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九十四节 帝国的毁灭(3)
    在汉军的胸甲阵列开始启动时,匈奴人也终于组织起了第一支可堪一用的骑兵。

    大约三千骑,列着长队,踏出营帐。

    义纵举着千里镜,看着这支匈奴骑兵。

    马镫、马鞍以及青铜马刀,是这支骑兵的标配。

    在高阙之战时,义纵就已经知道,匈奴人在用青铜山寨汉军的制式装备。

    义纵有时候,真想派人去告诉匈奴人——你们这样做是徒劳无功的!

    因为,青铜与钢铁,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材质。

    而且,青铜太脆了!

    义纵就曾经亲自做过实验,用两组士兵持青铜马刀和铁刀对砍。

    结果是,即使是用秦的青铜技术锻造出来的马刀,在面对汉室民间作坊打造的粗铁长刀时,也是毫无优势。

    倘若换上了少府生产的军用马刀,那么,一切青铜武器,都将黯然无光。

    几乎没有任何青铜刀具可挡钢刀的全力劈砍!

    马邑之战时,匈奴人的青铜铤和流星锤,就是那样被汉军的马刀轻而易举的砍断。

    折兰人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现在,这些匈奴人还想来试?

    这不是找死吗?

    不过……

    这支匈奴骑兵的武器上沾染的那些腐臭和污秽的污渍,让义纵颇为忧心。

    这些东西,可比匈奴人本身致命的多!

    要知道,现在可是夏季,高温和酷暑蒸煮的季节。

    义纵确信,若是不小心被这些武器伤到,那么,一旦感染,那个汉军士兵几乎就是没救了。

    这也是随着军医制度普及后,汉军高级军官,人尽皆知的常识。

    所以,义纵对左右嘱咐道:“通知胸甲,小心受伤!”

    汉家胸甲骑兵,在现在来说,每一个合格的胸甲都是弥足珍贵的。

    因为即使是在汉家天下来说,可堪一用的胸甲兵源,也是稀少的。

    全国范围,年满二十三岁以上,会骑马,同时有过军事训练经历的年轻男子里,至多只有十万人是可以入选胸甲骑兵的。

    要知道,现在的汉室在册人口,可是多达七八百万户,接近六千万人!

    百里挑一,正是胸甲部队的写照!

    不仅仅兵源难得,训练更是要求严格。

    汉家胸甲骑兵,全部选自良家子。

    几乎人人都有一定的文化知识和算术常识,同时,在军队经历过一年以上的训练,能够熟练骑乘战马,并且驾驭多种武器后,才能开始披挂胸甲。

    而从第一次披挂胸甲,到形成作战能力,又需要至少半年以上的苦练。

    而在这个过程中,营养和休息以及适当的药酒泡浴,都是必须的。

    若再算上胸甲的装备和战马,毫不夸张的说,每一个胸甲骑兵,都是用黄金和五铢钱堆出来的。

    义纵可不希望,这些宝贵的兵力,在这个地方被匈奴人用这种可笑的手段给换了。

    他们还年轻,他们的前途将会无可限量!

    ………………………………

    “车骑将军有令:胸甲全军小心受伤,切记不可被匈奴人伤到筋骨,以防感染!”传令兵将来自中军的命令传递给飞狐军的胸甲军官们。

    “车骑将军有些想多了……”飞狐军胸甲左校尉王辉笑着将自己的肩膀上和手臂上的皮甲扎紧。

    这些可不是普通的皮甲。

    而是从鲸鱼这种巨兽身上最粗糙最坚韧的部分剥下来,硝制出来的皮甲!

    其坚硬程度,几可与钢铁媲美!

    要不是这种皮甲太过于珍贵和稀少,只能供给胸甲部队,王辉甚至觉得,一万装备了这种皮甲的轻骑兵,都可以单挑了整个匈奴的骑兵!

    不过,既然是来自高层的命令,王辉与另一位胸甲校尉张政还是纷纷答道:“诺!谨奉将令!”

    然后,他们回身告诉自己的部下:“将军有令,各部小心受伤,避免感染!”

    “诺!”胸甲骑兵们低沉着声音回答着。

    但,大部分的人,却都还处于战前的紧张状态。

    没有办法,只是飞狐军的胸甲阵列第一次实战。

    而且,大部分的士兵,在今天之前,从未上过战场。

    紧张,自然是难免的。

    面罩之下,人人屏息凝神,抓握着骑枪的双手,满是汗水。

    好在,胸甲部队的骑枪经过了再次设计,为了避免滑手和方便使用,除了再次改进了握抓的空槽外,还给骑兵装备了一副专门用于抓握骑枪的手套。

    …………………………………………

    而此刻,亦石看着自己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三千骑,缓缓的驶出营帐。

    他也是紧张的满头大汗。

    这三千骑,全是他的人马。

    是他的本部精锐,也是他的依仗之一。

    若损失在这里,那就什么都没了。

    但,他却又不得不将他们派出去。

    “大王……”一个奴才爬到亦石面前,报告道:“已经查明了,汉军主将是汉朝皇帝的外戚,汉朝车骑将军,东成候义纵!”

    “义纵!????”亦石瞪大了眼睛,双手都在发抖。

    这同样是一个让匈奴人胆战心惊和恐惧的名字。

    自从马邑之战开始,这个汉朝的将军和他的军队就成为了整个匈奴的噩梦。

    匈奴人对其又恨又怕,心情复杂的很。

    如今,这个杀神居然来了?

    他什么时候来的?

    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汉朝人难道长了翅膀不成?

    几乎是在同时,一个贵族骑马跑来,禀报道:“大王,须卜氏族的须卜当户,就在刚刚,带领其本部拔营,向着女祁跑了!”

    “什么?”亦石一个踉跄,差点没有跌倒在地!

    此番进军,军臣加强给了他三个万骑。

    其中一个就是须卜氏族的万骑!

    但现在,须卜当户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跑了?

    他想干什么?

    他难道不知道,这会引发雪崩的吗?

    “马上派人去追……”亦石咆哮着说道,没有了须卜氏族的万骑,他的兵力瞬间下降四分之一。

    这还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问题就在于,须卜人跑了,兰氏恐怕也会跑。

    兰氏和须卜氏一跑,就剩下他的右谷蠡王本部和楼烦奴、浑邪奴,总共一万多人不到两万的兵力,拿什么去跟汉朝人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