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两百九十八节 武贵文轻
    长安,人声鼎沸。

    一年一度的考举在即,成千上万的士子,从四面八方涌入这个帝都,追寻自己与家族的梦想和抱负。

    但,今年考举出现了意外情况。

    南方士子在数量上,呈现了压倒性优势。

    北方地区的士子来参考者寥寥无几。

    特别是广大的燕赵代北地区,所有报名的士子加起来,居然不足五十之数。

    诸子百家,纷纷侧目、震惊。

    要知道,燕赵代北,自元德考举以来,就一直是考举士子来源最大的地方之一。

    与齐鲁、梁周,并列三甲之中。

    但现在,燕赵代北的年轻人,在整个长安都难觅踪影。

    那些曾经酷爱对酒当歌,慷慨激昂,佩剑执弓的英武大丈夫,全都消失了。

    连太学里也找不到几人。

    “文风乱丧至斯,实乃我辈之耻……”有儒生垂头叹息着,却又悄悄的心里羡慕不已。

    任谁都知道,这些消失了的年轻人去哪里了?

    答案是军队!

    自从匈奴入寇后,大批大批的年轻人,将手里的诗书一丢,拿起刀剑,骑跨战马,就跑回家入伍去了。

    更有公羊派的学生,在长安街头振臂一呼,曰:“今夷狄被寇,桑梓有急,诸君还有心思读书?”

    立刻从者如云,短短半天内,这个家伙就拉起了一支三百人的骑兵,然后回家乡‘抵御外侮’去了。

    至于考举???

    谁不知道,当今天子喜武夫。

    是故,万般皆下品,唯有武勋高!

    民间有童谣传唱:军中自有黄金屋,军中自有颜如玉……

    天下闻名的大诗赋家兼当今天子的头号鼓吹手司马相如,也恬不知耻的写诗称赞从军的年轻文人,说什么‘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丈山,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觅封侯……’

    这种全新的诗歌体裁,让许多人破口大骂,说他败坏文风,其心可诛。

    但实则,却是恨透了司马相如鼓吹的这种武贵文轻,将文人置于武人之下的心态。

    什么一万年来谁著史?

    这岂非就是在用文字告诉天下人——书写历史的,从来都是武人,文人什么的,最多是个记录者!

    而那三千里外觅封侯之语,更是**裸的引诱和蛊惑年轻人都去参军!

    但偏偏,不管是学术界还是士大夫官僚阶级,对于现在的局面,都没有任何办法。

    这个国家的现实就是——掌握权力的统治阶级,全部是武臣!

    当朝三公九卿之中,除了晁错和廷尉卿以及少府卿,几乎人人都有从军经历!

    而控制和执行政策的人,也泰半是武臣。

    不管是中上层的官僚,还是基层的亭长、里正、游徼,退伍军人和军官多如牛麻。

    自天子当年以退伍伤残士卒优先录为亭长、里正以来,汉家基层的村亭行政力量,几乎全部被军队控制了。

    而随后,根据这个政策,补充推出的军官退伍政策,更是让军队的力量,牢牢的扎根到了地方基层。

    如今的天下,官僚阶级的构成,已经正在转向由考举士子和退伍军人为主。

    旧有的士大夫阶级和地方豪强的力量,正在消退。

    而在这个局面下,曾经高高在上的读书人和知识分子,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无奈和无力。

    尤其是那些纯粹靠读书,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文人’,更是感觉到了莫大的危机。

    年轻人,更喜欢参军!

    入伍是汉室最优秀的人才的第一选择,其次才是读书当官。

    这一次燕赵代北的年轻士子,干脆就用脚投票,告诉了老辈的文人士大夫——假如有选择,我们肯定当兵啊!

    当兵多好!

    与考举一样,同样是靠本事挣地位和权势以及财富。

    而且与考举不同的是,军队里的竞争要少的多!

    因为,穷文富武。

    如今,哪怕是一个泥腿子,佃农,甚至是奴仆,只要他有毅力和恒心以及机缘,就可以拜得名师。

    历次考举也经常出现几个从最底层爬出来的典型。

    而军队就不一样了。

    你想入伍?

    身体素质要过关。

    身高要求最低七尺三寸,体重不得少于两百二十五汉斤,臂展不得低于七尺,然后,还要考校射术和各种兵器的使用技术。

    仅此一条,就可以刷掉很多竞争者。

    然后就是家世和背景了。

    投军入伍,自然是满足了条件,人人都可以。

    但问题是,当大头兵,显然是没前途的,唯有军官,才能出人头地。

    而且,至少得从队率做起。

    而一个泥腿子是不可能一入伍就当队率的。

    唯有那些家资深厚,底蕴充足,家里面养了家兵,可以带兵来投,同时还有关系和人脉的人,才有机会从队率做起。

    特别是现在,国家收紧了对中低级军官的任命。

    哪怕是战争时期,想要一入伍就获得队率以上的任命,也颇为艰难。

    至于在平时——根本就没有可能!

    军队里面的军官,特别是主力军团里的军官,任何一个拿出来,放在外面,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才!

    去年冬天,羽林卫和虎贲卫招收材官军官。

    本来只要五十人,结果报名者超过三千……

    整个上林苑人山人海,挤得满满当当,其场面比考举还激烈!

    由此可见,现在的年轻人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过,这也正常。

    这才是中国!

    不用看别的时候,只看天朝鼎立之后的那几十年的变迁,你就会知道,只要引导得当,中国人的喜好,其实完全是可以变化的。

    所以,刘彻也就无视了许多文人士大夫的哀嚎。

    “陛下,这是今年考举的初卷……”汲黯捧着一份崭新的试卷,呈递给刘彻:“请陛下过目……”

    刘彻接过卷子看了看,然后就微微皱起了眉头,问道:“今年的题目,何以要比往年更难?”

    “这是太常以及宗正的意见……”汲黯小心的伺候着,笑着道:“坊间也一直在议论,说:考举,国之大典,为国典才,应该要艰深一些,以方便选出更多的人才来辅佐陛下……”

    “况且,历年来,考举士子,太常也担心恐怕没有地方安置……”

    “哦……”刘彻拿着卷子,冷笑一声。

    这些士大夫还真是记吃不记打!

    “人才是练出来的,磨砺出来的!”刘彻将那张卷子揉成一团,丢在地上,道:“管夷吾,也不是一开始就是大贤,孔仲尼,也非是出生就知道周礼!”

    “今年的卷子,太常就不必负责了,卿带人去做罢……”刘彻淡淡的吩咐道。

    汲黯听得满头大汗,战战兢兢。

    他知道,天子已然动怒了,太常恐怕要吃挂落了。

    刘彻却是负着手,走到墙壁前,望着那副巨大的地图,冷笑道:“至于安置?”

    “天下这么大,还怕没有地方安置吗?”

    单单是今日的大汉帝国,就已经拥有六十九郡,三个藩国,幅员万里的广阔领土。

    未来,更是可能会地跨两洋,幅员以十万里计算。

    区区每年几千个官员的位置,在以前,刘彻还会头疼。

    但现在不会了。

    只要打赢这一仗,大汉帝国就将彻底挣脱匈奴人的钳制。

    从此海阔天空任鸟飞。

    旁的不说,军臣败了这一仗,幕南地区他是舍得也要放弃,不舍得也得放弃!

    历史将提前将近四十年,让幕南无王庭变成现实。

    幕南地区虽然不适合耕作,但是,富饶的牧场和广阔的草原,却是足以发展出数十个类似楼烦那样的定居点。

    而要将这一计划变成现实,就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也需要大量的年轻的技术官僚来指导和监督。

    更不提未来的河西走廊以及西域,还有广阔的印度次大陆。

    需要的官吏,何止数千?

    当然,前提条件是,汉军能够打赢这很可能是发生在长城境内的最后一战!

    想到这里,刘彻就问道:“前线可有消息传回来?”

    “回禀陛下,暂时还没有……”汲黯说道:“臣这里只有三日前,车骑将军抵达上谷郡后发回来的报告,以及渔阳郡守李广和安东都督薄世发回来的急报……”

    “派人去催一下……”刘彻闭着眼睛吩咐道。

    义纵的速度,已经很快很快了。

    他提前了好几天,抵达上谷郡。

    但是,渔阳方面吃紧,也让他有些紧张。

    毕竟,渔阳方面,除了护濊军和一部分楼船水手外,剩下的全部是郡兵。

    郡兵就意味着训练、装备和战斗力全都不如野战部队。

    毕竟,郡兵要负责的只是维持地方秩序和防御,他们并没有什么野战能力。

    能不能守住防线,这无疑是一个对李广和薄世的考验!

    至于护濊军和楼船水手?

    刘彻也没有怎么指望他们能够发挥奇迹,毕竟,这两者都是千里舟船劳顿,驰援的燕蓟。

    就是后世的军人,即使是乘坐着两栖登陆舰登陆,在登陆后,都会有所不适应。

    至于如今的舟船情况,这一路颠簸下来,刘彻估计,护濊军的战斗力只能剩下不到三成了。

    想要恢复到其全盛时期,起码需要修整半个月以上。

    是以,刘彻是真的很着急渔阳以及右北平一带的安危。

    至于上谷方面,他倒是胸有成竹的。

    ………………………………

    最近两天不知道怎么搞的,一吹冷风就鼻子不舒服,然后眼睛涨疼,头晕恶心,麻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