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八十七节 上谷之战(1)
    但军臣永远也想不到,就在他意气风发的时候。

    一支空前庞大的舰队,已经靠近了泉州港,领头的是十五艘福船,船上满载着士兵和装备。

    这是汉室朝鲜舰队、安东舰队以及元海捕鲸舰队共同组成的运输船队。

    这支舰队在随后的一天时间内,就将护濊军的三个满编加强校尉部和两个别部司马以及来自朝鲜的一个骑都尉的兵力,送上了泉州的码头。

    超过五千名军人,从舰船上鱼贯而下的场面,震惊了泉州的所有居民。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盛况:

    上百艘巨舰,沿着港口和附近的海滩,次第靠岸,放下登陆用的梯子和木板。

    然后,一排排的汉军士兵,排着整齐的队列,有序下船。

    登陆后的部队,立刻就开始整队,然后,集结成一个个作战单位。

    而在同时,大量的装备,从码头卸下来。

    弓弩剑戟,整整齐齐的码满了码头。

    无数的皮甲,被打包在一个个大箱子里。

    更有上千柄闪烁着寒光,属于汉军野战部队才可以装备的陌刀被抬下来。

    上百万发箭矢,在码头上堆成了一个个小山。

    韩安国从楼船上走下来,马靴踏上北国的土地,深深的吸了一口久违的中国空气,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兴奋。

    在朝鲜辅佐了刘明五年后,他终于可以从朝鲜脱身而出。

    回首望了一眼身后那支庞大的舰队,韩安国在心里叹了口气。

    在过去,他从未想过,危险的海洋,竟然也可以成为人类的坦途。

    但他知道,从今以后,楼船舰队将改写历史。

    此番,安东和朝鲜甚至是在元海里捕鲸的捕鲸船以及民用的船舶,无论大小,都被安东都护府征用,由是组成了这样一支庞大无比的舰队。

    它一次就将超过五千人,从新化、朝鲜,运抵这三千里之外的幽燕大地。

    而时间,却仅仅只有七天而已!

    辽东和辽西的天堑,从此不复存在,士兵们再也不需要跋涉一个月,甚至更久!

    不止如此,韩安国还听说了,在齐鲁和江都,也有楼船舰队正在星夜赶来。

    “匈奴人完蛋了……”韩安国轻声叹道。

    匈奴当然会完蛋!

    因为在随后三天,大半个护濊军都将被楼船运来。

    同时,从安东和朝鲜起运的超过八十万石的粮食,也将运抵。

    齐鲁和江都的物资和人员,也会源源不断的运过来。

    匈奴人很快就会发现,他们与汉军的力量对比,将迅速改变。

    唯一可惜的是,护濊军的两个胸甲校尉的兵马都在长安,不可能跨越这么远的距离。

    若等到明年,匈奴人再来,已经完成了训练的那两个胸甲校尉到位,这一次,匈奴人恐怕底裤都得输掉!

    即使是如此,韩安国也觉得,匈奴人这次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

    亦石,自然是不知道在千里之外的海岸线发生的事情。

    此刻,他正得意洋洋的带着自己的骑兵,踏过了汉匈边境的天堑——造阳长城。

    望着这个燃烧的大地,亦石胸中骄傲无比。

    在过去数日,他的部队与汉军在此展开了激战,在付出了数千奴兵和上千名本部骑兵的生命后,亦石终于夺取了这个通向汉朝内陆的富饶世界的重要关卡。

    唯一可惜的是,汉朝人和楼烦人,什么也没有给他留下。

    战场上甚至找不到一具被遗落的尸体,长城内外的烽塞在汉军撤退前就已经被摧毁了。

    而山脚下的村庄里,所有水井都已经被石头堵死,匈奴人连取水,都要花费不少力气。

    好在汉朝人没有在井水中下毒,这让亦石和他的军队,勉强可以喝到水。

    但想吃东西,却不得不从后方运来。

    特别是食盐!

    亦石的军队,总共有将近三万骑兵和一万多奴兵。

    这么多人马,每天吃喝拉撒姑且不算,单单是吃掉的盐,就根本数不清楚!

    而很显然的一个道理就是——假如马吃不到盐,就会没有力气,而人没有盐分,就会手脚松软。

    这是连牲畜都懂的道理!

    草原上的野马和山陵里的山羊,不也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成群结队,冒着危险进入一些含盐的地方,啃吃沙土来获得盐分供养?

    而问题,恰恰就出在这里。

    匈奴的食盐产量很少很少……

    尤其是在幕南,除了少数几个天然的盐池外,他们能获得盐的地方很少。

    而这几个盐池,显然无法供给整个草原的需求。

    所以,汉匈贸易中,历来交易量排名前三的物资中,必然有食盐。

    但问题是,自从汉朝新皇帝上台后,从汉朝得到食盐的数额就逐年下降。

    这就迫使匈奴不得不从幕北甚至是西域三十六国运盐。

    然而,这样做是极不经济,而且代价高昂的笨办法。

    一石盐从幕北运到幕南,起码需要两个月,若是从西域运来,少说也是三四个月。

    哪怕是用奴隶运输,匈奴也吃不消。

    更何况,实际上根本不可能用奴隶来运盐。

    一般来说,匈奴人从幕北或者西域运盐,都是用牲畜驼运或者靠着迁徙的部族带过来。

    然而即使如此,代价也非常高昂。

    草原上一石食盐的价格,早就已经超过了两匹母马或者母牛!

    亦石这次南侵,带走了部族和附庸部族了几乎全部存货,但,到现在为止,这些存货基本上消耗干净了。

    军队的食盐和牲畜的盐水供应都开始紧张。

    在过去,这对匈奴不是什么问题。

    只要打进长城,攻破汉军的城市,那么,军队立刻就可以得到充足的食盐、食物、财富甚至是奴隶。

    但现在……

    匈奴的斥候骑兵,在向前搜索了五十里后,也未见人烟。

    汉朝人似乎在战争时期,进行了大规模的撤退。

    他们带走了所有他们可以带走的东西,带不走的,全部放火烧掉。

    “这些汉朝人!”亦石内心愤怒无比。

    打下长城,他却没有得到什么报酬,甚至连敌人的尸体也没见到。

    汉朝军队是在骑兵的掩护下,次第沿着直道撤退的,在撤退前,汉朝骑兵还发起了一次反攻来迷惑他。

    不过,没有关系!

    亦石现在自信心爆棚,他自信自己既然可以攻破长城,那就一定可以攻破长城身后的那个汉朝的郡城——沮阳!

    “只不过是把财产先寄存在汉朝人那里而已……”带着这样的想法,亦石就骑着马,带着自己的大纛与部族的骑兵,越过长城的关隘,进入到了上谷郡的腹地。

    因为亦石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还非常充足。

    从过去的经验来看,此刻,汉朝的援军,最多只有一些上谷附近的郡国郡兵赶来支援。

    汉朝的那些可怕的主力野战兵团,现在估计都还在路上在泥潭和泥泞里跋涉。

    想赶到此地,哪怕是距离最近的飞狐军,也至少需要二十天。

    扣掉他在长城上浪费的时间,汉朝的飞狐军赶到上谷郡,最少还需要十天。

    有这十天时间,足够他席卷整个上谷,甚至攻破郡城,然后再好整以暇的带上数之不尽的战利品,在汉朝人的眼皮子底下,交替撤退,撤出长城,将一片狼藉的国土,留给汉朝。

    ………………………………

    而在此刻,刚刚从造阳长城撤退到沮阳城附近的楼烦军主力,刚刚进入了宿营地,准备休息。

    赵蒙骑着战马,肩膀上吊着一根吊带,他的右手在造阳长城上被一支流矢射中,军医说起码需要休养半个月。

    但赵蒙却是嗤之以鼻,半个月?!

    黄花菜都凉了吧!

    所以,他根本懒得理军医的嘱托,带着伤病,依旧和一个正常人一样骑马,训练。

    这么点伤,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

    不过是疼痛而已,又不是断臂!

    曾经在草原上,有一次他即使摔断了腿,但也依旧得去放牧和打猎。

    不然就会饿死!

    现在虽然是不用担心饿死了,但,赵蒙知道,他假如去养病的话,恐怕接下来就没他什么事情了。

    因为,他看到了神骑!

    就在他的营地旁边,数十个大帐次第林立着。

    营地里戒备森严,时不时有着军队巡逻。

    而在内部的一些空旷地方,常常能见到一个个魁梧高大的汉军士卒,在阳光下仔细擦拭和保养自己的骑枪以及铠甲。

    那一柄柄长的可怕,锋利的惊人的骑枪,让赵蒙心醉神迷,而那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甲胄,更是像绝世美人一般,吸引着他的全部心神。

    跟赵蒙一样,被这些装备吸引的,还有很多很多人。

    这些楼烦军的士兵们,围在胸甲营地四周,就像一个个见到了偶像的粉丝,双眼冒着星星,内心中满是崇拜!

    匈奴人口中的神骑,汉军的胸甲,就是目前世界上最强最可怕的无敌军队!

    自出现之日起,胸甲未尝一败。

    甚至在战场上的损失,只能用十位数来计算。

    而这些损失,大部分都不是敌人造成的。

    甚至有汉军的胸甲军官自豪的宣传:“这个世界没有可以击败和威胁一个正在冲锋的胸甲集群的军队或者武器!”

    这话听上去似乎太过狂妄,但也正因此,让汉军的胸甲部队,成为了天下武人的最大梦想和最向往的地方。

    甚至不仅仅武人,就连文人骚客,也写诗做赋,表达自己愿意为胸甲的理想。

    不过,想成为胸甲骑兵,要求实在太过于苛刻!

    首先,身高要有至少要有八尺以上!

    就这一条,就卡掉了不知道多少有志之士!

    身高八尺,哪怕在汉室,不敢说百中无一,至少也是五十选一了!

    然后,体重和骑术也都有要求,

    君不见,护濊军全军将近两万人马,结果选来选去,只凑出了一千人,就这样,还有好几百在长安受训的时候,直接被刷掉。

    留下的,莫不是骨干和精英。

    不过,目前对汉室来说,好消息是——下一代的身高,肯定会比这一代人高,而且是高许多!

    尤其是军功世家和地主士绅的孩子。

    因为他们家庭宽裕,所以,每天都可以吃到来自大海的鱼盐和牲畜产的奶酪甚至是牛肉!

    长安地方上,现在就有许多十四五岁的年轻贵族和士绅豪强子弟的身高鹤立鸡群,巨人的比例非常高,几乎有一大半人成年后铁定可以拥有八尺以上的身高!

    但在现在,身高和体重,依然是限制着汉军胸甲部队的最大障碍。

    汉家倾全天下之力,花了六年时间,迄今胸甲部队的规模,也只有不过七千到九千之间。

    其中具备了作战能力,可以上战场杀敌的人,恐怕只有五六千。

    而在这里,就有着差不多一千七百名胸甲骑兵。

    他们是飞狐军的两个胸甲校尉的部下。

    这样的数量,也刚刚堪堪足够组织一个胸甲的大集群,去攻击和冲阵。

    赵蒙舔着舌头,羡慕无比的望着这些威武不凡的骑士。

    他做梦都想成为他们的一员,哪怕是给这些伟大的骑兵,天子的亲卫打扫卫生!

    只是可惜……

    赵蒙知道,自己是没有指望了。

    他太矮,而且相对于这些神骑的身体素质,他也太瘦弱了。

    不过……

    “俺虽然不行,但俺儿子一定可以!”赵蒙在心里发誓。

    他的老婆,刚刚托人来告诉他,他又要做父亲了!

    这让赵蒙充满了信心,这一次一定可以生个儿子,一个堂堂正正,生下来就是中国,就是诸夏的儿子!

    然后,他也一定会健康快乐的成长,最终接过自己的衣钵,成为为天子开疆拓土的战士!

    就在此时,忽然,远方传来了喧哗声。

    数不清的人都在大声的相互奔走:“车骑将军、东成候义纵义将军率领的细柳营主力,已经抵达了上谷南方!”

    赵蒙听了,立刻就跳了起来。

    义将军!

    当世战神,胜利的象征!

    他居然来了!

    而且来的这么快!

    赵蒙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上谷郡安全了,匈奴人完蛋了!

    “看来,这一次伟大的汉天子再次显灵了!”赵蒙在心里想着,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追随义将军去将那些匈奴人杀光,夺回自己的家园!

    他永远不会忘记,自己亲手点燃自己的家的那一刻。

    他也发过誓,一定要重新夺回,然后再次建立起自己温馨、安全、温暖,充满了幸福的家。

    …………………………

    今天在外面跑了一天,脑袋都晕了~

    这两天,估计更新都不会稳定~唉~主要是我的椅子还没回来~因为我腰椎、颈椎都不好~

    做一般的椅子腰疼的厉害,脖子也不舒服~

    大家先耐心的等几天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