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九十七节 帝国的毁灭(6)
    “汉朝人进攻了!”当汉军骑兵出击时,匈奴人立刻就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

    亦石也站直了身体,看向了汉军骑兵的来犯方向。

    只见,从汉军中军的两翼,各自分出了一支大约五百左右的骑兵,沿着崎岖的山陵,展开一个雁形,扑向己方。

    这是骑兵作战的教科书式的试探。

    也是一种两军交战的礼仪。

    这是对手在告诉自己:来比比?

    若在七年前,匈奴人肯定会毫不畏惧,并且果断的接受任何挑战。

    但现在……

    亦石只能苦笑着下令:“派人告诉兰翊野,这两股汉军他去对付!”

    用一个万骑来对付汉军的试探?

    这确实很夸张。

    但,却是如今匈奴人所能做出的最佳选择。

    原因很简单,在正面,那支可怕的汉朝神骑,已经在缓缓逼近了。

    此刻的汉匈战场,是一个非常广阔的地域。

    它从沮阳城下一直延伸了数十里,一直抵达匈奴人在直道附近的一个营地,而且战场的宽度也很大,最狭窄的地方,估计也有七八里宽。

    这也很正常。

    匈奴人曾经拥有三万骑兵和上万的牧民、奴隶。

    这些人需要生活空间,也需要活动的场所。

    同样的道理,汉军的士兵,也需要一个广阔的空间来展开自己的队形。

    但,如此广阔的战场上,汉军的胸甲集群,就像烈日一般,吸引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他们是如此的高调。

    高高挺立的头樱,明亮如镜的甲胄,长而锋利的骑枪,每一样东西,都仿佛沾染着魔力,让人恐惧、窒息和紧张不安。

    ………………………

    “距敌一百五十步……”在胸甲队列之中,引导全军的骑手高声喊道:“全军进入预备状态!”

    整个集群立刻就更紧凑的聚在一起,甚至有时候,骑手与骑手之间的距离,非常接近。

    骑枪全都被拿在了手里,紧紧的握住。

    三菱式的枪头,在阳光下寒光闪烁。

    “距敌一百步!”队率大声提醒着左右的同袍。

    战马的速度,开始慢慢增加,不过三个呼吸,胸甲集群的速度就被加速到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在这刹那,他们成为了飓风!

    在下一秒,飞狐军的胸甲士兵们集体从喉咙里喊道:“万胜!”

    然后,整个集群就向闪电一样的扑向了敌人。

    ……………………

    亦石亲眼目睹了汉军胸甲冲锋的那一刹那的场景。

    在他的瞳孔里,倒映出了此刻的胸甲队形。

    他们就像一座大山一般,直愣愣的压向了匈奴的军阵。

    在这刹那,亦石甚至感觉仿佛天都要塌了!

    汉朝神骑的马蹄声,密集、整齐,其声如雷,其势如电。

    与其接触的匈奴骑兵,甚至连抵抗都做不到,就被那些可怕的骑枪直接捅穿了身体。

    “这就是神骑……”亦石喃喃自语起来:“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骑兵?”

    亦石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折兰人会败的那么惨。

    为什么高阙之战时,那些万骑和部族,见到汉朝神骑就要跑。

    原来……

    汉朝的神骑,竟然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了。

    面对这样的骑兵,这样的对手,亦石很清楚,不要说他或者军臣了。

    就是老上大单于复生,冒顿大单于从黄泉归来,恐怕也会拿这种可怕的骑兵毫无办法!

    神骑,对现在的匈奴来说,确实是神骑!

    因为……

    它是无解的!

    至少,亦石想不到任何办法来击败或者阻止这种可怕的骑兵的攻击!

    想到这里,亦石就有觉悟了。

    事实上,此刻的匈奴,已经全面慌乱了。

    尤其是在前方的骑兵,在胸甲撞了进去后,无数人哭爹喊娘,扔下武器就跑。

    因为在刚刚,他们发现,萨满祭司的法术,对汉朝神骑无用。

    不管是浸泡了胎盘的武器还是抹了月事血的弓箭,对汉朝神骑都造不成任何伤害。

    而他们的溃散,直接导致了整个军队的崩盘。

    看到这样的情况,亦石苦笑一声,脱掉自己的衣服,光着膀子,拿起武器,高声喊道:“我,右谷蠡王亦石,今日将在此战死!勇士们!愿与我赴死者都来!”

    ………………………………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浸染山峦。

    战后的大地,满目苍夷。

    到处都是倒毙的马匹和士兵,整个世界仿佛被烈火炙烤过一般。

    赵蒙骑着战马,小心翼翼的走过一段堆满了尸骸的战场。

    这里是匈奴人抵抗最激烈的地方,在数个时辰前,大约有一千多名匈奴骑兵在这里负隅顽抗。

    但结果……

    看着地上的残肢断体和那些被整个串成了一团的尸体。

    赵蒙就有些想要反胃。

    “这就是对抗圣天子的下场!”赵蒙对着这些尸体说道。

    他的脑子里,也忍不住回忆起曾经在此地发生过的那一幕。

    这是他和很多很多人,生平第一次看到大汉胸甲集群的冲击。

    那整体如一,层层叠叠的墙式冲锋,就像飓风,从匈奴的中军正中心撞进去。

    一路所向睥睨,匈奴人的所有抵抗和反抗,都被轻而易举的摧毁。

    长长的骑枪,挑起了一个又一个贵族的脑袋,锋利的马刀,斩碎了一个又一个匈奴士兵的身体。

    不过一千五百骑的胸甲,就直接在交战接触的刹那,从匈奴人的核心军阵中撞开一个大缺口。

    然后,匈奴人就没有然后了。

    他们失去了组织,失去了纪律。

    数不清的人投降,数不清的人逃跑,甚至还有人自相残杀,相互践踏。

    在一天前,还曾经是上谷郡的心腹大患的匈奴右谷蠡王所部,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

    “找到了!”赵蒙的眼睛从尸骸之中掠过,忽然一个熟悉的铜环映入眼帘,他立刻兴奋的跑过来,拿出腰间的佩刀,将那个脑袋割下来,高高举起:“匈奴右谷蠡王首级在此!”

    虽然,杀死这个贼子的人不是自己。

    但赵蒙依然欢喜无比。

    贼酋已然授首,自己的家园,就可以开始重建了。

    ……………………………………

    “纣曾贵为天子,其死不若匹夫……”

    望着摆在自己面前的数十个头颅,义纵也是轻声叹着,惋惜着。

    这些人头,全部都是匈奴的高级贵族,特别是本部的贵族。

    仅仅是王族的脑袋,就有三颗!

    甚至包括了其四柱之一的右谷蠡王。

    除此之外,什么骨都侯啊渠帅啊的脑袋,多的数不完。

    “传令全军,加紧打扫战场……”义纵下令:“我们还得赶去渔阳赴宴呢!”

    此处,只是一道开胃菜。

    渔阳那边才是正餐!

    匈奴单于……

    只要想到,自己有机会生擒或者斩下这个敌人的脑袋,义纵就兴奋的浑身颤抖。

    …………………………

    今天身体很不舒服~~~~啊啊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