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节 运动战(1)
    那个被人团团包围的匈奴少年,望着眼前的一切,只能木然的点点头,说道:“一切唯且渠王之命……”

    而他望着整个祁连山,眼泪却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在三天前,本来被他的本部和忠诚于单于庭的贵族以及折兰人共同保护的他。

    迎来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背叛。

    一直以来忠心耿耿,给匈奴做牛做马的折兰人,忽然反水了。

    这些曾经他的忠诚卫兵,忽然将他挟持。

    然后,就是且渠且雕难,带着兵马,杀到了祁连山,攻击那些企图解救他的忠诚部族。

    三天来,祁连山下,血流成河,由于且渠且雕难挟持了他,他的本部和忠诚于他的很多部族,都是被迫不战而降,结果很多贵族惨遭杀戮。

    而那些不愿意的投降,则面临了更惨的下场。

    他们被逐个杀死,剥下头皮,将脑袋插到木桩上。

    于单虽然年幼,但,目睹了这一切后,他清楚,且渠且雕难这个奴才,既然敢做这个事情,那就一定有把握和底气。

    “好!”且渠且雕难看到于单如此乖顺,满意的点点头,他大马金刀的对着左右吩咐着:“快去准备单于即位所需要的物品!”

    于是,半天之后,在鲜血和尸骸之中,匈奴左贤王于单,在祁连山脚下,被且渠且雕难拥戴,立为单于。

    因其是在匈奴的西部,所以又称为西匈奴。

    西匈奴政权建立后,第一件事情,且渠且雕难宣布,自己成为单于的左大将。

    而且,由于单于年少,不能执政,所以,他得到授权,独揽全**国大事。

    消息传出去,整个河西走廊震动。

    西域诸国,更是莫名其妙,人人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目前这个局面?

    讲道理的话,左贤王于单,确实是合法的单于继承人。

    但……

    且渠且雕难这个家伙如此行径,分明就是挟单于以号令诸侯。

    西域诸国驻扎的匈奴部族以及幕北的贵族,当然没有一个服气的!

    且渠且雕难,他算哪根葱?

    一个卑贱的奴隶,也敢骑在孪鞮氏脑袋上拉翔屙尿,这还有没有王法?

    更何况,如今单于还在,左贤王凭什么成为单于?

    即使是该立,也该由孪鞮氏和三大氏族来决定!

    于是,短短时间之内,在河西走廊之中,就立刻出现了一个反且渠且雕难联盟。

    许多忠于单于庭的部族,纷纷集合兵力,另外,西域的骑田万骑和幕北地区的贵族,也开始动员起来。

    匈奴内战,几乎一触即发。

    为了应付这个局面,且渠且雕难,派人到处散播谣言,说军臣已经战死,他立于单,是为了匈奴考虑。

    一时间,河西局势激荡不已。

    而在听说了这些谣言后,幕北和西域的部族,也都是将信将疑。

    很快,有人将右谷蠡王亦石战死的消息,带到了浚稽山。

    听说了这个事情后,幕北和西域的贵族们震动不已。

    人人人心惶惶,大家开始真的担心,单于阵亡,王庭主力全军覆没。

    甚至有贵族提出,必须从孪鞮氏内部,选择一个真正有能力的人来继承单于之位,方便领导大家,与且渠且雕难这个卑鄙的奴才战斗,同时与汉朝周旋。

    ……………………………………

    渔水之上,一座座浮桥,横跨两岸。

    飞狐军和细柳营的骑兵,快速的从这些浮桥上通过。

    义纵拿着地图,审视和确定着自己的军队所在的方位。

    “我军现在应该正在渔阳塞以北三百里处……”义纵说道:“与匈奴大营相隔大约一百五十里,匈奴人的主力应该在我军的侧翼……”

    这虽然不是一件很容易判断的事情。

    但好在,这些年来,特别是马邑之战后,汉军的测绘技术突飞猛进。

    经历了高阙之战的洗礼后,甚至已经有人发明了新的测距法。

    这也是近代汉室几何理论发展的结果。

    自从春秋时期,中国的数学家发现了勾股定律以来,中国的几何学,停滞了数百年。

    直到当今天子开始重视数学和几何,并且在考举中大量使用。

    于是,自然,有无数人开始钻研数学和几何。

    儒家的荀子学派中,有一个叫张远的学者,在经过两年的反复论证和研究后,在元德四年,公布了他的成果。

    他宣布,自己取得了一个重要的发现——既直角三角形的两个直角边方和等于其斜边的方(平方古称方)。

    而这个公式的发现,立刻就如同勾股定律一般,立刻就影响到了天下的各个方面。

    这个公式发现后,汉室的测绘技术立刻突飞猛进。

    墨家甚至开始想利用这个方法测绘大地,乃至于完成其祖师爷墨翟的梦想,丈量天地!

    作为汉军之中的数学高才,义纵当然也会与时俱进的跟进最新的数学成就。

    于是,他把这个公式搬进了军队里,丈量天地什么的,义纵没兴趣。

    但拿来测距,却是很好用。

    他将地图说起来,下达命令:“全军快速前进,我军在今天下午,必须全部通过渔水,两天之内,必须抵达要阳!到匈奴人的屁股后面去,堵住匈奴主力北逃的道路!”

    “这可能是一场血战,让军官们告诉士兵们,做好准备!”

    所谓困兽犹斗,更何况匈奴人?

    义纵相信,一旦自己的军队,越过潮山,出现在要阳,截断匈奴的退路。

    那么,匈奴人一定会发疯的!

    不过不要紧,这正是义纵需要的。

    正如他陛辞前与天子商议的战略,此战,就是要跟匈奴人打运动战,调动匈奴人,迫使他们露出软肋和破绽,从而在运动中一点一点消灭敌人。

    毕竟,匈奴主力,可不是一万两万,甚至不是四万五万,而是空前的十二万以上骑兵!

    这样可怕和恐怖的力量,假如不分散,不调动,想要在正面吃掉。

    即使汉军再强,再厉害,战斗力再牛逼,正常情况下,不做好牺牲五万以上士兵的准备,根本不可能!

    而战死五万将士,这对汉室来说,代价太大了!

    ………………………………

    明天是作者君的新房乔迁之日。

    感恩各位读者老爷,各位衣食父母,谢谢大家,要离带着全家感谢。

    没有诸位,要离别说住新房了,恐怕早就饿死了!

    所以,后天开始会爆发三天,感谢各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