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五十七节 匈奴的计划(1)【求月票】
    这心中深深的叹了口气,军臣很清楚,如今的汉匈差距已经大到了单纯用人力是无法弥补的时候。

    马邑之战,还可以说是汉朝事先设伏,用绝对优势的兵力,击败的尹稚斜和折兰部族。

    但高阙之战,就像一个响亮的耳光,将匈奴人的所有骄傲、所有尊严以及所有的希望全部抽碎,还践踏到了泥浆之中!

    呼衍当屠是匈奴有数的大将,更是出了名的疯子。

    但他率领的主力,却先败于河阴,再溃于高阙,数万大军和数十万牧民,最终只能狼狈逃出阴山,丢掉了所有的牧场和要塞,还丢掉了十几万的部族牧民、骑兵和上百万的牲畜、马匹。

    尤其是河阴之战,呼衍当屠败的彻彻底底!

    今时今日的匈奴,甚至连与汉军主力对战的资格,都快要丧失了。

    从汉朝的军队的发展规律来看,这一天,很快就要到来了!

    元德二年,汉朝军队出兵朝鲜时,他们还没有神骑,甚至就连骑兵也是用的勉勉强强。

    但到了两年后的马邑之战,汉朝军队里第一次出现了神骑。

    但那个时候,汉朝的骑兵,也依旧不合格。

    很多部队的骑兵,与其说是骑兵,不如说是一群骑马的步兵,无论是作战队列,还是行进姿态,都跟小丑一样。

    尹稚斜之败,只能说是落入了汉朝的圈套,被数十万大军前后夹击,铁壁合围,进退不得!

    但在高阙之战的时候,汉朝骑兵已经非常成熟了。

    无数败逃归来的贵族和士兵,都用无比恐惧的神色,向人描绘着那些汉朝军人的可怕之处。

    汉骑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谣言,传的整个草原人尽皆知。

    即使是西域诸国也有了汉朝人的神话在流传。

    那些西域国王,更是蠢蠢欲动,不知道有多少伸长着脑袋,在等待着汉朝铁骑挺进西域,解放和解救他们!

    是以,军臣很清楚。

    他必须将汉朝人的骑兵和主力,拖在幕南,拖在长城!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汉朝军队再这样肆无忌惮的继续进军了!

    不然,按照汉朝人每两年就取得一次飞跃和进步的速度来看,两年后,匈奴就可能要面临丧失幕南,同时丢掉河西走廊的可能。

    再两年,恐怕连浚稽山和祁连山也保不住。

    再两年,匈奴岂非就要亡国了?

    这是军臣绝不允许的事情!

    他还有宏图伟业,还有数不清的王国在等着他去征服,去掠夺,去杀戮!

    绝对不能被汉朝人这样牵着鼻子,被动挨打下去!

    必须要主动发起攻击!让汉朝军队和汉朝整个国家,都疲于奔命,并且在匈奴的马蹄下瑟瑟发抖,让他们再次害怕和畏惧匈奴的进攻!

    “右谷蠡王!”军臣看向自己的对头亦石,比起尹稚斜,这个右谷蠡王根本就是个废物!但在如今的局势下,军臣还真的必须要得到他和他的部族的全力支持,所以,军臣罕见的放低了身姿,笑着道:“本单于给王加强瓯脱、须卜两个万骑的兵力,再把楼烦奴和浑邪奴给你!”

    亦石闻言,大喜!

    瓯脱和须卜氏的万骑若加强给他,那他加上自己的本部和附庸,就足可拥有三四万骑兵了!

    再有楼烦奴和浑邪奴做依靠,这真是太棒了!

    所谓楼烦奴、浑邪奴,当然指的是在马邑之战投降的楼烦部族和在高阙投降的浑邪部族的部众们。

    这些部族,除了少数人外,其他人都因为其首领和军队背叛匈奴,而被剥夺一切,沦为奴隶!

    奴隶,在匈奴就是财富,更是炮灰!

    楼烦和浑邪两部族,加起来,至少有七八万人口,这意味着,这一战之后,他的部族人口将会膨胀到十几万!

    嗯……奴隶这种东西,在草原上从来是有借无还的!

    自然,亦石也知道,军臣既然下这么大血本,肯定是有重要任务甚至是危险任务给他的。

    但,匈奴人为了利益,为了财富,连命都可以不要,还怕什么危险?

    所以,亦石几乎就是立刻跪下来说道:“大单于请下令!”

    军臣看了看这个自己眼里的傻瓜,笑着指着那副木制地图上的一个方位道:“本单于命你带兵从此地突入汉朝境内,务必尽可能的深入,让汉朝人惊慌失措!”

    亦石定睛一看,却正是地图上的北方的一个突出部。

    这个地方,亦石很熟悉。

    任何一个匈奴人,只要曾经考虑过南侵的人,也都会很熟悉。

    汉匈边境上,自始至终,就有着两个热点。

    其一,就是汉朝的雁门至代国、上郡这一段,当年,匈奴人占据河间地时,最喜欢从此地突入汉朝境内,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在过去数十年的历史上,匈奴绝大部分入侵,都是从这里入侵的。

    但,现在,高阙落入汉朝手里,阴山也被汉军控制。

    再想走这一条路,就要考虑自己的菊花会不会被从云中、高阙甚至阴山的汉骑给捅了。

    而且,也没有匈奴人再敢走这一条伤心路了!

    天知道会不会被忽然从哪里冒出来的汉朝神骑给碾压了?

    所以,就只能选择另外一条道路。

    另一条古老的,曾经是战争热点的道路。

    这条路,就是从草原的北方,沿着广袤的燕山山脉崎岖向西延伸的长城。

    这条长城,是燕国人筑造的。

    无论在匈奴,还是中国,都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名字——造襄防线!

    这条防线,东起襄平,南到造阳,全长数百里,经过汉朝的上谷郡、右北平郡、渔阳郡、辽西郡,就像一张张开的大网,将其身后的燕国腹地以及平坦的华北平原保护起来。

    在历史上,燕人在此与包括匈奴、东胡在内的敌人,战斗了数百年。

    即使是在汉匈并立的年间,匈奴也曾经数次从这里入寇。

    只是……

    亦石吞咽了一下口水,望着地图上的那个地方,有些颤抖,甚至有些害怕。

    因为,哪里是造阳!

    造襄防线的西部……

    如今楼烦人的老巢……

    以及汉朝楼烦军的主力所在……

    最最重要的是——在此地的南部、北部和后方,汉朝三个都尉治所,形同犄角一般拱立着。

    这在这瞬间,亦石就明白了军臣的险恶用心——他这是想要自己去捅马蜂窝,为军臣火中取粟!

    但……

    亦石现在已经别无选择了。

    谁叫他之前把话说的太满?

    现在再拒绝,恐怕不仅仅要丢掉所有面子,还会在诸部族贵人面前留下一个——怯懦和胆小的形象!

    这可不妙!

    所以,亦石只能强颜欢笑的点点头,道:“奴才遵命!”

    ………………………………

    亦石的顺从,让军臣非常满意!

    那造阳就是一个马蜂窝!

    且不说,楼烦人和乌孙残部,据说都在那里!

    单单就是其身后和两翼并立的两个汉朝长城都尉部,在今天就足以让整个匈奴都皱眉头。

    汉朝的长城驻军,虽然比不上他们的野战机动军团。

    但也是出了名的牛皮糖。

    打不败,杀不光,甩不掉!

    老上单于时期,匈奴曾经火烧回中宫,攻陷汉朝的朝那塞,取得了辉煌胜利。

    但在朝那塞,匈奴人曾经被深深震撼过。

    整个朝那塞,守军不过四千余人。

    但他们就是如同一面坚墙,一座高山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拦在了匈奴的进军路线上,最终,整个朝那塞,自都尉以下守军三千余人全部战死,匈奴人只得到了数百俘虏。

    而且基本都是重伤员。

    这让匈奴人既震且怖。

    老上单于就曾经提审过一个汉朝俘虏,问他:“你们为何如此不怕死,居然胆敢阻我大军?你们可知,本单于带的兵马是你们的几十倍?”

    那个俘虏答道:“都尉孙公,晓瑜全军曰:身后就是桑梓父老所居之所,吾辈若退,则父老桑梓,尽为虏骑所践踏矣!我死家存,我生家破!故我等皆抱以必死之心!”

    这样的回答,让老上单于和他的大将们,目瞪口呆,震怖不已!

    而汉朝的长城戍卒,一直以来,也确实是如此!

    因为他们都是本地本土本乡所选的兵源。

    他们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在保护着谁。

    所以,尽管他们装备破旧,训练不足,而且素质远远不及汉朝的野战主力。

    但,他们的作战意志和顽强程度,却是所有汉军中最强的!

    匈奴人每次破口,沿途所过的地方,他们曾经遇到过投降的官员、士大夫,奴颜婢膝的贵族,甚至还有发国难财的商人以及为了活命,甘愿给匈奴人做猪狗的百姓士民。

    但是……

    到现在为止,匈奴人还从未迫降过任何一个汉朝长城烽燧口和屯堡的守军。

    匈奴人从来得到的,除了是尸体,就是一座在无数次攻击后,依然屹立不倒,稳如山峦的坚城要塞。

    譬如那云中城,数十年来,从未陷落!

    它甚至曾经在数万匈奴大军围攻中屹立不倒!

    守军父死子继,兄终弟及,甚至有时候连妇孺都拿起了武器,站上了城墙。

    这样一座英雄般的城市,让匈奴人既畏惧又仇恨,还间杂着说不清楚的尊敬和崇敬。

    而这造阳一带,就是一个汉朝长城戍卒猬集的地区。

    在其身后是上谷郡的治所沮阳所在。

    在其西部,是代郡的东部都尉所,在其北面则是上谷郡的东部都尉,加上驻扎在沮阳的上谷郡郡兵以及造阳和其身后的什辟地区屯驻的汉楼烦军本部。

    这就是一个超级刺猬!

    若有可能,军臣不愿意去碰!

    因为,肯定会被扎得满头包甚至是一身伤!

    这些汉朝的长城驻军,历来就是麻烦和难缠的代名词!

    但如今,当军臣决意入寇汉朝的燕国时,这造阳就必须派人去攻击。以吸引汉朝的上郡和代国的驻军,最重要的是,缠住可能的从雁门郡出发增援的汉朝主力句注军以及自飞狐口出发的飞狐军主力,为他的主力突入汉朝燕国腹地创造战机!

    不然,弃造阳不管。

    汉朝的飞狐军和句注军,全军以轻骑出发,要不几天,就可以沿着内线的直道交通,机动到燕蓟地区!

    那就完蛋了!

    军臣可不想被人捉了,带到长安,做成一个吉祥物!

    所以,只能委屈亦石了。

    当然,军臣也不是不管亦石的。

    不然,他就不会加强两个万骑给他了。

    “右谷蠡王!”军臣看着亦石说道:“本单于将楼烦奴给你,就是希望你好好利用的!”

    “你要利用好这些楼烦奴,劝降或者让造阳的楼烦骑归顺或者中立!”军臣说道:“你可以代表本单于告知楼烦骑上下:其等倘若幡然醒悟,迷途知返,归来我大匈奴,本单于必既往不咎,而且重赏之!倘若他们敢不归顺,则尽斩其部曲!将楼烦奴的脑袋,丢到造阳城!”

    “让所有人知道,背叛大匈奴的下场!”

    亦石一听,顿时高兴了起来。

    若是能够说降造阳的楼烦骑兵,那么,这趟入寇,恐怕就要轻松许多了。

    甚至,说不定还能大抢特抢一回呢!

    要知道,那上谷郡,虽然是穷了点,但其郡城和县城里,也是繁华之处,有着许多人口和财富!

    于是,亦石立刻拜道:“奴才省得!请大单于放心!”

    军臣看了看这个家伙,点点头。

    军臣很清楚,现在的匈奴,根本负担不起内讧的代价了。

    而且他很明白,只要此番能够入侵成功,狠狠的打击汉朝人一次!

    那么,他的单于位就可以稳固许多。

    最最重要的是——在草原上,胜利者拥有一切!

    只要他能够胜利的带回财富和奴隶,并且让汉朝人流血。

    那么,所有部族和贵族,就都会再次心悦诚服的拜倒在他面前。

    那些现在摇摆不定,蛇鼠两端的部族,也会哭着喊着,带着女子和牲畜来到他面前,亲吻他的靴子!

    这样想着,军臣忽然有些怀念兰陀辛了。

    那确实是一个好奴才!

    可惜了!

    不过,兰陀辛虽然死了,但他临死前举荐的那个若鞮王,确实不错!

    …………………………

    今天爆发!

    大家说说看,要几更?

    是三更12000?还是四更16000?或者五更?

    现在月票是3427票!

    保底8000,每多200票,加更一章(4000字),萌主加更一章~

    嗯,能让作者君这样玩的机会不多啊~~~~~就看诸君能榨出多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