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零八节 疑惑 (还债2.0)
    夜幕降临,整个长安城,顿时陷入了一个灯火阑珊的瑰丽世界。

    特别是在戚里,这里的灯光,明亮而炽烈,整个戚里的街道,甚至宛如白昼一般。

    那些燃烧着的鲸烛,成为了此地的汉家贵族们,相互攀比的道具之一。

    鲸烛的大小和明亮的程度,都是攀比的对象。

    而安东的陈嬌也借此赚的盘满钵满。

    他的捕鲸事业,日盛一日。

    张汤乘坐着马车,在戚里的一个豪宅下车。

    这是一座哪怕放在这个大汉帝国最富裕的街道,也是顶级豪宅的奢华宅院。

    这个宅院,占地将近百亩之多,完全就是一个万户侯才能享有的宅院规模。

    而其门庭,更是鎏金包铜,耀的人眼睛都睁不开。

    门口,矗立着一个怒目圆睁的雕像。

    那是蜀人供奉和崇拜的灌口二郎,传说中有三眼的神人,同时也是贤臣李冰之子。

    “张公……”在大门口,早就已经在等候的十几位巨贾,满脸笑容的迎上来,当先的两位,笑意盈盈,对张汤微微恭身一拜:“张公大驾光临,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

    张汤笑着迎上前去,对那两位作揖拜道:“奉仁君、贵平君……久仰大名,缘悭一面,今日幸甚,得与两位明公相会,汤之幸也……”

    卓王孙和程郑婴听着张汤的恭维,也都是满脸堆着微笑,心里面更是乐开了怀。

    这两人,可不比当年初到长安之时了。

    那个时候,他们算什么?

    在这个长安城里,阿猫阿狗都算不上!

    还得靠着太长公主引荐,才能与今上见面,而这无疑是他们两人这辈子最重要的投资!

    一次如今在汉室商贾之中,几与当年吕不韦奇货可居一般的投资!

    他们从此就挣脱了舒服,海阔天空,逍遥自在。

    到现在,更是已经成为了汉室最大的两个商人。

    其财富根本无法计算,仅仅是他们名下的矿山和作坊,就已经是数以百计。

    而其后,他们各自的女儿入宫,更是使得他们的身份,从低贱的商人,变成了汉室外戚,皇亲国戚。

    在当今天子的诸多外戚集团里,除了义氏外戚、窦氏外戚和薄氏外戚,就属他们最风光。

    俗话说得好,富贵养人。

    如今这两人,也与当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两人都已经是大腹便便,富态逼人的贵人。

    不过,他们两个也很清楚自己的地位。

    他们说得好听点,是汉家首富,是西南夷的太上皇,是交趾猴子们的主人。

    说得难听点,不过是当今的黑手套而已。

    很多天子想做却不能做的事情,都是他们在干。

    真以为就靠他们,就可以搅动西南夷诸国?让夜郎人甘做犬牙,让僰国人乖乖的当奴才,让南越人帮着抓猴子?

    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事实是——他们的所有重大决策和举动,未央宫都清清楚楚。

    特别是两年前,当今天子将自己的亲信宦官王道放到了临邛。

    表面上,对外是声称:王道不法,欺君罔上,发配临邛道。

    但实则,就是派来监督和监视他们的眼睛。

    所以,无论是卓王孙还是程郑婴,都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卓王孙还好一些,毕竟,他女儿生了个皇子,虽然注定无法入继大统,但未来也不失诸侯王之位。

    程郑婴就比较郁闷了,他女儿这些年连续两胎生得都是公主。

    这让他又急又不甘心。

    虽然天子看上去很喜欢公主,但,毕竟,唯有儿子才是保障啊!

    众人各自寒暄了一阵,互相打了个照面。

    直到此时,张汤才知道,天子叫他来参加的这个宴会的逼格,竟然高到了这个地步。

    不仅仅只有临邛的卓王孙与程郑婴这两位巨贾。

    当今天下的知名大商人,几乎全都在侧。

    譬如现在控制着关中轨道马车运输业的师家家主师旦。

    譬如从鲁地被迁入关中的头号大商人邴氏家主邴季。

    更有控制了楚国的商业,号称吴楚第一贾的王封。

    甚至还有他妻子的娘家,那关中头号豪强田氏的家主。

    林林总总十数人,就没有一个家訾低于三千万的!

    帝国的大贾和大商人,云集于此,张汤知道,这些人,这些无利不起早的家伙,肯定是闻到了血腥味。

    “陛下叫我来,究竟是要我与他们商议何事?”带着这样的疑虑,张汤跟着卓王孙等人的脚步,进入内宅。

    “张公请上座……”程郑婴作为主人,恭敬的将张汤带到主席,恭请他坐下来。

    不过,张汤的观察力向来很惊人。

    这一坐下,他就立刻发现了,在自己的对面,也空着一个位子。

    这意味着,还有人没有来。

    而且即将来的这个人,在身份地位上,至少是不属于自己的。

    而这样的人物,哪怕在这个长安城里,也是屈指可数的。

    张汤自度,如今这个天下,除了三公九卿之外,地位能与自己平齐的人,恐怕屈指可数。

    而很显然,三公九卿,是不可能来此的。

    因为他们是朝廷的脸面,代表着国家的意志,社稷的尊严。

    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参与到一个商人的聚会中来。

    也唯有像他这样,地位虽高,但却还未进入九卿序列的高级官员,方可参与。

    即使如此,他也是在得到了天子命令后,才敢来此的。

    毕竟,当今天下,还是贱商的。

    商人依然是被视为五蠹之一的阶级。

    想到这里,张汤就好奇了起来,究竟是谁呢?

    而他的疑问,很快就得到了解答。

    大约半刻钟后,一位穿着华服,配着绶带,但却有些古怪的男子,在卓王孙的引领下,走到了张汤的对面。

    张汤眯着眼睛,看了看对方,发现,他根本不是中国人。

    此人,圆脸浓眉,身材矮小,鼻子上甚至留着几个孔洞,头发也是稀稀疏疏,勉勉强强才束起来的。

    “匈奴人?”张汤暗自心惊。

    对方的身份,也已经呼之欲出。

    除了当今天子册封的归义单于夏义之外,还能有谁。

    果不其然,程郑婴举着酒杯,对张汤拜道:“正要为张公介绍,这位尊客,乃是当今天子钦册之匈奴归义单于,夏公足下!”

    夏义也起身举起酒杯,用着半生不熟的汉话,敬问道:“归义单于,敬问张先生安好!”

    张汤连忙起身回礼拜道:“单于安好,张某敬拜之……”

    但张汤内心的疑问却更大了。

    几乎整个天下的大商贾,再加上匈奴归义单于,再加上他这个南阳郡郡守,天子将这三个看上去完全不搭界的群体,凑到一起,究竟要做什么?

    张汤现在不得而知。

    但他知道,肯定是大事!

    甚至,很可能是与他的高炉基地,息息相关的大事!

    “张公、单于……”作为主人,程郑婴笑着起身,道:“今日良辰,今时吉时,蒙张公与单于不弃,诸位明公抬爱,聚于寒舍,鄙人深感荣幸,不才谨备浊酒,敬备歌舞,以飨诸公!”

    说着,乐声就响了起来,数十位身材婀娜多姿,娇俏动人的歌姬,挥舞着长袖,舞动着曼妙的身姿,为众人献上了一场充满了艳丽和**的舞蹈。

    这也是如今汉家贵族和大商人们的日常。

    歌姬们,几乎都是赵地所出,最是美丽大方,最懂男人之心。

    不过,张汤却对此没有什么兴趣。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法家大臣,对于女人的兴趣都不是特别大。

    像是晁错,尽管贵至三公,但他的家中除了发妻之外,就只有老父当年逼着他娶的两个侍妾。

    也如赵禹,虽然是九卿,但,却仅有发妻一人。

    张汤也不例外,他至今只得一妻,也没有打算再娶妾。

    对法家来说,把时间浪费在女人的肚皮上,无疑是可耻的。

    有这个时间,他们已经修起了一条渠道,或者做成了一件大事。

    但让张汤奇怪的是——不仅仅是他,与会的诸位,包括那位归义单于在内,对于这些婀娜多姿,完全是予取予求的美少女们,视若无睹。

    人人都是脸色严肃,神态庄重,似乎都在想着一些关乎他们的生死富贵的事情。

    这就让张汤更好奇了。

    这个世界上,能够让这么多人都放弃了对美色的觊觎的事情,可不多!

    除了权势、财富和战争外,张汤甚至想不到其他原因。

    但……

    “究竟是何事呢?”张汤在心里嘀咕着,就将眼睛放到了程郑婴和卓王孙身上。

    这两人,毫无疑问是知道今天要商议的事情的。

    但这两个家伙,此刻却是浅笑吟吟,一边抚掌欣赏着歌舞,一边举着酒樽,不断的敬酒,仿佛真的只是一场简简单单的宴会,宾客们玩的高兴,才是他们的追求。

    “老狐狸!”张汤在心里哼了一声,索性不再去思考这个问题。

    他很清楚,这两个家伙迟早要说那个事情的。

    与其去担忧和思考,倒不如好好想一想,未来的南阳政局以及他将要出任的荆州刺史一职的事情。

    想到这里,张汤就笑着举着酒樽,与众人燕饮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