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五十一节 策划战争(2)
    若可以攻陷龙城,断匈奴的祖坟根基。

    仅仅是从政治层面来说,意义都是非常巨大的。

    不仅仅可以鼓舞天下百姓对于胜利的信心,更可以严重打击匈奴人的自信心。

    当然……最重要的是实现刘彻的战略构想——扶持起两个甚至更多的单于庭,去跟军臣唱对台戏!

    这样,龙城这个具有战略和政治双重意义,作为匈奴祖坟所在的城市,就必须要被拿下来了!

    “朕打算遣楼烦胡骑、忠勇军各五千骑,再自安东调鲜卑、乌恒胡骑各两千骑,往击龙城……”刘彻站到地图前,指着龙城所在的大概区域介绍道:“再遣一大将,督虎贲卫精骑三千,出阴山,西击居延泽,为龙城之战创造条件!”

    刘彻的话刚刚说完,将军们立刻就都纷纷议论起来。

    曲周候郦寄更是疑惑不解的问道:“陛下,何以用胡骑以击龙城?”

    其他大将都纷纷点头。

    对于战功,没有人会嫌少。

    更何况是功袭龙城这样注定要名留青史,受万世敬仰的事情?

    历史上,霍去病初出茅庐,第一战就是奇袭龙城,因此名噪天下!

    然而……

    虽然论起带兵打仗和指挥大军作战,刘彻拍马也赶不上汉室久经战阵的大将。

    他最多最多算个弱化版的赵括!

    甚至很可能,只能相当于赵括的一小半!

    毕竟,人家赵括当年至少在纸面作业的时候,整个赵国的老将和贵族,都全部不如他。

    可惜的是……

    战争,终究只是政治的延伸。

    归根结底,战争要为政治服务。

    一场战争,在战争层面上赢了,但却在政治和经济上输了。

    那么,赢也赢不了什么,甚至可能要亏本!

    在这个方面,将军们就不如刘彻这个职业的政客了。

    更何况,作为穿越者,刘彻的战略眼光和对未来战争前景的预览,也不是将军们所能媲美的。

    旁的不说,现在,汉室的大将们,有谁知道,匈奴的命门和要害在那里?

    但刘彻知道!

    祁连山和胭脂山,是匈奴的睾、玩,而西域则是匈奴的经济命脉,至于浚稽山和狼居胥山,则是匈奴呼吸的口鼻。

    而这个认识,在历史上,汉室要到卫青霍去病之后,才会认识到。

    这才有了数次浚稽山之战和武帝雄心勃勃的西域攻略。

    所以,刘彻耐着性子,对郦寄道:“曲周候可知,朕曾经布告过天下:匈奴,本淳维之后,夏后氏之苗裔?”

    “臣知……”郦寄有些疑惑,这个事情,天下人都知道了。

    甚至连匈奴人也不否认,甚至默认这个说法。

    譬如,当年,夏夫人来嫁时,就自诩为夏后氏之女,还以夏为名。

    如今的归义单于,更是被赐名夏义。

    甚至,匈奴人去年传递到汉室的国书,抬头部分为是‘夏后氏之苗,匈奴单于敬问汉皇帝……’

    不仅仅如此,高阙之战中,许多投降和归顺的匈奴贵族,也都一个劲的在自称自己的祖上是夏朝的大臣或者王公什么的。

    类似这样的行为,若在元德以前,汉家大臣自然会欣喜若狂。

    但现在嘛……

    朝野,乃至于士林,都纷纷表示:蛮夷之人,不识王化,也好意思攀附诸夏贵胄?哗众取宠,沐猴而冠罢了。

    而这些匈奴降臣和贵族,也确实给人这么一个感觉。

    譬如那位归义单于在长安虽然穿着玄衣大冠,腰配印绶,出入都用汉家贵族礼仪。

    但,任何一个看了他模样的人,都会在心里嘀咕:这是哪个山上跑下来的猴子在冒充人类?

    所以,天下士林,此刻,对于匈奴人,特别是匈奴贵族,都认为这些家伙在厚脸皮攀附高贵的诸夏血脉,绝不可以让他们得逞!

    这也是利益集团们很本能的反应。

    毕竟,如今汉匈力量对比早已经失衡。

    汉家的勋贵大臣们,既在道德上有着优越感,更在国力上完全看不起匈奴人。

    而现在,这些匈奴人在投降或者战败后,一口一个夏后氏之苗裔,诸夏同胞?

    是要做什么?瞎子都看得清楚,这些人在自抬身价!

    但汉室贵族怎么可能让他们成功?

    若是承认了匈奴贵族也是夏后氏的后代,那岂非意味着,以后这些投降的匈奴贵族也可以享受汉室贵族地位和待遇?

    萝卜坑就这么多!

    没有人愿意自己的位置被人抢了,更别说还是一群匈奴蛮子!

    刘彻笑道:“朕尝读孙子兵书,闻曰:夫战,攻心为上,攻城为下!此朕之攻心计也!乃在于瓦解匈奴国内贵族大臣至抵抗心,收服匈奴民心之举!”

    汉与匈奴的战争,倘若是从历史的老路上来看,想要消灭匈奴,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因为,茫茫大草原,纵横以数万里。

    倘若汉军不玩点攻心手段的话,草原上的部族一旦感到自己是在面临着不同文也不同种的异族侵略,而且这个异族还可能要对所有引弓之民赶尽杀绝。

    那么,很可能所有人都会被逼到军臣那边。

    就像历史上,尹稚斜单于团结起了包括匈奴人在内的所有草原部族一般。

    这就不妙了!

    刘彻可不想跟匈奴人纠缠几十年!

    他想要的一根子就敲死这个汉室的大敌!

    至少也要将之肢解成数个乃至于十几个相互敌视和对立的势力。

    同时还要在未来,对草原进行行之有效的控制乃至于统治。

    这就不能将人推到军臣那边。

    总的来说,高阙之战后,刘彻的战略已经变成了尽可能的削弱和打击匈奴单于庭的力量,孤立军臣,从而肢解匈奴。

    而当年,汉匈之间为了暂时和平而上演的戏码,就变成了一个很重要的资源。

    刘彻需要告诉整个草原,特别是那些匈奴贵族——汉与匈奴,不是两个民族。

    我们两千年前是一家!

    若是同族内战,那么,这些贵族可能就会袖手旁观,而其他部族,则更可能会保持善意中立。

    就像草原上曾经进行过的无数次的内战一般。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谁打赢了,谁是大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