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三十八节 敢有再议者族!
    而除法家和黄老派外的其他所有学派,都是废刑派。

    废刑慎杀,这是汉室学派的政治正确,也是自秦亡后,天下呼声最高的声音之一。

    自汉室鼎立至今,数不清的文人名士,都曾经大声疾呼过,要求国家慎用刑罚,慎用死刑。

    在这种思潮的影响下,刘彻的祖父太宗皇帝废黜了肉刑。

    先帝时,进一步明确废除了包括鼻刑在内的多种刑罚。

    将地方官可用的刑罚限制在了鞭笞等少数不会使人失去肢体的刑罚之中。

    这本是一个好事……

    可惜……

    在环境如此复杂的中国,上层以为的好事,经常会导致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在原先,民众犯法,撑死了割鼻子、耳朵或者掉根手指、脚趾。

    这当然是很悲惨的事情。

    但是,肉刑的废除,其实并未改变任何事情。

    反而导致了事情更加恶化。

    既然不能断人肢体,毁人面目。

    而地方官又需要政绩,怎么办?

    鞭笞登上了舞台,一般基层官员刑罚或者折磨犯人,起步价就是五十以上,上不封顶。

    原先,犯人只是毁容或者轻度残疾或者失去某些功能**官。

    但现在,残酷的鞭笞之刑,动辄就会让人半身不遂,彻底失去劳动能力,甚至于当场倒毙!

    地方官们靠着这一手,震慑着整个地方。

    上至士绅,下至******没有人敢轻易挑战地方官的威权。

    自元德二年以来,随着天下读书人渐渐增多,有关限制刑罚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周亚夫的诏书一宣读完毕,董仲舒就立刻站出来,拜道:“回禀陛下,臣仲舒以为,古之圣王治世,刑错不用,以德治世,昔在唐虞,画像而民不犯,成康之际,刑错不用,天下安宁,德及鸟兽,教通四海!”

    儒家,在刑罚和死刑方面,可以说得上是他们为数不多坚持到底,持之以恒的事情了。

    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上,儒家士大夫和官僚,一直主导着少杀慎杀的策略。

    著名的唐太宗释放死刑犯的故事,更是千古传颂,让后人赞叹不已。

    然而……

    刘彻看着董仲舒和那些殷殷期盼的望着自己的儒家士大夫的眼神。

    他在嘴角冷笑了一声:“腐儒!”

    儒家为何支持禁绝刑罚,少杀慎杀?

    这既是因为自孔子开始,他们就提倡仁政与教化。

    几乎每一个儒生,都相信,人类是可以通过教育将一个坏蛋变成好人的。

    即使是主张性本恶的荀子学派,也坚信这一点。

    道德与教化,足以改变一切!

    然而……

    这与白左们的想法,几乎是一样的。

    白左们觉得他们可以通过爱与宽容,感化一切。

    可惜,事实是所有人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白左们的爱和宽容最终不仅仅伤害了他们的同胞,更伤害了他们自身的许多人。

    但白左们依然坚信,依然相信自己的想法。

    甚至于……为了让别人相信自己是正确的,不惜去诬告自己的同胞强X了自己,而不是将事实说出来。

    儒家也是如此。

    他们一直坚持着少杀慎杀的法律政策。

    结果就是……

    刘彻记得,他曾经在电视上看过一个可怜的父亲的采访——人们都在关注和保护嫌疑人的人权和权益,谁来为我那可怜的女儿伸张正义?

    死刑和刑罚,在刘彻看来,它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震慑,为了让人在犯罪后得到应有的惩罚。

    你犯罪杀人,那就杀人偿命。

    那犯罪诈骗,那就去劳动改造!

    犯法者必须得到对等的惩罚。

    假如不能,那么,肯定会导致罪犯犯罪的成本下降,最终发生可怕的灾难。

    不用看别人,就看看后世某国,最初,贪污五千块就要掉脑袋,于是吏治清廉,没有人敢贪污犯罪。

    可是,到了后来,贪污五亿、五十亿,都只是蹲监狱而已,而且,还有机会出来……

    结果是什么?

    所有人都看到了!

    贪污之风,蔚然成风。

    对刘彻来说,这是极大的警告。

    仅仅是从这个方面考虑,刘彻也绝不会同意儒家的那套理论。

    法律和刑罚,就是为了维护秩序而存在的。

    破坏秩序者,必须得到应有的对等惩罚。

    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

    这是汉律永远不会妥协和变色的原则。

    是汉室的第一宪法修正案!

    更何况……

    儒家可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啊!

    他们的主张背后,受益最大的会是那个群体?

    泥腿子庶民和自耕农吗?

    开什么玩笑?!

    假如法律变得温柔起来,犯罪成本下降,谁会是最肆无忌惮的那个人?

    老百姓?中产阶级?

    你确定这不是在开玩笑?

    事实证明,最终受益的必然是大地主大贵族和大商人!

    假如汉室一年的死刑犯只有几十个或者一个都没有,那么,地方豪强,就再也没有什么需要害怕的东西了。

    悬在他们头上的达克莫里斯之剑将消失无踪。

    长久以来,震慑着列侯勋贵的紧箍咒也会消失无踪。

    这些家伙在有着严刑酷法和犯法必纠的汉律时,尚且都可以冒着掉脑袋的风险,悍然铤而走险,剥削和压迫、鱼肉百姓,欺凌乡邻。

    没有了这一切后,他们难道会收心养性不成?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旁的不说,刘彻即位以来,他亲手勾绝的那一千三百二十五名死刑犯以及地方官得到授权后斩杀的上千罪犯,就是最佳证据。

    要知道,这些人里,甚至有着列侯杀人案和列侯欺行霸市的例子!

    所以,刘彻站起来,说道:“朕皇祖高皇帝与关中约法三章,永为汉之准绳,从今往后,再敢有议此者族!”

    这是刘彻为了彻底断绝今后可能出现的废死声音和薄刑声音。

    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准许,汉室重蹈元成的覆辙,成为大地主大贵族的游乐场。

    而刘彻这杀气腾腾的表态,几乎吓坏了儒家上下。

    董仲舒甚至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了。

    族!

    汉律之中最高等级的刑罚!

    直接清扫某个特定对象的三代成员,从上到下,除了怀孕妇女和未满八岁的孩子外,其他人统统都是死!

    即使是留下来的,也将被打入司空城旦的序列,永世不得翻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