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四十七节 布置 【第三更】
    元德六年夏五月,甘泉宫,刘彻泡在温暖舒适的温泉里,几乎飘飘欲仙。

    石渠阁之会,已经结束将近十天。

    在过去十天的时间中,石渠阁之会的影响,在整个关中发酵。

    根据石渠阁会议精神,刘彻指示少府、大农和御史大夫,开始制定了三老五更的划分制度。

    当然了,刘彻也不傻。

    他命令有关部门,对以前已经授予三老荣誉的人,既往不咎,不要去触动。

    只从今年开始,对三老和五更进行细分。

    换言之,就是承认既往的政策,只对今后出现的三老五更进行划分。

    这无疑是一个很聪明的决定,减少了许多的问题,更让儒家得以完美背锅。

    每每想到此事,刘彻都非常得意。

    至于那石渠阁的最后一个议题,自然必然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议题。

    这也是制度设计的妙处。

    正想着这些事情,忽然,汲黯快步走到刘彻身边,报告道:“陛下,代国急报:有秦朝遗民,不远万里,来归中国,请陛下明示……”

    刘彻闻言,一开始还没弄明白。

    直到汲黯将一份代国报告的奏疏,呈递给他,看完了之后,刘彻才算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是西汉版的土尔扈特部归义事件啊……”刘彻立刻就站起身来,披上浴巾,下达第一个命令:“立刻传朕命令:以大鸿胪公孙昆邪为朕特使,持节以慰归义之手足!”

    “命大鸿胪带朕一句话去给诸归义之义民: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诺!”汲黯立刻领命,然后他身边的一个尚书郎即刻就恭身一拜,领命前去长安城颁布命令。

    刘彻则披着浴巾,走上岸,将那个代国的奏疏拿到手里,问着汲黯:“秦朝遗民,既万里来归,绣衣卫及大鸿胪的细作,何以丝毫不报?”

    这是一个很大疑点。

    今时今日,汉室对匈奴内部的渗透,虽然不敢说是无孔不入,但这样的大事,怎么可能事先听不到风声?

    汲黯答道:“绣衣卫与大鸿胪,皆在检讨此事,绣衣卫左都尉尹齐已经在调查了……”

    刘彻闻言点点头,这个事情上面,绣衣卫的情报系统,确实有问题。

    但,更大的问题,却是……

    “且渠且雕难……想不到,你居然胆敢背朕……”刘彻鼻孔里哼了两声。

    绣衣卫的细作和情报网没有得到有关这事情的情报,还情有可原。

    毕竟,高阙之战后,草原的形势发生了剧烈变化。

    其实不止此事汉室没有得到及时的情报,其他事情上面,情报的回馈速度也慢了许多。

    毕竟,草原形势的变化,让许多被收买的匈奴贵族,难以与汉室的情报人员接头,而且,在高阙城下,还有大批大批的本来潜伏在匈奴的汉室情报人员和亲汉部族,直接倒戈投降。

    这些都削弱了绣衣卫和大鸿胪的情报侦测能力。

    但且渠且雕难,绝对不在此列。

    但这货,却没有报告半分有关此事的情报……

    高阙之战后,他甚至没有再报告任何有价值的情报了。

    这个家伙想干嘛?

    刘彻不想去管!

    但他既然想背叛,那就要付出代价!

    不过,他现在暂时还有用,留着他比毁了他,对汉室更好!

    所以,刘彻也就是在心里面将这个事情记下来。

    有史以来,还没有任何一个登上刘氏天子小本本上的人,能够逃脱报复!

    “说一下,这前朝义民是如何冲破万里险阻,成功归来的吧?”刘彻拿着奏疏问道。

    这也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的地方。

    按照代国奏疏的报告,这支秦朝遗民是从幕北地区出发,穿越瀚海,躲过和冲破了无数个匈奴人的追尾和堵截,回归长城的。

    出发时,他们有人口将近五千。

    其中三千人是成年人。

    而回归长城后,总数只有两千余不到三千。

    确实是损失惨重!

    但作为皇帝,刘彻都留了一个心眼。

    因为他知道,从幕北出发,穿越浩瀚的瀚海,到长城脚下,总距离可能超过了七千里,甚至更远。

    这么长的长途跋涉,哪怕只是正常迁徙,也是一场艰难远征。

    更何况,对方是顶着匈奴人的围追堵截,在万里草原上,一路向南,抵达的长城的。

    这几乎是奇迹般的伟业!

    而刘彻素来对奇迹很怀疑。

    他有些担心,这是不是匈奴人玩的花样。

    好在汲黯及时解答了他的疑惑:“回禀陛下,据说这些秦朝遗民,在迁徙路上,曾经得到了小月氏以及羌人的帮助,还有百余位小月氏的骑兵,一路为他们做向导,引导他们回归长城……”

    这就合理了。

    这个世界上,若是什么人比汉朝还恨匈奴。

    那么,除了小月氏与羌人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

    小月氏,就是当年月氏西迁后,残留在河西走廊上不肯屈服匈奴的月氏遗民。

    以刘彻所知,匈奴人就像猫抓老鼠一样,留着这些自己的死敌,让他们来磨砺自己的年轻人的爪牙。

    数十年来,小月氏的遗民,只能躲藏在河西的崇山之中,苟且度日。

    而在历史上,匈奴人为了他们的这个傲慢自大的决定,最终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当卫青霍去病出塞,小月氏人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纷纷归附,甘为汉室走狗。

    特别是在霍去病军队里,超过两成的胡骑,是小月氏人。

    这些人熟悉塞外地理,尤其是河西的地理地貌。

    他们引导着霍去病一路摧枯拉朽般的进军,最终封狼居胥山,达成了一个汉室将军的最高成就。

    至于那羌人,在东汉是东汉政府的烦恼。

    但在如今,他们是匈奴人最大的烦恼。

    羌人,顾名思义,就是放羊的部族。

    他们是多种民族混合的群体,其中就包括了东胡、月氏甚至是匈奴自己逃难的牧奴。

    他们世代在河西走廊的群山之中牧羊维生。

    而匈奴人,则觉得这些羌人是偷他们的牧场和牲畜的小偷,世代都予以严厉打击。

    发现了就要扑杀。

    因而羌人也就与匈奴不共戴天。

    在过去数十年中,羌人部族一直保护和庇护着小月氏的部族。

    甚至有时候,羌人会与小月氏一样,忽然从群山中冲出来,袭击那些没有保护的匈奴部族,抢夺牲畜、妇女。

    匈奴与羌人、月氏,一直就是死敌。

    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是以,羌人和小月氏会帮助秦朝遗民回归,这不是问题。

    但,本着小心谨慎的态度,刘彻还决定去摸摸底。

    他拍拍手掌,叫来一个宦官,嘱咐他道:“你立刻出宫,乔装打扮,去参合给朕看看,这些秦朝遗民,是否是真秦朝遗民?”

    若是真的,那就太好了!

    这不仅仅可以让刘彻的诸夏保护者的身份进一步坐实——看看,连万里之远的前朝遗民,都因为朕而归来,朕不是诸夏与中国的保护者,谁是?

    更会成为刘彻在位期间的一个重要政绩。

    甚至传颂千古!

    靠着此事,刘彻可以好好刷一波声望了!

    但,就怕这事情是假的。

    而汉室却到处宣扬,最终被人揭破这皇帝的新衣,到时候可就太尴尬了!

    而这样的事情,是有前例的。

    刘彻的祖父,太宗孝文皇帝晚年就在新恒平之事晚节不保,一世英名留下了偌大的污点。

    尽管刘彻的老爹和刘彻这些年一直在给他擦屁股,给他洗白。

    但事实就是事实,洗白?是洗不白的!

    只能避而不谈这个事情,淡化它的影响。

    但在民间,有关这事情的八卦传闻,都快可以编成一本厚厚的书了!

    刘彻可不希望自己也变成一个这样的悲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