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七十节 英雄豪杰(1)
    不止是赵蒙,其他楼烦人的眼睛,此刻都是通红的。

    他们虽然不懂什么民族感情,也没有什么民族认同。

    但兔死尚且狐悲!

    更何况是同族!

    匈奴人企图用杀戮和恐怖来震慑他们,威吓他们,但结果却是适得其反。

    每一个楼烦人,现在都知道了——他们与匈奴已经是不共戴天!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次战争,倘若匈奴赢。

    那不仅仅他们要死,他们的家庭和子女,更将沦落到无比悲惨的境地!

    重新成为匈奴人的奴隶,再不得自由的欢笑,再不得一日之温饱,再也没有幸福的时光!

    “杀光匈奴人!”赵蒙跑出箭楼大喊着:“报效圣天子!”

    顿时,整个长城防线上,楼烦人的喊声,此起彼伏。

    而在楼烦人的身侧,那些曾经的乌孙战士,看着山脚下的屠杀,眼中的仇恨,炽烈的燃烧起来了。

    他们想起了自己的家园,那圣山脚下的乐园。

    曾经是乌孙人的天堂。

    但,现在,却成为了每一个乌孙人的梦魇。

    没有人能忘记匈奴人施加给他们的灾难!

    更加不会有人忘记,自己的兄弟、叔伯,在落入匈奴人手里后,所得到的悲惨待遇。

    复仇的种子,在他们的心中,早已经成长成为了参天巨树!

    “杀光匈奴人?”乌孙战士们抬起头,褐色的瞳孔里满是狰狞:“请带上我们!”

    这一刻,真正的民族大团结,出现在了长城上。

    无论是乌孙人,还是楼烦人,汉人,此刻都团结一致,同心协力,无分彼此,只为共同守护自己的家园,保护自己的妻女!

    毋庸置疑,由此必将爆发让世界震撼的力量!

    而匈奴人却依然是得意洋洋。

    亦石远远的看着这一切,大笑着道:“勇士们!楼烦贱奴和乌孙叛逆,应该已经丧胆了!让我们冲进去,杀光他们!将他们的脑袋插到木桩,将他们的贵族和官员的头颅制成酒器,把他们的婴儿的骨头,做成饰品,妆点我们的功勋和勇武!”

    “万岁!”

    “右谷蠡王万岁!”

    三军都狂热的大喊着,对匈奴人而言,他们确实太渴望太渴望一场对汉人的胜利了。

    哪怕是对一群手无寸铁的汉人百姓的屠杀,也可以让他们回忆老上单于时的荣光!

    …………………………………………

    而在此时,军臣也得到了亦石南下的消息。

    “好!好!好!”军臣高兴的手舞足蹈:“右谷蠡王好样的,给大单于传令:右谷蠡王若能破沮阳,本单于必封他为我大匈奴宗种,为右贤王!”

    军臣很清楚,亦石这一路匈奴军队,不在于能杀死多少汉朝人,或者抢到多少东西。

    而在于其能吸引到多少汉朝军队。

    最最重要的,还是要吸引汉朝那支飞狐军!

    不然,假如自己南侵的时候,飞狐军忽然冒出来,那就不好玩了!

    “大单于英明!”立场倾向亦石的匈奴贵族们喜不自胜。

    “大单于英明!”军臣的死忠们同样喜不自胜。

    唯有在军臣身边的那位屯山王,心里面微微冷笑着。

    ……………………………………………………

    不过,军臣可能永远无法知道,此刻,在河西走廊的胭脂山上,且渠且雕难正瞪大了眼睛,注视着这场战争。

    “主人,我们已经控制了祁连山附近的三个部族了……”且渠且雕难的一个奴才过来报告说道。

    “好!”且渠且雕难大喜:“继续努力,拉拢和控制当地的部族,最好安排我与折兰王见一面……”

    此番的汉匈决战,对于且渠且雕难这样的野心家来说,无疑是一个天赐良机!

    这次大战,无论胜败,对他来说,都是有利的。

    汉军胜,则匈奴必乱,而他就可以趁乱而起,挟持左贤王于单,开始篡权。

    若匈奴赢了,那也没有关系。

    且渠且雕难相信,届时汉朝人肯定不会放过匈奴。

    两国将再次大战!

    而他也同样可以挟持左贤王于单,打起西征的幌子,带着大军进入西域。

    大不了,放弃这河西和幕南经营的势力。

    说不定还可以借此摆脱汉朝人的控制!

    但这一切的关键,都在于左贤王于单。

    于单虽然年纪小,不懂事,但是一直受到了匈奴人最严格的保护。

    哪怕是如今这样的时刻,于单也被折兰、卢候等匈奴死忠部族,保护在祁连山一带。

    还有他的左贤王的本部万骑,随时待命!

    想要挟持于单,难度非常高!

    但且渠且雕难却依然有自信,因为他有逍遥散!

    他相信,只要能拉下折兰王,让他离不开逍遥散,则大事可成!

    而折兰王自从吃了马邑之败,被赎回来后,一直精神萎靡,日夜哀怜,听说还得了病。

    这逍遥散就是对付此人的最佳神药!

    “得折兰与卢候之兵,再加上挟持于单可以得到其本部万骑,再裹胁河西诸部,那我便足有四五骑的兵力,便是军臣回来,也可以与他平分秋色了!”且渠且雕难在心里得意的想着,仿佛看到了自己成为匈奴单于的哪天!

    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想起了一个致命问题——逍遥散怎么办?

    没有汉朝皇帝的逍遥散,他现在的一切,都将灰飞烟灭!

    这让他立刻喘起了粗气,眼睛都红了。

    “汉朝皇帝……”且渠且雕难念着这个让他又怕又恨的人的名字,心情瞬间暴躁起来。

    ……………………………………………………

    但在此时的未央宫,刘彻却正在与他的元老们,讨论着战争的形势。

    巨大的地图,悬挂在墙壁上,而殿中则摆着一个巨大的模拟沙盘。

    沙盘上,时刻更新着目前的最新情报。

    “飞狐军已经进入中山,距离上谷郡已经不远了……”

    “李广刚刚抵达上谷境内,最迟明日就可以抵达渔阳塞……”

    “燕王丞相刚刚报告,燕蓟已经动员了四万郡兵……另外,楼船衙门刚刚在泉州卸下了十万石粮食以及两千余人……”

    “江都和南越舰队,都已经杨帆……最早十日内就可以抵达泉州港……”

    “赵王丞相奏报,赵国已经动员郡兵三万,还组织五千骑,前往上谷郡支援……”

    忽然一个尚书急步走进殿中,拜道:“陛下!刚刚接到紧急奏报,上谷郡点燃了狼烟,匈奴人入寇了!”

    刘彻立刻就站起来,而元老大臣们则人人侧目。

    “好贼子!”曲周候郦寄笑道:“居然真敢来!他们就不怕死吗?”

    弓高候韩颓当则叹道:“此番匈奴真可谓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燕赵那是什么地方?

    出了名的彪悍之地啊!

    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

    那片土地,曾经诞生了聂政、豫让、荆轲这样的顶级刺客,也出现了李牧、秦开这样的英雄名将。

    想当年,战国时期,赵燕都曾经以一己之力,吊着诸胡暴打!

    无论是李牧统帅的赵军,还是秦开麾下的燕军,对于诸胡都有着光辉的战绩!

    匈奴人这次一头撞上造襄,可谓一头撞进了一个马蜂窝里!

    连长安百姓都知道,这下子,燕赵丈夫们要激动了。

    要知道,在燕赵之地,连女子都不好惹!

    更何况那些豪侠与丈夫?

    匈奴人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也确实如郦寄和韩颓当所料,当上谷郡的狼烟,从长城一直传递到广大的赵国城乡时。

    这个大国立刻就沸腾了起来。

    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这悲歌是燕人,而慷慨则是赵人。

    至少,赵国的英雄豪杰们自己是这样觉得的。

    在过去数十年的历史上,赵国这块地方,就是汉室最为头疼和纠结的地方。

    此地的百姓,民风彪悍,持械比例傲视天下,就连边塞地区的百姓的持械人数也没有赵国多!

    这是因为赵国人总是缺乏安全感的缘故——没办法,打从战国开始,赵人就是活在危险和杀机四伏的世界。

    他们对内,要面对秦魏燕的夹击,对外,还得跟匈奴、林胡、东胡作战。

    到了汉室,赵国人民和贵族的处境,也没有改变。

    迄今为止,赵国已经有四位大王,在自己的王位上GG思密达了。

    刘氏有双王,吕氏一王,加上最初的异姓王张敖。

    而且,匈奴人的威胁,对赵国人来说也是实实在在的。

    打从韩王信开始,就不止一次有人想当带路党,带匈奴兵进入赵国了。

    赵国人民感觉很受伤——特么的你们以为好欺负是不是?

    所以,当上谷郡这个赵国上方的屏障被攻击后,赵国立刻就沸腾了!

    跟其他所有的汉室郡国不同,赵国这个广阔的地域(广义的赵国,包含了赵、郑、卫、中山等地),向来就是汉室官员的畏途。

    当地豪强势力很大,但豪强的势力,永远不及豪侠的力量。

    赵地的豪侠们的影响和势力,大到让你无法想象!

    想当年季心带着自己的马仔来到邯郸,立刻就让八方英雄来拜,四方豪杰道贺。

    一度,邯郸内史,都成为了季心的玩物。

    由此可见此地的任侠之风,到了何种地步!

    而赵国的豪侠,之所以力量如此,在于他们的数量!

    这些豪侠的数量多到何种地步呢?

    后世司马迁作史记,就在其货殖列传中说道:丈夫相聚游戏,悲歌慷慨,起则相随椎剽,休则掘冢作巧治奸……

    这里你可以做两种理解,第一种无疑是贬义的,说赵国穷山恶水出刁民,惹不起!

    但换一个角度来看的话,未尝不可以理解成为赵国人民勇敢,不畏强权,善于反抗,勇于反抗,并且脑子聪明,善于变通,同时不畏死,不惧罪!

    这也确实是现实。

    在现在的汉室天下,自安东大开发以来,去的最积极的就是赵国人。

    同时,目前汉室五分之一的铁匠,三分之一的木匠和一半以上的知名方士术士神棍都是赵人,譬如著名的大骗子新恒平……

    但同样,墨苑的墨者中,特别是那些从事研究的墨者,一半是赵人。

    因为,只有赵国这样的风气,才能容许得了墨家这样离经叛道的好奇宝宝存在。

    甚至就连儒家去了赵国,也会变种。

    譬如韩诗派,就是赵国的独特产物。

    在赵国的土地上,男人,从来都是不甘于寂寞和平庸的。

    所以,在他们听到了匈奴入寇上谷后,没有慌乱也没有紧张,只有兴奋和激动。

    不需要官员动员,‘英雄豪杰’们就自己开始行动了。

    一个又一个有名望的游侠头子发起号召:“北上击虏,光宗耀祖!”

    然后,无数的游侠、平日的恶霸和无赖,纷纷拿起武器,跟着自己的大哥们,沿着官道,向着中山,向着上谷郡前进。

    有些游侠队伍的装备,甚至豪华的不像话!

    甚至有队伍,身披锁子甲,手持陌刀……

    这不奇怪,赵国的工坊业,向来非常发达,工匠数量冠绝天下,许多人在游侠职业的同时,兼职着铁匠、木匠、皮匠,甚至可能还兼职着‘化学家’这样奇奇怪怪的职业。

    没办法,这年头,就是盗墓,也得懂技术啊!

    而这些队伍,唱着赵国诗歌,一路慷慨激昂的昂扬北上。

    在中山国,他们与刚刚抵达此地的飞狐军开始汇合。

    飞狐军都尉郭懋本身就是赵人,所以,他看到这个情况一点也不奇怪,立刻让人在中山国设立两个都尉,专门招揽这些赵国豪杰。

    在短短两天内,飞狐军就从出发时的一万两千人,滚雪球滚到了两万人!

    没办法,赵国豪杰实在太多了。

    而且兵源素质没得说!

    许多人的身体素质,甚至足以入选胸甲!

    最最重要的是——他们弓马娴熟,虽然纪律性稍微有点问题,但作战技术和技能,却是相当于老兵。

    只要带到军队,稍微组织一下,就是一支强军。

    虽然比不上飞狐军的百战雄狮,但用作防守和辅助,却已经是绰绰有余!

    而且,还不需要为将来烦恼——郭懋很清楚,等打完仗,这些赵国豪杰绝对不会赖在军队里,他们会拿着赏赐和爵位高高兴兴的回家,继续过自己的快乐生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