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五十四节 军功制度(1)
    草原问题,在历史上曾经困扰中央王朝两千年。

    最终才在满清手里得到解决。

    而满清解决的方法很简单。

    第一拉拢上层,给与特权和富贵,让蒙古的上层贵族,再也不用担心什么灾难和气候问题。

    就算全族饿死,他们也会活的非常好。

    既然是这样,那么上层就肯定会迅速腐化。

    即使是那些精英,也会因为荣华富贵而被收买。

    而满清最厉害的,还是针对下层的政策,就是通过喇嘛教和减丁政策,两条腿走路,在钳制其中下层的同时,麻醉和削弱他们。

    更在政治上宣扬满蒙一体,于是,这个困扰了中国两千年的麻烦和问题,得到了解决。

    虽然有什么林丹汗曾经出来捣乱,但终究也没有造成什么太大问题。

    刘彻当然知道,他没可能具备满清那样的条件。

    但,满清的成功经验,也是可以借鉴一二的。

    通过在濊人、楼烦人身上的实验,让刘彻知道了一个真理,这个真理就是——只要能吃饱肚子,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匈奴人,都不会在乎自己的统治者是谁!

    尤其是草原民族,出了名的有奶就是娘!

    讲道理的话,其实,游牧民族身上的奴性,是非常深重的。

    甚至可以这么说——没有主人,他们甚至很难活下去!

    所以,现在的刘彻已经越来越信心,解决草原问题了。

    无非就是在参照满清的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加大对匈奴的分化瓦解和洗脑力度。

    归义单于夏义,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小白鼠。

    “夺取龙城后,朕将会命归义单于都龙城……”刘彻笑眯眯的对着将军们:“以忠勇军和楼烦胡骑为其左膀右臂,用鲜卑与乌恒骑兵为其王庭护卫……”

    “至于那老上与冒顿之棺椁,即使朕不说,乌恒人和鲜卑人也会挖的……”

    在历史上,霍去病做的最出色的不是封狼居胥山。

    而是指使乌恒小弟,挖了冒顿和老上的棺椁,挫骨扬灰!

    由此,使得乌恒人再也没有退路,只能甘心给汉家做狗。

    不过,可惜,霍去病英年早逝,使得原本被牢牢拴住的狗链子松开,不然,以霍去病的性格,肯定会不断利用这一点,让乌恒人当炮灰,去跟匈奴纠缠、死斗。

    打到最后,两败俱伤,汉军再出来捡便宜!

    这也是霍去病最让匈奴人畏惧和害怕的一点。

    比起他舅舅卫青,霍去病更狡猾,更冷酷也更无情!

    如今,刘彻手里可谓是拿着一把好牌,他当然知道,怎么打更有利了。

    让夏义带着乌恒人和鲜卑人,在楼烦胡骑和忠勇军的辅佐下,攻陷龙城。

    以鲜卑和乌恒对匈奴人,尤其是老上和冒顿的仇恨值,一旦龙城被打下,他们肯定会掘墓,挫骨扬灰!

    这样一来,夏义、楼烦胡骑还有忠勇军、乌恒、鲜卑,就全部都绑上了汉家战车。

    他们只能跟着汉室一条道走到黑。

    最重要的是,在这一过程里,很显然,匈奴人的仇恨全部都会被夏义拉走。

    在没有干死夏义前,匈奴人不会来侵扰汉室。

    至少,侵扰烈度会降低!

    这就给汉室时间来准备与匈奴的最终决战!

    刘彻现在连战场都选好了——浚稽山!

    或许明年,或许后年,刘彻就会抓到一次机会,与匈奴人在浚稽山打一场决战。

    毕其功于一役,彻底消灭匈奴主力。

    争取将战争结束!

    将军们虽然不知道刘彻心里的战略意图,但他们此时看着地图,也都纷纷点头。

    天子描绘的前景,众人自然都清楚。

    这确实是一个,让匈奴人自己狗咬狗的办法。

    虽然说,有不少人其实是真的觉得,没有必要这么麻烦的。

    大军堂堂正正碾过去就是了。

    匈奴人不服?那就来打啊!

    但,这种话,他们却是不好意思说出来,毕竟,中国人还是很讲仁义礼恕的。将军们虽然不在乎,但他们害怕舆论谴责啊。

    想当年,伍子胥挖了楚王的坟墓鞭尸,至今被人唾弃和非议。

    当然,最最重要的还是,大家心里面都很清楚,汉家的目标绝不是打垮一个匈奴。

    匈奴只是大家征途路上最大的一块拦路石而已。

    打败匈奴,只是第一步,未来,还有更多的无数的敌人,等着大家伙去征服去击败!

    所以,虽然许多人心里面有些不舒服,但都还是捏着鼻子同意了刘彻的方案。

    既然天子将龙城交给了外人,那么……

    大家伙盯着地图上的居延泽,就纷纷流起了口水。

    比起龙城,其实居延泽在将军们眼里的重要性更高。

    龙城不过就是因为有老上单于和冒顿的棺椁在,所以有吸引力(现在,汉家将军们还不知道,龙城是通向浚稽山的门户,这是因为情报限制,又没有卫星……讲老实话,若非刘彻是穿越者,恐怕也搞不清楚这一点,毕竟,草原太浩瀚了,假如要靠人一点一点去探索,没有个几十年,根本搞不清楚草原的地理地貌)。

    但那居延泽,却是控扼进出河西走廊的要道!

    而且,当地的情报,汉室已经搞得非常清楚了。

    特别是在浑邪人投降后,汉家现在甚至连居延泽的全图,都已经勾画了出来。

    是以,在刹那的犹豫过后,众人纷纷主动请缨。

    “陛下,臣请为先锋,为陛下窥探居延泽……”细柳营都尉,偏将军卫驰立刻就出列说道。

    “陛下,臣觉得,还是吾虎贲勇士更适合担此重任……”剧孟也拜道,剧孟现在迫切的需要一个机会来证明自己。

    毕竟,现在,他的小弟程不识,都已经借着高阙之战成名了。

    如今,程不识已经官拜前将军,腰配两千石之绶,几乎已经预定了卫尉之位。

    而他这个大佬,却越发的沉沦了。

    至今,都只是一个虎贲卫都尉而已。

    再这么下去,剧孟怀疑自己恐怕未来前途堪忧!

    “臣有大将李沮,可为陛下解忧!”执金吾郅都适时的保举了自己的亲信。

    就连义纵也忍不住道:“陛下,臣也有虎将数员,可堪大用……”

    任何一个派系,自然都不能只靠老大。

    最最重要的就是,老大吃肉,下面的人要吃骨头,甚至还得分肉。

    不然,谁跟你混啊?

    但刘彻听着,却是微微笑着,没有答应任何人的要求。

    这很好理解——他并不打算再用过去一直驰骋沙场的老将了。

    因为,他需要平衡。

    不能让任何一个山头独大!

    “朕今天召集诸卿,除了告知诸卿朕将发动龙城之战外,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还是朕想与诸卿谈一谈,如今国家的斩首积功制度的利弊……”刘彻将那个话题放过,转而谈起了他一直想改革的现行军功计算方式。

    汉室目前施行的军功统计和计算方式,还是商鞅给秦人设计的那一套。

    斩首积功论成败制度。

    对军官,只计算净斩首数字来判定军功,而对士卒,则只计算其斩首多寡。

    这套制度,在过去两百多年来,已经暴露了许多问题了。

    譬如,秦人留下的档案里,就屡次出现过各种有关在战场上为了首级互相残杀的案例。

    正是吸取了这个教训,加之为了创造就业,刘彻才在军队里,特别是野战军团之中,大力推行军法官制度。

    到现在,汉军的五大主力野战军团和羽林卫、虎贲卫的军法官基本配置到了司马这一级别。

    换句话说就是大约两百五十名士兵就分配一个军法官来统计和核算他们的军功。

    即使如此,有关军功的纠纷也依旧层出不穷。

    而且,现行的军功计算方式,其实存在很大的问题。

    甚至出现了悖论。

    旁的不说,在激烈的战场上,你怎么判断,这个敌人是甲而不是乙杀的?

    你又怎么知道,这个脑袋应该归属强弩部队还是陌刀兵呢?

    马邑之战和高阙之战中,因为首级纠纷而引起的官司,就超过了一千起。

    其中有不少官司直接打到了廷尉甚至刘彻面前!

    这无疑浪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而且极不合理!

    更重要的是有失公平!

    在军队里,公平很重要!

    特别是对下层士兵来说,每一个军功都弥足珍贵!

    军功不平等,很伤士气!

    而且不利于团结!

    高阙战场上,就发生过强弩部队和陌刀部队争功,最后在回师的路上,发生械斗的大事情!

    将军们,当然也都知道现行制度,其实存在很多不合理的地方。

    特别是那些负责后勤的将军以及强弩部队,对于现行军功制度极为不满。

    后勤部队,不止一次发过牢骚了——讲道理的话,军功章也该有我一半吧?

    但结果,算到我们头上的却经常是零……

    我们辛辛苦苦的运输粮草,转输军械,失期就要掉脑袋,路上粮草和军械损耗稍微一多就要挨训斥。

    但结算的时候,我们捞到的东西,却少的可怜!

    而强弩部队的怨气则是更大的!

    因为,他们常常勇敢作战,但战后的首级算下来,却经常只能分到一小部分——其他脑袋,都被骑兵和材官们抢走了!

    是以,刘彻的话刚刚说完,立刻就有人开始哭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