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节 震动
    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的追求。

    所以,当天子准备从全天下遴选美女贵女,许配给前方有功将士的风声传出去时。

    整个长安瞬间就轰动了。

    市井中,集市里,甚至各个闾里,人人都是议论纷纷。

    “听说,此番连宗女都可能出现在许婚之中啊……”有人羡慕嫉妒恨的说道:“哎呀,早知道,俺就该死乞白赖的跟着大军出征的……”

    “可不是……”一个彪形大汉后悔不已的长吁短叹着:“俺大兄当初说要带俺出征的……可惜,俺当时有些事情,没能出征,现在想想,真是……”

    这可是宗女啊!

    皇室成员,只要娶到,立马就能让家族攀附上刘氏,甚至可以搬进戚里,实现人生的飞跃!

    刘氏向来讲究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娶到一个宗女,基本上就可以保证稳拿一张通向封君,甚至是列侯的直通车。

    你只要想象一下,历史上,连卫青都要娶平阳公主来稳定自己的地位,你就可以知道,能够娶到一位宗室之女,对普通人的诱惑有多大。

    而在市井之中,议论纷纷之时。

    长安的两千石士大夫和列侯封君们,现在,也都在听到了风声后瞪大了眼睛,准备打探和打听宫中的口风。

    干什么?

    当然不是舍不得嫁一个女儿了!

    对广大的列侯封君勋臣和两千石来说——女儿算什么?

    谁没有十七八个?

    若能用一个女儿或者孙女、侄女,换一个乘龙快婿,有前途的未来之星。

    这买卖,人人愿意做!

    而且是争先恐后!

    要知道,这些年来,汉军中的英雄豪杰,自仕伍而起,成为列侯封君的不在少数。

    最典型的就是义纵和卫驰这两个例子了。

    义纵从布衣到车骑将军万户侯,只用了七年不到的时间。

    如今,义氏外戚更是风光无限,独领风骚。

    现在,谁不称赞长平侯丞相周亚夫当初慧眼识佳婿?

    有了这个女婿,周氏起码可以再保三代富贵。

    还有卫驰,七年前,不过是细柳营的一个校尉,周亚夫的小跟班而已。

    但现在,人家也已经是功封五千三百户的阳曲候。

    这个当初的乐平侯庶子现在风生水起,比起他大兄还要风光几倍。

    而当初将女儿下嫁给这个庶子的山都候王中黄,现在更是被无数人羡慕和嫉妒,人人都说王公找了个好女婿啊!

    自然,汉军之中,现在可能潜藏着不止一个未来的义纵、卫驰。

    谁知道呢?

    反正,在萧何曹参、韩信张良,名动天下之前,谁知道这些豪杰与英雄是谁?

    是以,现在,列侯和大臣,都是摩拳擦掌,希望能选一个俊杰为婿。

    而哪怕是这些人的女儿,这些待字闺中的贵女和候女们,其实也是芳心暗动,遐想连连。

    哪个少女不怀春?

    谁又不希望自己能嫁的好?

    在历朝历代,各个不同时期,女性的择偶标准,其实一直在变化。

    至于如今,汉家的士大夫贵族家庭的女性。

    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不爱红妆爱武装。

    当今天下,唯有上阵杀敌,撅师万里,取敌将首级者,才是真正的英雄、潜力股和钻石王老五。

    至于穷酸小白脸和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早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哪怕你是贾谊贾长沙,现在也未必再可以如过去一样,让这些贵族小姐们心如鹿撞,不能自已。

    唯有那些骑着高头大马,威武不凡的踏着匈奴大纛,从司马门直入未央宫,献俘君前的大丈夫,才得她们的喜爱和芳心。

    这也是时代选择的必然。

    几个平素向来要好的闺蜜,现在就聚集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

    “父亲大人刚刚将我等姐妹叫过去说话了……”一个身着鹅黄色裙子的小姑娘颇为害羞的说道:“诸位姐姐,可有被召?”

    其他小姐妹们闻言,纷纷点头,脸上也都带着些害羞的红晕。

    在这个世界,男人讲娶妻娶贤。

    而对女人,则是嫁夫如博戏,基本上纯靠运气。

    运气好,或许能嫁一个如意郎君,但若运气不好,常常会是悲剧一个。

    现在能反抗丈夫,或者说有能力反抗男权的女性,并不多。

    哪怕是列侯封君的女儿,其实也不行。

    唯有嫡女或者说能够跟两宫有关系的女性,才可以有资本和能耐,主导自己的人生。

    至于刘氏公主,那就更是一个不爽,就可以休夫合离。

    是以,这些小女孩们,现在都将羡慕的眼神,投向她们这些闺蜜中的大姐大。

    复阳候陈嘉的嫡女,天子亲自册封的嘉元君。

    与这些小女孩相比,今年已经二十有余的嘉元君无疑就像一轮明亮的月亮,雍容华贵,落落大方,举止之间也有着英气,以至于其父曾经感慨:“吾女若为男儿身,必是英雄豪杰!”

    而她如今,虽然受其女儿身的限制。

    但却也混的风生水起,甚至不比男人差。

    她是两位太后的座上宾,也是少府的贵客。

    自幼就心灵手巧的她,这两年,几乎都快成为了少府东织令的掌门人了。

    其改进和发明的一些小东西,足足将少府的纺织提升了三成!

    天子屡次嘉奖和赏赐,甚至今年大朝议,还特诏其入宫参会,成为了少数未婚,却可以列席大朝议的女性。

    简直就是长安贵族女子们的偶像和标榜。

    “陈家阿姐……”一个小姑娘凑到嘉元君身边,小声的红着脸问道:“不知道阿姐,可有意参与此次盛会?为自己亲自选一个如意郎君?”

    这个小姑娘或许只是出于好奇。

    但其他人就未必了。

    纷纷伸长了脖子,竖起耳朵,静静聆听对方的回答。

    人人都知道,倘若这位嘉元君要下场,那么,恐怕最优秀那个郎君就要跟大家拜拜了。

    谁不知道,现在长安贵族子弟圈里有一个传说——做官当做执金吾,娶妻当娶陈氏女。

    嘉元君却是微微一笑,如同往常一般道:“我这一生,若嫁人,只嫁大英雄!”

    “若有大英雄,我为何不嫁?”

    此话一出,顿时满室寂静。

    人人都感觉压力山大,嘉元君,可不仅仅只是容貌出色,名声大这么简单。

    更不仅仅只是复阳候的独女。

    她本身就是一个才貌出众,心灵手巧的女子。

    是如同现在的太医令石穰的夫人一般的女强人。

    毫不夸张的说,谁娶了她,就等于打开了通向了未央宫和长乐宫座上宾的大门。

    是以,当嘉元君也有可能参与此番天子安排的相亲和许婚之事的消息传开后,整个长安的贵族圈里,哀鸿遍野,无数人捶胸顿足,后悔不已。

    而那些有子侄出征的家庭,则喜不自胜,眉开眼笑。

    若自己家的子侄争气,能娶回嘉元君,等若少奋斗至少三十年!

    而且,不止如此。

    嘉元君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

    她若出嫁,其父亲复阳候,肯定不会吝啬嫁妆。

    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说不定也会亲自遣使道贺。

    最最重要的是——长安列侯和两千石们,人人都知道,这个帝国的奇女子,本身就是一个富婆!

    一个如同前秦的寡妇清一般的超级富翁。

    她的养父,正是现在少府西织室的大匠,而她本人,也是现在少府纺织机械和提花技术方面的大能。

    娶了她,等若娶回一个天大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藏宝。

    要知道,绢布,在现在,可就是钱就是硬通货啊!

    谁家不想娶?

    过去一年多,复阳候府的门槛,都被列侯勋臣甚至外戚们给踏破了。

    但,全部都被复阳候婉拒。

    原因是——据说,太皇太后曾经亲自许可这位嘉元君可以自己择夫,有司不得阻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