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八十八节 上谷之战(2)
    从上谷郡向北,茫茫的大草原,青草悠悠,河水潺潺。

    这里是东北亚最好最大的一个草场,甚至可以说是如今世界上最优良的草场之一。

    蒙古高原的隆起和燕山山脉的造山运动,使得这片夹在高原和群山之间的丘陵地带,成为了过去、现在和未来无数游牧民族的发源地。

    蒙古人就将这片草原称为‘锡林郭勒’,意为‘丘林地带的河流’。

    而这片草原的面积也非常庞大。

    它几乎连接了蒙古高原与燕山,并且向东西延伸,其最核心地区的草场总面积,在现在高达四十万平方公里!

    即使是在两千年后,因为草原被荒漠侵袭和风沙摧毁,其面积也依然有将近十八万平方公里。

    但这个草原,对匈奴人来说,特别是来自河西和幕北的匈奴部族来说,有些不是太适应。

    因为此地没有森林,辽阔的草原上,没有任何依凭和遮蔽。

    这对于习惯了依靠森林和山脉遮蔽的匈奴人来说,很没有安全感。

    尤其是当你只有不过两千骑兵,却要照顾超过三十万头牲畜的时候,更是如此!

    涂酋王也记不得自己是第几次驱赶着牲畜,转移草场了。

    但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和自己的部族以及牲畜,都处在极度危险之中。

    因为,昨天有斥候发现了,在东南方向三百里左右的地区,发现了大规模的骑兵!

    这些骑兵,肯定不是自己人,也肯定不会只是来旅游的。

    他们来草原的目的,必然只有一个——找到并且消灭自己!

    “派去给右谷蠡王告急的信使出发多久了?”涂酋王再一次找到自己的左大都尉问道。

    “大王,已经出发半天了……”左大都尉答道:“应该很快就能抵达长城……”

    但涂酋王依然心急如焚。

    这不能怪他!

    任何人遇到这样的情况,都肯定会心急如焚!

    涂酋王非常清楚,敌人肯定会找到他!

    而且,很有可能,敌人很快就会找到他!

    因为,这个草原上,没有任何遮蔽。

    而他与他的部族和牲畜,也无法离开一个固定的范围。

    这个范围,大约就是在沿着眼前这条河流蜿蜒的两三百里范围之中。

    原因很简单,他的部族和人民以及牲畜,都需要喝水。

    而这个草原上能够满足如此多牲畜饮水需求的地方并不多,离开了这个范围,不用敌人进攻,这些牲畜就都会因为炎热的气候和干燥的草原而脱水。

    这也是匈奴人不喜欢在夏季南侵的主要原因。

    此时的草原气候,并不似两千年后,夏季的季雨和降水量,并不是很多。

    特别是最近二三十年来,由于地球气候再次进入了小冰期之前的调整期,草原的气候系统也紊乱了起来。

    有时候,整个夏季甚至滴雨未下,但到了冬天,鹅毛大雪立刻就统治了世界。

    所以,此时的匈奴的经济命脉和重要牧场,才会全部出现在河西走廊的群山之间以及浚稽山附近的千里范围。

    这是气候紊乱造成的结果——在幕南和幕北地区的降雨量不确定的情况下,河西走廊的群山之间,特别是祁连山、浚稽山以及胭脂山中的那些从上次甚至是上上次乃至于第一次冰川时期遗留下来的巨型冰川,就成为了匈奴人和其他所有游牧民的生命之地。

    此刻,涂酋王真想现在自己是在祁连山下,这样,高山和森林就将成为他的掩护,疑似出现的汉朝骑兵也没有太大机会马上追踪到自己。

    但现在……

    涂酋王只能祈祷天神保佑,汉朝骑兵发现自己的时间能往后拖延了一两天。

    但可惜,他的祈祷没有任何作用。

    就在此刻,远方的地平线上,烟尘滚滚。

    一支庞大的骑兵,正从远方席卷而来!

    很快,南方和北方以及东方,也都出现了骑兵的身影。

    涂酋王看着这一切,无力的瘫软在地上。

    敌人的规模,不止一万!看样子,起码是两万以上!

    他与他的部族,已经无路可逃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涂酋王看向了自己的左大都尉,对他说道:“从今以后,你就是新的涂酋王!”

    “大王!”左大都尉大惊:“您要做什么?”

    涂酋王摘下自己的毡帽,将它丢在地上,惨然的笑道:“我深受右谷蠡王的恩典,右谷蠡王让我为其后军,看管牲畜,如今汉朝大兵压境,这些牲畜肯定是保不住了……除了以死报答右谷蠡王的恩典,我没有其他任何办法……但你不一样,你没有受过右谷蠡王的照顾,所以,部族的未来和人民的存续,就只能拜托你了!”

    涂酋王翻身上马,对左大都尉道:“我死以后,你就带着部族投降吧!汉朝人应该不会苛待你们……”

    左大都尉听了,沉默片刻,然后流着眼泪点头:“大王放心,奴才一定会照顾好部族的!”

    这是游牧民的宿命,也是引弓之民的必然的抉择。

    在面临这种可能会导致部族灭绝的危机里,为了让部族延续,他们可以做出让人瞠目结舌的决断!

    在成吉思汗崛起前,蒙古人被金人压迫和剥削甚至是奴役了上百年。

    而蒙古人连吭都没有吭过一声。

    而同样在女真崛起前,契丹人可以让完颜阿骨打和他爹跳女人的舞蹈,甚至羞辱和折磨他们。

    但他们也依旧不敢吭声,更不敢反抗。

    所谓七大恨所谓复仇,那是这些民族有了实力后才敢说的话。

    在实力不如的情况下,别说是给人当奴才了。

    就算是被逼迫着去死,去吃翔,他们也甘之如饴。

    这就是所谓的狼性!

    在猛虎面前,狼只是哈士奇。

    唯有面对绵羊,狼才是狼!

    而如今的汉室,无疑就是猛虎,而匈奴却连爪牙都已经不再锋利,身上更是伤痕累累。

    此番南侵,已经是这头野兽的最后一博了。

    倘若没有杀死猎物,那么,它就会跟所有捕猎失败的受伤猛兽一般,走向穷途末路。

    所以,整个涂酋王的部族,包括他的儿子、奴隶和妻子,都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主人和丈夫,单枪匹马,冲向了远方的敌人。

    然后,被马蹄踏过,消失在视线之中。

    而其他所有人在此刻,则都纷纷丢下武器,翻身下马,跪在了河流两侧,将脑袋深深匍匐在地上,几个懂得一些汉话的贵族,则走向前方,膜拜着气势如虹的征服者:“伟大的汉朝将军,涂酋部族愿降!请伟大的汉朝将军接受卑微的涂酋人的贡献……”

    说着,他们就按照着草原的传统,将自己腰间佩戴的武器——一柄青铜铤以及耳朵和鼻子上的铜环取下来,放到自己的身前,再恭恭敬敬的匍匐在地上,闭着眼睛,等待着征服者的裁决!

    ………………

    郭懋骑着战马,策马向前,看了看自己眼前匍匐着的数千名匈奴人。

    他颇为遗憾的举起了手。

    对武人来说,特别是中国的武夫而言,杀降或者虐降,都是不道德的。

    武将的功勋应该在战场上得到,而不是靠着杀戮手无寸铁的降俘。

    况且,这些降人也将为汉军的强大贡献他们的力量。

    这次驰援上谷郡,若没有马邑之战的俘虏的帮助,飞狐军的进军速度也不会这么快——一路上,飞狐军轻骑疾驰,沿途的马场,则立刻准备了相应的换乘马匹。

    而照顾这些马匹的人,大多数都是马邑之战的战俘。

    这些过去的敌人,现在已经是大汉战争机器的一个零件,而且勤勤恳恳的工作,努力的改造和适应新生活。

    郭懋相信,现在这些降人也将会和过去的一切降人一样,最终成为大汉的臣民,甚至是大汉的士兵。

    所以,他翻身下马,走到那几个匈奴贵族面前,笑着扶起他们,道:“诸君能够幡然醒悟,率众归降,免了一场杀戮,这是很好的!”

    “本将必不会为难诸君……还将上书天子,为诸君请功!”郭懋笑意盈盈的对着这些人说道。

    自然是要请功的!

    眼前这数十万的牲畜群,还需要他们的帮助,才能完整的带回长城!

    而这些贵族听了,却都是激动不已,感动的道:“将军仁德,涂酋人心服口服,愿为将军爪牙!”

    刚刚上位的新涂酋王更是磕着头说道:“奴才愿永生永世,为将军之奴婢!”

    郭懋望着这些人,满意的点点头。

    无论他们是真情还是假意,只要进入了长城,他们就不可能再出现什么问题。

    诸夏民族从远古时期直到现在,从未在融合其他异族方面遇到过困难。

    ………………………………

    望着涂酋部族的骑兵和牧民,驱赶着数十万头牲畜,跟随大军,缓缓向南。

    郭懋在心里点了点头,此番出塞,他的第一个任务已经完成了。

    “立刻放出信鸽通知车骑将军,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郭懋命令道。

    “诺!”立刻有校尉领命而去,随即三只信鸽,扑哧着翅膀,从汉军阵中飞出,飞向南方。

    这是为了防止万一有信鸽被猛禽或者其他什么意外攻击而出现的措施。

    这也是河阴之战的教训。

    当时汉军发生过信鸽无法及时将情报传回的危机——河阴之南的山区,猛禽太多了!

    而三只信鸽同时飞出,则大大减少了意外发生的概率,即使有一只不幸遇到意外,其他两只也将顺利完成任务!

    事实证明,这个举措是有效的。

    因为一天后,只有一只信鸽飞到了义纵的军队之中。

    义纵看完了郭懋的报告后,立刻大喜,说道:“马上派人去通知楼烦军以及沮阳:鸟兽已经落网!让上谷郡守立刻放弃小城,让匈奴人先尝一点甜头!”

    此刻,在义纵眼中,上谷之敌已经落入了跟马邑之战一样的境地。

    当然,上谷的地理和地貌与马邑不同,马邑之战,汉军可以关门打狗,原因就在于险峻的武周山脉足以让任何匈奴人都难以逃出去。

    但,上谷郡则不一样,除了有着燕山山脉外,在造阳地区,平坦的草原,让匈奴人可以快速通过。

    这样,就必须引诱匈奴人更加深入一些。

    而怎么让匈奴人深入?

    这个世界上,除了财帛外,还能有什么?

    …………………………

    而此刻的匈奴军队,已经推进到了距离上谷郡郡城沮阳以南约一百里左右的地方。

    在这里,他们遇到了激烈的抵抗,不过,也收获了许多。

    毕竟,这里已经是上谷郡的核心地带了。

    人口相对密集,商业也非常发达。

    特别是楼烦人来了后,此地的畜牧业的发达兴旺,带动了相关商业的兴盛。

    大量的商贾都来到了此地,他们携带了海量的物资和各种商品。

    这些东西,有很多都来不及撤退,或者说,汉军故意将这些东西留给了匈奴人。

    譬如,一件件精美的瓷器,一匹匹华丽的丝绸,甚至还有珍贵的香料以及目前草原上价比黄金的大黄!

    此刻,亦石眼前就摆满了这些战利品。

    这些东西,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

    跟随着亦石来的匈奴贵族们,都是心花怒放,不能自已!

    因为这些东西,只要带回草原,那么,大家就都要发财了!

    像是亦石现在手里拿着的那个青色的瓷器,完全就是不可多得的艺术品,在草原上至少可以换一百头羊!

    至于丝绸……

    那就更是整整堆满了好几个大帐,至少有两千匹!

    “汉人真是太富庶了……”亦石感慨着道:“区区一个边郡,就已经如此富饶了,若是长安、雒阳那样的大城市,真不知道将繁荣到什么地步……”

    可惜,匈奴人永远也打不到那些地方了。

    想到这里,亦石就不无遗憾的叹了口气,然后说道:“诸位贵人,汉朝的郡城已在眼前,咱们再加把劲,打下这个郡城,掳走人口和财富后,咱们就撤退……”

    这两天,亦石总感觉哪里不对,但却又找不到原因。

    内心的惶恐和不安,促使着他尽快离开这个危险之地。

    只是,沮阳在望的情况下,不打下这个汉朝的郡城,掳走足够的人口和财富,他是不会甘心的。

    而且,他也知道,现在在沮阳城里,汉朝人至少有数万人,更有数不清的财富、粮食。

    只要打下沮阳,那么,他就可以得到一切他想要的东西!

    ……………………

    大家先耐心等两天吧~我家里还没有搞好~网络啊家具都没有搞定,这几天一直是在朋友家码字,不是很习惯,而且腰和颈椎也不是很舒服~这椅子我坐的很吃力~

    过两天就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