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八十节 战上谷(1)
    元德六年夏五月辛丑日(十七),未央宫里,无数人来来往往,将大量的情报和信息送进宫中,又将一个个命令传递出去。

    整个大汉的帝国战争机器,到现在已经全部开动了。

    这个恐怖的怪兽,仅仅是在过去十天的时间里,就将数千个命令,传递到了各地的郡国。

    并且协调了横跨三千里的地方基层政权的人力物力。

    这样的效率,已经达到了古典时代的顶峰。

    甚至,已经超越了秦赵长平之战时,秦人动员的效率!

    “陛下,这是丞相府刚刚送来的报告……”汲黯几乎是颤抖着将一份新鲜出炉的报告拿着念道:“自陛下下令至今,丞相、御史大夫及少府、太仆、楼船,诸有司皆努力王事,勤苦天下……”

    汲黯舔了舔舌头,接着报告着:“迄今为止,丞相已经令下十九仓,调动粮食三十万石,为飞狐军、义纵部之道路补给……少府令下八十余盐铁官,调集油盐数万石……”

    “太仆诸司急令郡国马苑,调动马匹凡十五万匹,牛车三万辆……”

    “楼船令下江都、胶东、胶西、安东诸地,调动福船凡三十艘,楼船以百计,艨艟无算……转运粮草已达八十万石,人员数以千计,马匹、车辆数千!”

    “除此之外,沿途郡国之擅权,在七日中,平贾粮食二十万石,鱼盐三千石,以资军用!”

    随着汲黯的话,刘彻仿佛看到悬挂在墙壁上的地图,瞬间活了过来。

    整个国家,犹如一部机器,在齿轮的带动下,飞速旋转起来。

    数以千计的官员,就像一个个机器内部的控制元件,将一个个命令,传达到了各个地方,甚至是亭里。

    无数的百姓,运载着粮食和油盐酒肉,在各个军队必经之地等候。

    一锅锅热汤,一锅锅的米饭,已经准备完毕。

    而沿途的盐场之中,马场和牧场之内,地方的官仓,甚至是市集的商人的力量,都被国家命令调动起来。

    至于在大海之中,则是一副波澜壮阔的场景。

    千帆竞技,万船齐发,冒着暴风和恶劣的海况,楼船诸舰,踏波而行,劈浪而前,冒着种种危险,将大量物资,从齐鲁和江都运往燕蓟和辽西。

    这样的动员效率和高速运转,已经接近了后世十八世纪的水准。

    有此效率,匈奴,已经是必败了!

    你要知道,在这样的效率下,飞狐军在过去七天,前进了数百里,从太行山跨越到了代郡。

    而义纵所部,则就像一支利箭,在六天内,飞跃了从关中到上党之间的千里之路,平均每天行军超过一百五十里!

    这是制度的胜利,也是文明的胜利,更是汉匈之间国力差距的最大体现。

    现在,匈奴人要面对的再也不是汉室一个郡或者一个地方的力量了。

    它现在面对的是中国七十余郡将近六千万人口的怒吼和咆哮!

    在这个力量面前,别说是匈奴,就是巅峰时期的蒙古帝国,也得跪下来唱征服!

    刘彻很清楚,是什么人在运用和主导着一力量。

    是自元德以来的上万的考举士子和散落在郡国基层亭里,数以十万计的退伍军人。

    特别是马邑之战中的数千名伤兵,在此次动员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这些最多不过是个游徼的伤残老兵们,拖着残躯,奔走在乡亭。

    在大军还没有来之前,就已经整修好了道路,准备好的饮水和粮食,同时加固和修葺了桥梁。

    使得军队几乎不需要停顿就可以直接通过。

    而太仆衙门这一次的表现更是惊艳无比!

    他们在沿途的数十个军队必经的路口和中转点,早早准备好了大量已经喂了食物和盐水的马匹,使得汉军的轻骑几乎不需要考虑马匹的耐力,可以一直前进。

    以至于,飞狐军的先锋轻骑,甚至创造了一昼夜行军两百余里的可怕记录!

    在没有铁路和高速公路前,这个记录已经不大可能再被打破了。

    而现在的匈奴,无疑是悲剧的。

    因为它即将直面这个星球上,有史以来最强大最可怕最高效的一个战争机器。

    它很可能会被这个可怕的怪兽吓傻!

    不过,在匈奴人被吓傻前,汉室的整个高层,都已经被吓傻了。

    哪怕是丞相周亚夫,都是有些不敢相信,今天的汉室王朝,竟然已经有了这样的力气和体魄了。

    要知道,在七年前,吴楚叛乱时,汉室能够在第一时间动员和调动的人力物力,还只局限于关中和三河地区。

    然而现在,这个动员体制已经遍及了整个北方,甚至深入了南方的郡国——在楼船衙门接到命令后,在两天内,齐鲁吴楚地区就报告,他们已经将总数超过两百万石的粮草组织起来,并且将第一批五十万石送到了各个军港。

    尤其是在考举士子们占优的齐鲁一带,这一现象最为显著!

    汉室高层,从来没有想到过,当天下的力量,都被动员后,居然能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恐怕未来,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不再是传说,而将真正变成现实……”许多人都兴奋而恐惧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国家的力量,让人震撼,也让人畏惧。

    所有都知道,从此,这个世界再也没什么力量能够阻挡大汉帝国君临天下了。

    有着这样的力量,中国制霸寰宇,控扼天下,再非梦想,而是现实!

    但这也意味着,汉天子的威权和力量,再也没有可以抑制和控制的手段。

    这又让无数人心惊肉跳,胆颤不已。

    即使是汲黯,都有些忍不住的颤抖和震惊!

    就连刘彻也震惊不已,他自己也想不到,考举士子加上退伍军人亭里制度会出现这样一个怪兽。

    刘彻更是清楚的知道,这个怪兽的名字叫什么?

    军国主义!

    毋庸置疑的军国主义!

    什么叫做军国主义?

    就是一切为了战争,为了战争的一切!

    是儒家最痛恨的产物,法家制造的怪物,自商君一直到秦始皇,都只是一个雏形的恐怖恶魔。

    它带来死亡,撒播恐慌,制造战争。

    而在如今,这个怪兽,却渐渐长大了。

    迈着可怕的脚步,流着垂涎,想要染指世界。

    这个怪兽最可怕的地方,莫过于它的感染速度,自商君变法不过二十年,秦人就从曾经的肉鸡,人见人欺,连函谷关都丢了的残破之国,变成了那个让天下震怖,六国惊慌失措的虎狼之国。

    得寸进尺,欲壑难填,这些著名的成语,都是用来形容秦的可怕的。

    唯一让刘彻还能安心的是——中国式的军国主义,虽然在形态和贪婪上,与后世欧陆的军国主义如出一辙。

    但,由于中国文化的特殊性和中国社会、环境的特殊性,使得它还能保有一些温情脉脉或者说温柔的一面。

    就像秦帝国,虽然天下恐惧,六国震怖。

    但在帝国内部的乡亭,百姓的生活,却依然如故。

    秦法虽严,但也有人性化的部分。

    譬如,著名的公室告和非公室告的划分,就能说明很多问题。

    所以,现在,刘彻还不需要担心这个怪兽会反噬自己的国民。

    而且暂时来说,世界也很广阔,有足够多的民族和人民来给这个怪兽提供养分和补给,让它壮大。

    而且,为了防止这个怪兽敌我不分,刘彻也做了很多很多努力。

    想到这里,刘彻就问道:“现在造阳情况如何了?”

    “回禀陛下,今日凌晨,刚刚得到奏报,上谷郡郡守棘武已经下令,将上谷郡东部都尉所的军队,调上了前线,以轮替楼烦军……”汲黯答道。

    “善!”刘彻点点头,在目前的汉室的战略之中,西攻东守是主基调。

    既先在上谷郡吃掉入寇的匈奴军队,然后大军再调转枪口,将右北平-渔阳等地的匈奴主力分割包围。

    也就是集中优势兵力,消灭匈奴的有生力量。

    在这个战略主导下,渔阳和右北平会承受超高的压力,他们至少需要坚守防线半个月,甚至一个月,以等待上谷之敌被肃清。

    而在目前,上谷郡无疑成为战争的焦点。

    在飞狐军和义纵所部以及赵国的援军都没有赶到的情况下,楼烦军以及上谷郡的郡兵,将不得不与匈奴军队厮杀,纠缠,并且还要想方设法,诱导匈奴人,使之深入汉境。

    同时还得保证,不能丢掉己方的那些重要城市,尤其不能让匈奴打开通向燕赵的道路!

    任务当然是艰巨的!

    ………………………………

    而在此刻的造阳长城上,血战已经持续了数日。

    匈奴人在过去五天,发起了十几次可怕的突袭。

    他们用楼烦奴和浑邪奴为先锋,吸引楼烦军的注意,然后忽然从两翼发起猛攻。

    造阳长城已经摇摇欲坠,几乎再不可守了。

    不过,汉军也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和任务,为后方的百姓撤离和疏散,赢得了宝贵时间。

    “准备放弃长城,退入沮阳塞……”楼烦将军灌何对着自己的部将们说道:“数日来,诸君都辛苦了,不过,我向诸君保证,我们的牺牲和坚持,不会没有结果……”

    “最新情报显示,飞狐军的主力,已经抵达了代郡参合!”灌何激动的道:“车骑将军率领的援军也在昨日越过了漳水,进入了巨鹿郡!”

    “万岁!”楼烦军和上谷郡兵的军官们纷纷弹冠相庆。

    飞狐军的到来,无疑让人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这支强大的汉军主力,无疑足以改变战场的形势!

    但,很少有人注意到,飞狐军为何要跑去参合?

    那里可不是来上谷的地方,恰恰相反——那是出塞之路!

    ……………………………………………………

    参合城外,郭懋站在一个高台上,检视着自己的军队。

    从飞狐口出发时,飞狐军全军仅有一万四千骑,但在现在,他面前的这支军队,却已经拥有了两万一千骑的战斗兵力!

    这样的一支力量,放在参合地区,简直就是人挨马挤,战旗如云,遮天蔽日!

    “粮食与饮水以及奶酪都已经带好了吗?”郭懋问着专门负责为军队准备物资的别部司马们。

    “回禀将军,我军全军已经配足了足够战士与战马三日所需的粮食、饮水、奶酪和麦饼……”一个别部司马昂首答道。

    “善!”郭懋满意的点点头,又问在自己身侧的参合县令和主爵都尉派遣在此的官员:“道路已经疏通了吗?”

    “将军放心,自得到将军通知,我等就立刻开始疏通道路,确保将军所部可以在一天内全部出塞!”杨可激动的昂首道。

    “善!”

    郭懋将手一挥,意气风发的下令:“号令各部,即刻出塞!”

    “诺!”一个个校尉随即应命,然后战鼓声声,参合城的所有城门全部打开,一条条道路的姗栏被撤掉。

    飞狐军各部,在轻骑和斥候的引导下,开始有序出塞。

    “传令给后方的胸甲部队,让他们沿桑干水而上,前往上谷郡沮阳,等候车骑将军!”郭懋翻身上马,下达了他出塞前的最后一条命令!

    与飞狐军主力的速度相比,沉重的胸甲部队,显然就是一群蜗牛,他们现在都还在阳原地区……

    不过,好消息是,在桑干河地区,代郡的地方官已经紧急征用了商船和当地的舟船,前往阳原。

    这样,胸甲部队的重装备就可以经由水路运抵沮阳。

    虽然出塞作战是靠不上他们了,但等到车骑将军的主力抵达沮阳后,他们就可以成为汉军的中军。

    飞狐军的胸甲部队,总共是两个都尉部,两千骑。

    虽然比起羽林卫和虎贲卫的四千骑精锐,无论是训练还是实战经验,都大大不足。

    但到底也是胸甲,足以在战场上发挥中流砥柱的作用。

    至于郭懋统帅的两万余骑的目标?

    当然是入寇上谷郡的匈奴骑兵的后勤补给基地!

    就像马邑之战中细柳营做的那样,端了他们的后勤基地!

    而与马邑之战不同的是,此番,汉军出塞,一旦能够端掉上谷郡这一路的匈奴骑兵的后勤基地,那么,现在已经攻入长城内的匈奴骑兵,立刻就要面临断粮的危机。

    ………………………………

    后天作者君就要回去了,大概要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然后回家还有事情,所以得留稿子,免得断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