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八十三节 山寨(1)
    朝阳升起,黎明的大地满目疮痍,李广骑着战马,带着汉军,拉开大网,从满地的尸骸和狼藉之中走过。

    “将军已经查清楚了,这个匈奴万骑是匈奴单于前年才组建的一个由乌孙、大宛及西域诸国战俘组成的万骑,号为哲别,为匈奴西征大军的主力之一……”阳时兴奋的对李广说道:“而我军昨夜几乎彻底消灭了这个匈奴万骑!”

    其他渔阳诸将也都是满脸兴奋,对李广更是崇拜不已。

    胜利,从来都是团结和凝聚人心的最佳粘合剂。

    哪怕再过两千年,也是如此。

    但,李广知道,自己此番其实只是打掉了匈奴的一个探头,甚至,根本未曾伤及匈奴的毛发。

    一个奴隶和战俘组成的万骑?

    匈奴人只要愿意,他们可以拉出十个,百个!

    广袤的西域世界,千族万国,就是匈奴人寻找炮灰的最佳场地。

    当然了,今天这个胜利,也确实非常重要和及时。

    最起码,渔阳郡的郡兵,经此一战,有了自信。

    而李广最担心的就是,渔阳郡兵没有自信。

    “初步统计出来的斩首数字,大约是一千五百级左右,另外我军还抓了数百个俘虏……”负责军功统计的军法官报告道:“还缴获了上千匹战马,将军,这确实是一场大胜!”

    尽管这个万骑只是匈奴的奴隶万骑,但是,长安方面,对于北虏的首级的核算模式,向来是对一切北虏一视同仁(贵族除外)。

    也就是说,这些脑袋和战俘,都会折算成与真匈奴一般的军功。

    这才是让渔阳诸将兴奋难耐的事情!

    一战斩捕两千,即使是在如今,也是一大笔军功,列侯虽然可能还搞不到,但封君什么的,怎么也会有一个。

    就连李广都是踌躇满志。

    功封列侯,是汉家所有军人的理想和抱负。

    他自也不例外!

    “将战场打扫完毕后,我军立刻撤退……”李广略带着兴奋的道:“匈奴人的报复,随时都可能会来临!”

    这也是李广最直接的判断!

    匈奴人,可不是那种挨了打就会退缩的主!

    就连汉家农村,打了小的,都会引出大人,何况夷狄?

    ……………………………………………………

    格拉古与罗斯,带着溃兵,跑了整整一夜。

    等到天亮,收拢人马。

    格拉古悲哀的发现,他的军队,已经不足三分之一了。

    剩下的人,不是已经葬身火海,或者死于自相残杀,就是在昨夜的慌乱中不知所踪。

    在战场上失踪,几乎就等于死亡!

    这样的惨败,让他与所有的人都垂头丧气。

    那些被派来监督和督战的匈奴贵族,更是惶惶不安。

    匈奴没有法律,自然也没有军法。

    所以,匈奴人对战败者的处置,完全是自由心证。

    譬如呼衍当屠,高阙败的那么惨,结果,却只是一个削掉其左大将的爵位,依然准许他独领万骑,戴罪立功的惩罚。

    但,格拉古和其他人,都知道,自己不是呼衍当屠!

    所以,这些人一聚团,立刻就得到了共识。

    等他们领兵回到了匈奴的中军,马上就飙起了演技。

    “大单于,奴才奉命与哲别万骑一同南征,不想在汉朝长城附近遇到了汉朝的神骑……”一个匈奴贵族哭哭啼啼的跪到军臣面前,一脸的生无可恋,流着眼泪说道:“奴才大罪,请大单于责罚!”

    而格拉古跟罗斯则更加夸张的爬着爬到军臣面前,匍匐着脑袋,说道:“大单于,奴才本来没脸回来见您!但是,汉朝神骑忽然出现,还召唤了火人攻击我军……奴才不得不留下贱命,回来禀报大单于……”

    军臣看着这些人,这些一个个哭哭啼啼,叫着喊着的贵族,他的脸色也是苍白一片,手指甚至都有些颤抖。

    其他的匈奴贵族,也好不到那里去。

    人人都是面色凝重,甚至两股战战!

    汉朝神骑?!

    那支可怕的,在正面冲锋一个回合就将折兰本部对穿,第二次就彻底击破折兰的恐怖骑兵?

    他们怎么出现了?

    怎么办?怎么办?

    无数人惊慌失措。

    折兰本部的骑兵,即使是在整个匈奴帝国,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强兵!

    哪怕是单于庭的本部精锐万骑,甚至单于本人的直属万骑,与他们相比,也只是伯仲之间,甚至在悍勇和作战素养方面,远远不及!

    折兰!

    那可是魔鬼和疯子的代表,在马邑之前,作为单于之鞭,为匈奴单于镇压世界的王牌!

    哪怕是如今,折兰部族元气大伤,但也无人敢于小觑!

    这个可怕的部族,至今依然牢牢控制着他们的牧场和地盘,让其他所有人都不敢染指!

    但如此可怕和强大得一个部族的主力,却在马邑之战,在武周塞前,被一支汉军的骑步轻而易举的撕碎,并且践踏到泥浆之中。

    所有经历过那一战,幸存着回到草原的人,都用夸张的语言和疯癫的行为,告诉了所有匈奴人,那支汉骑的可怕。

    在传说中,这支骑兵,全身重甲,人马一体,刀枪不入,而且马鞭一扬,就快若闪电,其攻击如同雷霆!

    而在高阙之战中,更多的匈奴人目睹了这支可怕的汉朝骑兵的进军和攻击姿态。

    所有目睹过的人,回来后都描述:“汉朝的神骑,高大魁梧,全身套着刀枪不入的重甲,其甲如镜,冲锋之时,宛若日月,这确是神之骑兵!”

    而这些描述,加重了匈奴人对这支骑兵的恐惧。

    神骑!

    神之骑兵!

    刀枪不入,快如闪电,动若雷霆!

    凡人怎么可能抵挡和战胜?

    折兰都败了,而且败的那么干脆和彻底,我们怎么可能打得过?

    所以,在高阙之前,匈奴骑兵望风而逃,有的部族甚至一日夜跑出了三百里!

    战前呼衍当屠的一切设想,都化作泡影!

    而在现在,当这支可怕的骑兵疑似出现之时,匈奴贵族们顿时就都不淡定了。

    “大单于,要不……”原本还在军臣面前意气风发,夸下海口的一个匈奴贵族弱弱的说道:“咱们撤兵吧……反正那汉朝的神骑据说难以远距离的追击……”

    此话一出,其他贵族都是心有戚戚然的看向军臣。

    他们已经被汉朝神骑出现的消息吓得胆破,此刻,人人都是三师兄,只想赶快分了行礼,各回各家。

    谁爱去跟汉朝神骑死磕,谁就去!

    反正,他们不去送死!

    是的!

    与神骑对抗,不是送死,那是什么?

    折兰王、尹稚斜、呼衍当屠,且之……

    这些载在汉朝的大贵族,哪一个不是英勇善战,而且闻名全国的猛将?

    特别是那且之,号称金山蛮王,他的部族万骑,哪怕是在匈奴国内,也是以勇悍和残忍血腥著称。

    但,呼揭人却在汉朝大军面前,低下了自己的头颅,以保全性命。

    至于尹稚斜不识相,脑袋估计现在都挂在汉朝的太庙里,当成了猪狗一样的祭品!

    军臣看着这些胆小鬼,肺都要气炸了。

    这撤兵哪怕是这么好撤的?

    这些蠢货难道不知道,倘若这次不能抢到东西回去,那么,今年冬天整个幕南都要饥荒?

    到了明年这个时候,恐怕幕北的日子都要艰难起来。

    更重要的是——自起兵开始,实际上,军臣和他的军队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这次只要一败,那么,他的王座就要摇摇欲坠,整个草原都会四分五裂。

    换句话,除了继续作战,匈奴人现在已经别无选择!

    可是……

    自己的敌人却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军队——汉朝神骑!

    那无敌的,不可抵挡,不可战胜,不可忤逆,不可阻拦的可怕集群!

    他们曾经在马邑踏碎了折兰的大雕战旗,践踏着尹稚斜的狼头大纛,让楼烦人俯首,令白羊绝望!

    又在高阙,如入无人之境,让数万匈奴骑兵望风而逃,远遁千里!

    怎么对付他们?

    假如不能对付这支可怕的骑兵,那么,这次南侵,匈奴就会在失败中走向失败,最终迎来末日!

    “汉朝神骑?”军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众人说出了连自己也不相信的话:“本单于已经有办法对付了!”

    他装出自信满满的模样,对着贵族们道:“所谓召唤陨石、火人,这些都是无稽之谈,也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诸位贵人,你们且看本单于是怎么撕碎这个伪神骑的!”

    “匈奴也有自己的重甲骑兵!”军臣忽地自傲的对着众人说道。

    “呼衍当屠,带本单于的重甲骑兵出来,给诸位贵人看看……”军臣大声下令。

    “遵命!”呼衍当屠深深的吸了口气,跪下来说道。

    然后,他就走出大帐,进入一个在匈奴王帐之中的秘密穹庐,对着在里面的几个匈奴壮汉说道:“大单于要见你们,立刻着甲随我前去相见……”

    “遵命!”这几个壮汉立刻跪下来叩首说道。

    然后,他们立刻就开始忙活起来,在数十个奴隶的服侍下,将一件件厚重的甲胄穿上,吃力的挪动着身子,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当他们穿好甲胄后,已经是半个时辰以后了。

    …………………………

    昨天回家在路上堵车,堵得欲仙欲死,回到家,已经是12点了,我擦啊

    嗯,今天会补上昨天的两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