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九十三节 帝国的毁灭(2)
    假如要给现在的匈奴人列一张恐怖清单的话。

    那么,汉朝神骑和汉朝皇帝,肯定是名列榜单前两名。

    尤其是神骑!

    传说中,几乎不可力敌的神骑!

    更是匈奴的噩梦,永恒的梦魇!

    在马邑,号称单于之鞭,为匈奴镇压世界的折兰部族,在这支汉朝军队面前折戟沉沙。

    据说,折兰人拼死,也未能在战场上杀死任何一个汉朝神骑的士兵!

    此事,在草原哄传,神骑之名,不胫而走。

    从幕南到幕北,从瀚海到北海,自河西一直到西域,汉朝神骑的恐怖威名,压迫着每一个匈奴人的神经,让他们胆战心惊,却又毕恭毕敬。

    如同草原上无数部族,悄悄的供奉汉朝皇帝为神明,并进行祈祷一样。

    淳朴的游牧民也同样供奉了神骑。

    或用泥捏,或用青铜浇筑,甚至用黄金粉饰。

    总而言之,一个处于匈奴人想象中的神骑雕像,被萨满们广泛的传播并且信仰。

    这也很正常。

    宗教之所以能够麻痹人,是因为它在无时无刻的传播恐怖。

    譬如,十八层地狱啊什么的。

    倘若没有这些,宗教也就很难传播了。

    而在萨满教的宣传中,汉朝神骑,被认为是天神派下来惩罚世界的天兵天将。

    他们是来鞭笞不信者,不虔者的利剑。

    是地狱的来客,也是魔鬼的使徒。

    是神的意志,也是恶魔的低吟。

    一众牧民被吓得诚惶诚恐,赶紧给萨满老爷上供。

    而汉朝神骑的威名,也由此彻底深入人心。

    此刻,在战场上,当飞狐军的两个胸甲校尉部披挂整齐,组成一个密集的骑兵墙,迎着朝阳,如同一道移动的光墙,压迫而来的时候。

    整个匈奴的军阵,顿时乱作一团。

    “天神啊!”许多虔诚的萨满教信徒,全部屈膝跪下来,对着汉军胸甲方阵顶礼膜拜:“您是光,您是日月,您是一切!”

    在他们眼中,恍如太阳一般的胸甲阵列,确是太阳神的军队下凡。

    他们将要炙烤大地,让草原变成荒漠,雪山干涸,大地迸裂。

    要制止他们,唯有虔诚祈祷!

    而贵族们,则反应各异。

    “神骑啊……”有人吓得两股战战,战意全失,就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调转马头就要逃跑。

    “汉朝神骑?!”也有人跃跃欲试:“就让我来见识一下你们的厉害!”

    但可惜,这种人只是少数。

    在他们的眼前,是一大片大片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牧民和一大群想要逃命的贵族和扈从。

    即使是亦石,也吓得浑身都出了一身冷汗。

    “不要慌张!”亦石立刻就大声喊道:“传我的命令,尽斩敢逃者!”

    他很清楚,假如不能马上控制局势的话,那么,他的这三万骑,立刻就要雪崩!

    到时候不需要汉朝人动手,自己自相残杀,就可能全军覆没!

    “折骨列!”亦石大声喊道:“带我的亲兵去斩杀所有临阵逃跑者!”

    “遵命!”一个低矮的匈奴贵族立刻领命,带着亦石的亲卫,将那些企图逃跑的贵族,撵了回来。

    但,即使如此,还是有许多人逃掉了。

    即使是剩下的,也是诚惶诚恐,根本不敢举刀,更不敢弯弓。

    特别是牧民们,趴在地上,动都不敢动。

    就算拿刀子砍,也只是哼哼两声。

    谁敢动呢?

    在神的面前无礼,可是死了也不会安宁的!

    会在地狱被魔鬼和恶魔折磨一万年!

    原始萨满教的血腥和恐怖,在过去有效的帮助了匈奴贵族统治和奴役了广大牧民。

    但现在,这把武器反过来反噬了匈奴人。

    “快去给我取牛羊的胎盘和女人的月事血来!”亦石大声嘶吼起来。

    不多时,就有着贵族,带着奴隶,抬着一担担的满是腥臭味,甚至已经腐烂了的胎盘和女人的月事血来。

    这些,是亦石亲自向匈奴最高级的萨满祭司请教过,专门用于破除一切法术和神术的奇招。

    用污秽来对付神骑!

    这也是匈奴人最近几年钻研出来的成果!

    实在是因为汉朝神骑太难对付了,他们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匈奴人在战场上,总要面对这个恐怖的敌人。

    那么,就必须找出解决这个敌人的办法。

    毋庸置疑,从宗教而起,必须从宗教解决。

    萨满祭司们绞尽脑汁,终于脑补出了这个解决之道。

    而果不其然,看到这些臭的让人鼻子塞的腐烂胎盘和女人的月事血后,匈奴的贵族和军队终于有了些起色。

    在亦石的指挥下,几个萨满祭司,盘坐到这些臭的让人无法忍受的腐烂之物旁边,拿着一个个用人头和人骨做成的法器,念念有词的跳起来大神。

    然后,一个萨满祭司高声宣布:“经过对天神的祷告,这些污秽之物,已经可以破除汉朝皇帝赐给汉朝人的神力,汉朝神骑将不再可能召唤陨石,呼唤风暴或者雷电!勇士们,去战斗吧!”

    亦石闻言,带头拿着自己的武器,将之浸泡到那些污秽之物中,然后抽出来,得意洋洋的道:“汉朝的神骑,不再可怕了!”

    ……………………………………

    而此刻,远方的义纵,拿着千里镜,远眺着这一出可笑的闹剧。

    他的鼻子里哼了一声:“匈奴人这是在搞什么?”

    不过,匈奴人恐怖胸甲,这确实早已经被证实的事实。

    在去年的高阙之战,义纵就是靠着胸甲骑兵开路,几乎是一路平推到了高阙。

    如今,他自也知道应该如何最大化利用匈奴人对胸甲的恐惧情绪。

    他微微回头,对身后的传令兵道:“传令胸甲,进入准备状态!”

    “诺!”立刻有传令兵纵马前去,来到胸甲阵列前,高声道:“将军有令:胸甲全军,进入准备状态!”

    “万胜!万胜!”两位胸甲校尉立刻以右手击胸回应,然后,他们将自己的面罩放下,只露出眼睛在外,同时,将骑枪稳稳的拿到手中,最后一次检查了被放置在大腿两侧的手弩以及腰间的马刀。

    同时,整个胸甲阵列开始缓慢的启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