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五十六节 怯懦的匈奴
    就在长安的汉家君臣在为了首级分配制度而议论纷纷的时候。

    在遥远的居延泽。

    军臣单于也在进行着他雄心勃勃的报复计划的部署。

    此刻,在他的王帐之中,悬挂着一副木制的地图。

    这副地图的年代非常久远了。

    不知道是匈奴人在什么时候,从汉家的城市夺取的。

    但在如今的匈奴,这却是宝贝的不能再宝贝的重要战略物资了!

    特别是如今,匈奴人在汉室内部苦心培养的情报网络和带路党几乎全军覆没,哪怕是剩下的人,也早已经抛弃了匈奴,成为了汉室的拥护者——毕竟,现在傻子都知道,匈奴这艘船大概是要沉了。

    而相反,匈奴内部,却涌现了无数想要当带路党,或者已经是带路党的人。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人心一散,队伍自然不好带!

    事实上汉、奸或者X奸这种群体,可不是某一国或者某一个民族的特殊属性。

    法国沦陷,给纳粹暖床或者给纳粹服务的人,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甚至出了个维西法国。

    捷克、奥地利、波兰,都先后在被纳粹征服后,成为纳粹的帮凶。

    而毛子号称战斗民族,但在苏德战争中,成千上万的人成为德军的走狗!

    至于那个据说可以一亿玉碎的霓虹,在米帝种了爱心小蘑菇后,伺候起爸爸来,连汪精卫看了也要汗颜。

    那何止是奴颜婢膝啊!

    根本就是舔着爸爸的大**,还抬起屁股请求粗暴一点,再粗暴一点!

    至于万年RBQ棒子们,给天朝当了两千年小妾。

    到了新世纪,更是丢掉一切羞耻心,一心一意的服务米帝爸爸。

    事实上,相对而言,其实诸夏民族,才是那个最难屈服也永远不会屈服的民族。

    汉、奸虽多,但英雄也从来不少。

    而且,英雄的数量,一直高于汉、奸。

    哪怕是家国沦丧,举世无援的时诸夏民族也从未停止反抗。

    无论是五胡乱华还是满蒙入侵,仰或者在哪个民国的黑暗岁月里。

    成千上万的英雄曾经振臂高呼,曾经流血牺牲。

    满清统治两百多年,就反抗了两百多年!

    换其他国家和民族,有这样的人民和这样的血气吗?

    日耳曼蛮子鸠占鹊巢,罗马人死哪里去?

    君士坦丁堡陷落,高贵的欧陆贵族们又去哪里了?

    英格兰吞并苏格兰,苏格兰人除了喊了一声‘自由’外,剩下的人死哪里了?

    爱尔兰人要不是被英国人剥削的太严重,恐怕他们也反抗不起来吧!

    所谓的劣根性,****流说说也就算了,真信的肯定智商有问题。

    此刻,军臣看着自己大帐中的贵族们。

    这些人里,有许多是曾经奴颜婢膝的臣服在匈奴的马蹄下,无论怎么盘剥都不敢反抗的部族贵族。

    但现在,这些人却开始将尾巴悄悄的翘起来了。

    对于出兵和负担出兵的牲畜以及奶酪份额,都是推三阻四,要不是如今匈奴依然控制着草原,有着无敌骑兵,军臣毫不怀疑,这些人很可能连来都不会来他这里了。

    望着这些人,军臣在心中发誓,未来一定要给他们好看!

    但在现在,军臣知道,虽然这些家伙的立场和态度都有问题。

    但至少,他们是愿意出人出力的。

    但想要让他们真正出力,给匈奴人当炮灰,却还需要更多的筹码!

    这也是如今匈奴面临的困境。

    帝国太大,本部的兵力却难以控制所有地区。

    许多地方,现在其实都已经渐渐的开始脱离匈奴的控制了。

    尤其是那些偏远的寒苦之地,因为马邑和高阙之战的失败,加上不断西征,匈奴已经两三年没有看到当地的部族首领来单于庭缴纳他们的贡税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这个问题暂时放到一边,军臣道:“这次出击汉朝,杀汉人一人,赏奴隶一人!”

    此话一出,整个大帐就热闹了起来,无数贵族纷纷面面相觑,这可真是前所未有的大手笔啊!

    军臣却是继续大声道:“若能杀汉兵,则一颗首级,可得奴隶三人,其中女奴一人!”

    “凡能斩杀汉朝县尉、县令或者队率以上军官者,可入为本单于之宿卫,若能斩汉校尉、都尉,则封王!”

    “从前的楼烦部族和浑邪部族的牧场,可以作为此番大功者的赏格!”

    这下子,就连一直跟军臣不对付的右谷蠡王亦石,也面色潮红。

    其他人更是感觉血脉偾张!

    楼烦人和浑邪人,曾经占据着肥美的牧场和广袤的土地。

    所以这两个部族才能养万骑,才能有资格成为匈奴帝国内部有数的大部落!

    若能得到这两者的土地,那么,立刻就可以让一个小部落,升格成为大部落!

    甚至足以成为一个超级部落!

    亦石更是清楚,若他能得到楼烦与浑邪故土的其中之一,那么,他未来就一定可以跟于单竞争单于宝座!

    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在这样的重赏面前,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汉军的可怕。

    许多的部族首领,更是嗷嗷的叫了起来:“大单于,大单于,请用奴才当先锋!”

    甚至还有人因此当初厮打起来。

    军臣看着这样的局面,在心里面也是感慨无比。

    自马邑之后,匈奴人就对长城畏惧无比。

    许多部族,甚至干脆就是看到长城就不敢前进了,高阙之战的时候,汉朝的神骑一箭未发,就吓得数万匈奴骑兵狼奔豚突,甚至自相践踏!

    从单于庭一直到下面的部族,人人谈汉色变。

    甚至曾经还发生过,某个万骑的斥候夜宿长城附近的山区。有人恶作剧的喊了声‘汉朝人来了……’,结果,数十名斥候连想都不想,翻身上马就跑,有的人甚至一直跑了一夜,直到天亮,人马疲惫才停歇下来……

    类似这样的事情,数月以来不绝于耳。

    军臣甚至都快怀疑,汉朝人甚至只需要派遣一支偏师,就足以吓散整个幕南的匈奴骑兵!

    而在七年前,则不是这样的。

    那个时候,所有部族,只要说起南侵都是眉飞色舞!

    人人奋勇争先!

    根本不需要动员,就有的是人愿意南侵!

    哪像现在,需要这样大的赏格来提振士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