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零一节 犹豫不决的军臣
    渔阳塞外,军臣站在一个高高的塔楼上,远眺着虽然已经千疮百孔,甚至连城墙都崩塌了好几处的渔阳塞,他的眉毛紧紧的拧了起来。

    为了攻克渔阳塞,他集中了五个万骑,还在外围放了三个,将这座汉朝的郡城团团包围。

    最开始,军臣的想法是——一天之内,拿下渔阳!

    在他的构想里,甚至连一天,都是很慢!

    以他的军队的数量,半天之内,就可以攻克这个守军很可能不过两三千的汉军塞城。

    但结果是——渔阳塞内的守军,根本就不是两三千!

    在一开始,这个城市里的火力就密集的可怕!

    至少有五千张弓弩在对着奔袭的匈奴骑兵进行攒射!

    而在随后,军臣派遣自己的王庭精锐,下马与守军对射,终于弄清楚了,这个城市里的守军,超过一万!

    这让军臣又惊又惧。

    就跟一个本来打算去大保健的男人,推开门一看,结果发现躺在床上的根本不是什么软妹子,而是一头从深山走下来的棕熊!

    几乎就吓得想要撤军。

    但,他却不敢撤军!

    因为,为了这一次南侵,他和整个匈奴付出太多太多了。

    单单是如此庞大的骑兵集群的集结和一路上的消耗以及对草原的破坏,就迫使他和匈奴,都不得不硬着头皮将战争继续下去。

    因为,假如抢不到足够的战利品来弥补损失,提振士气。

    那么,匈奴就肯定会走向衰亡!

    甚至走向末日!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头曼单于怎么死的,匈奴可没有人会忘记。

    即使只是出于对自己的小命的考虑,军臣也不敢撤退。

    没有办法,既然无法立刻攻下来,军臣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这些天来,为了攻陷这个汉朝的渔阳塞,军臣什么办法都试过了。

    云梯攻城法,蚁附,甚至是挖城墙等传统手法,逐个试了一次,死了三千多人,结果却连汉朝的城墙都登不上去。

    汉朝的弓弩,比起以前更强了!

    他们甚至出现了一种可以将弓矢射到一百步之外的强弩!

    而且,与过去只能少量装备的大黄弩不同。

    这种全新的强弩在汉朝的军队里,几乎是被作为制式装备在使用,仅仅在这个渔阳塞内,就至少有七八百柄类似的强弩!

    这太可怕了!

    匈奴贵族在过去的日子里死伤惨重。

    以至于就连渠帅一级的贵族,也不敢在空旷地带轻易露头,因为那很可能召来数十柄强弩的攒射!

    甚至,哪怕是躲到有着木盾的塔楼内,也有可能遭遇不幸。

    就在昨天,军臣的表弟,西域莎车国的王子,乌里木在一个塔楼旁边,被十几柄远程强弩射成了马蜂窝。

    他甚至到死,都还没有来得及呼救!

    这个惨痛的教训,使得现在的匈奴高级贵族,根本不敢靠近汉朝强弩的射程范围。

    既然传统的办法不行,军臣就决定上从西域和大夏、康居等地学来的新**臣。

    匈奴人花了两天时间,砍光了渔阳塞外方圆十里的所有树林,运来大量土石,在渔阳塞的城外,堆磊出数十座用木头、石头组成的塔楼。

    这种塔楼,高达四五丈,固定在渔阳城外,比渔阳城的城墙还要高。

    上面可以同时容纳二十人以上的弓手,而且,还有着木头和石头的掩护。

    匈奴士兵,就站在塔楼上,与渔阳城头的汉军对射。

    最开始,这个办法很有效,几乎压制住了汉朝人的火力,让步卒和奴隶得以靠近汉朝的塞城,还填平了护城河。

    但,匈奴人还没来得及高兴。

    城里的汉朝人就祭出了应对之法。

    他们连夜将超过十五台床子弩,搬上了城墙。

    这种可怕的终极守城武器,发射出来的弩箭,长达一米,而且没有箭头,它的头部是一个铁球,采用抛物线发射,一旦被其命中,巨大的惯性带来的冲击力,可以轻而易举的砸毁匈奴人辛辛苦苦搭设的塔楼,甚至将里面的士兵直接砸死!

    依靠着这种可怕的远程武器,汉军很快就将这种站在简易的塔楼上与汉军对射的匈奴士兵杀的七七八八,连塔楼都被砸毁了许多。

    而发展到现在,汉朝人干脆就在床子弩的箭头上绑上一种浸泡过某种油脂的火箭,一旦被其击中,常常就会点燃整个塔楼。

    搞得匈奴现在只能在每个塔楼里不断的浇水,还在里面准备了盛满水的木桶。

    即使如此,这些塔楼所能坚持的时间也不是很长。

    没有办法,匈奴只好将从西方找到的所有办法,全都用上。

    甚至,制造出了数辆用巨木打造的攻城车,用十几头牛来牵引,企图依靠木头的保护接见渔阳塞。

    这个设想是很完美的,因为在西方世界,这种攻城车只要能够接近城墙,就是成功!

    因为其庞大的身体,将会在城墙边上,形成一个有利于攻城方的坡度。

    但可惜的是……

    汉朝人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大量的烈性油脂,不要钱的从城墙倒下去,然后一支火箭,就让匈奴人的一切努力,化作泡影。

    攻城至今,尽管,渔阳塞的城墙都已经出现了多出缺口,城墙下面更是尸横遍野。

    但匈奴,却从未取得什么进展。

    而局势,也越来越对匈奴不利了。

    汉朝人的援军,源源不断的从四面八方赶来。

    甚至有上万的骑兵,在战场周围活动。

    而他们的数量,每天都在增加。

    在十天前,在渔阳塞周围活动和侦查以及骚扰匈奴的骑兵,可能只有大约三四千骑。

    但在今天,这些骑兵的数量已经翻了四五倍!

    而且,其增加的速度在变快。

    至于步兵的数量,在渔阳和渔阳身后的平谷一带,保守估计,汉朝的步兵数量至少超过五万!

    原本设想的突袭和奇袭,打成了一场消耗战。

    这让军臣忧心不已。

    而在另外一个战场上,渔阳郡的东侧,他的军队的进展也很有限,只是拔除了汉朝在长城之前的城市,控制住了进出渔阳的道路和主要的河流。

    但,却无法突破燕山的防御。

    即使偶尔占领和打开了一个缺口,但第二天就会被汉朝人重新赶出去。

    有些时候,甚至连当天晚上也守不住!

    当地的汉朝守军,虽然据说是损失惨重。

    但他的军队也好不到哪里去。

    到现在已经损失了至少六千多人!

    也就唯有右北平方向的进展不错,除了右北平的治所平刚因为守军太多,匈奴人一时半会奈何不得之外,其他城市,基本上拿下来了。

    但却再也取不得进展,因为汉朝的辽东郡和辽西郡的郡兵,源源不断的赶来,并且堵死了当地的道路和要冲,生生将他的军队的先锋,拦在了一条不知名的河流前,动弹不得。

    战前所想的三路并进,直取蓟城,打到现在,变成三路受阻,三路无功。

    而汉朝军队,却一天比一天多。

    更让军臣难受的是——汉朝人粮食和军械补给,迅速而准确。

    斥候们常常报告,数百辆巨车,成群结队的在汉朝军队保护下,接近渔阳塞。

    军臣也尝试过派遣骑兵去袭击和抢夺那些补给物资。

    但结果却是……

    被揍成猪头!

    汉朝的补给车队里的车辆,又高又大,而且坚固无比,这些奢侈的汉朝人,甚至在车厢四周,装了铁皮,放了坚固的木盾。

    这样,运输物资的军队一旦遇到危险,他们就在道路上把这些大车围成一团,士兵在大车的掩护下,肆无忌惮的对着奔袭而来的匈奴轻骑射箭。

    而匈奴骑兵却无法靠近和攻击他们!

    只要时间一长,在战场周围游弋的汉朝骑兵就会支援过来,然后,奔袭的匈奴骑兵就被追出几十里,常常损失惨重!

    最开始,军臣也是怒不可遏。

    既然自己得不到,那就不让渔阳塞里的汉朝守军得到。

    于是严令军队,必须牢牢封锁渔阳附近,不让汉朝的援军接近。

    但,哪成想,汉朝人干脆就抓住这个匈奴分兵的机会,逮着空子,就对匈奴的薄弱的地带,狠狠的咬了一口,最成功的一次,甚至有两千多名匈奴骑兵战死!

    而且,那些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塔楼、木车和攻城塔,也被汉朝人烧掉许多。

    这让军臣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而到了现在,汉朝人已经彻底解除了平谷-渔阳的道路危险,他们的援军的营垒和营寨,在渔阳和平谷的道路上,接连起伏。

    打到现在,即使是军臣不愿意撤。

    但他的贵族和军队,却不想在打了。

    仅仅是在这渔阳和平谷一带的城市下面和山野之中,就有超过九千名匈奴骑兵长眠。

    至少有五千多人受伤,另外有超过两千人伤势过重而亡。

    有四十多名渠帅,七个骨都侯,两个万骑长战死,甚至还有一位左大当户重伤,一个西域王子被射死。

    匈奴损失的马匹,也超过了一万匹。

    此外,为了鼓舞士气和维持军队战斗力。

    三万多头牛羊被宰杀,成千上万的奶酪和食盐,消耗一空。

    奴隶也已经不堪重负了。

    在过去的这半个月,他和他的军队的损失,就超过了过去两次西征的总和。

    而西征,能够抢到奴隶、财富、工匠、女人。

    但打这汉朝,到现在为止,匈奴人得到的,只有不过几千石的粮食和千把石的食盐、酒和酱料。

    部族的贵族们怨声载道,军队的军官们,意气消沉。

    不止有一个万骑长像他表示——大单于,我们还是撤吧,来年去抢大夏,肯定能把这次的损失补偿回来。

    这倒也不是乱说。

    战争打到现在,除了战死的士兵和损失的战马外,军臣自身的力量,其实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折损。

    无非就是幕南的部族遭殃。

    但这不要紧,从过去西征的经验来看,这些损失,不过是再打一次俱战提而已。

    倘若能够打到那个大夏的都城,军臣相信,完全可以弥补现在的所有物质和人员损失,甚至是翻倍!

    但军臣却还是犹豫不决。

    因为他不敢撤!

    撤,就意味着承认失败,承认对汉朝的全面溃败。

    匈奴将彻底失去所有的遮羞布,并且,还会让整个的幕南部族愤怒不已。

    愤怒的贵族和军队,很可能会选择政变。

    而哪怕是幕北的部族和军队,这一次也未必会站在他这边。

    因为,在草原上,人们已经习惯了假如遇到失败和挫折,就换一个首领。

    当初,头曼单于不给力,冒顿单于果断杀了他,然后带着匈奴与东胡开战,奠定了帝国的基业。

    现在,他若撤退,军臣担心,军队回到草原,就会政变。

    幕南的贵族将会带头,而幕北的部族,则会旁观。

    换一个单于而已,多大的事?

    恐怕,到那个时候即使是孪鞮氏,也不会帮他!

    其他三大氏族也会在背地里推波助澜。

    所以,他不能撤!

    而且,撤军的后果,还不止如此。

    军臣心里很明白,他这一撤,不仅仅自己的小命可能要完蛋。

    匈奴帝国更可能彻底丧失对幕南的控制。

    且之那个王八蛋,肯定会趁机在汉朝的支持下,夺取龙城,再立单于庭。

    而幕南的部族,在遭遇了这样的失败后,会有很多很多人,选择投靠且之。

    原因很简单。

    投靠汉朝,他们可能会有顾虑,面子上放不下。

    但投靠曾经的右贤王,却是毫无障碍,也毫无心理压力。

    别看这些家伙现在口口声声,恨不得吃了且之,将他扒皮抽筋。

    然而,一旦且之在汉朝支持下,回到草原,那么,立刻一切都会改变。

    甚至,就连幕北的混蛋,说不定也会跑过去献媚。

    投靠强者,依附胜利者,这是草原千百万年不变的规则。

    且之再混蛋,出生再低贱,但他的主子是最强的,而他则是获得了主子授权,同时还是纯正孪鞮氏出生,曾经的宗种。

    而一旦局面发展到那个时候,整个世界都将改变。

    匈奴的衰落将不可避免。

    而他的统治和孪鞮氏的霸权,也将崩溃!

    可是,不撤兵,他又能怎样?

    军臣的心里面,此刻五味杂陈,其中的酸楚滋味,让他满心难受。

    ………………………………

    等下还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