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六十三节 上谷
    上谷郡,郡所,沮阳城。

    棘武与往常一般,带着官吏,巡视着沮阳城的市面。

    一路上,数不清楚的百姓和士民商贾,纷纷站到道路两侧,颔首致意。

    但棘武却很不开心。

    他甚至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棘武的祖父靖候棘赤,是高帝的从龙元勋!

    从高皇帝斩白蛇起义开始,就已经在高帝身边效劳了,其后更是不离不弃,追随高皇帝,征战天下,转战各方。

    经历过成功,也品尝过失败。

    但可能是因为作战水平实在不咋地,所以这职位一直升不上去。

    当韩信来投高帝时,他祖父就已经是连敖了(注1)。

    甚至,两人还一起喝过酒。

    可……

    当韩信爬到齐王的位置上时,他还是连敖……

    这就太尴尬了!

    好在,高皇帝有情有义,看到老兄弟混了十几年,一直混不上去,而如今大汉帝国也建立了。

    所以,抬了他祖父一手,特诏升为都尉。

    然后,周勃也感觉,老兄弟是需要拉一把。

    所以,当卢绾叛乱,周勃挂太尉出征时,就将他祖父带上了。

    然后,棘武的祖父就追随周勃,在这沮阳城外不远的地方,击溃了卢绾最后的军队,将之逐出长城。

    因为此事,棘武的祖父被封为煮枣候,虽然食邑只有九百户,但也是列侯!

    不过……

    在如今,棘武却因此烦恼。

    原因很简单,列侯们总是拿着他的封号嘲笑他。

    “什么时候能领兵出战,与匈奴人打一场呢?”棘武在心里想着。但旋即他就又自嘲起来:“大约我是没办法了吧……”

    本来,当初,他被任命为上谷郡郡守时,他是有着雄心万丈,想要建功立业的。

    但是……

    等他到任后才发现,其实,这上谷郡的兵事,没他什么事情。

    楼烦军将军灌何才是这上谷郡职位最高的军官。

    而且,上谷郡边墙后的匈奴人,不是胆小鬼,就是穷光蛋。

    别说有胆子来进攻上谷了。

    就是敢于挑衅的人也没有几个!

    反倒是每年秋冬之季,都会大量的匈奴逃奴,逃入长城内,给汉人为奴为婢,只求一口吃的。

    甚至于,很多匈奴部族,都在与上谷郡的地主士绅,进行人口贸易——马邑之战和高阙之战,让匈奴人的幕南畜牧业遭受重创!

    特别是马邑之战,汉军突袭南池,俘获牲畜上百万。

    这相当于汉军一次性的将匈奴的三河地区抢光。

    那些大部族可能还好一些。

    但中小部族,特别是东部和东北部的部族,则几乎全部都缺乏食物。

    所以,迫于无奈,匈奴人只能将他们的牧奴卖给汉家的地主士绅换取粮食、牲畜、奶酪。

    甚至,不时还有些被匈奴人压迫的实在活不下去的小部族,拖家带口,整体来投。

    楼烦人靠着这个买卖,就赚的盘满钵满,小日子过的别提多舒适了!

    就连乌孙人,也渐渐的安于现状。

    而这些胡人在造阳县和什辟县搞的畜牧业,极大的丰富了上谷郡的经济。

    如今沮阳城的市面上,就经常能看到那些穿着汉室服装,但一看就知道是胡人的楼烦胡骑与乌孙胡骑,牵着他们的牲畜或者牛犊、马驹在市井贩卖。

    价钱还挺便宜!

    一头牛犊和马驹的价格比起长安便宜了起码一半,就是比起太原都便宜了至少三分之一。

    而且,乌孙人和楼烦人的放牧和照料技术不错,所以,拿出来的牛犊和马驹,都非常好。

    买回去只要稍微照料一下,培养一下,就是一头不错的耕牛或者挽马,甚至,说不定能中大奖,可以作为战马,那就发达了!

    所以,来自四面八方的商贾,纷至沓来。

    自燕昭王建立上谷郡以来,这个边塞郡,从未像今天这样繁荣。

    远方的商贾,将精美的丝绸、瓷器、书籍以及其他日用品带来,换走上谷郡特产的牲畜、奶酪、皮毛甚至有人做起了转手人口贩子。

    那些匈奴奴婢,被他们带着,转卖到了天下各地。

    谁叫如今天下的地主士绅都不爱用也用不起,更不敢用汉人奴婢!

    用汉人为奴,不仅仅会被士林舆论抨击,说他‘不爱手足’‘非君子之行’,还要缴纳高额的递进口赋!

    所以,很多人都不得不改变自己的行为。

    譬如说,给自己名下的汉人奴婢自由——然后再跟他们签一个五十年的包身工契约……

    这样一来,就可以规避风险。

    不过,最好的办法,还是尽量用夷狄为奴。

    不仅廉价,而且安全,最重要的是负担轻——夷狄奴婢的口赋,只有汉人奴婢的五分之一。

    是以,上谷郡的市井因为这些商业活动越来越频繁,而变得越来越繁荣。

    但越是如此,棘武就越不开心。

    他来这里是要来打仗的!

    可不是来给商贾啊百姓啊泥腿子啊当仲裁官的!

    不打仗,就没有军功,没有军功就不能摘掉自己的煮枣候的头衔……

    “匈奴人为何不来我山谷呢?”跟往常一样,在巡视了整个沮阳的城市后,回到郡守衙门的棘武望着衙门的大厅摇头叹息着。

    他为了拿下这个上谷郡郡守的职位,可是豁出了所有!

    不仅仅苦苦哀求了丞相周亚夫三天三夜,还动用自己的祖父和父亲的许多人情,去游说和劝说那些可能的潜在的竞争者。

    甚至为此,还将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了复阳候陈嘉的儿子,这才捞到这个位置。

    可两年来,他在这上谷郡,别说入寇的匈奴骑兵了。

    就连敢挑衅的人也没有见过。

    棘武正摇头叹息的时候,他的亲信家臣走过来,拜道:“主公,灌将军来了,正在偏厅等候,据说是有急事……”

    “什么急事?”棘武有气没力的问了一句,他感觉,再不打仗,自己就要死了!

    “据说是有紧急军情通报!”

    “什么?”棘武一下子就整个人都精神抖索起来。

    有仗打,对汉家的列侯和郡守们来说,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无论战争发生在哪里,敌人有多少。

    只要有仗打就行了!

    …………………………………………

    半个时辰后,棘武亲自打开郡守衙门的大门,送别灌何。

    然后,他就带着衙役们,亲自敲响了设置在郡守衙门前的大鼓。

    “咚咚咚!”鼓声传遍整个郡城。

    几乎人人都能够听到。

    然后,整个沮阳城就沸腾了起来了!

    因为人人都知道,郡守衙门前的那个大鼓被敲响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郡守点兵,动员全郡!

    凡男子二十三岁以上,四十岁以下,当即刻自备弓箭和武器、干粮,在地方亭长的组织下,就近到当地军营报到!

    而这样的动员,一直都是战争的信号!

    而且是大战的信号!

    只是错愕了刹那,整个城市的战争机器的零件就开始运作。

    首先是从闾里的里正开始。

    在沮阳城内的各个街道的中央,都有一个用三脚架支起来的仓库。

    在听到鼓声后,当地的里正,立刻就从家里赶了过来,然后,他们纷纷将这个仓库打开,露出了里面堆积如山的各种兵器。

    有汉军淘汰下来的各种青铜戈矛戟戬、弓弩箭矢。

    这些都是自元德四年后,从上谷郡的郡兵手里淘汰下来,然后被安置在这些闾里的武器。

    许多武器,甚至保养的非常好,依然崭新,锋利如初!

    然后,这些装备就被里正们发放给闾里的合格男子。

    所谓合格男子,指的是有过入伍经历,身强力壮的年轻人。

    然后一个个仕伍就在各个闾里组成了。

    这些沮阳士民,随后就在里正们的带领下,排着队列,走向城市中的武库和演武场所在的地方。

    而与此同时,沮阳城的城门口,一骑骑背着令箭的传令兵,分奔而去,奔向上谷郡的三个都尉所。

    在当天下午的时候,这三个都尉所全部接到了命令,然后,一个个村庄,一个个乡亭,都被动员起来。

    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内,整个上谷就完成了全民皆兵化。

    兵力从动员前的不过四千,暴涨到了两万三千人!

    其中,至少一万人拥有行伍经验!

    但这都还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些地方豪强!

    上谷郡有十六个县,人口约四十多万。

    平均每一个县有至少三个大地主,也就是世俗所称的豪强。

    这些豪强,占地阡陌连野。

    基本上佃户都是上百!

    即使在以前,这些豪强也是汉室边塞上的重要战力!

    至于如今……

    受益于假马令和北地骑士政策。

    一队队骑兵,开始在这些豪强的宅院之中完成了武装。

    然后,他们就在豪强的儿子们的率领下,向着沮阳集合。

    短短三天之内,整个上谷郡的八成以上的豪强,都带着自己的子弟兵赶到了沮阳。

    而他们带来的骑兵,加起来多达上千骑!

    足以组成一个标准的汉骑都尉部!

    更可怕的是,这些骑兵,人人战意高涨,士气沸腾,而且鞍马齐备!

    千万不要小看这些骑兵,以为他们没有经过磨合,不过乌合之众。

    在过去的历史上,匈奴人常常在他们手下吃亏!

    而在历史上,这些豪强最终演化成了北方的军事贵族集团,活跃和影响了长达一千年的时间!

    最鼎盛时,他们甚至可以决定王朝更替和兴衰!

    如今,他们虽然没有那么牛逼。

    但,却已经初露峥嵘了。

    棘武站在城头,看着这些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民兵,得意的扶着胡须,赞道:“有此军心民意,匈奴人不来则已,来必蹈马邑之覆辙!”

    …………………………………………

    但直到现在,大多数民兵,还依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各种各样的声音,都在军营里流传。

    许多人言之凿凿的说道:“必是陛下再次预见了匈奴人将入寇我上谷!”

    然后,周围的人,纷纷点头同意。

    当今天子,已经不是第一次准确预见了匈奴人入侵了。

    马邑之战,只是一个开始。

    去年的安东之战,迫降了匈奴右贤王,则是一次高峰。

    无数人都相信和默认了天子肯定知道些什么,所以才给上谷下令。

    不然的话,郡守怎么敢动员全郡?

    而民兵们只要一想到,天子都已经预见了匈奴入侵,那么,恐怕句注军、飞狐军、细柳营,甚至于天子的亲卫虎贲卫与羽林卫,说不定都已经在来援的路上,所以,大家伙的心情也就轻松了许多。

    有着这些王牌来援,匈奴人肯定是要跟马邑之战一样,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而大家伙则可以趁机捞到一大笔军功!

    尤其是豪强们,人人心潮澎湃,难以自抑!

    因为,当今天子,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哪个执杀生之权,操富贵贫贱之柄的天子了。

    他现在已经将手都伸到了地府,伸到了九天之上,可以代天封神!

    而生为人杰,死为鬼神。

    这是汉室士大夫和贵族们的最高追求!

    是以,人人都激励着自己的子弟们道:“尔等尽管虏力杀贼,无忧家中!”

    而年轻人们则纷纷拜道:“大人教诲,小子们晓得,此行必不敢有辱家风!”

    ………………………………

    但在沮阳城里的一个商贾的商铺中,几个乔装成为逃奴的匈奴人,却是看着这一切面面相觑,甚至颤抖不已。

    “汉朝人怎么反应如此迅速?”为首的匈奴几乎是带着哭腔说道:“这可如何是好啊……”

    其他人则都是一脸灰败之色。

    他们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汉朝人到底是怎么知晓了他们如此隐秘的行动的?

    须知道,此番南侵,为了保证不被汉朝人察觉,匈奴主力特意在草原腹地集结,然后,洒出了无数斥候和探子,阻截一切可能泄露他们行踪的人和事物。

    但哪成想,还是被汉朝人察觉,而且赶在匈奴人发起进攻前就动员了起来。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

    恐怕楼烦人那里,会是一个天大的陷阱!

    只要想到这里,这些匈奴人就几乎想死!

    因为他们知道,一旦楼烦人没有忽然叛乱,那么,入侵的匈奴骑兵,就可能会遇到天大的麻烦!

    …………

    今天就这一更,我捋捋思路,休息一下,明天继续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