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九十六节 帝国的毁灭(5)
    在正面战场上,三千多名匈奴骑兵,拿着一柄柄沾染了腐臭味道的马刀和青铜铤,神色紧张的望着自己的前方。

    两军交战,自然不会跟三国演义里一般,会战之前还要来一场大将比武单挑。

    事实上,战争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

    这就是孙子兵法所说的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匈奴人虽然不懂这个道理,但他们明白,自己的小命现在有多么脆弱!

    对面的汉军军阵,严整而肃穆,战鼓隆隆,数不清的骑兵阵列已经枕戈待发,随时可能冲过来。

    而在左右两翼的平原,汉朝的步军方阵,缓缓的从东西两个方向挤压过来。

    这逼迫匈奴人必须在这里打一仗,而且必须打赢——至少也得抵挡住汉军的攻击。

    不然的话,一旦两翼合围完成。

    汉军不需要动手,只需要扎进口袋,包围圈内的匈奴人就要全部饿死、渴死!

    但是……

    远方的汉朝军阵,却是那么的严整,那么的强大。

    数不清的旌旗飞舞,一个个骑兵方阵,整整齐齐,密密麻麻的呈现在匈奴人的眼前。

    仅仅只是看上一眼,匈奴骑兵们也都从内心深处生出无力感和绝望感。

    “汉骑不满万,满万不可敌!”有骨都侯在心里想着:“眼前这些汉朝骑兵,何止一万?恐怕少说也有两万,又有汉朝的名将统帅,神骑压阵……这仗……没法打了!”

    去年的河阴之战,不会有匈奴贵族忘记。

    在没有神骑助战,而且兵力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汉朝军队都能在河阴击败匈奴主力。

    如今,汉朝名将压阵,兵力远超匈奴,又有神骑坐镇。

    这样的战争场面,是每一个匈奴贵族的噩梦!

    贵族们都是这样了,下层的士兵,更是瑟瑟发抖,甚至有人连拿弓的手都在颤抖。

    若这些匈奴贵族和军队的表现被西方的大夏、康居和月氏人看到,恐怕会惊讶的合不拢嘴!

    要知道,这些匈奴骑兵,可是在西方,在广阔的葱岭以西的地区,敢于用几千人就追着他们几万人的军团到处跑。

    而且,这些骑兵,悍不畏死,残忍冷血,嗜杀成性。

    月氏人和大夏人曾经集结了重兵,包围了半个匈奴万骑。

    结果是,被被围的匈奴人,跟疯狗一样的狂猛的冲击包围圈的薄弱地区,让月氏人和大夏人看了,两股战战,瑟瑟发抖。

    最后,那个被包围的万骑,竟然正面冲破了包围圈,还杀死了大夏人的主帅!

    其恐怖如斯,让大夏将匈奴称为‘宙斯之鞭’。

    但,现在,这些在西方纵横睥睨,不可一世的匈奴骑兵和贵族,号称宙斯之鞭,鞭笞世界的可怕骑兵。

    在东方的汉家大军面前,完全变了一个人。

    贵族们畏畏缩缩,没有人敢带头冲锋。

    下层的士兵们,更是像一个被大人欺负了的小loli一样,只知道流眼泪。

    甚至有士兵连抓住马背的力气也没有了。

    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的勇气和士气,甚至连战斗意志也消退的干干净净。

    “天亡我大匈奴!”亦石看到这样的情况也是叹了口气。

    在南侵前,没有匈奴贵族能够想到他们会有这一天。

    但,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亦石却反而一点也不惊讶,一点也不奇怪。

    因为,在西方和汉朝人面前的匈奴骑兵,之所以会呈现两种不同的战斗状态,就是因为,他们是引弓之民!

    引弓之民,逐水草而居,世世代代,过着颠沛流离,朝不保夕的生活。

    他们畏惧自然,恐惧天地的伟力。

    这造就了引弓之民独特的习俗和思维方式。

    他们就像草原上的狼群,到处游猎,撕咬一切可能的猎物,并且将猎物咬的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但是,在真正的强者面前,尤其是那些给与了狼群足够大教训的虎豹面前,狼会自动自觉的夹起尾巴做人。

    从未有狼,敢于挑战一头真正的猛虎!

    而汉朝,就是这样一头猛虎——不!神龙!

    马邑之战,高阙之战,将匈奴的尊严和自豪,践踏的体无完肤,让匈奴人曾经赖以为傲的一切,都变成了泥浆。

    汉骑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流言,更是传的沸沸扬扬,人人皆知。

    在这样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有匈奴人敢于在汉朝的主力军团面前举刀像向。

    匈奴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七八十年前,如日中天的秦帝国统一中国,秦始皇派遣大将蒙恬,率领秦国精锐,屯驻长城,修建万里长城,控扼阴山与阳山。

    那个时候,匈奴、东胡、月氏,全部是哑巴。

    胡人不敢南下牧马,胡骑不敢弯弓相对。

    这些都不是夸张的语言,而是事实!

    如今,历史走了一次轮回,中央帝国再次崛起,而且狭无边之威势,君临天下。

    而匈奴的精气神,已经尽丧。

    不仅仅牧马和下层的奴隶在供奉和敬拜着汉朝神骑、汉朝皇帝。

    即使是高层的贵族,也会有事没事拜一拜,祷告一二。

    部族之间,打着‘汉朝打过来,我就投降’的想法的人,如同过江之鲫。

    在这样的情况下,匈奴人哪来的勇气和意志与汉军主力对决?

    “可恨!可恨!可恨!”亦石握紧了拳头,指甲嵌入肉里,抠的鲜血直流。

    疼痛让亦石清醒了过来,他知道现在自己与自己的部族和军队,都已经踏在悬崖边上。

    假如不能拿出对策来,那么,很可能今天以后,匈奴右谷蠡王和他的本部,就将不复存在!

    但,亦石举目四望。

    内心满满的俱是绝望。

    须卜氏族跑了,兰氏的万骑萎靡不振,无精打采,瓯脱人虽然勉勉强强组织了起来,但亦石相信,一旦汉朝人开始攻击,那么瓯脱人肯定要崩溃。

    也就是他的本部万骑,还能稍微像一点点样子。

    但,这其实只是萨满们安抚的结果。

    一旦汉朝神骑出动,而先前用的法子没有效果。

    那么,整个部族立刻就会崩溃!

    但汉军可不会给亦石思考和考虑的时间,随着中军的将旗挥舞,一个个旗令被传达到了细柳营各部司马。

    刹那间,万马奔腾,如同洪水,席卷天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