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零六节 摸着石头过河
    不过,张汤没有去想的是,秦始皇修了万里长城,建了贯通南北的直道网络,车同轨,书同文。

    然后二世而亡。

    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法家官僚,最终都会成为西门豹、李悝、商君,百年后让人民纪念和祭祀,香火不绝。

    也有可能,成为赵构李斯,遗臭万年,为万世唾弃。

    这也算是法家这个派系的官僚的通病了。

    刘彻望着张汤,笑了起来,手指缓慢的敲着桌子,没有说话。

    张汤看到刘彻这个样子,心里面顿时就是一咯噔。

    当今天子,可不是好忽悠的。

    掌握着绣衣卫,又有御史大夫衙门作为补充的他,不说无所不知。

    但,他若想知道的事情,想弄清楚的事情,还真没有几个人可以瞒得过他。

    即使张汤远在南阳,也听说过,长安的某位大臣某日下朝回家后,与家人吐槽了一句朝会上的某位同僚太过于奇葩。

    但结果,第二天,这位大臣入宫,天子却忽然问他:卿昨日所说XX之事,朕觉得说的不错呢……

    据说那个大臣当场就吓得屁滚尿流,只能匍匐在地,高呼万岁。

    这个事情,虽然有可能是绣衣卫自己编出来宣传自己的强大的段子,但也可能是事实。

    张汤怎么敢赌?

    他连忙拜道:“自然,还是有些许杂音,一些愚妇愚民,并不能理解陛下的远大志向,为一己之私利,常与臣及臣的属下为难……”

    刘彻听着,微微一笑。

    愚妇愚民?

    或许吧!

    在这个世界上,任何新事物出现的时候,都会面临旧事物和习惯旧事物的群体的反扑。

    而且是猛烈而凶狠的反扑。

    一如,汽车出现之初,马车业的反扑。

    蒸汽机刚刚出现时,英国的手工业者砸毁机器的行为。

    又如,刘彻曾经亲眼所见的,当电商崛起,底层零售业者的怨声载道和抵触以及网约车与出租车行业之间的争执和纠纷。

    这都是历史的必然!

    新事物和新技术以及新秩序,肯定会伤害旧有的制度和社会。

    并将之撕裂开来,让伤口暴露,鲜血淋漓,新旧之间的矛盾和裂痕,一般都需要时间才能抚平。

    刘彻也早知道会发生类似的抵触和反对。

    但……

    张汤说的,果真如此吗?

    并不见得!

    刘彻摸了摸自己袖子里的绣衣卫的三份针对南阳钢铁基地周围三百里的百姓的调查报告,这是刘彻命令王温舒、尹齐和张志这三位绣衣卫都尉各自做出来的报告。

    之所以如此,就是为了防止出现不客观的虚假报告。

    而在这三份调查报告,全部都描述了一个事实——很多百姓,尤其是很多的地方士绅,现在都知道并且了解了高炉炼钢的必要性和便利性。

    也都知道,这些东西会给他们带来好处。

    但他们依然反对!

    原因,除了比较普遍的‘破坏地火风水’‘有伤天合’‘令五谷不生,六畜不蓄’等原因外,这些人最担忧的一个事情,就是对子孙后代的担忧。

    他们害怕,因为这些高炉的缘故,自己的家乡变成一个无法让人类生存的死地,由此祸及子孙,殃及万世。

    所以,这些年来,南阳地方士绅以及豪强、豪杰们,一方面跟张汤扯皮,一方面悄悄的做着或者支持着各路豪杰以及百姓对于高炉炼钢的破坏或者干扰。

    甚至有百姓,自发的破坏道路和轨道,以阻止高炉的运转。

    有段时间,南阳郡的监狱甚至人满为患。

    法家的高压政策,让南阳地方的民众,郁积着大量的不满和怨恨。

    当然,不能说张汤和他的同僚们做错了。

    想推动南阳和汉室的工业发展,完成原始的技术积累和建设,就需要一定程度的高压。

    但刘彻担心,长此以往,南阳的百姓,恐怕会对中央离心离德。

    在未来,成为汉室的一块伤疤。

    这并不难理解。

    刘彻很清楚,为了汉室的未来和人类的进步,南阳人民正在付出什么?

    他们不仅仅会在当代吃亏,还可能祸及子孙。

    倘若未来工业技术继续进步下去,钢铁产量增加十倍,甚至百倍。

    那南阳百姓付出的代价,也会呈几何倍增。

    而人民不是畜生,是有自己的感受和思想的。

    倘若代价太大了,当达到临界点,人民就会用脚投票。

    这是刘彻所不愿意看到的。

    而想要发展,则必须先破坏。

    反正,刘彻在后世的历史书上,从未见到过任何一个没有经历过发展-污染-治理这个轮回,就成为工业国的国家的例子。

    又想要工业,又想要环保。

    这不是逗逼就是傻子。

    所以,刘彻看着张汤,淡淡的道:“今次,朕诏爱卿回京,除了述职,就是希望爱卿能站好在南阳的最后一班岗,为朕在南阳树立起新制度和新秩序……”

    张汤已经结束了他在南阳郡的第一个郡守任期,开始了第二个郡守任期。

    按照刘彻的制度,他也就只剩下这最后的三年多了。

    甚至,很可能,他做不到三年,就会回到长安。

    那么,他留下的事业和烂摊子,总得有人去收拾。

    很显然,不是所有人都是张汤,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够调和方方面面的矛盾,甚至可以厚着脸皮,听着地方三老的唾骂,却依然保持微笑,更可以头天被人家拿着几杖追了三条街,第二天依然笑着去拜访和慰问这个三老,并不去打击报复和陷害对方。

    而张汤的这些个性,才是他在南阳成功的关键。

    据刘彻所知,现在,即使是最讨厌这个张郡守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一个干实事,而且干得好实事的好官。

    只是太过霸道和我行我素了一些。

    但张汤迟早要离开南阳,他离开后,刘彻可就不敢保证新上任的郡守还可以跟他这样。

    即使可以,那么下任呢?下下任呢?

    不可能所有人都有张汤的手腕和脾气以及能力。

    而只要这中间有一个人出了漏子,那么,后果很可能是灾难性的。

    群体**件,几乎随时会爆炸。

    可这工业的发展又是长期的时期,从目前的土法高炉,想要进化到类似十八世纪十九世纪之交的西方钢铁厂的技术水平,刘彻估摸着,汉室起码要摸索和发展个五六十年甚至上百年。

    而在这个过程里,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导致一切成果付之东流水。

    刘彻担心,子孙后代,可能会把握不住。

    这是很有可能的。

    中国可不是欧陆,中国人民,更不是欧洲的农奴。

    他们特别会反抗,而且特别有反抗精神。

    尤其是在汉室,民风彪悍,百姓持械比例,为历朝历代之最。

    这在大多数时候是优点,但在工业发展的问题上,却很可能变成缺点。

    反正,到现在为止,刘彻还想不到,能有谁有什么办法,让成千上万的汉家百姓在一个工厂里忍受最残酷最可怕的剥削,却不会有人起来反抗的。

    想要像欧米那样,将几万甚至几十万的工人,丢到一个又热又脏,而且报酬低微,生活困苦的工厂里。

    刘彻觉得,随时都可能会有陈胜吴广带着这些工人,将剥削他们的资本家干掉,将一切束缚他们的镣铐砸碎,然后再一把火,将那个工厂烧掉。

    这也是中国想要进入资本主义社会,面临的最大困难。

    老百姓太强了,而且太刚烈了。

    而且,跟欧米不同,中国的思想界、学术界和舆论界,到时候肯定会站在这些工人这边。

    甚至连贵族官僚都可能会站过去。

    伐无道,除暴政,自古就是王者的旗帜,人民对抗暴君和暴政的天然口号,也是三王五帝,留给子孙们的最大财富。

    在中国,是不大可能会出现类似欧米早期资本主义浪潮崛起时那样的社会环境和文化背景的。

    资本也不大可能,如同欧米那样,掌握国家,主导战争。

    所谓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

    仁义礼智善,这是上到皇帝,下到黔首庶民也都遵从的普世价值理念。

    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在目前来说,刘彻只能像一个修补匠一样,那里坏了修那里。

    让时间来抚平伤口,让社会进步来找到解决办法。

    反正,刘彻知道,只要发展起来,并且出现了工业化的苗头,那么,中国的精英和人民,总会想到解决这些矛盾的办法。

    因为,他们是聪明的,也是智慧的。

    自三王五帝至今,中国已经换了N套社会模式了。

    至于现在?

    当然是要想办法,先让南阳人民的怒火平息。

    所以,刘彻掏出一张纸递给张汤,对他道:“卿回南阳以后,既按照这上面的要求,重整整个南阳的秩序和社会,尽快抚平百姓的怨言……”

    张汤接过去一看,顿时眼前一亮,接着就是目瞪口呆,震惊无比。

    实在是这纸上所写的东西,太过于惊世骇俗了一些。

    “陛下……”张汤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

    刘彻却是站起身来,摆摆手道:“卿可以先拿着回去好好想想,摸着石头过河嘛……若是此事在南阳成功了,未来,它或许会成为国家的基本制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