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七十六节 可怜的燕王
    虽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李广深知,不能因为没有粮食就不跟入侵者战斗。

    保卫桑梓,这是边塞军人的天职和使命。

    他微微皱了皱眉头,道:“大家不要急,粮食的事情,俺再想想办法……”

    “大不了,俺去把燕国王宫的粮食搬来……”

    一国王宫,肯定有存粮!

    特别是燕国自敬王以来,一直没有大兴土木,这积蓄是肯定有的。

    李广当年在睢阳,就亲眼看到梁王拿着自己的内库犒军!

    在他想来,梁王这样的汉家亲藩,都可以拿出自己的私房钱来,没道理燕王就不能拿出来!

    而且,燕王也不敢不拿出来。

    毕竟,渔阳的存亡,关系着整个燕蓟的安危。

    但其他人听了,却都是面面相觑,低着头,一言不发。

    李广见了奇怪的问道:“俺说错了什么吗?”

    阳时叹了口气,道:“将军有所不知,若是康王还在,此时将军的作为,大概是可以的,但如今的燕王……咳咳……”

    其他人也都纷纷点头,道:“是啊,康王若在,俺们可能就不需要担心粮食了……”

    敬王和康王,这两代燕王,在这幽燕之地,虽然仁政不多,但还是颇为体恤军民的。

    尤其是敬王在位时,这渔阳、上谷、右北平等边塞,常常能得到燕王的支持。

    虽然可能少,但多少能够弥补一些。

    至于康王在位,虽然康王更喜欢跟文人来往,拿着钱,养了一堆堆的文士。

    但,到底也不敢短边塞驻军的供应。

    不说有求必应,一般来说,边塞有困难,去找燕王,总能解决一些。

    但如今这位大王……

    却与其父祖截然不同!

    其还是世子的时候,行为就常常出格,等当了燕王,没了父亲约束,那更是变本加厉。

    其在蓟城大修宫室,狂造园林。

    甚至还挪用了一部分国家拨给边塞的军费来为自己享乐!

    最终,这个大王的行为,激怒了边塞军民,在去年,渔阳、右北平两郡的十三位校尉和七位都尉联名写信给长安武苑的元老——俞候栾布,向这位旧日的老上司和恩主哭诉燕王无道之事。

    由俞候向御史大夫衙门和丞相府反应了以后,这个事情才得到初步解决。

    燕王捏着鼻子,退还了大部分的国家拨款。

    但还是有一百多万钱,到现在都没能拨付……

    有些时候,燕地边民甚至想要干脆学习章丘百姓的榜样,搞个大新闻,干脆弄死这个渣渣算了。

    但,终究念及敬王和康王的遗泽,不忍燕王绝嗣,敬王和康王变成孤魂野鬼,得不到宗庙香火血食,这才作罢。

    李广看着这些人的反应,终于明白了,原来那个燕王是靠不住的!

    这让李广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他与汉家诸侯王们打交道的机会不多,但也与那么几位打过交道。

    梁王刘武就不说了,这位大王给李广的印象非常好。

    又能在他面前不摆大王架子,出手又慷慨无比。

    就是吴逆刘濞,虽然谋反,但他对军人和百姓也是没的说的。

    迄今,吴国旧地,都还有人悄悄的祭祀和悼念这位大王……

    就是看上去默默无闻,一直宅在晋阳王宫里,很少出门的代王,对军方和百姓,也不错。

    代王王宫,至今,都还是二十年前,梁王刘武移封时的模样。

    但这燕王与前些年的齐鲁诸王怎么就这么的不成器?

    李广想了想,只能将之归结于非太宗苗裔,不能体恤百姓这个原因。

    这也是齐鲁四王倒台后,坊间流传的一个说法,专门讲的就是——为什么刘氏旁系不成器?就是因为非太宗所出,没有得到圣王教育的缘故!

    不过,燕王不给力,那是燕王自己的事情。

    李广才不管这么多呢!

    他只知道,自己没有粮食,就没有办法守住这广大的渔阳长城防线。

    天子点他的将来这渔阳,他就要对渔阳和天子负责!

    “诸位不要急,俺必定可以从燕王哪里借来粮食……”李广拍着胸脯,做出保证:“旁的不敢多说,五万石粟米,这燕王是必须要给的!”

    他若不给,那李广就可以带兵强行去拿!

    他除了是这渔阳郡守外,可还兼着燕国中尉的差事。

    中尉去王宫拿粮食,天经地义!

    不给就明抢!

    燕王能耐他何?

    …………………………………………

    但,李广还是慢了一步……

    因为薄世已经抢先,将燕国王宫的王仓大门打开了。

    “这燕王还真会享受啊……”薄世看着满仓的黄金珠玉,砸吧了一下舌头。

    只见这王宫的秘仓里,堆满了一箱箱的黄金美玉,珍珠奇石,甚至鲸鱼油脂、棉花被袄等奢侈品。

    “全部搬走……”薄世打手一挥,说道。

    如今,外敌当头,这些黄金珠玉,都得变成资源才行!

    不过,薄世还是给燕王刘定国留了些面子的。

    他对左右道:“将所有的物资都统计一下,造成表,对外宣布,这是燕王为了激励将士杀敌拿出来的赏格!”

    “诺!”左右大声的应道。

    至于这燕王将来会不会来找他麻烦?

    这薄世可不管!

    这官司就算打到天子面前,也是他有理!

    况且,如今的燕王,还有求于他,拿他点财富,理所应当。

    当然了,薄世此行,最重要的目标还是藏在这王宫各地的仓储里的粮食!

    这才是关键!

    虽然楼船一刻不停的从齐鲁运粮过来,但,成本和代价非常大。

    仅仅是为了运来第一批的十万石粮食,就有三艘舰船因为躲避暴风雨而在海岸线附近触礁沉没,上百位楼船水手葬身大海的波涛之中。

    换句话说,楼船运来的粮食,每一粒都带着血!

    为了让楼船能保留一些元气,薄世没有办法,只能对刘定国的私人金库下手了。

    他也不害怕更不在乎未来的官司!

    他是外戚,在理论上来说,与燕王是亲戚。

    亲戚之间借点东西,那是正常的事情。

    况且,有本事刘定国就去告嘛……

    看看宗正和太常,敢不敢接?

    看看天子和两位太后站在谁那边!

    于是,一箱箱的黄金,被搬出了王宫的仓库,装上马车。

    一件件美玉、珠宝,被摆到了台面上。

    一匹匹丝绸和棉袄,堆积在地面上。

    然后,一辆又一辆的重载马车,驶入王宫,将无数的粮食装载在车上。

    闻讯赶来的燕王刘定国,看到这个场面,气的双手颤抖,几乎口吐白沫。

    “都督!这些都是寡人的财产!”刘定国气喘吁吁的跑到薄世面前,大声说道:“你怎么敢未经寡人许可就私自拿走?”

    薄世耸耸肩膀,问道:“大王没有同意吗?”

    然后他自语着道:“下官明明记得大王答应了的……下官还记得大王给了下官一道命令说:今王事危及,寡人上思报效天子,下念民生之艰难,乃愿尽出王国黄金珠玉及藏粮,以资军用……”

    薄世甚至拿出了一张已经盖上了燕王王印的公文,递给刘定国看,道:“大王您看,您给臣的公文都还在臣这里呢……”

    刘定国气的眉毛都立了起来。

    他从未见过如此飞扬跋扈的臣子!

    他拿着手指,颤抖的指着薄世,半天说不出话来。

    薄世却是无视了对方凶恶的眼神,对左右吩咐道:“今日大王似乎还没有去市井与百姓、军民见面罢……快快带大王去市井与军民见面,激励士卒,必当奋勇杀敌!”

    “姓薄的!”燕王被几个校官架起来,他恶狠狠的对着薄世道:“你给寡人等着,寡人一定要上书弹劾你!”

    “你居然敢凌辱宗室,不敬藩王……你的罪过,大了!”

    薄世却是无所谓的耸耸肩,甚至露出了故意嘲讽的笑容。

    “都督……”站在薄世身边的张未央却小声的道:“您就真的不怕燕王去长安告御状吗?”

    这也是护濊军其他人的担忧。

    毕竟,这些天来,护濊军干的事情太出格了。

    威逼一位汉家宗室,这还可以解释成军情紧急,便宜行事。

    但,像现在这样,**裸的无视诸侯王的威权,甚至公然抢劫他的财富。

    这要被捅出去,全天下的诸侯王,恐怕都要群情激愤,然后群起而攻击。

    薄世哪怕是外戚,哪怕有薄太后和天子护着,恐怕也撑不过这样的攻仵吧?

    薄世却是笑着道:“尔等放心,燕王成不了事……”

    他忽然收敛笑容,严肃的道:“吾已经飞鸽传书长安,将此间的事情对陛下报告了……这燕王……哼哼……此战后,恐怕要换一个人喽!”

    至于诸侯王们的敌视?

    薄世还真不在乎!

    若在六年前,甚至四年前,薄世都未必有这个胆子!

    但,在今天,薄世相信,就算是义纵或者郅都,乃至于任何一位汉军大将,处在他这个位置,也必定会做出同样的抉择。

    原因很简单——今天的汉室诸侯王的力量,早已经不是天下的一股重要力量!

    至少,他们没有办法与军队的山头力量相比了。

    现在的天下,武夫当国。

    自丞相而至各个要害部门,全部是武人控制或者亲近军方的法家在掌握。

    诸侯王们,再也跳不起来了!

    “都督……”负责统计燕王王国物资的军官跑过来,满脸兴奋的道:“我军共在王宫之中,起出黄金三万余金,珠宝美玉数十箱,丝绸棉袄以千匹计,另有粟米十五万石,麦粉数千石……”

    “其余油盐无数……”

    薄世闻言,也张大了嘴巴。

    燕国可不是什么富裕的大国,但这王宫之中,居然有如此多的财富!

    这太夸张了!

    也太让人惊讶了!

    这燕王刘定国,刮地皮的本事,恐怕不输齐鲁四王!

    薄世挥手道:“马上组织人手,将三千石麦粉和一万石粟米,先送去右北平和渔阳……”

    粮食是比武器还要重要的战略物资。

    士兵没有武器还有拳头和牙齿。

    但没有了粮食,恐怕连挥拳的力气也没有!

    而薄世是安东都督,他非常清楚,右北平和渔阳地区的粮食储备情况——旁的不说,安东屯垦团欠他们的粮食,到现在都没有还。

    而这个数目,至少是三十万石以上!

    想到这里,薄世就又命令道:“继续派人催促平壤,我要的重载马车,必须在五日内全部运抵泉州!”

    “诺!”

    重载马车,是墨苑的一项重要发明,在安东地区和关中,非常流行。

    同时也是现在天下商贾的主要运输载具。

    这种马车,最大的改变和革新,就是从旧有两轮马车,变成了四轮马车。

    这个改变,使得马车的牵引马匹数量可以达到四匹甚至更多。

    而且使车身可以加长加宽,载重数量自然更多。

    某些超大型的军用重载马车,甚至可以做到一次运输数千斤的物资。

    而这种马车最革命性的设计,还在于因为加装了转向装置,所以可以灵活转向。

    这在运输中,拥有极大优势。

    至少,比旧有的一切陆上运输工具,都更有优势!

    而薄世在出发前,就已经通过了新化向在平壤设置的少府车马司下了一个五百辆的军用重载马车订单。

    如今,在考察了燕国的交通后,薄世知道,想要打赢这场战争,这种重载马车可以成为关键。

    因为它不仅仅可以运输物资,在某些时候还可以运输战斗人员。

    最最重要的是——这种军用马车,之所以是军用的,原因就在于,它们可以在战时,作为步兵的屏障。

    高阙之战时,负责向河阴转输粮草的汉军辎重部队,就多次凭借着这种马车,组成一个圆形的防御阵型,抵挡和挫败了匈奴骑兵的多次突袭!

    薄世去长安述职时,就曾经在武苑中,多次学习和听取了有关这些方面的战例的介绍。

    而燕地多山,恰好与河阴之战的情况相似,说不定这种马车可以发挥奇效!

    “对了……”想到这里,薄世又下令道:“传我的命令,立刻在蓟城和周围,全力征召木匠和铁匠待命!”

    重载马车虽然好用,但是,却需要精心维护,而想要维护这种马车,木匠和铁匠就必不可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