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四十三节 军臣的想法
    当石渠阁之会开的热闹喧哗时,龙城大会,也渐入**了。

    “大单于!去年的高阙之败,我们必须要有一个解释!”匈奴帝国在幕南地区的二号人物,身为右谷蠡王的亦石,带着一帮子深感不安和威胁幕南贵族集体发难!

    亦石拿着一柄青铜小刀,将之刺破自己的脸颊,让鲜血混合着眼泪一起流下来,感人至深的道:“高阙!冒顿单于盟会的地方,阴山,是单于的苑囿!更是我大匈奴的母亲山!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很多大匈奴贵族,都是出生在那里,成长在那里!但现在,这些地方都被汉朝人占领了!”

    亦石的话,在整个匈奴贵族圈里,都引发了共鸣。

    对匈奴来说,阴山,确实是他们感情和精神上难以割舍的一个地方。

    是他们出生的地方,也是他们成长的地方。

    资源丰富的阴山山脉之中的树木和野兽,甚至还是匈奴帝国最重要的箭矢原料来源和练兵场所。

    但,现在,这一切都已经远离了匈奴。

    阴山,这个曾经庇佑和保护了无数匈奴人的母亲山,已经彻底为汉朝人所控制。

    阴山方圆百里的广袤草原,没有任何人敢于接近。

    即使是那些被派去侦查和试探汉朝人的斥候,每次看到巍峨的阴山,都会泪流满面。

    对于大多数匈奴贵族而言,失去了阴山,几乎等同于失去了家乡——虽然可能匈奴人并没有家乡这个概念。

    但,眷念,却是人类共有的情感。

    所以,很多匈奴贵族都立刻被激发起同感。

    即使是一些军臣的心腹,也在内心深处深感挫败和痛苦。

    甚至还有人当场放声痛哭。

    至于那些原本传统牧场在河间地的部族贵族,则都一个个面露绝望。

    没有了牧场的部族,下场是可悲的。

    大多数部族都可能无法撑过今年冬天了。

    而最让军臣不安的是——那些曾经一直对他忠心耿耿的王庭贵族,此时,居然也在脸上表露出了悲伤。

    草原民族可不懂什么隐藏情绪。

    一般都是有话直说,想做就做。

    而这些王庭贵族,则更加直接。

    在过去所有的王庭政变之中,有超过七成,是王庭内部自己的贵族觉得单于不合格或者单于侮辱了自己而发动的。

    虽然自冒顿单于以来,没有任何一个政变成功的例子——所有叛乱都被扑灭了。

    但匈奴人绝对不会忘记,冒顿单于是怎样上位的!

    所以,军臣此刻已经架到火上了。

    他自己也很明白,假如他不能给一个交代。

    那么,在可见的未来,王庭内外不满他的人,肯定要给他一个交代!

    假如有人用非常激进的语言和行动,拉拢了人,那你怎么办?

    或许在中国,会有多种应变方式。

    但在草原上,自古以来,只有一个办法——比他更激进!

    所以,望着亦石,军臣毫不犹豫的站起身来,对着所有的贵族,当着匈奴大部分部族首领的面,亲手拿到割破自己的脸颊,而且是两侧的脸颊!

    鲜血顺着伤口流出来,军臣举起自己的刀,大喊道:“对祖先和神明发誓:本单于一定会让汉朝人付出代价!”

    这是匈奴人最庄重的诺言,也是最直接的誓言!

    特别是对于单于而言,割破自己的脸颊,让鲜血流下来的事情不多。

    除了父母的之死外,很少会有匈奴单于选择这样的方式。

    但一旦这样做了,他就必须立刻迅速的对自己的誓言做出回应!

    当年,面对东胡人的嚣张和勒索,冒顿单于就是这样,当众割破的脸颊,立誓说:地者,国之本也,奈何与之?我与东胡,不死不休!

    于是,匈奴骑兵嗷嗷叫着,跟着冒顿,踏平了远比匈奴强大数倍之多的东胡,建立了匈奴帝国的霸权!

    而此刻,当军臣做出了这样的举动后,诸部族和王庭的贵族,自然没有话说了。

    就连亦石,也不得不跪下来说道:“单于圣明,单于万岁!”

    但军臣的脸色却是紫青紫青的。

    他很清楚,他这个誓言之后,自己就必须尽快发动对汉朝的进攻!

    而且,必须是大规模的进攻!

    不然,王庭的贵族们一旦不耐烦了,说不准那一天就要发动叛乱!

    而一旦叛乱开始,就将永无休止,直到他死掉,或者杀光所有不服者!

    想到这里,军臣就哼了一声,望着亦石,咬牙切齿。

    汉朝人,根本不好对付!

    甚至可以说是非常难对付!

    去年的高阙战役和河阴战役的结果,无比明白的证明了汉朝正规军的可怕和强大!

    所以,军臣知道阴山和雁门关还有云中郡这些曾经匈奴骑兵入侵的热门地区,现在匈奴人去是送死!

    而右贤王且之那个混蛋带着呼揭精锐,裹胁数万牧民,东侵安东,更是被汉朝一群民兵打成了猪头,更证明了安东也不好惹!

    而且,打击安东根本不会刺痛汉朝!

    而匈奴假如大规模出击,就必须打击到一个汉朝会痛的地方,让汉朝人正视匈奴!

    那应该打击哪里呢?

    一个地名,忽然出现在了军臣眼中——燕国!

    从草原的东方边境,通过辽阔的大草原,匈奴人可以无声无息的在靠近右北平以及渔阳的长城外围集结起重兵。

    而汉朝人很可能无法发觉。

    最最重要的是,在燕长城身后不远,就是汉朝燕国的都城——蓟城。

    那里住着汉朝的燕王!

    虽然与汉朝皇帝不是什么直系亲戚,但到底也姓刘。

    若能攻破蓟城,抓到一个汉朝诸侯王回来,对于提振匈奴士气,有着莫大帮助。

    而且,甚至不需要攻陷蓟城,哪怕只是打下右北平和渔阳任意一个郡城,都可以深深震动汉朝,让汉朝人恐惧和害怕。

    从而迫使汉朝人不得不与匈奴和谈!

    对军臣来说,更美妙的事情是——右北平与渔阳,没有汉朝的主力军团,更加没有可怕的胸甲骑兵。

    而且因为最近十年,匈奴都没有从哪里入侵,所以,当地的防备和警惕性非常低。

    这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入侵地点。

    但,由于马邑之战与高阙之战的缘故。

    军臣不敢再像以前一样,随意决定攻击了——万一汉朝人再次调动军队,布置一个包围圈。

    那匈奴帝国就真的要完蛋了!

    所以,这次,军臣决定,派人去刺探和侦查当地的情报!

    先摸清楚对方的底细,甚至收买一些汉朝的贵族和官员,作为内应,等准备充分再挥师而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