        荀子教导的好——道虽弥,不行不至,事虽小,不做不成。
    
        更说过: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怨人者穷,怨天者无志这样的话。
    
        所以荀子学派的人,都是欢喜鼓舞。
    
        更觉得天子的话,真是说的对极了!
    
        假如夸夸其谈就可以成事,那要人做什么?
    
        而儒家内部,受创最重的,无疑就是鲁儒和思孟学派了。
    
        鲁儒好解释。
    
        这个派系就是靠嘴炮崛起,靠嘴炮强盛,最终死于嘴炮。
    
        而思孟学派呢?
    
        这个学派的思想虽然非常积极,但是……
    
        归根结底,却也是嘴炮而已。
    
        你不能因为孟子说:民为贵,君为轻。
    
        或者说过什么天将降大任一类的话,就自动将孟子标为好人。
    
        事实上,可能说出来你不相信。
    
        但理学就是打着孟子的旗号搞出来的。
    
        八股文也与思孟学派有着密切的联系。
    
        甚至于东林党,也是思孟学派的徒子徒孙。
    
        孟子说得好——吾善养浩然正气。
    
        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只要有正气,身禀正义,那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还要去低头做事呢?
    
        修习内德,就可以了嘛!
    
        泥腿子什么的,跟着哥哥一起就安啦!
    
        当然,万一要是出了岔子,搞得国破家亡,那肯定是皇帝的锅!
    
        昏君,早就告诉过你要亲我等贤臣,远小人,就是不听!
    
        看!
    
        灭国了吧!
    
        所以,思孟学派之中,人人都跟霜打的茄子一样,垂头丧气。
    
        没有办法,他们就是一个靠务虚而存在的学派。
    
        不然当年,荀子也不会恨铁不成钢了。
    
        而在儒家之外,黄老派和法家以及墨家,都是搬着板凳看戏。
    
        别看黄老派懒洋洋的,但实则,人家还是一个治世派。
    
        理论虽多,但实际行动也不少。
    
        至少,现在的汉室秩序和法律是他们建立起来的。
    
        如今的大部分的基层组织,也是他们建立起来的。
    
        他们现在是懒,但他们动弹起来时候,效率也是高的惊人!
    
        说出来,你同样可能不信。
    
        当年萧何城长安,只花了三个月……
    
        其效率之高,哪怕放到两千年后,也足以让人惊叹!
    
        而且,还没有劳民伤财,更没有影响农业生产……
    
        他是抽了冬天的农闲时节把长安城建立起来的……
    
        梧候阳去疾,也正是因此,才无可争议的被封为列侯!
    
        直到今天,长安的城墙和城市整体构造,大部分,都依然是当年萧何所建的那个长安城!
    
        巍峨的长安城,就矗立在这里。
    
        所有看到它的人,都为之震撼和倾倒。
    
        但,它却只是一个用了三个月,总共数万民夫和相同数量的军队,就建立起来的城市。
    
        所以,尽管刘彻一直看黄老派就想踹他们一脚。
    
        但却从未去踹过。
    
        这是因为刘彻知道,当他和国家需要的时候,黄老派必然会用一种完全相反的精神面貌出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