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零四节 张汤回京
    长安城外三十里,渭桥之上。

    今日正是风和日丽,万里晴空的好天气。

    无数的士子和长安城里的贵族、豪商,纷纷携家带口,来到这里游玩。

    尽管,现在,燕蓟前线的战事,正激烈无比。

    但在大后方的长安居民,却还真没有什么感受。

    “听说车骑将军在上谷郡又赢了……”几个豪商聚在一起议论着:“想想还真是有些不可思议呢……”

    “是啊……”众人都是点头感慨着。

    在七年前,没有一个长安人能想到,在七年后的今天,汉家居然可以仅靠着燕赵的郡兵和不过两万多人的中央军队就可以跟匈奴人的主力有来有回,甚至占尽上风。

    而如此大规模的战争,甚至连关中百姓的日常生活都没有影响。

    这一次,车骑领军出征,整个关中,没有抽调一个民夫,关中的官仓里的粮食也颗粒未动。

    燕蓟的军队的补给,全是从齐鲁地区,楼船舰队转输而来。

    仅仅是在过去这一个多月,楼船衙门就将超过一百万石的粮食,从齐鲁、安东转运到燕蓟。

    这种可怕的运力,让人在胆战心惊的同时,也让商人们看到了无穷的商机。

    现在,就连蜀郡的商人也知道了,可以通过海运,将齐鲁吴楚甚至南越的商品,运到北方,运到安东。

    既安全,又快捷,损耗还小,经济效益更高。

    于是,逐利的商人闻风而动。

    无数人开始尝试了将自己的商品通过内河航运,转输齐鲁,在齐鲁变卖了以后,再购买当地的商品,通过海运卖去北方,再从北方购买当地的商品,沿着海路卖到齐鲁吴楚,沿着内河航道,回到家中。

    这样一次行商,可以赚好几次的钱。

    利润顿时暴涨好几倍,甚至十几倍,几十倍!

    这种新的经商模式,现在已经初见端倪了。

    许多人都开始试水这一模式。

    甚至已经有人赚到第一桶金。

    而在这些商人的不远处,一个庄园里,几位长安的勋贵子弟,正骑着战马,在庄园之中练习自己的骑术。

    现如今,勋贵子弟们的潮流,早已经从早先的比谁家的斗鸡更威猛,谁养的猛犬更威武,变成了谁的马更好。

    换言之就是,长安的贵族阶级,已经脱离了最原始最低级的娱乐方式,进化到了一个更高级的模式。

    这就好比,后世的煤老板富二代们,最开始比的是谁的钱多,谁开的车更好。

    到了后来,就变成了谁养的小明星更漂亮,谁捧的小三更红。

    只能说,这是时代进步,社会进步导致的结果。

    自然,这些勋贵子弟骑的战马,都是市面上所能找到的最好的战马。

    每一匹的价格,都是天价!

    譬如,陈元胯下的这匹马,就是去年冬天茂陵赛马场里的冠军马。

    陈元花了足足一千金,才将其买到手里!

    一千金买一匹战马?

    这要是在以前,恐怕会被人耻笑。

    但在现在,却是陈元的骄傲。

    因为他这匹马买回来后,到现在,已经给他回本了,甚至还赚了一些。

    自从买到这匹马后,求上门来,想要‘借种’的豪强贵族士大夫就络绎不绝。

    牵着这匹马出去,如今,交配一次,就是一百金!

    谁叫人人都想要养一匹速度快,耐力强,而且身体强壮的好马?

    是以,陈元对这匹马,自然是看得特别重,坊间有传说,他将此马视为家人一般,宝爱的不行。

    骑着爱马,在庄园里冲了几次,陈元觉得不是很过瘾,于是招呼一声,带着他的那几个跟班,骑着马,冲出庄园,来到了道路上。

    此时,正是渭桥附近交通最拥堵的时候。

    数不清的马车,将偌大的渭桥堵得水泄不通。

    这是因为轨道交通发展带来的问题——每天,在渭桥的对岸,都有成千上万石的商品被卸下。

    然后,被装上马车,通过渭桥,运进长安城,以此满足长安城数十万居民和贵族大臣官员的需求。

    要知道,现在的长安,可不比以前了。

    在去年,根据内史衙门的统计,长安城包括贵族和官员以及宫廷之中的宦官婢女在内,总人口,已经突破了百万!

    成为了继齐都临淄之外,大汉帝国第二个人口过百万的大都会。

    而长安的这一百万人口,可是完全依靠外来资源和物产养活的一百万人口。

    小到柴米油盐酱醋茶,大到车马阁楼,长安全都无法自给,全部都要对外需求。

    如今,长安的粮食充足,保护价政策下,使得一切粮商都无利可图。

    但,繁荣的城市,却带来了需求旺盛的市场。

    如今,仅仅在长安九市之中,就有着超过三千家商铺在运营,为了管理和监督他们,内史衙门仅仅是在这些地方放置的官吏就已经超过了八百人,另外还有一百位擅权在每日核算物价,厘定大宗商品德售价。

    主爵都尉衙门,今年仅仅在长安九市和茂陵,就收了超过一万万钱的商税!

    特别是如今考举在即,长安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商业繁荣期。

    商品和人员的流动,无疑就更加频繁。

    道路上,随处可以看到骑着马,维持秩序的骑差,以及那些全副武装,策马从道路旁边巡逻的军队。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陈元,也得夹起尾巴,乖乖的离开繁荣的大道,去到小路上去。

    没有办法,在长安的贵族,不可能是龙傲天。

    在这个地方,廷尉、执金吾、御史大夫衙门以及内史衙门、卫尉衙门,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一个犯法的贵族送上断头台!

    自元德以来,贵族们犯法的代价,比以前更大了。

    以前只会抓典型,处理民愤极大的家伙。

    其他人,最多罚酒三杯,下不为例,只要事情不闹大,让皇室或者九卿们知道,大部分都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但现在却不同了。

    绣衣卫随处可见,天知道在路上闲逛的路人甲乙丙丁里有没有绣衣卫的爪牙?

    官道和主要的市集和人流密集的地方,御史、廷尉的官员,甚至天子身边的谒者、侍中,乃至于兰台的尚书们,都可能出现。

    过去七年,已经有十一个倒霉的列侯因为自己那个不成材的笨蛋儿子或者外甥什么的犯法而被牵连丢爵。

    甚至,还有倒霉蛋因为卷入纵容、包庇子侄横行不法,杀人,而被连坐处死!

    陈元根本不敢触这个霉头。

    因为他知道,若是自己在外面落了把柄被人抓住,他爹肯定会见死不救,甚至大义灭亲!

    他爹甚至亲口警告过他:尔若致法被捕,吾必不会为汝求情,甚或亲自上书天子,严加处置!

    陈元也知道,这是为什么?

    他不是亲生的呗!

    他只是自己老爹当年迫于无奈,从民间抱养的弃婴。

    现在,他爹已经不太需要他这个儿子了。

    因为,当今皇恩浩荡,准许他出钱赎罪,甚至,他爹要是乖巧一些,讨得皇帝欢心,说不定,能让那个被遗落在民间二十年的女儿成为世女……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老刘家又不是没封过女列侯!

    远有鲁候,近有鸣雌亭侯。

    想到这里,陈元就有些落寞了。

    他抬头望了望天空,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

    是应该去追求自己的那位‘妹妹’,好事成双,既当儿子又做女婿?还是干脆去投军?用军功来保障自己的地位?

    想起‘妹妹’,陈元就有些心烦。

    他爹,当朝天子的四大金刚之一,复阳候陈嘉找回来的女儿,最近两年,在长安混的风生水起。

    这位被天子封为嘉元君的女子,虽然是从民间长大的。

    但抚养她的人,却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她的养父是汉家现在著名的大鲁班士,少府织室之中现行的纺织机的发明人张奋,而她的养母,也是出生诗书之家。

    所以,自幼这个妹妹就表现的很出色,不仅仅容貌出众,而且心灵手巧。

    传说,她现在甚至是少府卿的座上宾,曾经帮助少府改进了提花机,因此,受到了东宫两位太后的喜爱。

    毫不夸张的说,现在,不管是谁娶了自己的这个‘妹妹’,都可以少奋斗二十年。

    陈元当然也是想娶。

    但问题是……

    娶不到啊!

    这个‘妹妹’尤其微寒之时,就是出了名的眼界高。

    到了十八岁都不嫁人,宁愿每年给朝廷缴纳高额的口赋。

    现在,眼界就更高了。

    放出话来,非大英雄大豪杰不嫁。

    坊间甚至有传闻,自己的这个妹妹,喜欢的是当今天下最炙手可热的大人物之一,南阳郡郡守张汤。

    但问题是——张汤已经成亲了。

    这让陈元很是纳闷。

    妹妹难道想给张汤做小妾?

    这不大可能吧?

    骑着爱马,在小路上想着这些事情,陈元就更加落寞了。

    人世间最大的悲剧莫过于,自己有一个娇俏可人,艳丽多姿,光彩照人的妹妹,而且是可以推的那种……

    但问题是——这个妹妹却瞧不上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远方的官道上,忽然传来阵阵喧哗,数不清的军人,骑着马,将一辆辆的马车推到道路两侧,将官道清理了出来。

    “是谁回京了?”陈元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有大人物回京。

    不是诸侯王,就一定是那少数几位强人。

    果不其然,不久之后,数百名骑兵,簇拥着一支车队,从渭桥上下来,当先的官吏,举着的牌匾,告诉所有人,一位巨头归来了。

    “南阳郡郡守张公回京述职了……”陈元的那几个小弟悄悄的惊呼出声。

    这可是真正的大人物,堪比九卿一级的大能!

    是当年天子还在潜邸之时,就视为左膀右臂的亲信心腹!

    他最出名的事情,莫过于他治理南阳所用的手段。

    在张汤之前,从来没有官员,敢于像他那样,一到任就大开杀戒的。

    张汤开了这个先河。

    传说,他一到南阳,就先铲除了南阳地方民愤最大的三个家族,数百个人头落地,一次性没收土地十万余亩,黄金铜钱无数。

    而他治理南阳至今四年多的时间,南阳的新修渠道长度、开荒的土地田亩数量和人口的增值速度以及商税、田税、口赋的征收数目,冠绝全国。

    当今天子的长公主,宛邑主的汤沐食邑之地,就是南阳郡治所在。

    更重要的是,传说这位张郡守的奏疏和报告,从来都是直抵君前的。

    天下以文黯、武纵、法汤来形容当今天下最有前途的三巨头。

    文黯是尚书令,日夜随侍天子身周的汲黯,武纵就不用说了,他现在就已经权势滔天,让人侧目,这法汤指的就是张汤。

    在传说中,当初,天子制定《平律》,特地派使者,将《平律》的草稿送到南阳,征求这位的意见。

    这样一位巨头,几乎已经内定了未来的三公之位。

    传说,天子甚至有意,过几年让这位出任廷尉,执掌天下生杀之权和律法的解释权。

    望着威风凛凛,气势逼人的张汤回京阵势,即使是陈元,也不得不赞道:“大丈夫当如是哉!”

    然后,他就终于做出了决断,一拉马头,向着长安的另外一个城门走去。

    哪里是棘门军的驻屯地。

    “我要去参军,立功,未来如这张汤一样,风风光光的回来,让天下人为我骄傲!”陈元在心里发誓道:“让阿妹知道,不止张汤是大英雄,我也可以!”

    妹控的力量,确实强大无比。

    哪怕是在西元前,也不可小觑。

    但张汤此刻,却浑然不知这些事情。

    他端坐在马车中,膝盖上抱着一个乖巧可爱的小女孩,这是他的长女,在南阳出生的小可爱。

    怀抱着女儿,张汤凝神准备着一会入宫面圣时需要的东西。

    南阳这些年来的情况的简报,尤其是南阳那个高炉密布的基地的现状,是重中之重。

    张汤很清楚,对这个事情,天子究竟有多么关心。

    而回想着过去四年多的时间里,自己亲眼见证了那个怪兽从小到大,从零到如今的滚滚浓烟,他也是唏嘘不已。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当年天子说的那些话的意思了。

    钢铁,就是力量!

    ……………………

    今天只有保底,明天继续还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