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节 运动战(2)
    当晨曦照耀到渔阳塞城头时,这座城市,甚至已经没有了城市的模样了。

    几乎整个城墙,都千疮百孔,摇摇欲坠。

    城楼上,更是血迹斑斑,随处可以见到曾经发生在这些地方的血战留下的痕迹。

    过去二十多天,匈奴人的攻击,如同飓风一般,狂猛而可怕,蛮不讲理。

    拿着千里镜,薄世远眺城外的匈奴军营和那些到处是硝烟和破碎的箭楼的大地。

    这二十多天的战争,匈奴人在渔阳塞城下,陈尸数千。

    但渔阳军民,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至少有四千人战死,另外有数千人重伤,而带伤者就更不知道有多少了。

    即使是薄世,也在战争中失去了自己右手的两根指头。

    他的亲卫队,更是只剩下了不足一百人。

    而在战前,整个渔阳塞,哪怕算上老弱妇孺,恐怕人口也不足五千。

    由此可见,这场战争的可怕和烈度之高。

    匈奴人最疯狂的时候,曾经一昼夜之间,对渔阳发起了上百次的攻击波。

    那些疯狂的夷狄,在其贵族的指挥下,不要命的扑向渔阳各段城墙。

    蚁附而上、掘墙挖土,甚至将一个个巨型的箭楼和攻城塔,推到渔阳塞下,与守军对射,掩护其军队突袭。

    战斗最危险的时候,渔阳的多处城墙崩塌,匈奴人一涌而进。

    守军几乎难以抵挡。

    就连薄世都以为,这座城市要守不住了。

    但关键时刻,一支千人左右的燕国游侠组成的突击队,舍生忘死的扑向了匈奴人。

    他们用自己的热血和身躯,硬生生的将匈奴人赶了出去。

    充分诠释了,什么叫燕人!

    燕人,就是雕悍!

    而这些游侠,却也因此几乎全军覆没。

    不过,现在,渔阳塞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刻。

    现在,在沿着渔阳塞一直向东,延伸到李广把守的虒奚-犷平一带的长城上,汉军云集。

    从燕国,从赵国,赶来的援军数量,到今天上午,已经突破了二十万之多。

    解决了上谷之敌后,车骑将军义纵统帅的汉军主力骑兵,也已经渡过渔水,向着潮水和濡水、要水之间穿插。

    一个空前的包围圈,正在向入侵的敌人展开。

    汉军,从今天,将从战略防守,转向全面的战略进攻。

    “燕王什么时候到?”薄世转过头,问着自己的副将张未央。

    这也是他的第四个副将,前面三个,都已经长眠在这片土地上。

    “燕王应该快到了……”张未央的额头上,绑了纱布,在这场战争中,他失去了自己的一只眼睛。

    但他却根本没有休息,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就再次登上了城头。

    这场战争,整个护濊军都打疯了。

    虽然损失惨重,尤其是军官,阵亡和重伤了一半以上的队率和三分之一的司马,来援的五个校尉里,有三个战死,剩下的两个,也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伤势。

    在最危险的时候,甚至连都护府的文职军官、参谋和那几个平素张未央很不喜欢的儒生,也拿着武器,站上了城头,有人喋血于此,长眠此地。

    但,护濊军上下,没有人后悔,也没有人退缩。

    因为,这里是渔阳!

    身后就是蓟城!

    而护濊军之中,有超过一半的兵源,是从燕国调拨的。

    保卫渔阳,保卫蓟城,就是保卫护濊军的桑梓!

    就连张未央这个赵人,也被同袍们的热血和不惧牺牲所感动。

    可惜……

    燕国人民是英雄的人民,但燕王,却是一个懦弱和胆小的混蛋!

    这个胆小鬼,本来在三天前,就应该抵达渔阳,慰问军民,但他到现在都还在路上磨蹭。

    张未央甚至恨不得骑马跑去,拿着刀子,把这个胆小鬼押到渔阳来,让他好好看一看,这个英雄的城市!

    ………………………………………………

    而此时,在距离渔阳约五十里的直道上。

    渔阳刘定国的车驾,依然如同蜗牛一般的向前。

    即使如此,刘定国也依然骂骂咧咧:“走这么快做什么?去送死吗?”

    他坐在舒适的王驾马车里,搂着一个妃子,眉头紧皱。

    若有可能,他是死也不愿意上前线的。

    哪怕,薄世和他的大臣们,百般劝说,拍着胸膛保证,他也不愿意。

    在他看来,战场上那么危险,寡人千金之体,坐不垂堂,决不能做这种危险的事情。

    但他那里知道,现在,他的身边的人,从宦官到婢女,一直到他搂着的那个妃子,在心里面,都非常蔑视和瞧不起他这个大王。

    “简直就是社稷之耻,国家之不幸!”有老宦官在心里叹气。

    敬王若在,恐怕会恨不得拿宝剑杀了这个不孝子孙吧……

    也有年轻的小宦官,悄悄的拿着一个小本子,在上面写写画画。

    燕王刘定国,自即位以来的所有事迹和言行,几乎都被记录在上面。

    尽管刘定国万分的不情愿,但在军队和官员的督促下,他的王驾马车,还是在当天中午,从渔阳塞的北门,进入这座城市。

    燕王的到来,让整个渔阳塞,瞬间沸腾了起来。

    “大王来了……”无数自带干粮前来投军,抵御匈奴入寇的燕国豪强和士大夫以及游侠们,纷纷赶来。

    对他们来说,燕王刘定国在这场战争中的表现,简直堪称完美!

    匈奴入寇的消息传来后,这位大王,立刻登上城头,发表演说,鼓励军民。

    还将其王宫内库的积蓄和所有珍宝,全部拿出来,作为赏赐和犒劳军民的物资。

    更在其后坚持每日甲胄在身,巡视城头,又进入市井,慰勉军民。

    充分的展现和诠释了一个真正的国家社稷之主所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如今,更是‘不避刀剑’,‘不顾安危’,以燕王之尊,亲自驾临渔阳,慰问和勉励大家伙!

    这个大王,真是好样的!

    不愧是敬王子孙,康王嗣子!

    但刘定国透过自己的王驾马车的车帘,看着外面,列于街道两侧的那一个个衣衫褴褛,满身血污的士兵、军官,却忍不住的捏着鼻子,说道:“这些肮脏的贱民!”

    根本不去想,若无这些人的牺牲和付出,他哪能安慰的待在后方,逍遥快活。

    然而,这就是统治者,这就是肉食者!

    你以为他们真的会跟百姓,会跟人民,甚至会跟士大夫站在一个地方?

    别开玩笑了。

    古有肉食者鄙,后有‘何不食肉糜?’,其后更有‘飞机难道不应该是一个人坐的吗?’诸如此类,不胜其数。

    你觉得他会跟你一起,那其实只是一个谎言而已。

    但刘定国的到来,还是激起了无数军民的士气,让人们激动不已。

    连燕王都亲自上前线了!

    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只有那些知道内情的人,才清楚,所谓燕王,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燕王刘定国一到,薄世立刻下令,全军杀牛宰羊,发放酒肉,犒劳三军。

    同时让人在渔阳城头,竖起燕王的王旗。

    更令人通报整条防线:“今,燕王身自将,与诸君共生死,大王守国门,君子死社稷!”

    立刻,全军轰动,连来源的赵国豪杰和士大夫贵族们,也是点头称许:“不想敬王子孙,果如乃祖,刚烈如斯!”

    然后,这些人就想起了自己的‘大王们’,一个个都是摇头叹息。

    自汉兴至今,赵国历经了三姓五位大王。

    首任赵王张耳,确实是英雄。

    其自张敖,也还算合格。

    之后的幽王、隐王,勉勉强强,还算凑合,而且因为他们的悲剧,赵国人民对他们的认同感非常高。

    但,厉王(刘遂)却是让赵国百姓伤透了心。

    …………………………………………

    而匈奴人,当然也立刻看到了,从渔阳城升起来的燕王王旗。

    “汉朝人,欺人太甚!”军臣一看,立刻就挑起脚来了。

    若在十天前,甚至五天前,燕王的王旗倘若从渔阳城升起,那么,匈奴上下,恐怕都会激动万分,甚至士气高涨。

    一个姓刘的宗室诸侯王,这可是一个能够狠狠的抽汉朝皇帝脸的象征。

    无论是俘虏他还是杀死他,都可以让匈奴一雪前耻。

    但现在,汉朝人这样的举动,无疑于挑衅以及**裸的无视和蔑视。

    “大单于,请让奴才率军去攻破渔阳,将这个燕王的头颅带回来!”呼衍当屠立刻就请战道。

    若说在匈奴贵族里面,谁还想继续作战的话,那么,无疑就是呼衍当屠了。

    呼衍当屠知道,其他人可以撤退,可以回到草原,但他不行!

    这次战争失败,匈奴肯定要有人负责。

    单于,也肯定需要一个替罪羔羊,来对诸部族解释。

    而他,无疑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若在以前,倘若军臣需要,呼衍当屠完全可以闭着眼睛去死。

    但在现在,呼衍当屠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样的不想去死。

    甚至在内心深处,还有一个魔鬼的声音在回荡。

    这个声音告诉他——匈奴已经不行了,英雄,应该做出自己的抉择,建立自己的事业。

    这个声音让他胆战心惊,也莫名激动。

    但长久以来的习惯,却让不敢也不想迈出那一步。

    如今,汉朝的燕王,居然来到了渔阳?

    这给呼衍当屠最后的希望。

    他知道,若可以攻破渔阳,杀死或者带走汉朝的燕王,那么,这次南下,匈奴就有台阶可以下了。

    可以对诸部族做出一个完美的解释,更可以震慑那些蠢蠢欲动的混蛋!

    “攻破渔阳?”呼衍当屠向来的死对头,也是他的堂兄,呼衍折忽冷笑着道:“左大当户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呼衍折忽,正要继续嘲讽。

    忽然一个贵族狼狈不已的跑进大帐,禀报道:“大单于,大事不好了!”

    “我军南部侧翼,发现了大股汉朝骑兵的踪迹,根据斥候回报,应该是汉朝车骑将军统帅的军队!”

    军臣和整个大帐的匈奴贵族闻言,一下子全都站起来,紧张不安。

    “汉朝人怎么来的这么快?”军臣满脸的不敢相信。

    仅仅在五天前,汉朝车骑将军的主力,还在上谷,但在现在,他却仿佛插了翅膀,飞到了渔阳,而且一出现,就出现在了匈奴最薄弱的侧翼。

    “汉朝人有多少兵马?”呼衍当屠也立刻紧张的问道。

    高阙之战的恐怖记忆,再次浮上他的心头,汉军主力军团的可怕,让他生出无边的战栗。

    他永远不会忘记,在河阴的那几天时光。

    那支可怕的顽强的几乎不像人类的汉朝偏师,顶着他和他的军队的猛攻,死战不退,而且,还主动攻击。

    他的本部被打的残破,须卜氏的一个万骑全军覆没。

    就连单于给他的两个本部万骑,也首创严重。

    但那只是汉朝的偏师,总兵力最多不超过两万,骑兵数量更是少得可怜。

    然而,在他们面前,他统帅的主力,一败涂地,三军破胆,几乎是逃跑,才撤入高阙城。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在河阴的那些汉朝军人的身影。

    那些如墙而进的汉朝陌刀队,那些勇敢坚强,舍生忘死的汉朝骑兵。

    “根据预估,总兵力至少有两万骑……”那个贵族颤抖着回答:“另外,有斥候报告,发现了汉朝神骑的身影……”

    “神骑!”许多贵族几乎都跳了起来:“天神啊!”

    “大单于!大单于,速做决断吧!”贵族们胆战心惊的嚷嚷起来。

    甚至有人急红眼,道:“大单于,汉骑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啊!如今汉朝车骑将军统帅两万铁骑而来,我匈奴大军,还是应该暂避其锋!”

    “是啊,是啊……”许多贵族纷纷附和。

    尤其是从高阙败退回来的那些贵族,现在只恨自己没有长翅膀。

    汉朝主力骑兵,那可是无敌的啊!

    至于神骑,更是不可能战胜的对手。

    面对一个不可能战胜的敌人,还打什么啊?

    赶快逃命,回到草原,才是王道!

    匈奴人虽然没有‘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谚语。

    但引弓之民,千百万年的生活和习俗,就是——假如敌人太强,那就跑,假如跑不过,那就投降。

    至于什么荣誉啊,什么骄傲啊。

    那要活着,才能去讲。

    命都没了,也就没资格讲这些了。

    …………………………………………………………

    明天开始连续三天暴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