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七十三节 但使龙城飞将在 【5100票】
    几乎是立刻,就有李广的亲兵,为他拿来了一柄大黄弩!

    这也是汉军中判断一个将军业务能力是否过广的一条硬指标。

    能开的了大黄弩的,才是真将军!

    不然,绣花枕头而已,谁爱要谁要!

    特别是如今,随着汉军对外战争不断胜利,国势如虹,各个地方上的山头,对于这个硬指标就看的越发重。

    大黄弩,现在虽然逐渐被神臂弓所淘汰。

    但它的象征意义和代表意义,却依然存在。

    军队的将官们,之所以如此看重此物,并且将能不能开大黄弩,作为对上司的考察指标。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大黄弩足够复杂,而且,对臂力和肌肉以及身体素质的要求苛刻到极点!

    不是真的熟练业务,而且确实日夜浸淫在军事上的人,就算是项羽在世,有力拔山河之勇,急切之间也开不得大黄弩,更不用说准确而熟练的使用它了。

    作为曾经汉军中最复杂,使用要求最苛刻,同时杀伤力最大的单兵武器。

    大黄弩在今天,已经变成了军队的将佐,对于新来的上级的初次考核条件。

    除非你是若义纵、郅都、程不识、卫驰这样证明过自己的名将、大将,不然,就得按这个规矩来。

    不能开大黄弩的,吹的再漂亮,也得不到军心的归附。

    毕竟,士兵们和军官们,根本不可能放心将自己和全家人的身家前途,交给一个业务能力不行的家伙手里。

    这可不是开玩笑!

    一将无能,要累死三军的!

    而当大黄弩被取来之时,渔阳诸将立刻就眼前一亮,在心里赞道:“总算来了个识货的,懂行的了……”

    对军人来说,大道理讲一万次,不如开一次大黄弩给他们看,更让他们安心。

    能开大黄弩的人,肯定不会是什么蠢货、胆小鬼。

    反之,则都有可能……

    但也有些不太放心,上前检查。

    他们听说过,曾经有些绣花枕头,拿了个作弊的东西来忽悠人的事情。

    李广却是任由他们检查,直到这些人都检查完毕。

    李广问道:“诸君,我这弓如何?”

    “好弓,好弩!”哪怕是最排外的要阳都尉阳时也有些沉醉的望着那柄大黄弩,渔阳苦寒,地方穷,岁入少,军人待遇以前糟糕透顶。

    甚至还饿过肚子!

    直到今上即位,开始推行津贴制度和补贴制度,渔阳和右北平的戍边军人才能养活家人,并且有了自尊和自信。

    但,即使是他这样的都尉级的军官,也买不起这样好的大黄弩,只能捡别人的破烂。

    在大黄弩全面退役后,他连破烂也捡不到了。

    如今市面上,一柄大黄弩,哪怕是旧货,也是有价无市!

    所有拥有的人,都视若珍宝一般,当成传家宝,哪怕是倾家荡产,也不愿意变卖!

    而李广这柄大黄弩,所有的零件,都被擦拭的干干净净,透着光泽,扳机和望山上,甚至还铭刻着代表了天子钦赐的黑龙标志。

    这是所有武人的梦想之器。

    传说除了在战场上立下大功的大将外,就唯有那些曾经为汉室九卿的重臣可以拥有。

    李广也是宝爱的接过自己的这柄爱弩,拿在手上把玩了片刻,然后道:“此弩,乃吾旧日在北地郡朝那塞,练兵有功,天子所赐,若吾之臂膀也!”

    说着,他就举起了手里的大黄弩,走向衙门外,一边走,一边道:“诸君,还请来观我之射术,看看可堪入诸君只眼否?”

    众人于是纷纷跟上李广。

    此时,已经有许多人在心里对李广生出好感了。

    军人就是这样,喜欢那些能与他们有共同话题的人。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整天与他们说孔孟韩非,他们也未必能搞清楚谁是孔孟,谁是韩非。

    但你与他们谈论兵器,讲演用兵,却是正对下怀。

    这就好比,你与一个死宅谈论微积分啊软件编程啊,对方必然一脸懵逼,但若谈起蕾姆老婆,吾王之剑,必定眉飞色舞,引为知己。

    李广带着众人,走到外面的院子里,让自己的亲兵,将一个草人摆到一百步外,然后站直了身体,对众人道:“诸位请看,吾这一手箭术究竟如何?”

    说着就熟练的举起大黄弩,向前瞄准。

    “他怎么这样开弓?”阳时一看,就大惊:“怎么可以这样开弓?”

    大黄弩的受力高达十石!

    所以,汉军都习惯了用脚踏开弓,用腰张开弓等方式,但像李广这样,纯粹靠臂力来开弓的,至少渔阳众人是第一次见到。

    是以人人大惊!

    “哼!我家将军,去年巡视北地边塞,夜宿荒野之中,见草丛之中似有一卧虎,将军拿张弓射之!至天亮时,众人巡视,却见一箭正中草中一石深处,箭矢尽没于食中,其状如虎!”一个李广的家兵,骄傲的说道,满脸的崇拜!

    此时也令李广名动整个北地郡,无数贵族和豪强,纷纷敬仰。

    渔阳众将听了,也是惊骇莫名,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箭穿石?

    大家只听说百步穿杨,何曾听说过这样神乎其神的射术?

    顿时,不少人都在心里面已经信服了李广。

    李广却依然是轻描淡写,一副淡定的模样,只是吐出一口浊气,然后双臂用力,一点一点的拉开了手上的大黄弩的弓弦。

    嘎吱!嘎吱!

    因为力量,大黄弩的弓弦和零件微微的颤动着,李广的额头和手上的青筋也高高鼓起,他的双脚更是稳稳的扎在地上,下盘一动不动。

    在数十名渔阳文武官员的注视下,那柄大黄弩竟然被他拉开,然后他熟练的催动箭匣,上好弩箭,最后,蹲下身子,用一个标准的大黄弩射手的姿态,瞄准远方的草人,并调整姿势。

    砰!

    强劲的强弩出匣,发出清脆的声响。

    啪!

    强弩命中目标的清脆响声传来,旋即一个李广的亲兵,举着一个被几乎完全射烂的草人,走过来,骄傲的道:“将军之箭,尽透草人,再射三十步,及中树干,没入其中!”

    渔阳众将此刻的表情都是呆萌呆萌的,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这还是人吗?”许多人在心中想着。

    到此刻,众将终于完全服气了。

    李广展露的这一手,他们中没有一个人能做到!

    “末将等拜见郡守,郡守神乎其技,末将等口服心服!”在阳时的带头下,渔阳诸都尉、校尉和文官们纷纷长身拜道:“愿为将军之前驱!”

    而在旁边的张次文却看傻了。

    他在渔阳郡两三年,却还抵不上李广在这里不过一刻钟的表现。

    这让他对自己生出深深的质疑和不信任,整个三观几乎崩塌。

    “为何会如此?难道说文人真的不如武夫?”他在心里喃喃自语着。

    这也是如今汉室文人的最大困惑和不解,在他们眼里,自己读的书多,懂得道理也多。

    那些粗鄙的武夫,即使不能纳头就拜,也该恭敬的俯首称臣,任由他们驱策。

    但他们哪里知道,武人看待问题和文人是不同的。

    武人看的是实际,是根本,是生死。

    无数事实都证明过,一个不给力的上司,不仅仅会害死他自己,还会害死他麾下的无数人。

    所以,武人为了自己和自己的部下的生命,在遇到一个不靠谱的家伙的时候,就只能选择自行其是。

    他们可不愿意,因为某人的天真和愚蠢,葬送了自己以及自己的部下的性命!

    所以,当他来当渔阳,全郡都是拿着有色眼镜看他的。

    而当他推出的那些看上去美好,但实际上卵用没有的政策后,更是彻底丧失了这些军人的心。

    在内陆用了错误的政策,也最多是损失点钱粮,但在边塞上,一个政策的错误,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很多时候,都会导致成千上万人死于非命!

    而如今李广就不同了。

    他本身就是军人,而且是一个纯粹的军人和武痴。

    他可能不懂政治,也不懂做人。

    但他懂当军人,更懂如何与军人交流。

    所以,他迅速的就收复了这些张次文用尽了办法也收复不了的军心!

    李广哈哈大笑着,扶起众将,道:“俺是个粗人,不懂什么大道理,如今奉命来渔阳与诸君共同努力,保卫桑梓,建功立业!俺只与大家先说三点……”

    “第一:匈奴若入寇,俺的命令,诸君必当服从,若不服从,则军法从事!”

    “第二,在俺麾下的,都是手足同袍,都是俺的兄弟,有任何委屈或者不解,诸君都可以来找俺,俺必定给一个说法!”

    “第三:俺是军人,诸君也是军人,军人就是武夫,赳赳武夫,顶天立地,所以不得欺凌部下,不得克扣军饷,乃至于贪墨军功!”

    “都明白了吗?”李广大声的问道。

    “将军,末将等都明白了!”诸将喜不自胜的拜道。

    李广的话太对他们胃口了。

    对军人而言,有事情你就直说,不要拐弯抹角,也别跟他们谈什么圣人、先王、律法,他们不懂也不知道。

    “善!”李广笑着拉着这些人的手,如同兄弟一般,一个个的拍着肩膀,激励道:“跟着俺,俺旁的不敢保证,唯有一点可以保证:该是谁的军功,就是谁的军功,比不得贪墨和克扣!另外,打了胜仗,对天子的保举和推进方面,都包在俺身上!”

    李广拍着胸膛,放出一个大炸弹:“俺旧在北地郡,向陛下和武苑推荐了学生三十八人,其中三十六人进入了武苑,而剩下两人,一人进了羽林卫,现任羽林卫左部胸甲司马,另外一人则担任了陛下的御前侍从官!”

    顿时,所有人看着李广的眼神,都变了。

    仿佛李广是一个如花似玉,沉鱼落雁一般的绝世美人。

    无数人的眼神,炽烈的让人心惊!

    也不能怪他们!

    燕地不比代北,是天子的心头肉,刘氏的宝爱之地,

    这里自古寒苦,远离中国政治中心。

    姥姥不疼,爷爷不爱,在朝堂也没人!

    加之燕人的性格使然,不会拍马屁,也不懂逢迎,更加不会吹牛逼。

    所以,燕地将佐们虽然自认自己不必其他人差,但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能力!

    这就导致了燕人将领长期游离在中**队的主流之外。

    有的都尉和校尉,甚至十年没有挪窝了。

    更有县尉和县令,干了一辈子,也没有得到过嘉奖!

    他们一直默默无闻的徘徊在这燕幽之地的边墙,与塞外的风沙和雨雪为伴。

    直到今天,终于来了一个懂他们的人,还给出了承诺。

    这怎能让他们不喜,不惊?

    “敢不为将军效死!”诸将全部拜道。

    武苑的名额,乃至于所有武将心中的天堂——羽林卫的胸甲部队和当今天子御前侍从官,都像一个天大的诱惑,让他们难以自抑,心潮澎湃!

    李广却是笑着拉起他们,道:“俺与不与诸君废话了!如今,北虏来势汹汹,王事紧急,俺却还不知道俺的治下的兵力和诸将的大名以及各部的所在,还请诸公教我!”

    说着李广就对诸将行了一个正式的军礼!

    他用右手重重击胸,发出清脆的声响,然后与众人道:“往后,军中就不用拜礼和跪礼了!”

    李广骄傲的道:“吾辈武夫,上跪高堂父母,天地君师,下拜忠臣义士,战死英烈,不兴他们文人那套繁琐的礼仪,也用不着!”

    “当今圣天子面前,武人若甲胄在身,都不需要下跪,只需以军礼也!”李广道:“天子说了:军人,乃社稷之脊梁,国家之依靠也!脊梁不可轻弯,依靠不可软弱!”

    “诺!”众将都兴高采烈的站起来,对着李广行了一个军礼。

    谁他妈爱拜来拜去,跪来跪去?

    总之,中**人不爱!

    赳赳武夫,国之干臣,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俺是要阳都尉阳时,要阳本地人,麾下有一千五百丈夫,愿听将军令!”本来还对李广嗤之以鼻的阳时,此刻已经成为了李广的脑残粉。

    至于其他人,更是争先恐后的向李广介绍自己和自己的部队。

    “慢慢来,不急,俺今天必与诸君长谈,明日,俺还要请诸君带路,俺要亲自去看一看边塞诸地的防御……”李广笑着道,他知道,到这一步,就已经大功告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