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六十九节 残忍的匈奴人
    元德六年五月已酉(十五),匈奴右谷蠡王亦石的大纛,从造阳北方,气势汹汹的扑向了位于造阳县的汉长城关隘。

    在发现了匈奴人的刹那,造阳烽燧台立刻点起狼烟,粗壮的狼烟,冲向天际。

    然后,在这个烽燧台身后,一个接一个的烽燧与屯堡,狼烟点起。

    沿着长城,示警的信号,立即像整个北方传递。

    仅仅在一个时辰后,从飞狐古道出发,刚刚走出常山(太行山),进入逐鹿郡地区的飞狐军就已经看到了狼烟从北方而来。

    “传令全军,加快速度!”飞狐军都尉郭懋立刻下令:“轻骑先行,三日后轻骑先锋必须赶到沮阳!”

    “诺!”校尉们士气高昂的高声应命。

    几乎是在同时,已经进入了上谷郡境内的轻车将军李广一行,在直道一侧,看到了整个上谷郡的动员情况。

    只见整个直道,一下子就车水马龙,大量被动员的郡兵和民兵,沿着道路前进,保护和簇拥着民众向后转移。

    而楼烦骑与乌孙骑的家属们,则拥挤在一起,驱赶着数十万牲畜,上万辆牛车、羊车,运着无数财富,在军队的保护下有序后撤。

    “足下……”李广拦着一个正在执行任务的上谷郡军官问道:“匈奴人入寇了?有多少人?”

    对方警惕的看了一眼李广和他的随从,发现他们风尘仆仆,甲胄齐全,不由得更警惕了。

    李广身侧的一个家兵连忙道:“我家主公乃是故卫尉、轻车将军,天子钦命渔阳郡郡守领燕国中尉事李广!”

    对方闻言,立刻肃然起敬,拜道:“卑下见过将军!不敢瞒将军,匈奴人在两个时辰前,出现在造阳地,随后,一千胡骑攻下了我军所守的一个屯堡,目前,我军正与匈奴人在造阳与什辟之间的长城纠缠!”

    “目前已经确认的匈奴入寇之兵力,有其右谷蠡王本部、瓯脱王本部及须卜氏本部,另外有其他四个部族的万骑,总兵力至少三万骑!”

    “三万骑?”李广眉毛立刻就拧起来,根据情报,此番匈奴主力东移,起码有十万骑!

    如今在造阳出现了三万,那另外七万去哪里了?

    几乎不用想,李广立刻就翻身上马,对那个军官拱手道:“王事紧急,请替吾问好楼烦将军灌公及郡守棘公!”

    然后他带着士兵策马狂奔。

    李广知道,渔阳郡恐怕情况马上就会恶劣起来。

    “渔阳的郡兵,总数只有三千,算上长城戍卒,也不过七千人,即使是扩军,这些天来最多只能扩充一倍,也就是一万余人,但他们的敌人恐怕超过五万!”李广在心里真是心急如焚。

    渔阳若失,则整个造襄防线全面崩盘,匈奴人进可以威逼燕蓟,与汉军决战于蓟城,更甚至越过燕蓟,长驱直入,兵临邯郸。

    那样的话,数百万汉家百姓,就要面临匈奴骑兵的祸害,北国数千里山河将满地腥膻!

    即使匈奴人攻击受挫,控制渔阳的他们,也可以肆虐整个造襄,让上百万汉家臣民遭受兵祸!

    所以,李广知道他根本等不起。

    他必须更快!

    ……………………………………

    而在此时的造阳与什辟县之间的长城塞下。

    亦石满脸怒容的望着在长城防线上严整以待,弯弓撘箭的汉军,他的脸色煞白煞白。

    原本他以为,造阳的楼烦人跳反了,以为有便宜可以捡,哪知道是这个局面?

    望着长城上的楼烦人、汉人以及乌孙人组成的防线,他咬着牙齿,叫来自己的亲信涂酋王可尔马丹,对他道:“给本王派人去告诉对面的汉朝人和楼烦人、乌孙人:若跪下来投降我大匈奴,则可以活命,不然,一旦我大军铁蹄踏进,必定鸡犬不留!”

    “遵命!”可尔马丹俯首而拜。

    “来人!”亦石挥手叫来一个贵族,吩咐道:“给我去选五百名楼烦男奴,发给他们武器,让他们冲向汉朝长城!”

    “告诉这些该死的贱奴:若他们光荣战死,那我就赦免他们的家人,不然,全部格杀!”

    “遵命!”那个贵族立刻就长身而来,来到被匈奴人驱赶着的数以千计的楼烦奴的营中,然后带着人,将一千多个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赶出来。

    曾经的楼烦部族,号称匈奴单于的三架马车之一。

    与白羊、折兰并列。

    当时,在草原上,楼烦射手的技术,让人称赞!

    楼烦部族极盛之时,有着邑落数千,人口接近五万,奴隶数万!

    是整个幕南数一数二的大部落!

    但是,马邑之战,楼烦人在被包围后投降,立刻改变了一切。

    震怒的匈奴人,派出了三个万骑,冲进楼烦人的牧场,杀死了一切敢于反抗的人,然后,将剩下的人全部贬为奴隶。

    除了少数人,因为跟呼衍当屠以及其他匈奴贵族有交情外,剩下的,没有任何人能幸免。

    沦为奴隶,在草原上是最痛苦的事情。

    他们不仅仅要承担极为苛刻和繁重的负担,还没有任何地位。

    部族人口在两三年内就滑落低谷,现在,甚至已经不足万人了。

    其他人不是死了,就是通过种种方法,或逃难,或跪下来,给其他部族做奴隶逃走。

    但匈奴人却依然不放过他们。

    现在,干脆就**裸的要拿他们当炮灰!

    “因为你们的族人,胆敢背叛伟大的匈奴大单于,如今更是胆敢阻挡大匈奴的军队!所以伟大的右谷蠡王决定,让你们来证明你们确实是忠于大匈奴的奴才!”一个匈奴贵族满脸狰狞的对着这些被拖出来的楼烦人说道:“你们必须冲向汉朝的长城,谁敢后退,则尽斩所有奴隶!”

    然后,一柄柄粗糙的青铜铤甚至是木矛就被丢给了这些骨瘦如柴的楼烦男人。

    而那些老弱妇孺,则统统被匈奴人威胁着,跪在地上。

    一个个刽子手,举起了手里的屠刀。

    这些楼烦男人们,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默默拿起了武器,一个一个的排着队伍,走向前去。

    亦石则骑着马,在一个小山坡上看着这些可怜的楼烦人,走向他们的末路。

    “大王为何要让他们去送死?”须卜氏的万骑长须卜当户不解的问道。

    “哼!”亦石冷笑着哼道:“本王要拿这些卑贱的奴隶来警告楼烦奴和浑邪奴,让他们知道,背叛我大匈奴的下场是什么?”

    “另外,就是让人汉朝人知道,顽抗我大匈奴,是不对的!”

    “汉朝人,就应该乖乖跪下来,奉上财帛与女子,恭顺的侍奉我大匈奴!”

    “大王英明!”一边的瓯脱王立刻拍马道:“若当初尹稚斜有大王一半英明,也不至于落到那么个下场……”

    “哈哈哈……”亦石得意洋洋的笑起来。

    此番南侵,汉朝的主力兵团一个也不在,正是他扬名立万的大好机会!

    至于对面长城上的楼烦人、乌孙人以及汉朝人,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土鸡瓦狗而已!

    在亦石眼里,自己如今统帅的大军,马强弓硬,浩浩荡荡,足有三万骑!

    汉朝人没有神骑,除了败亡就唯有跪下来投降这一条路!

    ……………………………………

    长城上,灌何拿着千里镜,眺望着匈奴军阵的举动。

    “这些匈奴人疯了吗?”灌何看着那几百个衣衫褴褛的匈奴人,拿着武器,走向汉军的长城。

    这条长城,可不是什么轻易可以突破的小山丘。

    从地势上就能看出来!

    造阳县是一望无际的平坦草原,但从造阳的东南开始,地势开始逐渐升高,到造阳与什辟之间,山脉开始隆起,又有四条河流蜿蜒入境,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别说几百,就是几千敌人,急切之间,也休息突破这条防线上的任何一个关隘!

    这个时候,有官吏来报:“将军,匈奴使者在塞下喊话……”

    灌何闻言,微微一笑,问道:“那个夷狄在说什么?”

    “回禀将军,对方说:若我们不投降,那匈奴人破口后,必定鸡犬不留……”

    “狂妄!”灌何闻言大怒,这匈奴人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这让矢志与父祖齐名的灌何,根本不能忍!

    但灌何很清楚,自己现在兵力有限,整个楼烦军仅有七千人的编制,哪怕加上乌孙别部的军力,也才八千余人。

    现在,沮阳派来的援兵还没有赶到,他只能先防守,等沮阳援兵赶来,再与这些匈奴夷狄计较!

    但,灌何也不能容忍匈奴人如此挑衅他。

    “命令强弩校尉,给本将军准备只要那个匈奴使者离开塞下一百步,就将它射死!”灌何厉声下令。

    装了逼还想跑?没门!

    楼烦骑虽然没有汉军目前强弩部队的最新装备神臂弓,但大黄弩却还是有个十几柄的。

    以大黄弩的威力,灌何相信,只要命中,那么,那个匈奴人肯定必死无疑。

    至于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什么的……

    他确实没有杀使者啊!

    对方既已经离开长城塞下,完成了使命,那就不是使者,而是匈奴敌人。

    战场上射杀敌人,是正常的事情!

    ……………………………………

    而这个时候,那个匈奴使者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

    他嚣张无比的在长城城塞下叫骂着:“楼烦贱奴!乌孙叛逆!汉朝人!都给我听好了!大匈奴右谷蠡王有令,倘若你们立刻开城投降,则既往不咎!若顽抗到底,待我大匈奴铁骑踏破边塞,则必定鸡犬不留,全部杀光!!”

    他更是尖叫着,指着那些正走向长城的一处关塞的那些楼烦奴说道:“楼烦贱奴们,你们看到那些人了没有?他们是你们这些贱奴的同族!因为你们这些该死的贱奴的缘故,他们现在,只能送死!若你们还念半分同族之情,就立刻放下武器,恭迎我大匈奴入关!”

    城墙上的守军,沉默不语的看着他在哪里叫骂。

    许多人的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一般的震撼。

    “卑鄙的匈奴人!”许多楼烦军官在心里大骂着,然后看着那些自己过去的同族,走向死亡。

    从他们这个角度看过去,那些衣衫褴褛的同族们,虽然看不清模样,但,大体能看到一个轮廓。

    这些人跌跌撞撞的走向长城,麻木的如同僵尸一般。

    长城上的箭雨,向雨点一般飞了过去。

    将一个又一个男子射倒在地。

    只不过片刻功夫,这几百人就倒下了大半。

    但剩下的人,却非但没有被吓倒,反而发疯了一样的冲了起来,冲向了长城的关隘。

    赵蒙在一个箭楼,亲眼目睹了这一刻。

    他甚至能看清楚山下爬上来的那些男人的面孔。

    甚至,他还能认出其中的几人。

    那些人,曾经还与他一同放牧,一同游戏,一同打猎,一起谈论过女人……

    但现在,他们在走向死亡。

    “为什么?”赵蒙在心里想着:“他们为什么要给匈奴人卖命?”

    答案,很快就被揭晓了。

    当这些人几乎全部死在了山腰上后,一群匈奴骑兵,驱赶着上千老老少少,来到了这个山腰下,然后,让他们全部跪下来。

    一个又一个刽子手,举起了手中的屠刀,将一个又一个绝望麻木的老人、男人、女人以及孩子砍到。

    头颅滴溜溜的在地上打滚,鲜血将草皮染红。

    一个匈奴贵族,站在山腰下,大声宣告:“卑贱的楼烦奴,可耻的乌孙叛逆,你们听好了!这些人是因为他们的亲人进攻不力,而被处死!”

    “伟大的大匈奴右谷蠡王有令:假如你们继续顽抗,那么,等我大匈奴攻进长城内,必定将你们全部杀光!”

    赵蒙看着,眼睛都红了,拳头紧紧的攒起来。

    “畜生!”赵蒙骂道,他看着可怜人,那些惨死在匈奴屠刀下的同族们,赵蒙在心里发誓:“我一定会你们复仇的!”

    同时,他在心里无比感激伟大的汉天子。

    他知道,倘若不是汉天子,他恐怕也是这山下的那些可怜人中的一员!

    甚至在这之前,就已经饿死了。

    正因为知道了幸福,懂得了自尊,虽然赵蒙才如此感激带给自己这一切的汉天子!

    …………………………

    今天照例休息,明天继续爆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