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七十七节 战前(1)
    李广带着众人,离开犷平,继续北上,在当天下午傍晚时分抵达了渔阳郡最大,同时也是渔阳东北部最重要的前敌军塞——要阳都尉所。

    要阳都尉所与渔阳的郡名一样,都源于河流。

    在要阳塞的南方,要水从塞前流过,形成一条天然的护城河,故此,燕人选择在此筑城。

    同时,要阳塞还背靠着潮山山峦,潮水从山中流出,基本上,从南方来的敌人不可能攻击到要阳。

    另外,要阳塞与渔阳另外一个重镇白檀互为犄角。

    在要水与濡水之间的广阔山区,敌人只能选择攻击要阳或者白檀的其中一个。

    而这立刻就会解放另外一个要塞的守军。

    当年燕国兵就是靠着这一手,耍的东胡人团团转。

    打要阳,白檀军队就可以顺着濡水去捅菊花,打白檀,要阳守军出要水,走直道,照样能让你欲仙欲死。

    不过,现在,这些地区最大的问题就是兵力不足,粮食不够。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它们是在造襄长城的外围塞城。

    没有燕山的遮蔽,也得不到长城的掩护。

    所以,敌人很可能根本不管它们,直扑在长城的滑盐和虒奚。

    但偏偏,这两个地方不可以放弃。

    因为,通过今天一整天的观察,李广已经明白,为什么燕秦至今,汉军都要在造襄长城之外的这个地区设置重兵。

    原因就在于,造襄长城,攻强守弱。

    倘若放弃这两个地方,其实虒奚和滑盐就失去了辗转腾挪的空间,会被敌人窒息而死!

    但有了这里,整条防线就活了过来。

    从虒奚和滑盐塞出发的汉军,可以安全无虞的在广阔山区活动,打击任何想打击的敌人。

    而且,倘若弃守这两个地方,对虒奚和滑盐甚至渔阳塞的守军,都会构成巨大威胁。

    没有了要阳塞和白檀塞控扼住潮山、潮水以及要水、濡水后。

    匈奴人就可以借着河流的便利,长驱直入。

    匈奴的辎重,甚至都不需要人来运了。

    他们完全可以在上游扎个筏子,让木筏顺流而下,不知道要省多少力气!

    李广在巡视了一圈后,心里面多多少少有了些眉目。

    他对众人道:“山河形胜,要阳可守而不能守!”

    “准备做好撤离要阳和白檀百姓的准备,全部撤退到犷平之后的平谷县!”李广当机立断:“现在就开始着手撤离,动员军队,深入村亭,帮助百姓撤离!”

    “同时准备好柴禾和油脂,随时准备焚城!”

    “将军!”要阳都尉阳时立刻就急了:“要阳和白檀不可弃啊!”

    白檀县县令兼任白檀都尉的张奉更是红了眼睛:“祖宗之地不可弃!将军若弃白檀,请从俺尸体上跨过去!”

    对燕人来说,故土家园之情是最难割舍的。

    尤其是对于这些选择留在这寒苦之地的军官,更是如此。

    若非深爱着家乡,舍不得离开故土的山水,他们早就去安东了。

    安东的护濊军、各屯垦团还有那朝鲜国,全都是求贤若渴。

    但他们却不为所动,选择留下来。

    这渔阳之地,虽然贫瘠,虽然寒苦,虽然困难。

    但,这是他们的家乡,是父老乡亲和祖辈生活的地方,是祖宗祠堂之地。

    放弃了家乡,等于放弃了对祖宗陵寝和宗族祠堂的保护。

    只要想到祖先和宗族的先人陵寝可能会受到匈奴人的袭扰甚至破坏,他们就难受的想死!

    就连渔阳塞都尉梁显也说道:“将军就不再考虑一下吗?要知道,欲守长城,必守要阳和白檀,这是祖祖辈辈留下来的教训!”

    “要阳和白檀若失,长城的虒奚和滑盐两塞,也就成为了匈奴骑兵的活靶子……”梁显诚恳的分析道:“还请将军三思!”

    李广点点头,道:“俺当然知道,要阳和白檀的重要性,俺也看过了地图和旧日的档案,非是那种不顾现实的人……”

    李广在长安做卫尉的时候,每次上朝,他的前方坐着的一直就是汉家元老俞候栾布。

    作为前辈,栾布也曾经给他讲过一些渔阳、上谷和右北平的常识。

    而栾布对燕蓟长城的评价一直就是——攻强守弱!

    如今,亲眼看了长城和长城外的地理地貌和城池情况后,李广更是已经理解了栾布当年说的话的意思。

    他望着众人,道:“俺说了,要阳可守而不能守……原因就是……此番来袭的虏骑,不是一万两万,而是至少五万甚至更多!”

    “整个渔阳的男丁加起来,也可能没有这么多……”

    “且虏骑先锋,必定锐气十足!”

    “兵法说:一鼓作气,再而衰,其次竭!”

    “俺的想法是,避开匈奴的锋芒,诱敌深入……”李广笑着说道:“然后,我军在这里,给匈奴人来一下狠的!”

    李广举着地图,手指在要水和潮水交汇之处的山陵地带重重一指:“一口就要吃掉匈奴人一个万骑!”

    “诸君,坚守城市,俺们可能要直面匈奴主力的锋利,无数同袍和手足,将会战死,而且,他们的死还将毫无意义!”李广说道:“打纯粹的防守战,这是不行的,也不可能靠防守守住渔阳长城!”

    “别说是这里,就是雁门关,也不能靠纯粹的防守守住……”

    雁门关,是天下雄关!

    也是人们耳熟能详的要塞。

    但是,在过去的五十多年里,雁门关曾经数次被匈奴人攻破。

    别说是雁门关,就连太原和晋阳这样的大城市,也在平城之战,曾经陷落在匈奴之手。

    哪怕在过去,汉军的高层也都清楚,靠着防守是守不住的。

    必须在野战中消灭或者击溃敌人,才能守住城市!

    不然的话,再坚固的城市,也会因为包围而陷落。

    而且守城战的损耗太大了!

    完全就是拿着人命去填!

    在今天,以进攻主导的汉军之中,防守这种事情,已经很少有人去考虑了。

    世所公认的一个事实是——防守无法带来胜利,只能带来无畏的损失。

    类似过去汉匈之间,在长城一带,猬集数十万大军,彼此大眼瞪小眼,谁也奈何不得谁的事情,没有人想再来了。

    更何况,如今这个渔阳郡守还是李广!

    而且是壮年时期的李广!

    李广的壮年时期,哪怕是在历史上,汉匈之间骑兵力量完全不成正比的年代,他也敢于与匈奴野战。

    以至于当时的大鸿胪公孙昆邪要上书景帝:李广才气,天下无数,自负其能,数与虏战,恐亡之。

    在那样的时候,李广都已经自信到了敢于匈奴野战,并且敢与匈奴骑兵进行骑射游战,而且,常常自己主动去找匈奴人的麻烦。

    甚至故意挑衅,大胆到敢于只带几百人,就去射杀匈奴的射雕者。

    他的胆子,自然是极大的,胃口也是超级强的。

    如今,他来了渔阳,又是在现在这个汉匈力量对比完全倾斜到了汉室这边的时候。

    他自然不会傻乎乎的在长城和长城外的城市里猬集重兵,跟匈奴人打一场常规的消耗战。

    那不是他的性格,也不是他会选择去做的傻事!

    “目前,渔阳有多少骑兵?”李广问道。

    “将军,不足两千……”渔阳都尉梁显惭愧的道。

    作为边塞,渔阳的骑兵数量,确实是如今的中国之耻。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渔阳人连肚子都吃不饱,哪来的财力和精力养骑兵?

    这两千骑,还是渔阳人在长安撒泼打滚,才拿回来的经费和马匹。

    就这些经费,还差点被燕王挪用了……

    总之,说起来都是泪!

    “那有多少会骑马的士兵?”李广又问道。

    “回禀将军,会骑马的士兵,大约有五千……”要阳都尉阳时骄傲的道,渔阳地广人少,还穷,但,渔阳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地处边塞,几乎人人都在练习骑射。

    地方上的豪强子弟们,更是人人都练得一手好本领!

    而且,渔阳的兵源素质非常高。

    不然,安东那边也不会拼命过来挖墙脚了!

    “这就可以了!”李广一拍大腿,说道:“将所有会骑马的士兵全部集中起来,战马的事情,俺来解决!”

    其他人听了,却是有些不可思议。

    想要再组成三千骑兵,至少还需要补充五千匹战马!

    这可不容易!

    更不提,战马也需要装备,仓促之间,众人都想不到从那里可以得到这么多的军械和马匹。

    但李广却是拍着胸脯,说道:“诸君去准备就可以了!”

    战马和军械的问题,确实很麻烦。

    但对李广来说,也仅仅是麻烦而已。

    以李广所知,天子在马邑之战后,曾经在赵国和燕国,都开了马场,用以养马。

    他做过卫尉,与太仆和少府衙门的人,多多少少有些交情,所以在来的路上,他已经派人前去这些马场调马了。

    在他抵达渔阳时,赵国和燕国马场里的七千多匹已经装备好的战马就已经在路上了。

    这就是人脉的好处了!

    但李广并不想与众人说这个事情,他并不愿意对渔阳人讲他的人脉有多广,势力有多大,那无益团结,更无益于作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