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节 李广出击(2)
    随着李广的一声令下,从犷平一直到滑盐,长达百里的蜿蜒长城上,超过三万汉军,向前推进。

    一时间,整个长城,风起云涌,人仰马嘶,仿佛回到了百五十年前,燕将秦开率领燕**队北击东胡时的场面。

    一面面旌旗飞舞,一声声战鼓隆隆。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去兮还复来!”高唱着燕地的战歌,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沿着长城的关塞和烽燧台,从各条蜿蜒小道和山路,向着直道进发。

    而在通向直道的大道上,爷爷辈、爸爸辈的战车,再次焕发生机。

    大大小小,总计五百乘战车,浩浩荡荡的驶向战场。

    这些战车,都是被藏在了燕国武库里,已经至少十年没有动过的老旧装备,甚至,有些战车还是在卢绾乃至于臧霸时期制造的。

    老是老了点,旧是旧了点。

    但好歹能用,能动。

    可以运载重装备,这就够了。

    更何况,这些战车,还可以作为在野战时,面对匈奴骑兵的防御手段。

    面对骑兵突袭,步兵立刻将战车和马车,放置到外围,形成屏障,现在是汉家武苑材官和强弩学员的必修课,更经历过高阙之战的考验,确实可靠。

    而紧随在战车周围的,则是李广手里为数不多的骑兵。

    李广所部,虽然号称拥有骑兵一万。

    但,实际上,真正的拥有作战能力的骑兵,不过三千余人,绝没有超过四千。

    骑兵,可不是骑一匹马,能够弯弓射箭就可以叫骑兵的。

    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骑兵,更不是随便在家里练一两年骑术就可以的。

    事实上,哪怕是在草原上,一个合格的骑兵,也是受人尊重的。

    通常一个邑落之中,能有一个男子可以骑射作战,就已经很不错了。

    至于在汉室,通常,十个士兵里能有一个训练成才,就很不错了。

    因为,骑兵不仅仅是要会骑马。

    就像你会开车,但你能开重卡吗?

    骑兵也是如此,怎么调节战马的速度,如何适应高速的奔驰状态,怎么与同袍保持队列,选择什么时机提速,在什么情况下又该减速。

    每一项,都是考验骑兵的关键。

    特别是在骑兵对战之中,倘若兵源良莠不齐,很可能敌人一个冲锋,找到你的薄弱点,就可以将你的队形扯得稀巴烂。

    马邑之战,汉军能够击败折兰骑兵,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胸甲冲破它的队列,打散了它的组织。

    河阴之战,郅都麾下的骑兵能够屡屡击败甚至歼灭匈奴骑兵,靠的就是完整的组织和严格的纪律。

    灞上军的骑兵,甚至损失超过一半,也依然顽强作战。

    所以,汉家军队,有铁律,士不教不得征。

    没有接受过严格训练,拥有组织和纪律的军人,让他们上战场,不仅仅是对他们不负责,也是对汉军本身不负责。

    其实严格说来,就是这现在的三千多骑兵,李广其实也不满意的。

    他们中,起码有一半,在李广眼里是不合格,至少还要训练一年以上的。

    但没有办法,战事紧急,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而且,此战,骑兵只是辅助力量。

    真正作为主力的,还是步兵,还是材官。

    站在一座长城前的小山坡上,李广望着从山下走过的一支汉军陌刀兵,非常满意的点点头:“护濊军真是精锐啊!看着军容,已经不逊于灞上军和棘门军了……”

    在李广身边,刚刚从蓟城跑来,准备蹭点战功的陈嬌矜持的一笑,道:“一般一般……比不上棘门军,更无法与灞上军相比……”

    但心里面,他却早已经乐开花了。

    这支军队,就是他的西北都尉部。

    全军两千三百人,全部装备了最好的陌刀——直接从少府的作坊里运到安东的。

    没办法,谁叫他有钱有势,还是皇亲国戚呢!

    至于这些士兵身上所穿的甲胄,也是大有来历。

    这些甲胄,全部都是少府衙门在平壤开设的两个皮甲作坊里所产的装备。

    由三层鲸鱼皮组成,每一层之间,还嵌了一层筋,现在也就唯有陈嬌,才能如此壕的将这种轻甲,武装到他的每一个士兵身上。

    而这种皮甲,自然防御力也是惊人的。

    对五十步内的一般弓弩,具有很好的防护性,哪怕到了三十步的距离,箭矢也很难传统鲸鱼皮和筋的防护。

    李广望着陈嬌,心里头,却也是感慨不已。

    当年,他当卫尉时,可领教过陈嬌和他哥哥陈须的手段。

    这两位当年在长安可谓是臭名昭著,人称长安小霸王,混世浪子。

    三天两头就要搞一个大新闻。

    去廷尉喝茶,到丞相府接受再教育,被内史点名,这两兄弟习以为常。

    却不想,数年之后再见,当初的恶霸,纨绔子,现在居然已经可以与他平起平坐,谈笑风生,甚至还能有所见地。

    陈嬌却是懒得管李广的看法。

    这些年,随着他的地盘和买卖,越做越大。

    陈嬌的心态也慢慢的变化起来。

    假如当年,刚刚开始捕鲸的时候,他还只是想要让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势力小人知道他的厉害和手段。

    但现在,旁人的看法和议论,在他心里已经无足轻重了。

    他就是陈嬌,他要做的事情,不需要跟人解释。

    在本质上来说,他依然还是那个长安的二世祖。

    不过,只是将兴趣从欺负其他纨绔,在市井欺男霸女,斗鸡走狗,转变成了对外扩张和奴役他人。

    毕竟,在长安,他能欺负得了多少人?

    而他现在,不仅仅手底下倭奴以数万计,还养了鲜卑和乌恒这两个狗腿子,更有丁零、扶余等数个部族为他驱策。

    真真是安东一霸。

    而且与过去需要依赖他母亲和外祖母的威名不同。

    现在,他隆虑候的车驾出巡,两侧官民士绅,谁不是恭恭敬敬,侍立道路两侧?

    而这些人尊敬和畏惧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手里的万贯家财和无数打手。

    但,这些还不够!

    陈嬌现在有更大的野望!

    在安东,做那个西北都尉,在元海捕鲸,终究也只能爽一时。

    想要真正的爽一辈子,还是得混军功,未来去西域或者身毒某个地方,化地为国,称孤道寡,才是王道!

    …………………………

    晚上起码还有一万字~~~~(未完待续。)