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六十五节 战略(1)
    元德六年的五月,注定将永载史册。

    因为,在这个月,汉室第一次做到了,在十日内,就将国家的命令,从首都传递到它所想要传递到的任何地区。

    从五月初,长安得到雁门的报告开始,到五月中旬,长安的命令,就被下达到了包括在太行山的飞狐军,在齐鲁乃至于江都的楼船衙门,上谷郡、渔阳郡、右北平郡、邯郸城和蓟城,也先后得到命令。

    甚至,就连远在安东的新化城和平壤,也次第得到命令。

    随即,巨大的战争机器开始转动。

    自秦赵长平之战后一百年,总体战的制度,再次在中国发挥作用。

    而且,规模和影响范围,远超当年的秦赵之战。

    在海洋中,庞大的舰队,扬起风帆,排成一个巨大的纵队,承载着数十万石的粮草,沿着海岸线前进,一路搏击风浪,踏波而行,仅仅在十天内,就将第一批来自齐鲁的军粮十万石,就已经在泉州港卸货,同时还有随船的两千余名水兵和齐鲁地方的游侠、豪杰组成的义军在此登陆。(汉泉州在今天津武清附近,非福建泉州)

    而在安东地区的军港内,一排排的护濊军士兵,已经排着整齐的队列,次第登船。

    而在内陆的邯郸城里,赵国的郡兵已经集结。

    至于边塞的上谷郡、渔阳郡、右北平郡,则全面进入了战争状态,严正以待。

    这确实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奇迹。

    也是一个标志着汉室全面进入军国主义时代的标志**件。

    但在此时,没有人关心这些事情。

    人人都瞪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凝视着北方草原。

    斥候和情报人员,不要命的撒出去。

    许多人深入草原腹地数百里,探查匈奴主力的行踪。

    终于,在元德六年五月乙卯(十四),一支汉军斥候,终于将发行匈奴主力的确切情报带回长城内。

    这是从上郡的狼猛塞出发,深入草原四百余里后返回的一支斥候。

    “虏骑规模无边无际,恐怕数量远超十万!”上郡郡守文复叹道:“仅仅是斥候观测到的匈奴大纛就有十一面,目前已经被辨识出来的就有四面!”

    “右谷蠡王的本部、单于的本部,还有左贤王本部以及兰氏的本部!”

    “立刻将情报报告长安!”文复根本不敢怠慢,连忙说道。

    人人都知道,恐怕,汉匈即将爆发自平城之战后,最大规模的战争!

    而且,此次战争,恐将决定世界的未来!

    匈奴人这次几乎是倾巢而来,恐怕想要毕其功于一役!

    两天后,上郡的报告,就抵达了刘彻案头。

    拿着上郡的报告,刘彻长舒了一口气,道:“要感谢季心啊,若非他献上信鸽之术,恐怕此番我汉家就要吃亏了!”

    倘若没有信鸽,刘彻便无法如此快速将自己的命令,传递给散落在天下各地的军队和舰队。

    特别是齐鲁的舰队和安东的军队,倘若按照过去的标准来看,命令从长安发出去,没有一个月,当地的军队和舰队根本得不到消息。

    而一个月后,黄花菜都凉了!

    而有了这信鸽,虽然依旧比较慢,但总算可以抢在匈奴人前面,将命令传递到边塞。

    这样,至少,上谷等地的汉军不会遭到忽然袭击。

    草原骑兵,失去了战略的忽然性,在装备和战力上都没有优势。

    还拿什么来赢?

    不过……

    从上郡的报告来看,匈奴人的兵力数量,大大超乎了刘彻之前的判断。

    “夏义……”刘彻看着一直在自己面前点头哈腰的归义单于,问道:“匈奴王庭的万骑,一共有几个?”

    “回禀陛下,以臣所知,伪单于于其王庭,向置左右大当户和左右大将,各领一万骑,单于本人再领三万骑,计有七个万骑!”

    “左贤王本部,另有四万骑,合为十一万骑!”

    “其右贤王本有四万骑,不过陛下天威,于马邑破其两万骑,臣也带了一万骑归义,剩下的那个万骑,恐怕已经不堪使用……”

    “至于左右谷蠡王,则各有两个本部万骑!”

    “此匈奴本部之主力也!”夏义答道:“其余左右大当户及瓯脱、居次等万骑,兰氏、呼衍氏及须卜氏之万骑,皆为别部!”

    刘彻听了,却是有些惊讶。

    匈奴帝国的兵力居然如此雄厚,确实不愧是与汉军争夺东北亚霸权的可怕对手!

    从夏义供述的数据来看,这匈奴光是本部,就有十九个万骑,仅是其本部,恐怕总兵力就已经高达十二到十四万骑兵。

    若算上别部骑兵,至少有二十五万以上可用兵力。

    其余的附庸和羁绊部族,等闲也可以抽调出相同兵力。

    控弦四十万,真不是吹牛!

    好在,在今天以前,通过马邑和高阙两场大战,汉军基本上消灭和击败了匈奴的幕南主力,剪除了它赖以为纵横世界的三大打手。

    匈奴损失人口数十万,牲畜数百万。

    不然的话,恐怕匈奴人的威势还会更盛!

    想到这里,刘彻就问道:“以卿之所见,此番来犯之敌,应该有多少?”

    夏义略略想了想,答道:“以臣所见所知,幕南地区的所有部族目前拥有的牲畜群恐怕不足百万了!即使伪单于从河西胭脂山和祁连山、浚稽山抽调牲畜,但也最多只能抽调五十万左右,以此来算的话,伪单于最多可以带二十万人来犯!”

    刘彻听了点点头,夏义现在与汉室是绑在一起的,他不可能在这个事情上撒谎。

    而且,他说的应该是实话。

    从牲畜数量上来判断匈奴的兵力,确实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参考指标。

    当年,马陵之战,孙膑曾经用减灶之计,诱导了魏军冒进。

    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粮食对于军队的重要性。

    “二十万……”刘彻笑了笑,道:“其中可战之人有多少呢?”

    跟中原王朝一般,其实游牧民族每次作战,都会携带大量的非战斗人员。

    譬如牧奴、马夫以及各种伙夫,这些人的数量还不低。

    毕竟,军队也不是只要作战就可以了。

    “大约有十二三万……”夏义答道。

    “哦……”刘彻点点头,神色严肃起来,十二三万骑兵!军臣疯了!

    自平城之战后,匈奴人再也没有集结过这样强大的军团了!

    不是不能集结,而是集结这么多军队,后遗症太严重。

    且不说,匈奴人口里的青壮男子数量本来就少,一下子带走这么多,整个本部都要空虚。

    即使打赢了,又能怎么样?

    回家后,无数人会喜当爹,便是贵族,也会青草悠悠!

    为了防止喜当爹,养了别人的孩子,今年匈奴的新生儿全部会被溺死!

    仅仅是这一点,就会要了匈奴人的命!

    更不提,军臣带走了这么多人,他的老巢怎么办?

    恐怕各种野心家都会按捺不住了!

    当年,冒顿与汉室战于平城,结果后院起火,月氏人卷土重来,夺回河西,威胁祁连山和胭脂山的故事,匈奴人难道就忘记?

    “老上单于若是知道自己生了这么个狂妄自大而且还蠢的要命的儿子,会不会气的从坟墓里爬出来?”刘彻笑着说道。

    对于军臣这样的鲁莽行动,刘彻有好几个办法让他死翘翘!

    其中最狠的一个办法,莫过于干脆下令放弃造襄防线,带走全部百姓和士兵,烧掉所有城市,坚壁清野。

    这虽然是一个七伤拳,未伤敌先伤己。

    但,这却是一个足可以气死和气疯军臣的战略。

    你想想看,军臣都8bb,全家老小一波流了。

    从战略上,放弃一个分矿无所谓。

    而军臣和匈奴,则将因此付出惨重代价!

    说不定,整个匈奴帝国都将因此崩塌!

    不过,刘彻并不想此策,不是他狂妄自大,而是他很清楚,这是汉室快速解决匈奴问题的捷径!

    这一仗,只要打赢了,那么,匈奴的统治秩序就会分崩离析,草原部族,会揭竿而起,那些曾经被匈奴高压统治和奴役的西域王国,更会纷纷脱离匈奴的控制。

    这样一来,即便匈奴人还能苟延残喘,恐怕也是个微不足道,再也不能称王称霸的部族了。

    而汉军,则可以通过此战,获得极大优势——最起码,幕南可以传缴而定,甚至说不定,河西都会望风而降。

    就像历史上霍去病在胭脂山之战后做的那样,一路所向披靡,匈奴部族望风而降,于是封狼居胥山,几乎让匈奴崩溃!

    而现在,却又不同了。

    马邑和高阙两战,让匈奴损失人口数十万,已经伤筋动骨。

    单于主力再在此番失败,那就是一个翻版的漠北决战了。

    漠北决战后,匈奴能苟延残喘,是因为当世的尹稚斜能忍,而且,匈奴可以牢牢控制西域,不断吸血。

    但现在,刘彻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只要匈奴人一败,那么,从长城到瀚海之间的数千里草原,会成为匈奴人的伤心之路。

    刘彻会在这条道路上,将匈奴人的血放光!

    让他们从此彻底跪下来,臣服中国!

    …………………………

    保底先搞定,然后再来算加更~

    上次是到4200票,现在是4511票,换句话说我还需要加更一章~然后再看今天能有多少票!

    嗖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