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六十一节 居庸关 【4000票加更】
    哈哈哈哈~又跑赢了~好爽!

    威信公中号:要离刺荆轲,求关注

    ……………………………………

    这个时候,正好,汲黯带着人,抬着一副巨大的地图,来到了殿中,然后展开。

    刘彻立刻对周亚夫等人道:“诸卿,还是先来商量一下,匈奴可能会从何处入侵吧?”

    现在,匈奴人连雁门郡都没有打。

    而是继续东移,其主力要攻击的地方,其实已经不多了。

    无非就是上郡或者上谷至右北平这一带。

    而上郡,匈奴人肯定不会去打!

    开什么玩笑?十万骑兵,突入上郡……然后吃土?

    上郡也不足以让匈奴人花这么大力气和代价来打!

    所以,唯一的可能也是上谷郡-右北平这一带。

    至于安东,完全不可能!

    原因很简单,匈奴人从雁门关外的草原,跋涉几千里,跑去安东?

    不是军臣疯了,就是匈奴人自己脑子有问题!

    上谷郡到右北平这一带,虽然从地图上看着只是一条狭长弯曲的防线。

    但实际上,从右北平到上谷郡,起码有几百公里!

    因为右北平大约在后世在天津河北一带,而造阳则应该是在后世的张家口一带,即使有误差,也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你就算开车,从天津出发,到张家口,也得好几个小时吧!

    这还是后世高速公路网络发达的缘故。

    至于如今,就算是轻骑,也无法在两三天内,就完成对造襄防线的巡查。

    “自造阳至右北平,有多少个烽燧台和屯堡?”刘彻看着地图,对着汲黯问道。

    “回禀陛下,根据丞相府的数据来看,自上谷郡直至右北平,总计有烽燧台一百余个,屯堡约三十个……”汲黯答道。

    烽燧台和屯堡,就是长城上的眼睛!

    汉室的烽燧台上,一般只有一个伍,最多一个队的兵力。

    他们把守在长城各处,作为守望远方的鹰眼。

    一旦发现敌人踪迹,立刻就会点燃烽燧台,通知身后的守军和城市。

    最最重要的是通知广大乡村的百姓——赶紧躲进城市或者进入山林避险!

    这很重要!

    匈奴人每次入侵,都会大肆杀掠,无恶不作!

    有了这些眼睛,就会及时为百姓提供预警,使他们可以迅速逃入城市,受到军队的保护!

    或者进入山林,避开匈奴的兵锋!

    而这些烽燧台的守军,在完成自己的使命后,就可以撤退了。

    刘彻点点头,接着问道:“上谷到右北平之间,有多少个都尉所?”

    都尉所是汉军郡兵的集结地。

    在史书上,人们经常可以看到某某郡东部都尉、西部都尉这样的称呼。

    通常来说,一个郡内,至少会有一个都尉所。

    而长城沿线的郡,会有多个都尉所。

    一般来说,这些都尉所都紧邻长城,扼守险关,治所之内,兵甲齐备,粮水充足。

    按照当年晁错设计的边塞防御体系,这些都尉所里,都应该至少储备可供一个月食用的粮食与饮水,并且备齐箭矢、滚石、檑木。

    “回禀陛下,自右北平至上谷郡,共有八个都尉治所……它们分别是上谷郡西部都尉及东部都尉、中部都尉……”汲黯在看了一下数据后报告:“从去年上计的情况来看,上谷郡西部都尉治所,兵力不足,渔阳郡南部及北部都尉,皆治兵不力,甲兵不齐,右北平三都尉情况好一些,但士卒的训练量,是一个问题……”

    刘彻听了眉头微微一皱。

    汉家兵制,是两伍成什,五什为队,两队为司马,五司马为校尉,两校尉为一都尉的部曲仕伍制度。

    换句话说,正常情况下,一都尉下辖兵力应该是满编的一千战力。

    历史上,武帝的期门军和羽林卫,都是按照这一制度编组的。

    但这只是战斗兵源而已!

    事实上,军队出征,都会膨胀。

    一都尉出征,走到半路,拉起五千以上的兵力,稀松寻常。

    至于边塞的都尉治所,在正常情况下,该都尉应该至少拥有千五百人以上的作战兵力(各种别部司马,就是用在这个时候的)

    但在现在,汲黯却说,甚至有治所兵力不足?

    这立刻就让刘彻满头问号!

    怎么可能兵力不足?

    为什么会兵力不足?

    一个都尉,连正常情况下的一千人作战力量都不能维持,这个都尉在干什么?吃翔的吗?

    “上谷郡郡守,朕记得是煮枣候棘武,棘武是干什么吃的?”刘彻立刻就发怒了:“还有渔阳郡郡守张次文,朕记得是丞相举荐的吧?为何出现这样的乱子?右北平的季班又在搞什么?”

    也难怪他要发飙!

    殷人就已经说过:国之大事,唯戎与祀!

    军事不整,武备松弛,肯定会亡国!

    刘彻即位以来,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连后妃都没几个,皇宫也没修,钱都拿出来去养军队了。

    结果,地方上的渣滓们,却无动于衷,连正常的军队编制都维持不了。

    这怎能让他不怒?

    尤其是现在,大敌当前,匈奴人随时可能入侵。

    但各个都尉所,却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

    要不是要顾忌一点皇帝的面子,刘彻都想摔东西了!

    要知道,秦汉以来,地方军队,尤其是边塞都尉制度,其实就是老毛子曾经玩过的第二师,隐藏军制度。

    别看平时,一个都尉所才一千多兵力。

    但是,这是核心骨干,每一个都是久经训练的精锐。

    一旦有事,命令一发,征召起民兵,立刻就可以滚雪球。

    轻轻松松将军队扩充好几倍!

    这也是唯有秦汉才能玩的制度!

    因为,秦汉在边境上,执行全民皆兵的制度,所有成年男子,全都接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甚至大多数人,都在都尉治所服役过。

    所以一打仗,就可以迅速扩张,在短暂的磨合就可以上阵杀敌!

    匈奴人就常常在这一制度上吃亏——明明战前侦查,汉朝的那个郡不过三五千人马,但现在是怎么回事?我面前这两万大军哪里来的?

    卧槽泥马勒戈壁!

    汉朝人开挂!

    而在这样的制度下,换句话说,都尉所的兵力越少,滚出来的雪球也会越小!

    一个都尉所少一百人,最终可能其扩充出来的兵力,就会少一千甚至两千!

    “臣等知罪!”丞相周亚夫和义纵、郅都,看到刘彻发火,急忙跪下来请罪。

    尤其是周亚夫,因为渔阳郡守是他的人,而且他还是举主!

    连坐制度虽然已经被废黜,但传统的思维,却依旧停留在连坐时代。

    所以汉室经常能看到,倒下一个巨头,就死上一片的大小官吏的情况。

    “陛下请暂息雷霆之怒,容臣等禀报……”周亚夫叩首道:“自元德二年,陛下诏开安东以来,渔阳、右北平,乃至于上郡之治所军力及士官,皆调安东,有的都尉所,甚至是连都尉带士卒,全部被调走……”

    刘彻听了一愣。

    这确实是事实!

    而且,周亚夫说的还算委婉了。

    哪里是调?分明就是挖!

    特别是陈嬌陈须去了之后,这两货为了迅速拉起架子,直接从边塞挖人。

    国舅爷挖人,不需要理由和借口。

    更何况,他们还是拿着高官厚禄引诱。

    不过……

    这并不是上谷郡和渔阳郡以及右北平搞成现在这样的借口。

    三条腿的蛤蟆或许很难找,但两条腿的军官,武苑有的是!

    不过到底是有原因的,这让刘彻也稍微平复了一下,他冷声问道:“为何没有及时补充……”

    周亚夫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终他却将话咽下去,俯首道:“这是臣的失职,请陛下责罚……”

    其实他是可以解释,这是因为随后的马邑和高阙之战的缘故。

    不止是一个上谷、渔阳如此。

    现在,全天下都是如此!

    只是渔阳等地的情况严重而已。

    因为现在人人都想进入野战军团……

    武苑里的学生,一听说分配到野战兵团,就兴高采烈,一听说分配到郡兵里,就垂头丧气,甚至有人装病不去。

    周亚夫拿他们也没办法。

    难道他还可以拿着刀子架在人家脖子上不成。

    这就使得,当右北平等地的精英被挖走后,补充起来就非常困难。

    于是,只能用些歪瓜裂枣顶上去!

    在有经验的精英被调走,连骨干也被挖空后,新来的军官,素质和能力,都只是中下之姿,这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了。

    渔阳郡守张次文就屡次与他写信吐槽过这些事情。

    但作为臣子,周亚夫知道,他不能跟天子顶撞!

    特别是在现在,匈奴大兵压境,而边塞很可能处于危险中的时刻,君臣团结是尤为重要的事情。

    况且,他都要致仕退休了,也没什么好争的了。

    既然做了刘氏丞相,就要做好背锅的准备!

    刘彻看了看周亚夫,也知道,现在发火无济于事了,关键还是要看怎么亡羊补牢。

    既然各都尉治所,都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

    那就不能再指望他们可以完成在制度下要求他们完成的任务了!

    略略思索之后,刘彻就对汲黯道:“尚书令,为朕制诰,传令燕赵各县,令各县布告其治下豪杰:凡愿上阵杀敌者,有罪皆免!再组织刑徒,随时待命!”

    秦汉以来,刑徒和游侠,其实也可以算作预备役军队。

    特别是刑徒!

    想当年,章邯发骊山刑徒,几乎就扑灭了农民起义军!

    由此可见刑徒的厉害!

    这是因为秦汉的刑徒,写作刑徒,读作劳改犯,全部用的是军事化管理,基本上只要分给武器,就可以成军!

    武帝时期,伐滇国和南越,就屡次派出了刑徒,结果都是无往不利!

    不过,刘彻不喜欢。

    因为,军队是职业化的,刑徒这种业余军队多了,会带坏风气。

    但现在没有办法了,为了保护燕赵,只能关门放刑徒!

    而燕赵刑徒,起码有个几万!

    这是秦汉的法律决定的……

    汉法虽然相较于秦法温和一些,但其实也就是极端不可描述和温和不可描述的差别。

    前者是动不动就要抓人。

    而后者呢,则是考虑一下再抓人。

    其实在本质上没有太大区别。

    所以,刑徒数量很多,全国的刑徒统计总数,常常多达数十万!

    这还是老刘家经常大赦天下才有的数字——不然一百万也是有可能的。

    刘彻一直想改一改,让法律更温柔,但却害怕因此导致地主士绅坐大,所以,投鼠忌器。

    如今,趁着这个机会,解放更多刑徒,释放更多人口,也算是积德吧!

    “诺!”汲黯自然喜欢做这个事情。

    刘彻则转身,对周亚夫等人问道:“丞相、车骑将军、卫将军,三位爱卿以为匈奴会从何处入寇呢?”

    周亚夫在看了一下地图后道:“臣以为,匈奴若入寇,无非此三地!”

    他指着地图道:“或是造阳,突破造阳防线,匈奴骑兵就可以直抵沮阳,沮阳再下,则可南下威胁燕蓟,或者北上攻击渔阳,或者东下,走马城,入平城,突破参合……”

    “但臣以为,匈奴走此地的可能性只有三成……”周亚夫沉吟了片刻后道:“因造阳地身后的什辟县,地势险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匈奴骑兵难以快速通过……是以,臣觉得,匈奴更大可能会从渔阳破口,沿着滦河顺流而下,走白檀,拿下滑盐塞,居高临下,攻击无终县,从而截断燕赵与安东之联系,并且还可以威胁到蓟城!”

    “而其偏师,则可能走右北平,兵临平刚,牵制自辽西和辽东而来的援军!”

    刘彻看着周亚夫,点了点头。

    因为周亚夫所说的匈奴进军路线,很合理。

    后世明朝的蒙古人和建奴就经常走这两条路线来骚扰和侵略。

    不过……

    刘彻有些地方不太同意。

    他用手重重的在沮阳的上方的一个要塞重重的点了点,道:“朕觉得,我军应该在此驻屯重兵!”

    周亚夫等人定睛看过去,发现,地图上哪里标注着一个名字——居庸关。

    义纵看了,立刻就点头,道:“陛下圣明,臣旧伐卫逆,从此过,确是雄关,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

    郅都也道:“《吕氏春秋》说的天下九塞,居庸其一,指的就是此地吧……”

    “然也!”刘彻颇为自豪的点点头,这也算是他为数不多可以在军事上发挥作用的时候。

    毕竟,现在,很多战略要地和要塞,都还没有出现。

    他可以随意指点江山,而不必担心有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