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五十八节 匈奴的计划(2)
    想着若鞮王,自己的那个‘弟弟’,军臣就将视线移到了地图上的东北侧。

    造襄防线,在曾经的历史上,是包括匈奴在内的诸胡的心病。

    自燕人建立起这条防线后,他们就不断依托着坚固的长城,向北、向东和向西发起攻击。

    短短百年内燕人军队在东方驱逐东胡,在西部驱赶匈奴,在东北拓土三千里。

    燕国人强盛的时候,曾经将自己的兵锋,直入草原腹心。

    当时东胡人都被驱赶到了饶乐水一带……

    是以,在百年前,所有草原引弓之民,都对这条防线又恨又怕。

    直到匈奴崛起,击败东胡,得到草原霸权,同时秦帝国崩溃,新生的汉王朝力量孱弱,只能依靠长城勉强自保。

    引弓之民才真正扬眉吐气。

    但扬眉吐气的时间,却太过于短暂了。

    现在,中原王朝再次崛起,匈奴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

    “大单于,我大匈奴若要在此乱局之中,保全自身,甚或有余力与汉军抗衡,则幕南不可不保!”

    “欲保幕南,则造襄之汉长城不可不毁!”

    想着若鞮王的话,军臣就在心里点点头。

    事实也确实如此!

    造襄这条长城,对于匈奴,对于所有的引弓之民,都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汉军出造阳,到龙城的距离,甚至不足五百里!

    以汉骑的速度,最多三天,就可以抵达!

    而倘若汉军从右北平乃或渔阳任意一个地点出塞,那么,他们就很可能一路打穿整个匈奴的幕南地区,甚至还可能深入草原,越过浩瀚的瀚海,那么,整个蒙古高原,就全部都在汉军铁骑的攻击半径之内!

    历史上,中国战国七雄里的小受燕国,尚且可以通过造襄长城,不断的前出,打击东胡、林胡、匈奴,开疆拓土千里!

    这条防线若是落到了如今大一统的汉朝手里,还被详加利用。

    那肯定幕南就要不保!

    幕南一失,匈奴药丸!

    所以,如今若鞮王已经率领着兰氏的万骑,机动到了汉朝的渔阳和右北平郡之间的广袤草原上,侦查汉朝的驻军。

    对匈奴来说,很可能有且只有这样一个机会了!

    因为,现在,汉朝的兵力部署,是西重东轻。

    在西南方向的长城边境附近,特别是从阴山一直往下直到太原这一带,汉朝重兵猬集。

    几乎所有的野战主力军团,全都部署在这一地区。

    而在东方的长城,特别是造襄地区,则明显兵力不足。

    除了造阳之外,无论是右北平还是渔阳,驻军都严重不足。

    这两郡的郡兵加起来,可能也才不过两万左右!

    和平了三十多年的燕蓟地区,已经至少三十年没有看到过烽火和硝烟了。

    当地的要塞和军堡,很多年久失修,甚至有不少本来应该处在随时警戒的烽燧台,都被废弃了。

    某些地带,甚至因为边境榷市的存在,而马放南山,刀枪入库。

    唯一所虑的,就是当地的百姓,全民皆兵。

    瞬息之间,这两个汉郡就可以完成动员。

    不过……

    倘若连民兵都打不过,那军臣觉得,自己和匈奴人可以去死了——虽然之前,右贤王且之被安东一群民兵胖揍。

    但且之统帅的不过是乌合之众!

    而他军臣麾下,现在则有四个本部万骑!

    全部都是在西征路上,吊打万国,以一当十的精锐!

    而且,全部都换装了最新的马镫马鞍,装备上了锋利的青铜马刀和角弓,以及许多山寨的汉朝主力骑兵的装备。

    可能面对汉朝战功赫赫的那五大主力和神骑,或许不是对手!

    但打一群郡兵加民兵,军臣还是有自信的!

    所以,他此时自信满满的对着满帐的部族贵人,说道:“本单于将亲帅王庭主力,以五万骑,机动至渔阳与右北平之间的草原,用兰氏、须卜氏的万骑为两翼护卫,若鞮部族、哲乎部族及姑射王、乌孙王、金山王等十一部族为后军,总计十五万骑!每人弯弓射一箭,足可射断河流,每一匹战马践踏一下,都可以撼动山岳,更不提百万牲畜,漫山遍野,所过之处,皆为荒漠!”

    军臣的话,说的整个匈奴的部族贵人都是心往神怡,激动不已!

    确实!

    今日的匈奴,依然是世界第一……至少是世界第一的骑兵帝国!

    单单从骑兵的人数上,就已经拥有了天大的优势!

    控弦四十万,可不是吹牛!

    而是实实在在的强大兵力!

    不然,何以统治这从西域直到长城的广阔世界?让所有部族都臣服,让西域三十六国为奴为婢?让那葱岭以西的康居、大夏全都跪下来?

    虽然,受限于广阔世界,匈奴无法集结所有力量。

    但十五万骑,确实是一股无法抵抗的力量!

    在距今十几年前,老上单于曾经亲帅王庭主力精锐,带着各部族的精锐,总计十五万骑,长驱直入,击败了无数汉朝的主力。

    其中就包括了现在汉朝人吹的神乎其神的句注军、飞狐军以及棘门军。

    火烧汉朝皇帝的行宫回中宫,踏碎汉朝号称不可陷落的朝那要塞,横行整个代、上、北地,将战火一直烧到汉朝的核心地带,让烽火在甘泉宫的山巅点起!

    那是匈奴人最为骄傲和最为自豪的事情!

    如今,军臣单于再次亲帅西征精锐,那四个可怕的万骑,再带上兰氏和须卜氏的精锐,以及诸部族的主力,在众人心里,这样一支可怕的力量,别说是去攻击汉朝的东部边境了。

    就是再次踏破雁门关,直入北地郡,当着汉朝皇帝和他那支所谓神骑的面,再烧一次回中宫,也是有可能的!

    军臣自己更是激动无比。

    十五万骑!

    虽然,他自己也明白,这只是吹牛比罢了。

    所谓的十五万骑,其实是算上了大批大批打酱油和放牧的牧民。

    真正的作战力量,还是以他的王庭精锐为主,辅以兰氏和须卜氏的主力,总计大约八万骑兵!

    但这依然是一股不可能被击败的强大武力!

    在西方已经足够灭亡整个康居和大夏,甚至深入到身毒了。

    如今,用在东方的长城上,还是有心算无心。

    军臣就不信,汉朝人还能翻天?

    所以,他振臂高呼道:“诸位贵人,请随本单于一同进军!踏破汉朝的城市,杀死他们的官员,歼、淫他们的女人,鞭打他们的孩子,烧掉他们的庄稼、房屋,让汉朝人在我大匈奴的马蹄下哀嚎、哭泣,流血!让汉朝皇帝知道——大匈奴不可轻侮!”

    这样的话,立刻就让许多匈奴贵族一下子忘记了高阙和马邑之败的伤痛。

    人人都在憧憬着冲进汉朝的城市,抢掠那些柔软的丝绸、黄灿灿的黄金,到处追着哭泣和痛苦的赤**人,拿着屠刀,挑起一个个小孩子,甚至婴儿的爽快梦想之中。

    许多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这样的场景了!

    因为,现在的匈奴,确实是迫切的需要这样一场胜利,这样一场肆无忌惮的杀戮和征服来宣告他们的存在,来告诉汉朝人和其他一切潜在的敌人——匈奴,依然强大,依然无敌!你们休想挑战匈奴的地位!

    “大单于!大单于!大单于!”贵人们高喊着:“您是日月之子,您是天命所归的撑犁,是万物的制裁者!万族的鞭笞者!请您鸣镝,毁灭那些卑贱的汉人城市,让我们跟随您去践踏一切!”

    甚至还有人跪在地上,爬到军臣脚下,说道:“伟大的撑犁孤涂啊!奴才愿意做您永生的鬣狗!您鸣镝之处,就是奴才战死之所!”

    望着整个大帐,军臣终于得意的笑了起来。

    匈奴,终于重新振奋起来了。

    诸部族也再次找回了自己的荣誉与骄傲。

    他高高举起双臂,高呼道:“在天神和先祖的注视下,本单于发誓:必定用汉朝人的血来洗清高阙与马邑之败的耻辱,必定要杀掠和征服汉朝人!”

    说着,数十个男子就被匈奴武士们,拖到了这大帐之中。

    这些人,战战兢兢的抬头看着这满帐的匈奴贵族。

    他们是匈奴人抓到的南归秦人遗民俘虏!

    “你们这些该死的肮脏的****,居然胆敢南归?”军臣提着一把青铜刀走过去,一脚踹到一个俘虏,就是一刀扎进他的胸膛,在他的肋骨里使劲搅动,那俘虏惨叫连连,血流如注!

    军臣猛的拔出青铜刀,鲜血立刻就喷溅而出。

    提着那柄沾满了鲜血的青铜刀,军臣大叫着:“诸部族请看,汉朝的****,也是人,一刀下去,也是要死!”

    “诸位贵人,倘若不信,可以来试一试……”

    “好!”匈奴的贵族们,立刻就哇哇大叫着,提着武器,走向那些哀求和哀嚎着的可怜俘虏。

    然后,整个大帐,就成为一个地狱一样的可怕场景。

    数十名俘虏,在哀嚎和哀求声中,被这些野兽活生生的砍死!

    甚至还有人将之肢解!

    鲜血流的到处都是,但匈奴人也越发的疯狂了起来。

    甚至有人提着一个人头,仰天长啸,大口大口的喝着人血,说道:“汉朝的****,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通过对这些可怜的俘虏的虐杀,匈奴人终于找回了他们久违的对汉朝的优越感。

    他们仿佛回到了自己的黄金时代。

    那个老上单于纵横世界,睥睨万族的时代!

    唯有在角落中,几个清醒者相互看了一眼,满心的悲哀。

    老上单于的时候,匈奴哪里需要依靠虐杀几十个身无寸铁,还被五花大绑的俘虏和奴隶来找信心?

    当时的匈奴铁骑,纵横世界!

    谁不服,就砍过去!

    即使是汉朝,也不得不奉献女子财帛,尊匈奴为兄!

    哪像现在?

    老上单于地下若知,恐怕已经在坟墓里打滚了!

    冒顿单于倘若看到今天的情况,恐怕已经在哭泣流泪了。

    况且,他们觉得,军臣现在的表现,完全不合格。

    匈奴历史上,哪有一个这样的废物单于?

    想当年,是他一意孤行,杀死了右贤王,清洗了南侵派。

    也是他,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就与汉朝和亲,还嫁了阏氏过去!

    若他果真是想西征,那就不要去招惹汉朝,一心一意西征好了。

    结果他倒好!

    因为两三千的乌孙****,逃到汉朝,为了面子,就要报复。

    结果呢?

    折兰、楼烦和白羊,匈奴帝国的三架马车全部折戟马邑城下,连右贤王尹稚斜的脑袋,都被汉朝人砍下来,挂在城头炫耀!

    这直接导致了整个匈奴走向衰落。

    如今,在经历了高阙之败后,这个单于同样因为被人激怒,面子上挂不住,一怒之下,就要带领整个匈奴的精锐和主力去南侵。

    南侵的结果,虽然这些人也认为肯定能胜利。

    但胜利了以后呢?

    被激怒的汉朝皇帝,被激怒的汉朝军队,恐怕立刻就会出塞!

    暴怒之下的汉军,极有可能长驱直入,进入河西走廊,攻击祁连山、胭脂山、浚稽山等匈奴命脉!

    一旦这些地方丢了,匈奴帝国,哪怕在燕蓟地区取得了再大胜利,也是白搭!

    没有了祁连山的牧场,失去了胭脂山的脂粉和森林,再没有了浚稽山的遮蔽。

    匈奴拿什么去跟汉朝人打?

    更可怕的是,一旦汉朝人得到这些地方,就打通了进入西域的道路。

    到那个时候,整个西域都会被汉朝影响。

    西域诸国,再也不会被匈奴牢牢掌握。

    若再丢了西域……

    匈奴的灭亡,也就指日可待了。

    而且,不仅仅是国家灭亡,挛鞮氏倒霉。

    很有可能,整个草原上的匈奴人都会GG思密达。

    不是饿死,就是被人掠走,沦为奴隶。

    一个个的邑落在大火中化为灰烬,一个个部族在饥寒交迫中走向绝种。

    匈奴这个部族,将不会有未来,不会有后代,更不会有继续。

    这样的可怕场景,让这些人瑟瑟发抖。

    “听说且之被汉朝神皇封为了归义单于……”有人在心里暗暗想着:“或许,到时候,且之会成为我们唯一的生机……”

    在草原上,一切都假的。

    唯有生存和传续才是真的!

    为了生存和存续,游牧民常常能做出农耕民族永远无法做到的事情!

    ……………………………………………………

    空前大战,一触即发,请求月票火力覆盖,求打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