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节 困兽之斗
    此刻,所有的匈奴贵族,都为汉军出现在要阳附近而惊诧、震惊,甚至是恐惧!

    一直想着投降的,自然欣喜若狂,随时准备给新主子来一份大礼。

    但,此事,却也刺激了其他人,尤其是那些对军臣不满,但不愿意投降汉朝的贵族和部族。

    在他们眼里,汉朝这是要赶尽杀绝,不留活路给他们!

    一旦汉军占据了要阳,那么,匈奴主力,就会陷入类似马邑之战那样的可怕危局之战。

    从燕山以下到渔阳塞下的千里土地,将成为匈奴的喋血之地。

    虽然,匈奴人可以选择分散突围。

    汉军必不能守住所有道路。

    但是,这样做的后果,却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

    算上奴隶和牧民,足足十二万人,数十万头牲畜,一旦陷入溃散,那么,就会成为敌人砧板上的肉。

    尤其是幕北的贵族和王庭的贵族们,亲眼见过这样的可怕场面。

    不过,对象不是自己,而是大月氏、康居和大夏联军。

    当日,在俱战提(极东之亚历山大城),匈奴骑兵,就曾经追杀十数万的溃散联军。

    匈奴骑兵,甚至没有花太大力气,就让这些敢于抵抗的家伙,掉入河水里,跳进山崖,或者跪地投降。

    十几万的联军,能够逃过匈奴骑兵追杀的,十不存一。

    其中大半,居然是自己跳进河里淹死的……

    那些懦夫的尸体,一度将好几条河流堵塞。

    平原和山陵里,到处是尸体。

    匈奴人,可不想,更不愿意,自己变成那样的悲剧。

    “大单于!”原本已经在策划政变的渠落王,现在已经改变主意了,在他的眼里,现在,军臣死不死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和他的部族,不能被汉朝人包围在这个可怕的地方,然后被汉朝人当成猪狗的虐杀。

    所以,他长身一拜,道:“请大单于立刻下令,奴才愿为先锋,趁汉朝人立足未稳,调动主力,将他们围杀!”

    “探子所报,汉朝车骑将军所部,最多不过三万骑,而且,他们长途跋涉,人马疲惫,此时正是绞杀他们的最佳机会!”呼衍当屠也说道。

    “大单于,臣弟听说,当年,兰陀辛曾经提议,若汉朝势大难敌,则弃守幕南,退保河西、浚稽山,引诱汉朝分兵,然后集合我匈奴主力,围歼其一部……”夏王也道:“如今,汉朝的车骑将军,自投罗网,大单于,请速速决断!”

    在汉军重压下,匈奴王庭的各部,现在终于放下分歧,一直对敌了!

    没有办法,人人都清楚,一旦这次全军覆没,那就也不要争什么单于位,什么权势了。

    匈奴会迅速衰落,并且陷入四分五裂。

    最重要的是,汉朝军队,很可能会不费吹灰之力,拿下河西和整个幕南甚至进军西域。

    到那个时候,所有的引弓之民,都将成为汉朝人的奴隶和附庸。

    大家的富贵和权势,都将变成一场空。

    对这些匈奴帝国的大贵族来说,投降汉朝?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楼烦人倒是降了,但楼烦王是个什么下场?

    被汉朝皇帝架空,甚至被打发去了汉朝的沮阳城,读书去了。

    他连个奴隶的生死,都再无法决定。

    所以,这次匈奴南下,很多楼烦贵族都愿意充当内应。

    而看过了楼烦王和楼烦部族的贵族的下场,这些大贵族,哪里还敢投降?

    投降汉朝,再做一个楼烦王?

    他们还没有那么傻!

    现在,被逼到了悬崖上的他们,只能是拼死一博了。

    恐惧和畏惧之情,竟也因此一扫而空。

    军臣看着自己的这些大臣和贵族,心里面也是感觉舒服了一些。

    至少,在现在,他的贵族和大臣们,终于找回了一个匈奴勇士的骄傲和荣誉。

    他站起身来,点点头,说道:“本单于,有罪!”

    他扫视群臣,缓缓的开口,道:“当年,本单于与右贤王有争执,一时气愤,冤杀了右贤王,这是本单于的过错!”

    “这些年来,本单于日夜悔恨,每每想及,因为本单于之故,竟使汉朝坐大,徒使我大匈奴沦落至今!本单于就恨不得杀了自己!”

    群臣闻言,都是愣愣的看着军臣。

    这是匈奴单于第一次对贵族和群臣承认自己的错误。

    许多人一时间都有些恍惚。

    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还是那个刚愎自用,狂妄自大的军臣吗?

    但他们那里知道,这是夏王和呼衍当屠,努力劝谏的结果,更是现在,匈奴帝国面临生死存亡之际,军臣为了收买人心,拉拢诸部族而不得已做出的决定。

    没有办法,再不这样做,匈奴帝国就真的没救了!

    军臣可不想被汉朝军队抓了,送去长安,然后被自己的女婿当成宠物养起来,甚至被关到笼子里,当成老虎一般,供人欣赏。

    匈奴单于?!

    多稀奇的事情!

    甚至,还将受到且之的冷嘲热讽!

    这是军臣死也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而且,军臣现在确实非常后悔。

    当然不是后悔杀了右贤王,而是后悔没有在杀了右贤王后,立刻响应那个汉朝赵王的请求,带兵扣关。

    若早知今日,他当时,便是拼着匈奴内乱未定的时候,也要带兵将整个汉朝的北方摧毁,烧毁。

    这样,至少可以不用在今天,为了汉朝的攻击而担忧,更不用在现在,受此耻辱!

    “大单于!”呼衍当屠立刻就跪下来,说道:“当年,汉朝的高帝,也曾经有在平城被围的经历,冒顿大单于也有受困于东胡之时!只要大单于今后能够励精图治,团结诸部族,积蓄力量,我匈奴必将有报今日之耻的时候!”

    “即使奴才看不到那一天,奴才的儿子,奴才的孙子,也一定会继续奴才的遗志!”

    夏王也跟着跪下来,道:“大单于,汉朝有一句话叫做: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今日,大单于受此耻辱,只要努力革新,学习汉朝,臣弟保证,我大匈奴必将可以复仇雪耻!”

    他看着其他贵族,骄傲的昂起头,道:“各位部族的头人、大王,请不要忘记,我大匈奴还有大月氏、康居和大夏这个藏宝之地!”

    “大匈奴今日,吃此耻辱和失败,虽然教训深刻,但,却也告诉了我们,暂时,我大匈奴不可与汉朝正面交锋!”

    “而我大匈奴,何其广大也!”他骄傲的道:“纵横数万里,广袤无边,汉朝人,可以出塞一千里,三千里,他们还能出塞三万里不成?”

    “只要我等,团结一致,一方面努力学习汉朝的知识和技术、制度,另外一方面,不断西征,掳掠人口和财富,靠着西方诸国,我大匈奴的国力,必将会迅速恢复,并且不断强盛!”

    “反观汉朝,却将面临瀚海的阻隔和无垠戈壁的牵制,他们不可能威胁到我匈奴的存亡!”

    “十年后,二十年后,我们必将可以复仇!”

    听着呼衍当屠和夏王的话,再看着军臣诚恳的面色。

    其他部族,尤其是幕北部族的首领,纷纷激动了起来。

    是的,匈奴虽然在汉朝面前一败涂地。

    但匈奴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末路。

    还有西方,还有大夏、康居、月氏甚至是更温顺的身毒可以供匈奴骑兵纵横驰聘。

    而汉朝则将因为瀚海和戈壁的阻隔,鞭长莫及,只能眼睁睁看着匈奴慢慢恢复力气。

    想到这里,这些贵族的斗志就重新燃起。

    就连幕南的部族首领,也被感动了。

    对他们来说,跟着匈奴,虽然很可能要吃亏,不得不迁徙去幕北或者西域,寄人篱下。

    但,投降汉朝,更是灾难。

    没有人想成为楼烦王,被汉朝人架空,当成一个吉祥物,再不能作威作福,甚至还要被过去的奴隶骑在脑袋上拉翔。

    怎么选择,自然不用选!

    更何况,如今军臣主动承认了自己诛杀右贤王的错误,也让许多人心里舒服了一些,芥蒂也消失了许多。

    “大单于!”整个大帐中的贵族们纷纷跪下来,拜道:“伟大的撑犁孤涂,您是日月之子,天神的宠儿,请您鸣镝,奴才就是您的猎犬和猎鹰!”

    军臣却是张开双手,道:“传本单于的命令,以渠落王、须卜氏和兰氏的三个万骑为先锋,本单于亲帅王庭左右大将的万骑为中军,立起龙旗,以左大都尉和左大当户为左右两翼,随我前去,绞杀汉朝的车骑主力!”

    他宣布:“传令诸部族勇士,此战,乃为大匈奴而战,乃为天神而战!乃为了我匈奴的子孙,不被汉朝人奴役和压迫而战!”

    “无论是奴隶还是贵族,都当奋勇作战!”

    “能取汉朝一首级者,奴隶升为牧民,牧民升为渠帅,渠帅升为骨都侯!”

    “若能杀汉朝队率以上军官者,骨都侯以下,皆升骨都侯!”

    “能杀汉朝校尉、都尉者,无论是谁,本单于都将下嫁孪鞮氏之女!”

    “能取汉朝车骑将军首级者,不管是谁,都封为天王,赐奴隶三万,女奴三千,牲畜十万!”

    军臣最后,指着自己,说道:“此战之后,本单于若能回归草原,必当向天神和祖先谢罪……左贤王于单,将为单于,夏王为右贤王,左谷蠡王狐鹿涉为左贤王,渠落王为左大将,呼衍当屠为右大将,折兰王为左大都尉,诸臣尽心辅佐,必定要让我大匈奴,不再有今日之耻!”

    “大单于!”此刻,整个大帐都是哭声阵阵。

    许多贵族都被感动了。

    大家都觉得,军臣虽然过去犯了很多错误,但现在,却是一个真正的单于。

    如同老上大单于、冒顿大单于一般的人物!

    敢于承担责任,这太难得了!

    但,夏王和呼衍当屠,却都是心里一惊。

    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们都记得清楚,昨天他们是如何苦口婆心的劝谏,但军臣却不为所动,直到今日,才在汉朝人的重压下捏着鼻子答应,即使如此,他也非常不爽,甚至杀了他的一个宠妾。

    到底是怎么回事?

    军臣怎么忽然变了一个人?

    但他们哪里知道,这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罢了。

    在军臣心里,此刻,他已经计划好了一切。

    他会让所有人,都成为了他的棋子。

    “于单……父单于对不起你啊……”军臣在心里说道:“不过你放心,父单于将来一定会给你生几个聪明健康的弟弟的……反正,你的身体也不好……”

    在草原上,为了权力,父子相残,兄弟相杀,从来不是新闻。

    为了权力,军臣可以牺牲一切。

    他现在的慷慨之语,只是为了稳住自己的地位罢了。

    等回到草原,却传来左贤王暴毙的消息。

    他这个单于,难道还能真的去死?

    不!

    到那个时候,所有人,所有被他说服和感动的人,都会忠心耿耿的团结在他身边。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改变。

    至少,他现在已经清楚,并且明白了。

    汉朝,至少在现在,在未来十年,匈奴都不是对手。

    只能期望瀚海和广袤的戈壁可以阻挡和阻滞汉朝人的进攻,给他赢得时间。

    在这十年里,他会龟速起来,靠着瀚海和浚稽山与汉朝周旋,必要时候,祁连山,河西甚至浚稽山都可以给汉朝。

    没有关系!

    只要西征可以获胜,可以得到源源不断的奴隶和财富,这就足够了。

    军臣就不相信了!

    汉朝人难道可以连续十年,不断的跨越戈壁瀚海,发动万里远征。

    “拖也拖死你们!耗也耗死你们!”军臣在心里恶狠狠的想道。

    而在现在,他的演技则不断飙升起来,他拔出自己腰间的小刀,当着诸部贵族和首领的面,划破自己的面颊,让鲜血流淌下来,然后,振臂高呼:“现在!让我们这些冒顿大单于的子孙,引弓之民的勇士,让汉朝人知道,我匈奴,不可轻侮!勇士们!拔出你们的武器!我以大匈奴撑犁孤涂,冒顿大单于的子孙,老上大单于的儿子的身份命令你们——杀光汉朝的车骑将军所部!不惜一切代价!”

    “万岁!”军臣嘶吼着:“引弓之民,永不屈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