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节 故布疑阵
    白檀,这座城市在现在还是默默无闻的。

    但再过数百年,它将名载史册,因为,三国时期,曹操北伐乌恒,就是出卢龙塞,过白檀对乌恒发起奇袭,一举击败之。

    其后,鲜卑慕容氏南侵中原,也是自此而过。

    为什么选择这里?

    打开后世的地图,你就能看的仔细。

    白檀塞,建立在濡水(滦河)之南,因其南方是白檀山而得名。

    白檀山,位于濡水之南,滦河河谷就在其身侧,著名的秦直道,就从这条河谷穿过,大凌河在其东,尹逊河在其侧,滦河、要水,在此汇聚,奔流向海。

    在夏秋两季,假如想从渔阳前往右北平,这里是必经之地。

    因为,除了这条道路外,从其他任何方向进军,都要面对浩瀚的沼泽地带。

    别说是现在了。

    就是再过数百年,到三国时期,曹操北伐乌恒时,因为是夏季,河水泛滥,沼泽泥泞。

    所以乌恒人有恃无恐,曹操更是差点愁白了头发。

    还好关键时刻,曹操谋士田畴从故纸堆里翻出了一个西汉时期的记录,禀报曹操说道:此道,秋夏每常有水,浅不通车马,深不载舟船,为难久矣。旧北平郡治在平冈,道出卢龙,达于柳城;自建武以来,陷坏断绝,垂二百载,而尚有微径可从。今虏将以大军当由无终,不得进而退,懈驰无备。若嘿回军,从卢龙口越白檀之险,出空虚之地,路近而便,掩其不备,蹋顿之首不战而禽也。

    曹操闻言大喜,从田畴之计,假意因为道路险阻撤军,在乌恒人沾沾自喜之际,挥师北上,一举击破。

    而田畴的献策,却告诉了后人。

    在东汉之前,自白檀出塞,有坚固的大道。

    这条大道是如此坚固和宽阔,以至于尽管在建武年间就崩毁,但到了两百多年后的三国之时,曹操北伐大军却依然可以循着这条‘尚有微径’的道路北上攻打盘踞在右北平一带的乌恒。

    至于现在,三国时只是‘尚有微径’的道路,在如今,正是秦直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燕秦两代接力完成建造的一条大道。

    秦开将军曾经循此道,攻打当时占据着右北平的东胡,并继续东进,拓土三千里。

    蒙恬筑长城,也曾经驻马于彼,远眺塞上风光。

    无论是匈奴,还是汉军,都清楚,此地的重要性。

    谁占据了此地,谁就掌握了通向右北平以及辽东的道路。

    要知道,元德二年开始的大迁徙,迁徙军民,也是从此前往的安东。

    至于其他地方?

    在现在,是连绵不绝的吃人沼泽和洪泛地。

    所以,当郭懋率领五千轻骑,一路沿着要水南下时,匈奴人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汉朝人居然敢去打白檀?”收到报告后,军臣立刻就暴跳如雷。

    白檀是他的退路,也是他的军队在万一时候不得已的退路。

    现在,汉军居然直取白檀?

    这分明就是要他的命!

    “命令渠落王,马上加快速度,驰援白檀!”军臣立刻就做出了决定。

    军臣很清楚,在白檀塞,他的军队只有不过两千骑,而且还是上次被汉朝人打的落花流水的哲别残部,根本不可能阻挡汉朝铁骑。

    ……………………………………

    而在要阳直道之侧,义纵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现在,大雾已经散去,远方的地平线上,匈奴骑兵,正从各个方向,缓缓的朝他的主力而来。

    这使得他的南下计划泡汤。

    很显然,假如不能击破当面之敌,那么,对于他来说,恐怕结果不会太好。

    但在此地开战,却非常不利。

    因为此地地势太狭窄了。

    最重要的是,匈奴主力随时可以包抄过来。

    义纵还没有傻到拿现在自己的这两万骑兵去跟三倍于己甚至四倍于己的匈奴主力硬碰硬。

    微微想了想,义纵下令:“立刻放信鸽,统治虒奚和犷平的我军,牵制匈奴主力!”

    匈奴的主力骑兵,倘若北上,并包抄过来,那么,义纵就可能面临四面受敌的境地。

    到了那个时候,哪怕他有三头六臂,也难逃败亡。

    但,假如匈奴主力被牵制住了,自己只需要面对眼前这万余骑兵,那么,这仗就完全有的打。

    当然,不能在这里打。

    狭窄的地形,很难让义纵所部施展开手脚,尤其是很难让胸甲骑兵列阵。

    而且,现在,义纵也已经对自己对面的敌人有所了解了。

    特别是那支‘胥纰军’所谓的白狼骑兵,他们的射术精湛,马术娴熟,在这里开战,等于可以让他们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到极致。

    “地图来……”义纵伸手道,他的亲兵,立刻就将一副要阳地区的地图送到他面前。

    拿着地图,看了片刻,义纵就已经有决断了。

    “我军东南二十里,乃是故燕军营所在地……”义纵在地图上指着道:“此地,地势开阔,道路平坦,而且方圆百里,皆为平原,可为战场!”

    “可是将军,我们如何让匈奴人与我军在彼开战,而不是在这里?”有人弱弱的提议。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匈奴人不蠢。

    就连义纵想绕到要阳身后去,都得先佯攻白檀,调动他们。

    那么现在,匈奴人怎么会傻兮兮的放着这里不管,跟着汉军前往那个平原?

    匈奴人又不是宋襄公,更不是城濮之战的楚军,他们是蛮子,是夷狄,根本不会讲道义。

    更何况,即使是中国,战争时期,也早不讲道义许多年了。

    义纵却是神秘的一笑,说道:“他们会的……”

    “因为,本将在此!”

    “来人,传令全军——以橐他为环!”义纵挥手下令:“依先帝故事,做坚阵,列强弩,严正以待!”

    “这……”将官们都无法理解了。

    汉军现在可是骑兵!

    骑兵啊!

    从军官到士兵,早都已经习惯了骑马作战。

    过去那种傻大粗笨的作战方式早就淘汰了好不好?

    不过……

    义纵在汉军之中的威信很高,所以,尽管军官和士兵都不是很理解,但还是照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