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一十节 协议(还债4.0)
    何止是感恩呢!

    在场众人,在听到这个话,就差恨不得撅起屁股,给未央宫的那位了。

    两倍的爵位土地,这几乎就是一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许多人甚至已经准备马上派自己家里最得力的人北上,去勘探当地的情况,寻找矿山,别的先不说,占住了先。

    只要占住了就是钱!

    但,这个事情,却还不是今日的重点。

    许多人都凝神屏息的看着卓王孙,他们都知道,卓王孙说的话,肯定是真的。

    卓王孙却是笑着,对夏义道:“幕南的草原,也在此番法令之列,凡汉之臣民,皆可以占有,作为自己的牧场……”“单于得准备好,将自己的部曲,安排下去,早日抢占牧场,以免为楼烦或者忠勇军,捷足先登……”

    夏义闻言,也是一惊。

    天子居然将幕南也纳入这个法令之内?

    这太可怕了?

    必须早日做好准备!

    不然的话,好牧场,岂非都要被别人占去了?

    所以,夏义连忙起身拜道:“多谢先生提点,本单于日后必有重谢!”

    至于反对天子的决定?

    夏义可没有这个胆子!

    更何况,其实,即使是在草原上,即使是军臣,其实也无法让所有的牧场和部族都属于他自己。

    事实上,匈奴人一直就是在分封。

    哪怕是单于,占有的牧场也有限。

    所以,夏义的抵触情绪并不大,毕竟,他的部族,现在还跟着他的,也就那么两三万人。

    这么点人,需要的牧场空间有限。

    倒是……

    夏义看着卓王孙,说出自己心里的疑惑:“那,之前在幕南的部族,天子准备怎么对待他们?”

    卓王孙笑着拿起酒樽抿了一口,道:“这要看单于了啊……”

    “不过……”他神秘的一笑,图穷匕见,说道:“倘若有逆贼,胆敢不服天子,那么,单于可千万不能手软……”

    “是极!是极!”夏义连忙点头。

    他知道,自己就是天子养的狗,天子要他咬谁,他就得咬谁。

    而且,连军臣带着匈奴的主力南下,出其不意,攻击汉朝,都败的如此惨,很可能连命都要丢掉。

    夏义也不认为自己能翻天。

    他想的很清楚,只要汉朝能够支持他做单于。

    做狗就做狗!

    匈奴人,孪鞮氏,又不是没给人当过狗!

    在百十年前,匈奴人还曾经是东胡的狗呢!

    连冒顿大单于都曾经给东胡王当过奴才……

    这没有什么好羞耻或者不好意思的。

    引弓之民,自古以来,就习惯了给强者给狗和奴才,现在,汉朝强大无比,自然给汉朝人做狗,不仅仅不耻辱,相反,还是一种荣誉。

    更何况,在汉朝这些日子,夏义参观了很多地方。

    包括了忠勇军生活的地方,以及在上林苑的几个牧场里的匈奴战俘的生活。

    哪怕是他,以他过去的思维和想法来看这些事情,他也不得不承认,天神眷顾和属意汉朝是有原因的。

    汉朝君临天下,主宰世界,不仅仅将有益汉朝,也将有益草原的引弓之民。

    汉朝人发明和创造的那些可以让牧民不需要逐水草而居,靠着定居,就可以解决牲畜的食物和饲料来源,并且养活家小的青储窖、畜牧草和肥料,都深深的震撼了他。

    引弓之民千百万年不断轮回的宿命和颠簸流离,朝不保夕的生活,终于看到了尽头。

    若按照汉朝的模式,引弓之民的诸部族,将不会再有饥荒和灾厄。

    哪怕是冬天,也可以吃着香甜的奶酪,喝着滚烫的奶茶,怀抱着孩子,在温暖的汉包之中,渡过风雪季节。

    而这样的解决之道,对于所有的引弓之民,都将是致命的吸引!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夏义开始真心诚意,并且彻彻底底的心服口服。

    他的部族和贵族们,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真正的认同了汉朝皇帝等于天单于的事实,并且愿意为了天单于流血牺牲。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能够解决引弓之民的宿命问题的人,一定是神!

    卓王孙却是笑着道:“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此辈或许目无王法,不服王化,但,终究是人命啊,单于还是应该以生民为要……”

    “这……”夏义有些犹豫,草原上几千年来,都是成王败寇,战败者,可以去死!

    而他想要坐稳单于之位,也确实需要杀人立威。

    “不若这样……”程郑婴适时的说道:“单于击败这些部族后,将其俘虏,卖给我等……”

    程郑婴说着就变魔术一样的拿出一张纸,递给夏义,道:“单于请看,这价钱,绝对是童叟无欺!”

    夏义接过来一看,顿时也是眼前一亮,兴奋不已。

    对匈奴人来说,奴隶,本来就是可以买卖的。

    而如今,汉朝商人开出的价格,更是让他无法拒绝。

    壮年男奴,一个八千钱,小奴三千钱,成年女奴一个六千钱,小奴一个四千钱,若是姿色出众的则另做计较。

    除了这些,这纸上还有塞人奴、康居奴和大夏奴的价码。

    若是女奴,姿色出众者,则如前者一般,价格单独商议。

    而一般者,则价格与之前相差不多。

    唯有这男奴的价格,有些变化。

    夏义看完,用着古怪的眼神,看着程郑婴和卓王孙,问道:“何以这塞奴和康居奴、大夏奴,身毒奴的价钱,会有阉割和非阉割的差别?”

    这个要求很古怪。

    在这上面,阉割过的上述奴隶,居然每一个的价钱,要高一成到两成!

    这不是在鼓励他和他的部族,将来若是抓到了这些奴隶,就阉割了?

    程郑婴和卓王孙闻言却是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阉割了好啊……”程郑婴道:“彼辈若是阉割了,自然不会去想其他事情,只会专心做事……”

    卓王孙也是笑着道:“是极,是极……”

    但实则,他们两个也不大清楚,为何如此。

    但,这是从宫里面传出来的意思,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天子的意思,但想来也相去不远。

    夏义也懒得去想太多,他看着卓王孙和程郑婴,道:“既然是如此,那俺就答应了……”

    他现在也有些明白了,汉朝人想要他做的事情。

    无非,就是让他当个干脏活的人。

    不过,这却让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汉朝人需要他,这就是他今天得到最好的消息。

    给人当狗,最可怕的事情不是主人让自己去咬人,而是主人不让自己咬人。

    一旦主人不让自己咬人,这条狗的下场,除了是被宰杀之外,还有其他结果吗?

    汉朝人说,狡兔死,走狗烹,就是这么个道理!

    “善!”夏义话音一落,卓王孙与程郑婴以及其他商贾都高兴了起来。

    他们在乎的,并不是草原上的那些游牧民。

    那点奴隶,也不够他们消耗的。

    他们在乎的,还是那康居、大夏和身毒的人口啊!

    传说,那些地方,足足有几千万的人口,哪怕是抓个几百万回来,也足够他们的矿山和作坊使用的了。

    至于阉割这道手续,无所谓了。

    反正这些奴隶是要被消耗掉的!

    而且,其实现在想来,还是阉割了好。

    阉割了就没有未来,也不会有人来报仇,自己晚上睡觉也能安心!

    若是能找到康居、大夏和身毒人来当替代品,那么西南夷的奴隶贸易也可以停止了。

    其实,若有选择,程郑婴和卓王孙,根本不愿意在西南夷之中做那些事情。

    因为,他们知道,迟早有一天,这些地方会变成汉土,这些地方的人民会变成大汉子民。

    到时候,就会有人读书,当官,甚至爬到帝国的高层。

    然后,这些人会干什么?

    肯定会清算他们这些双手沾满了他们的同族鲜血的人啊!

    是以,这些年来,卓王孙和程郑婴,一直注意着自己的手段,一旦得罪,那就斩草除根,不留任何后患!

    而在另外一个方面,西南夷的蛮子,虽然是夷狄,没有受过王化,无论死多少,程郑婴和卓王孙,也没有什么心理和道德压力。

    但终究,这些人的肤色和外貌与中国相同。

    他们可没有张汤的修为和心性,可以做到真的熟视无睹。

    这也是中国人的优点了,即使是程郑婴和卓王孙这样沾满了鲜血的屠夫,也会有道德上的内疚。

    晚上做梦,也会梦到那些冤魂。

    孟子说得好——君子之于禽兽,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

    程郑婴和卓王孙,自然不是君子。

    但也不是什么天生的恶魔。

    他们只是被迫被动的走上这条道路的人。

    是以这些年来,他们已经不经常去矿山和作坊视察了,只会到处做买卖,谈生意。

    将这些事情,交给了下人和管家以及家臣们。

    若是可以将奴工从相同肤色和面貌的人,换成金发碧眼或者黑发深目的远方夷狄,那,他们的道德压力和内疚感自然会消除许多。

    而且,因为都是阉割过的,也不用害怕这些人的可能的子孙后代来清算。

    甚至,在这整个过程中,他们可以做到不沾血——所有的坏事都是夏义做的,冤有头,债有主,各位恶鬼想索命,麻烦找夏义。

    而此刻,张汤也终于知道,自己来这里是做什么的了。

    他是见证,也是来监督的。

    同时,他也是需求奴工的哪一方,也是利益共同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