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五十一节 策划战争(1)
    勋贵子弟,自然也分三六九等。

    在一个大家族内部,一个精英子弟的地位,肯定远远高于那些草包。

    若遇上一个知道分寸的家主,那么,恐怕一百个草包,也不如一个精英。

    特别是在今天,刘彻通过种种手段,清理了大量旧贵族的今天。

    还能够活着,并且依然活跃在政坛上,拥有力量和话语权的贵族们,自然都是强者。

    即使不是强者,起码也是识时务的俊杰。

    所以,汉室的贵族质量,在现在,可以称得上是是几乎媲美汉初了。

    而汉初是什么情况?

    高帝所封之功臣列侯,哪一个不是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人杰?

    而这些人杰教育出来的第二代,蠢货虽然不少,但人才也同样不少!

    譬如,现在在这个大殿之中,就有着大半是贵二代。

    譬如丞相周亚夫,少府卿刘舍、太常窦彭祖等等。

    更何况,如今的情况,也跟汉初不大一样了。

    列侯,已经不再是贵族勋臣以及官僚们期望的顶点。

    他们还有着继续进步的空间和努力的方向。

    为了能让自己能在未来,在西域或者身毒之土,开国家建社稷,而且是选个好地方开国家建社稷。

    这就要求他们不仅仅要跟皇室搞好关系,更要有足够拿得出手的政绩或者军功。

    而现在,考举制度的加分和优待,却在阻扰着这些勋贵和大臣的子侄中佼佼者的前途,还让他们的名声有污点。

    这怎么能忍?

    事实上,这一两年来,已经有不止一个列侯或者大臣,私底下对刘彻说过要废黜考举制度中的加分项和优待了。

    而如今,当刘舍讲出自己子侄遭遇的窘境,立刻就引发了更多人的共鸣。

    九卿之中,就有数人在窃窃私语。

    而与会的列侯们,则几乎都纷纷点头。

    错非是列侯勋贵们,一直都是将自己家里的嫡子以及真正有前途的精英往军队里面塞,而基本不考虑考举,恐怕此时,许多人都要跳起来了。

    即使如此,对于此事造成的影响,也确实伤害了许多人的利益。

    更何况,天子的态度就摆在哪里。

    即使是从拍马屁的角度来说,众人也没有什么其他选择,纷纷拜道:“陛下圣明,臣等蒙圣训,浆糊灌顶,谨奉诏!”

    刘彻满意的点点头:“尚书令制诏,然后公之于露布,向天下明示朕与朝堂诸公之心!”

    “诺!”汲黯自然立刻点头。

    将此事搞定,刘彻就对群臣们道:“除丞相、执金吾以及少府卿还有诸将军外,其余诸卿请回罢……”

    顿时,就有大半大臣,纷纷恭身拜道:“臣等告退……”

    等这些人走完,刘彻就对剩余的大臣们说道:“朕特意留诸卿下来,是要与卿等再谈一谈这征伐之事……”

    刘彻转头,看向少府卿刘舍,道:“少府,将高阙之战的开支,对朕说一说……”

    刘彻闻言,连忙拜道:“诺!”

    然后他道:“回禀陛下,自大军出塞,及至车骑将军兵至榆林塞,复我旧土,内库共出钱二十万万以资军用,其中自盐铁税款出钱八万万,自口赋出钱三万万,自上林苑出禁钱一万万有奇……”

    听着刘舍的话,将军们也都纷纷点头。

    这大军开动,自然是花钱如流水。

    但不过三个月的战争,却花掉了内库钱二十万万,这还是有些出乎大家的意料——毕竟,去年汉室的田税和口赋加起来也不过四十万万左右的规模。

    这一下子就花掉了一半岁入。

    这实在是有些让人瞠目结舌。

    此时,将军们才知道,那盐铁官营制度和主爵都尉衙门收税的行为,对他们的帮助有多大!

    若没有这些收入,恐怕高阙之战打到一半,军中就要难以为继了。

    这也是刘彻的目的。

    让将军们尤其是新兴军功贵族们知道国家经济来源,这样,他们才会支持盐铁官营以及主爵都尉不断扩大的权柄。

    “自大军得胜归来,封赏及抚恤,又出钱十万万有奇……更造金币凡两百万枚,以赏大军……”刘舍接着报告道:“迄今为止,少府已奉诏出钱计三十万万有奇,又出内库黄金数万金,以铸金币……”

    即使是刘彻听到这里,也不禁摸了摸额头。

    这一场战争打下来,仅仅是支出的军费,就像一座大山一般压得刘彻几乎喘不过气来。

    好在,其实很多支出,都是将兵器和甲胄以及各种粮草,都折算成钱的。

    不然,即使刘彻能找到这么多钱,恐怕也没那个本事将它们送到军队中。

    毕竟,一枚五铢钱看似轻薄,但一万万枚五铢钱,堆起来就已经足以淹没这宣室殿……

    更何况,数以十万万计的五铢钱?

    而除了这些折算的资源,封赏的时候,牲畜、土地和农具以及各种器械,也是算钱的。

    通过这种手段,刘彻勉勉强强,实现了汉室财政健康。

    还促进了经济和工业发展。

    旁的不说,单单是赏赐给有功将士们的农具。

    譬如说曲辕犁、水车、锄头等器物,就极大的促进了中国的工业和商业的发展。这半年来,天下商人,几乎是赚钱赚到手抽筋。

    来自国家的订单,几乎淹没了整个天下的商人和工坊。

    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促进消化和扩大内需吧,更是一种将整个国家绑上战争机器的手段。

    以至于如今,不仅仅军队好战,就连地方上的地主、商人和城市里市民,听到打仗就跟打鸡血一样亢奋。

    这战争,甚至都快要发展成汉室的一条生态链了。

    未来,甚至可能催生出一个类似米帝的军工复合体这样的怪物!

    而且,这样做不仅仅军队没有意见,军人的家庭没有意见,毕竟,赏赐的农具和各种器械,都是质量非常好,十分实用而且价格相对低廉的产品——汉室的国家采购,一直用着物勒工名的制度,工坊主和商人们也不敢冒着掉脑袋的危险提供粗制滥造的产品。

    更重要的是促进了消费,繁荣了商品经济。

    毕竟,若是发钱下去,估计很多人都会选择将钱藏起来——这在马邑之战时,已经得到了教训——当时,很多士兵的家庭,拿了赏钱,不是拿来买地,就是挖个地窖藏起来。

    真是让刘彻伤透了心!

    正是因为吸取了当初的教训,这一次,刘彻将大部分的赏赐全都换成了实物。

    这下子,百姓总不能再把农具和其他工具也给藏起来不用吧?

    至于那些赏赐下去的牲畜,其实真算起来的话,国家是赚了的。

    因为,这些牲畜都是缴获自马邑的牲畜所产的幼崽。

    刘彻和汉室只是养了两年,然后就将它们以市场价折算给了士兵。

    若在平时,一次出售十几万头牲畜的行为,且不说能不能卖掉,就是能够卖掉,恐怕也要在价格上吃亏不少。

    但现在,却是轻轻松松的将之变现了。

    至少,在纸面上是这么一回事。

    真的算起来,其实,整个高阙之战前后的开支,除了军费和军饷外,汉家并没有支出太多金钱。

    这也是为何,如今汉家的金融秩序依然稳定的缘故——不然一下子抽走三十万万的流通货币,而且全是五铢钱,市面上立刻就要发生钱荒!

    当然,这些事情,将军们并不需要知道。

    将军们也并不想知道。

    他们只想知道——下一次战争何时开始?

    自从高阙之战后,人们就已经翘首以盼了。

    不仅仅是将军列侯,这一次,地主、商人、农民甚至是市民,都在盼望着。

    可没有人希望高阙之战制造的繁荣市场因为和平而消散。

    事实证明,战争若是能够获利,绝对会让人上瘾。

    上一个上瘾的人叫秦。

    现在轮到汉室患上重度战争饥渴症了。

    刘彻看着自己的将军们期盼的眼神,他满意的点点头,这正是他所需要的。

    自元德以来,尤其是马邑之战后,因为对外战争不断胜利,战争红利惠及天下,社会矛盾都大大减轻了!

    至少,在北方,本来应该极为尖锐的土地兼并狂潮,一夜之间,戛然而止。

    地主们不仅仅不再专注于兼并土地了,而且一下子还变成了乡贤,真正的乡贤——佃户生病,还会派人送草药,给与休假的那种。

    这当然不是因为地主们良心发现了。

    而是因为地主们需要自己的佃户和乡邻为他卖命。

    就像吴起当年要给自己的士兵吸浓一样。

    当然,这也有着因为安东大开发导致的人口迁徙和逃亡,迫使地主和豪强们不得不改变策略——不改变策略,佃户就要跑光了!

    但,刘彻知道,至少在今年之内,不宜再掀起大规模的战争了。

    因为,高阙之战,几乎打光了整个代上和雁门关以及云中郡多年积蓄的粮草。

    更使得当地百姓疲惫不堪。

    再来一次高阙那样规模的战争,可能会影响当地的民生。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汉室就要停手。

    不能大打,至少也要小打!

    在刘舍发言之后,刘彻就拍拍手,让汲黯带着尚书郎们,将一副巨大的地图,抬到殿中。

    众将一看地图,就立刻认出了这是刚刚收复的高阙-阴山,俗称的河间地。

    “蒙王即将就藩高阙……”刘彻看着将军们说道:“为了给蒙王就藩以及河间地开发、建设营造良好环境,朕决意发动龙城战役!”

    高阙之战后,不仅仅刘彻明白,匈奴人同样也明白。

    汉匈的和平时代,彻底终结了。

    别看现在匈奴人派来使团,企图乞和。

    但事实上,别说刘彻不信匈奴人的诚意——哪怕匈奴人真的有诚意,刘彻也觉得他们不会在这个时候求和。

    这就好比后世天朝要是干趴了米帝的第七舰队。

    你觉得米帝会与天朝罢战吗?

    那是不可能的!

    出于一个霸主的心境和维护自身霸权的需要。

    第五舰队,第三舰队,恐怕立刻就会出港,十二个航母战斗群都会蜂拥而来。

    同样的道理,刘彻判断,匈奴人估计已经在策划一场针对汉室漫长边境的骚扰和破袭以及入侵战争。

    就跟历史上,匈奴人做的那样。

    在漠北决战前,匈奴人在卫霍手下每吃一次亏,就必定遣骑兵报复一次。

    整条长城防线都一度烽火四起。

    为了保卫桑梓,为了保护长城沿线的居民。

    刘彻只能选择,在境外开战,将匈奴主力吸引到草原上,从而保护那些长城边境上的百姓。

    更是为了彻底消化和稳固河套地区!

    毕竟,河套地区的开发,哪怕以理想的速度估算,也需要数年才能彻底完成消化。

    在这期间,若是匈奴人隔三差五过来打个秋风,刘彻感觉,这河套地区恐怕会从膏腴之地,变成汉室的失血地区。

    为了防止出现这种情况,刘彻和汉室唯一的选择,就是打出去!

    而且,必须打击匈奴必救之地。

    而在目前,再也没有比龙城更适合的地方了!

    而将军们一听龙城之战四个字,立刻就打起了精神,一个个都亢奋无比。

    龙城,那可是匈奴的祖宗陵寝之地,是匈奴仅此于碲林大会所在的地区和单于庭驻谒之所的关键要害。

    只要拿下龙城,哪怕没有半分战功,也足以名留青史,永垂后世!

    只是……

    众人都看着地图,有些挠头搔耳。

    实在是龙城对于汉室,太过于神秘了!

    曾经,汉室甚至都不知道龙城的准确方位——匈奴人一直将自己的这个要害藏的很好很隐秘。

    即使是在今天,得到了且之的投降和大量匈奴降臣后,汉室也仅仅是初步确定了龙城的大致方位——大概在阴山以南的千里范围。

    但具体在哪里,却又说不清楚了。

    这是因为匈奴人没有地图,也没有地理方位的概念。

    你问他们,他们也只能含含糊糊的说一些含含糊糊的话。

    目前,汉室唯一能清楚的事实就是——龙城肯定位于一个草原上的大湖泊之侧,而且,那确实是一座城市,城里还有着常住的居民——大量的匈奴老贵族,包括了单于的叔父以及伯父和上一代单于的老臣。

    除此之外,包括冒顿在内的匈奴单于,都葬在那里。

    换句话说,若是拿下龙城,就等于可以将冒顿和老上挖出来鞭尸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