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四十一节 入吾瓮中(1)
    制礼这种事情,自然,儒家是最积极的。

    当下,楚诗派的巨头,现在儒家的精神领袖鲁申公就出列拜道:“老臣窃闻:有虞氏皇而祭,深衣而养老;夏后氏收而祭,燕衣而养老;殷商鼎而祭,缟衣而养老;周人冕而祭,玄衣而养老。今陛下欲尊养老,制其礼仪,不可不察也!”

    这话倒是说的中规中矩。

    既然是建立礼仪,当然要有相应的衣服制度和福利制度。

    考虑到如今天下两千的受杖人和上千的三老,基本上全是退休致仕的高级官员和高级军官。

    所以实际上,这养老礼也属于一种中国式的退休机制。

    不然,官员致仕退休,却不能再享有权力和待遇。这放在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国家,都是药丸啊!

    所以,刘彻笑着点头说道:“申公所言甚是,其令有司依申公之议,制汉之养老服章!”

    太常窦彭祖立刻就出列受命:“臣谨奉诏!”

    这衣服的事情,就这么决定了。

    其实,用什么颜色的衣服来作为国家赏赐和配备给地方三老以及受杖人,也是已经呼之欲出了——除了象征汉室的绛服外,还能是什么?

    而申公旗开得胜,大大鼓舞了包括儒家在内的诸子百家的斗志。

    在申公之后,韩婴也立刻出列,拜道:“老臣窃闻之:古者王者养老,皆尊事三老,兄事五更,今汉室有三老而独无五更,臣愚以为大不妥也!”

    三老与五更,曾经在遥远的古代,共同活跃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

    三老,指的是地方上德高望重的名望之士,五更则是退休致仕的高级官员。

    显然,三老的地位是高于五更的。

    所以在汉室,这两者合一,共同组成了三老。

    如今,韩婴却要将这两者再次分开。

    这让刘彻心里面非常开心。

    事实上,他提出养老礼,并且拿到这石渠阁上,就是想让儒家帮他把这个话说出来!

    汉室的三老,威权太大了!

    某些名望高的三老,甚至在地方上,地位是高于郡守和郡尉的。

    郡守与郡尉在他们面前,就跟三岁小孩子一样,只能乖乖低头挨训!

    甚至,即使刘彻这个皇帝,在他们面前,也得做个样子。

    在过去数十年,三老群体,帮助刘氏,稳固了统治根基,加强了对地方的控制,但在现在,却已经有些显得不合时宜,甚至开始出现弊端了。

    毋庸置疑,两晋南北朝的门阀政治的萌芽,就是在汉三老群体之中迸发出来的。

    你完全可以想象一下,一个退休致仕的两千石甚至是九卿,在回到家乡后,所能拥有的莫大权柄。

    他们上可以跟皇帝通信,不爽了就告御状。

    下可以让方圆百里的百姓全部服从和崇拜——家乡出了个九卿,这是莫大的荣誉!特别是年轻人,肯定极为崇拜对方。

    现在,汉室的陵寝制度依然存在,而且因为汉室立国至今也不过五十几年,这弊端还看不到。

    但再过二十年,三十年,就肯定能看到了。

    虽然说,如今随着技术和社会发展,门阀制度,在理论上,已经被消灭在萌芽之中——原因很简单,知识和权力,不再是被某一小撮人所把持,只要你愿意,并且有能力,那就不需要其他人的提携和栽培,通过自己的努力,就可以成为学霸,走上人生巅峰。

    但,地方抱团现象也肯定会非常明显。

    刘彻可不希望在未来看到,自己的国家,被一个个特殊利益集团所把持。

    要避免这一点,就得对三老制度下手。

    但皇帝是不可能对三老制度下手的。

    因为,汉室的最高国策,就是以孝治天下。孝是高于德和忠以及义的最高道德标准。汉人认为,一个人倘若连孝道都做不到,那也就不要指望他能做好其他事情了。

    推崇孝道,就肯定要崇老,尊老。

    而崇老尊老的天子不可能对三老制度下手。

    这成了一个死结。

    直到某天,刘彻从故纸堆里翻出了五更制度,顿时惊为天人,心动不已。

    五更虽然依然特权阶级,但待遇比之三老,自然是下降了一个等级了。

    天子尊事三老,兄事五更,这一句话,就足以地方上的那些退休官员们的权力,缺失一个最重要的拼盘。

    也意味着他们,几乎不可能再举着几杖,跑到县令甚至郡守的官衙里,去找县令和郡守要一个说法了。

    所以,刘彻一直就在蠢蠢欲动的想要找个机会,将五更制度复活。

    但,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到任何一个可以在朝堂上光明正大的说出这个话的借口。

    因为,刘彻很清楚,将三老划分为三老与五更。

    这其实就是在砍福利。

    砍福利是最容易得罪人的事情。

    作为一个明智的皇帝,他当然不会将下面人的怨恨和怨怼,揽到自己身上来了!

    一个好皇帝,永不背锅!

    于是这事情就尴尬了。

    直到石渠阁之会的构想开始萌芽,他才发现,这石渠阁是最好的机会。

    因为崇古的儒家肯定会想捡起三老五更制度。

    这是儒家的天性!

    就跟萝莉控看到loli,一定会情不自禁的做出一些猥琐的怪蜀黍举动一样,不可能避免的事情。

    而事实也证明了刘彻的选择!

    韩婴果然跳出来,提出了五更制度。

    太完美了!

    刘彻几乎就是迫不及待的说道:“明尊三老、五更,圣王之道,朕岂敢不从?其令有司从韩子之议,定三老五更之制!”

    他更是进一步的指出这个事情的迫切性:“《易》陈负乘,《诗》刺彼己,永念惭咎,无忘厥心!有司当明朕崇老、尊老之心!”

    这就是要将这个事情作为重点工作来推进了。

    顿时,太常窦彭祖就跟吃苍蝇一样难受,苦着脸,无可奈何的出列拜道:“臣敢不奉诏?”

    但他的心里,却都快哭出来了。

    将退休致仕的贵族官员从三老群体剥离出来。

    这肯定是得罪人的事情。

    虽然从理论上来说,三老与五更之间的待遇是相同的。

    但在实际上,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三老,天子要尊事,甚至要当父亲看!

    而五更,只是一个年长的哥哥而已。

    仅仅是这个差别,就已经是鸿沟!

    更何况,三老的特权比五更的特权,实际上更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