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七十二节 昨夜梦渔阳 【4900票】
    在薄世将燕国稳住的时候,李广也终于抵达了渔阳郡的郡治所在地渔阳。

    渔阳城是一个典型的汉家北方边塞的军堡。

    由大小两座城塞组成。

    小城是市籍和百姓住的地方,没有什么险要的地理和高大的城墙可以依靠,这样是为了便于百姓生活和耕作。

    至于大城,则是完全的军塞。

    作为渔阳郡的治所,渔阳塞被修建的高大坚固。

    城中可以容纳超过三万人的军民,宽大的城墙上,甚至设置了数部床子弩,居高临下,足可威慑数百步!

    而要塞内,有水井,有地窖,也有仓库,储藏着大量的食物和饮水以及箭矢,足够渔阳塞在被敌人包围后,坚持数月!

    这样的要塞,当然不是汉室的杰作。

    事实上,它是秦二世的杰作。

    当年,陈胜吴广起义的导火索,就是因为陈胜吴广一行在来这渔阳戍卫之时,路遇大雨,严重失期,群体恐惧,从而揭竿而起!

    而秦人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来建造渔阳塞,自然不是吃多了。

    而是因为此地,确实不凡!

    渔阳塞,背依渔水,其上有白河,南有渔水,燕山在其北,邝平与淲溪为其犄角,相互守望。

    在其身后又有安乐、狐奴、平谷三县,其距离燕蓟的核心仅有不过百余里,与上谷郡也不过百里。

    任何敌人想要攻击此地,就要先切断其东侧的白檀-滑盐一带与南侧的上谷郡居庸关一带的联系。

    不然,就等着被数不清楚的汉军援军三面夹击吧!

    李广进入渔阳塞后,渔阳郡郡守张次文就迎上前来,拜道:“罪臣拜见将军……”

    张次文现在可以说是委屈无比。

    他是丞相周亚夫的亲信,在当年平吴楚之乱时,就在周亚夫帐下担任主薄,主管后勤,做的井井有条,大受称赞。

    其后,周亚夫为相,他先后出任丞相府都曹令吏和丞相徽事,也做的不错。

    周亚父有意提拔他,刚好前任渔阳郡守致仕,于是他就来到这里。

    不过,在这里两年,张次文真是身心俱疲。

    他发现,自己确实不适合这个位置。

    首先就是边塞与内地是两个世界。

    边塞之民,本就彪悍,何况这燕人向来有‘雕悍’的名声。

    跟他们说文绉绉的大道理,没有屁用!

    他们也听不懂!

    下面的官员和军官,更是一个个飞扬跋扈,根本不鸟他这个郡守。

    他派人过去查事情或者督办案件,这些家伙一推三五六。

    哪怕是地方上的百姓和亭长什么的,有事情也根本不通报他,自己就做了。

    他这个郡守的职权,甚至连渔阳塞都出不了。

    李广却是看着张次文,叹道:“阁下憔悴了啊……”

    李广自是认得张次文的,想当年,他做卫尉的时候,这位丞相徽事何等意气风发?

    但如今,却像一个小老儿一般,精气神皆丧。

    但李广知道,自己没时间与张次文叙旧,他拱手拜道:“军情紧急,某就不与阁下寒暄了,还请阁下将渔阳诸都尉及校尉以及主薄、司马、都邮引荐于我……”

    张次文拜道:“已经准备好了,诸都尉、校尉及司马主薄,皆已在郡守府等候将军!”

    “有劳阁下……”李广连忙谢道。

    他现在最紧要的事情,就是弄清楚这渔阳的具体情况以及可用的军队和各屯堡、要塞的粮食、箭矢等储备情况。

    这些事情,越早弄清楚就越好!

    因为迟则生变!

    匈奴人甚至不会给他熟悉和适应的时间!

    所以,在来之前,李广就已经想清楚,并且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大敌当前,他必须要有绝对威信!

    倘若有人胆敢对他阳奉阴违,那发现了就必定要处死!

    乱世用重典,危机时刻,要勇于杀人!

    ………………………………

    当张次文与李广交谈的时候,渔阳郡全郡的都尉、校尉等高级军官,以及主薄、县令和都邮等高级文官,都已经在等候着这位天子钦命的新郡守。

    人人都伸长了脖子,眺望着。

    许多人都在私底下窃窃私语的议论着。

    “听说,这位新郡守来头不小啦!故卫尉,还在北地郡做过轻车校尉,天子亲自点的将!”滑盐塞的校尉张荣笑着道:“恐怕,这位一来,就要给咱们一个下马威了……”

    “哼!”要阳都尉阳时嗤之以鼻:“他敢!我燕地英雄,可不会服一个从长安空降来的所谓名将!打仗,是我等大丈夫的事情,不是长安来的好好先生和文雅君子所能为的……”

    其他人也都点点头。

    渔阳百姓,这些年受够了那个自以为是的空降郡守。

    看看他搞的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吧!

    书上的东西,若都能变成现实,那还要军人做什么?

    “可人家到底是天子亲自点的将啊……”渔阳都尉梁显却有所疑虑:“恐怕很难对付!”

    “怕什么?”阳时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个外人,寸功未立,也敢指挥我渔阳军民?呸!”

    其他人听了,都说好。

    这也是燕地百姓军民的性格了。

    他们团结、排外,空降过来的官吏,常常被他们架空,只有少数与他们打成一片的人,能得到他们的信任和支持。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数十年来,燕地虽然英雄辈出,但一个爬到长安的人也没有!

    以至于俞候栾布今年都快九十岁了,却再没有第二个后辈……

    原因很简单,燕国官民性格咄咄逼人,经常不给人留面子。

    有问题,当面就指出来,完全不会去考虑场合啊时间啊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性格,说好听点是耿直,说的难听就是不合群。

    不合群的人还想爬上去?门都没有!

    所以,武苑虽然开张四年,但来自燕地的将官却仅有四人……

    就这四颗独苗,都还有一人在长安因为当街斗械伤人而被劝退了……

    阳时就是那个被劝退的倒霉蛋的弟弟,他也因此一直觉得长安人欺负人!

    对一切从长安来的人万分敌视!

    而就在他们议论纷纷的当口,张次文就已经带着李广走了进来。

    “诸位……诸位……”张次文对着这些乱糟糟的家伙拱手道:“向诸君介绍一下,天子钦命之郡守,领燕国中尉事,将军李广!”

    但,张次文显然早已经在这些人中威信扫地。

    基本没有什么人鸟他,众人闻言,都只是哦了一声,然后拿着眼睛,盯着从张次文身后走出来的李广。

    在这些人在观察着自己的同时,李广也在看着这些家伙。

    他望着这些渔阳郡的文武官员,首先从身材和身体开始打量。

    结果让他很满意。

    这些文武官吏中,没有一个小白脸,也没有一个大腹便便的贵族。

    全部都是身材健壮,四肢孔武有力的好汉子!

    这告诉了李广一个事实——渔阳的军民,并不像情报上说的那样不堪。

    实际上,他们的能力和手腕以及素质,应该非常高!

    只要能够收服他们的心,能如臂指使的指挥他们,那么,这次北方之行,就大有可为!

    想到这里,李广就明白了自己应该怎么做。

    他挺起胸膛,如同一头猛虎一般的踏出脚步。

    每一步都很有力,踏的郡守府的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

    如今的李广,正是他人生最黄金,精力最旺盛的时期。

    他的身体素质、精神状态以及意志都处于巅峰。

    他没有跟其他官员那样,温文尔雅的对这些文官武将拱手作揖,而是用着军人的语言,毫不畏惧的扫射了整个大厅的文武,然后一屁股坐到自己的郡守大位,掏出自己的印绶,往台上一摆,大马金刀的道:“本将在本月乙丑日,也就是十号得到的君命,得令之后,本将立刻就带亲兵三百,星夜启程,六日内不眠不休,跨越三千里,抵达渔阳!”

    这话一出,顿时满场寂静!

    六天三千里?

    有没有搞错?

    你难道长了翅膀不成?

    但,仔细一想,这还真有可能。

    最主要的,还是李广的身形,让这些文武官员有些相信。

    李广的身材,是汉军公认的最佳军人的标准身材。

    他身高足有八尺,虎背熊腰,而且髯须也非常的军人化,兼之其神色刚毅,气场强大,一时间,真震慑住了群雄。

    不过,也还是有人不服的。

    阳时就道:“不是卑下不信将军,不过武夫之间,多余的废话是无用的!请将军一展武艺,为吾等所瞩!”

    阳时所说的武艺,当然不是武侠小说里的飞檐走壁什么的。

    对军人而言,武艺永远只代指两件事情。

    春秋战国是车技与箭术。

    而如今,变成了骑术和箭术。

    这也是武将们,最容易沟通的方法。

    你说你牛逼?

    好!

    拿出你的技术来!

    确实牛逼,自然心服口服。

    倘若不牛逼的话……

    谁跟你玩?

    军人们才懒得跟你玩文绉绉的文字游戏,他们只在乎两件事情——上司靠谱吗?上司能带我们胜利吗?

    前者决定了大家的小命,后者则决定了自己堵上性命,所能得到的功勋!

    李广当然也知道此事,他闻言,不怒反喜,大声道:“拿弓来!”

    ……………………

    章节名取自一首诗,提笼忘采叶,昨夜梦渔阳,感觉非常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