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九十五节 帝国的毁灭(4)
    “将主,我们就这样走了,不好吧……”须卜当户身边一个骨都侯小声的说道:“万一日后右谷蠡王在碲林大会上告状,我们该怎么办?”

    匈奴虽然没有法律,也没有军法,但对于临阵逃跑者的处罚是非常严苛的。

    像是休屠部族,在河阴临阵逃跑,结果被单于罚掉了一半的奴隶和牲畜,用于补偿呼衍氏族的损失。

    浑邪人和楼烦人投降后,他们的部族上下,更是全部被废为奴隶!

    “那也得亦石有命回去告状!”须卜当户冷笑着说道:“你们没有看到吗?”他指着身后的已经只有些轮廓和声响的战场说道:“汉朝神骑来了,汉朝的车骑将军也来了……这里就是一个圈套,一个大圈套!”

    “汉朝皇帝是神!”须卜当户咬着自己的嘴唇,他虽然不想承认,但在事实面前却不得不承认:“他再次预见了一切,并且安排了这个圈套!他想将我们和整个匈奴全部吃掉!”

    “神骑出现了,汉朝的车骑将军也来了……”须卜当户心有余悸的道:“河阴的那个郅都还会远吗?汉朝的细柳营、飞狐军、句注军、南北两军以及虎贲卫、羽林卫,恐怕都已经在包围过来了……我们再不跑,就要被全部吃掉了!”

    “至于亦石,就让他替我们去死吧……”须卜当户道:“我们现在的使命,就是要赶快去将这个消息告诉大单于!”

    匈奴帝国,在过去四年的战争中,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了。

    马邑之战,还可以说只是伤筋动骨,但并未丧失元气。

    但高阙之战,却损失了大量的青壮人口和奴隶以及牲畜。

    十几万的战俘和相同数量的投降者,让匈奴的人口大大下降。

    特别是在河西和幕南地区,大片大片的牧场,已经没有主人了。

    但,这些损失,其实还不致命。

    毕竟,死的都是些别部和分支的人马。

    对匈奴来说,只要本部在,就一切都有可能。

    但问题是,本次军臣南侵,带走了几乎整个单于庭的精锐——仅仅在河西留下了左贤王的本部。

    倘若这些人全部折损在汉朝,那么,匈奴的脊梁骨就要断掉了!

    整个帝国,就会跟夏日的祁连山上的雪山一般,轰然倒塌,然后化作雪水,流入万里峡谷,再不见踪影!

    当然,这其实也只是须卜当户的借口而已。

    他真正的想法,还是带着自己的精锐万骑回到草原,回到氏族。

    手里有兵,才能在未来的乱世之中立足。

    至少,未来可以借此与汉朝或者且之那个混蛋谈谈价码!

    ……………………………………

    须卜氏族的奔逃,对整个亦石的军阵都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

    兰氏的万骑长兰翊野差点也想跟着跑了算了。

    好在,氏族的骄傲使得他停止了脚步,即使如此,部族内部也是人心惶惶。

    下层的牧民除了跪在地上祈祷,就是躺在地上装死。

    贵族们战意全无。

    也就是另外一个被加强给亦石的瓯脱王率领的万骑还能像点样子。

    即使如此,瓯脱人也萎靡了起来。

    再也不复之前的飞扬跋扈。

    “右谷蠡王,现在须卜当户跑了,我们也得想个办法才行……”瓯脱王骑着战马,找到亦石说道:“我们必须舍弃一些东西了……”

    “你是说……”亦石看着瓯脱王,迟疑不定。

    他的本部,有一半多,都已经派出去了。

    倘若现在跑了,就等于拿那三千多人当了炮灰,作为部族的主人,这是无法接受的。

    而且,亦石怀疑,假如自己跑了,就是回到草原,其他贵族也会干掉自己。

    毕竟,部族的首领,需要为部族负责。

    “再看看吧……”亦石摇摇头,望着自己派出去的那支骑兵,在心里祈祷着,希望萨满们的法术能奏效,天神可以保佑自己。

    只要自己派出去的军队,可以击败……不……抵挡住汉朝人第一波攻势,那,他还可以靠着骑兵的速度,来跟汉朝人纠缠一二,说不定能有转机……

    虽然,亦石自己非常清楚。

    现在,自己已经被汉朝人包围了。

    在他的南面和背面以及东面,全是敌人!

    汉朝人在人数上、骑兵数量上,以及装备上、士气上,全面碾压了自己。

    “难道,大匈奴真的要灭亡了吗?”亦石在心里苦笑着。

    匈奴帝国自从冒顿大单于愤而起兵,与东胡争霸开始,已经兴盛了将近六七十年的时间。

    在这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匈奴主宰和书写着整个东北亚的秩序和规则。

    他们消灭了东胡,驱逐了月氏,独霸了草原,统治着西域三十六国。

    即使是在一年前,匈奴铁蹄也曾经踏碎了西方世界的一切骄傲和强国。

    康居人在匈奴的马蹄下瑟瑟发抖,月氏人狼狈奔逃,大夏人卑躬屈膝的献上贡品和奴隶、工匠,并且支付了大量的赎金,才换来匈奴撤兵。

    那个时候,匈奴何等骄傲,何等狂妄。

    即使是在这次南侵前,军臣也是意气风发,匈奴上下更是自信满满。

    此番,他们集结了自平城之战后最强大的一个重兵集群。

    除了左贤王的本部,以及折兰、楼烦、白羊三部外,曾经所有参与过平城之战的匈奴部族,几乎全部到齐。

    单于的王庭精锐也来了。

    帝国的精锐与一切都压在这一场豪赌上。

    匈奴人也自信,这一次自己可以赌赢。

    因为,汉朝人绝对反应不过来。

    他们要攻击的地方,是过去汉匈冲突的偏僻和冷僻之地。

    地方防务松懈,兵源和人口都不足。

    更无法跟雁门关、云中郡、北地郡等地一般,立刻得到汉军主力的支援。

    所以,军臣就曾经自信的放话:“本单于的铁骑,每人射一箭,足可射落日月,每一个骑兵振动马蹄,足可踏碎山岳,汉朝的边防,必将不堪一击!”

    话犹在耳,但匈奴帝国的夕阳,却也已经日落西山。

    想到这里,亦石就已经有所觉悟了。

    他回过头,看着瓯脱王说道:“我是冒顿大单于的子孙,是孪鞮氏的子孙!”

    “只有战死的孪鞮氏,没有投降的孪鞮氏!也没有逃跑的孪鞮氏!”他看着瓯脱王说道:“一旦事有不逮,你若可以侥幸回到草原,见到军臣或者其他孪鞮氏,告诉他们!我!大匈奴右谷蠡王,到死都没有像汉朝人求饶!”

    其实,亦石也考虑过投降。

    这不可耻。

    但问题是——汉朝已经有且之了。

    他就算投降了,地位估计也在且之之下。

    他可不愿意受且之的气!

    既然如此,还不如保持一个孪鞮氏的尊严!

    ………………………………

    嗯,明天开始准备还债,我算了一下,上个月欠了六章,这个月现在是1200票也是六章,一共12章,4万八千字~

    嗯,好像还有个萌主?那就是五万两千字~

    争取这个月结束不欠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